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忘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 忘了……

  古河依旧掐着月牙的脖子,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其实已经中招了,他之前说的话,发出的鬼差召唤,也许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在“贪”念的作用下的一种自然而然地行为。

  先是送普通人喂养它,

  再接下来开始送鬼差去喂养它,

  一个“贪”字,可以不停地放大人的欲望,同时一次次地拉低人的底线。

  你说那个鬼在“操控”他,估计不是,谈不上,但他又切切实实地在按照那个鬼的思路在做事。

  当你身陷沼泽之中时,意识过来危险,已经晚了,甚至越挣扎陷落得就越快。

  脖子,被收得越来越紧,渐渐地开始无法呼吸。

  甚至,月牙觉得,只要古河想要,

  他只要顺势一扭,

  自己就会被结果掉性命。

  该死,

  那个通城的鬼差,

  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了什么……

  在月牙即将到达临界点时,古河松开了手。

  月牙摔在了地上,

  但在刹那间,原本虚弱地她精神头猛地起来,发出了一声厉喝,左手右手掌心位置分别出现了红色的和黑色的长针。

  既然你给了我机会,

  那我就不客气了!

  哪怕面对的是捕头,

  但只要对方敢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那就没什么好畏惧的了。

  身份地位的差距,还没能够抵消掉地狱走一遭的痛苦折磨!

  然而,

  古河双手猛地下拍,掌心狠狠地砸在了月牙的手腕上。

  月牙只觉得双手一阵发麻,完全失去了知觉,两根针也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古河脚腕一横,踹在了月牙的膝盖位置。

  “噗通……”

  月牙再度摔了下去。

  在摔落过程中,古河反手一巴掌拍在了月牙的后脑位置。

  “砰!”

  后脑遭受重击,

  月牙跪倒在了地上,

  意识也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地面上,先前曾经被一根根针驱赶的黑影开始重新靠近过来,没入了月牙的体内。

  “啊!”

  一声尖叫,从月牙口中发出。

  …………

  “为什么,为什么!!!!”

  客厅里,月牙将自己能见到的一切东西都砸了。

  她愤怒,

  她咆哮,

  她怒不可遏!

  丈夫的离婚申请书就放在茶几上,旁边还摆放着一支钢笔。

  “该死!该死啊啊啊啊!!!!”

  月牙抓起面前的离婚申请书,发了疯一样将其撕碎。

  抓着自己的头发,蹲了下来,脑海中却开始浮现出恋爱时期的海誓山盟,而这情侣之间昔日的你侬我侬,现在回忆起来,却带着一种莫大的讽刺和嘲弄!

  “就因为…………就因为我生不了孩子?”

  月牙一边哭一边在叫喊,

  她不怕邻居听到,

  这时候,

  她已经没有面子了,

  也不需要面子了。

  对于很多女性来说,

  “离婚”这两个字,

  并非仅仅意味着以后生活模式的变化,而是一种对自身的否定,这肯定是错误的观念和思维,但这种思维却在很多女性脑海中被根深蒂固。

  愤怒,

  充斥着脑海,

  对丈夫无情的愤怒,

  对自己无法生育的愤怒,

  各种各样的愤怒,

  冲垮了自己的思维,冲垮了一切。

  捡起身边破碎的玻璃片,

  月牙毫不怜惜地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

  疼痛感的刺激,鲜血的溢出,却更像是在火上浇油,让她那种火气终于找到了宣泄的位置,接下来,就是更为恐怖的井喷!

  …………

  楼道口,

  月牙身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伤口,

  鲜血开始汩汩流出,

  但她却依旧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伤口还在不断出现,血流得更加地快,

  地上已经汇集了一滩。

  古河看到这一幕后,点了点头,转而向上走,

  上面,

  还有两个啊。

  …………

  打灰机的青年已经瞳孔涣散,趴在课桌上了,已经没了气息。

  周泽经过他身边时,伸手将他睁大的眼睛给抚闭。

  每个人心底都有欲,每个人心底都有妄,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干净崇高的人。

  如果只是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自己稍微沉浸在自己特有的欲之中,其实无伤大雅,大部分人也都能理解。

  也因此,这种靠不断勾引起人心中的欲,从而达到“引火烧身”目的的行为,真的是很令人不齿。

  周泽坐在椅子上,包扎起自己的伤口,伤口不是很深,问题也不大,但是那几个血刺还是有些疼。

  郑强默默地用自己的衣服包扎了双臂,他身体素质可以,现在看起来也影响不大,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周泽没选择在他要害位置插入,留有余地了。

  鬼差开始中招,事情陷入了复杂的漩涡。

  按照周老板的本性,他早该风紧扯呼的,只是职责所在,该死的职责所在。

  “下面,我们去找鬼还是去找捕头大人?”郑强问道。

  “你说的是一件事还是两件事?”周泽问道。

  郑强愣了一下,他听出了周泽话语里的意思,有些不敢置信道:“不可能吧?”

  一个捕头,在这种情况下做这种事,真的就不怕阴司的惩戒么?

  “或许吧。”

  处理好了伤口,周泽和郑强一起走出了教室,在来时另一端的楼道位置,周泽看见地上有一具焦黑的尸体,周围还弥漫着浓郁着烤肉香味,像是刚开了一场BBQ。

  最让人意外的是,尸体是完全被烧成黑炭了,但尸体身上的衣服甚至连手腕上的手表,都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也因此,尸体的身份可以很清晰地判断出来——李森。

  周泽和郑强看着这一幕,

  心里都有些沉重。

  如果只是普通人在死,那大家还能冷静下来,

  但现在是鬼差开始死了,

  这也就意味着猎物和猎人的身份,已经被正式地反转。

  本来,是他们聚集在一起要抓那个鬼的。

  而现在,

  看起来,

  更像是自己等人变成了猎物加入到这里,而那个鬼,才是真正的狩猎者!

  李森是被烧死的,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

  但他是被嫉妒之火活活自焚而死,死时还带着笑和畅快,这就是无法观察出来的了。

  “我想走。”

  郑强面容有些扭曲地说道。

  他现在对周泽的态度是比之前好多了,因为他清楚,在刚才,如果不是周泽救了他,他现在应该是和李森一样的下场。

  不过自己不是被烧死,而是变成一具皮包骨头,硬生生地把自己吸食成人干!

  眼下,已经有鬼差死了,他不想死,所以他想离开。

  还真是,

  乌合之众啊。

  周老板心里恨恨地想着,然后拿出了手机,他没去理会郑强,而是打算打电话向书屋里喊几个帮手。

  小萝莉来的话自己还能分担一些仇恨值,帮自己拉一拉怪,安律师的话,周泽不知道他的上限有多高,但肯定会有他的办法。

  甚至死侍也可以来,

  喊一句“神说,要有光”。

  只是,手机拿出来时,周泽却发现手机里竟然没有信号!

  一般来说,高楼里信号确实会差很多,但那也仅仅局限于上网信号不好,不可能连接听和拨打电话都办不到。

  “你还留在这里么?对了,你是通城本地鬼差,对不住了,兄弟,我先走了。”

  郑强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刚刚救了他,结果他现在却打算开溜。

  周泽摆摆手,深深地看了郑强一眼。

  郑强没理会周泽眼神,直接开始往楼梯下面跑。

  他跑得很快,他要离开这栋教学楼,离开这所大学,回到自己的辖区去,至于之后这里会发生什么变化,和自己无关!

  只是,当他跑到二楼时,楼道口位置,赫然出现了古河的身影。

  古河面色深沉,

  站在阴影之下,但他的身躯是无法完全遮掩住了,他也没打算遮掩。

  默默地,

  古河开始迎着郑强往上走。

  “怎么当下属的,总是不喜欢听话呢?

  就不能给领导,

  分担一点压力?”

  古河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这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清晰地出现了一道道纹路。

  甚至,在其身上,已然出现了杀机!

  中毒,越来越深了。

  郑强开始后退,“捕头大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古河笑了笑,

  而后笑容凝固,

  身影消失,

  在郑强身后,直接出现了古河的身影。

  一如之前对付月牙时的手段,简直一模一样!

  危机感当即传来,

  郑强后背位置出现了一根根倒刺,起到了防御作用。

  古河抬起的手不得不放下,但在下一刻,他又出现在了郑强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想象!

  郑强正面的刺还没长出来,

  古河的掌力就到了!

  “砰!”

  郑强整个人被抽飞出去,砸在了楼道口的墙壁上。

  古河继续上前,对着郑强的额头位置就是一掌拍了下来。

  忽然间,

  一道黑影出现,拦住了古河。

  古河身形一顿,掌力收回,同时,另一只手握拳击打出去。

  黑影原本是防御手掌的,结果古河的变招让黑影有些措手不及。

  事实上,很多细节可以看出,古河是会功夫的,他依靠的,不仅仅是属于鬼差或者捕头的特殊能力。

  “砰!”

  沉闷的响声传来,

  黑影被一拳打得连续倒退许多步,后背也撞在了墙壁上,和郑强靠在了一起。

  “你……”

  郑强看着身边的黑影,

  他认出来了,

  黑影就是身穿着一套神秘武士甲的周泽。

  周泽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腹部的甲胄已然凹陷了下去,虽然还在自动修复着,但也足以可见这一拳的力道到底有多可怕。

  捕头强者,恐怖如斯!

  周泽侧过脸,看向身边的郑强:“呵,想走,你走得掉么?”

  郑强摇摇头,而是指着周泽身上的武士甲胄,问道:

  “你有这铠甲,之前我用刺刺你时,为什么不用?”

  郑强记得周泽身上有几处被自己无意中刺出的几个针孔。

  周泽愣了一下,

  他没料到都到这个时候,郑强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不过还是回答道:

  “平时用这玩意儿的次数不多,很多时候都忘了自己居然有这东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