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章 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三百七十章 上错花轿嫁对郎

  上午,阳光明媚,周老板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书店的沙发上,

  面前,

  咖啡和报纸。

  周泽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自己太阳穴的位置,脑袋位置还是那么的痛苦,似乎并没有从眩晕的状态中彻底恢复过来。

  而且,这一幅场景,真的是太熟悉了,前阵子那个煞笔也为了刻意讨好自己给自己营造出类似的氛围环境。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不同的地方在于,报纸不是熨贴好的那种,而是湿漉漉的,书屋的上面,还在不停滴漏着雨水。

  白莺莺消极怠工了啊,

  老道也消极怠工了啊。

  虽然外面阳光明媚,没有下雨,但书屋里头却像是个水帘洞似的,地上也有一滩浅浅的积水,水里头像是还有不少死鱼烂虾。

  四周,弥漫着一种腐败潮湿的气息,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霉味。

  周泽一只手撑在茶几上,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有种很恶心的感觉,但还是强行让自己摇摇头,目光中的神采也是时而清明时而浑浊。

  在周泽的对面,坐着一道黑影,黑影戴着小丑面具,一身黑衣,在他的面前,也摆放着一杯咖啡和一份报纸。

  看着对方茶几上的咖啡,闻着那熟悉的猫屎味道,

  周老板微微皱眉,

  即使是在梦里,

  被陌生人喝了自己的咖啡,

  周老板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

  “就差你一个了。”

  小丑面具之下,隐藏着的似乎是一个很年轻的灵魂,对方的声音说话时带着极强的“娘“音,却又是男人的音色,说话时给人一种他在唱歌的感觉。

  颇有一种坐在台下,看花旦们在表演。

  “差我一个?”

  周泽有些疑惑,但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过,当周泽刚准备走出位置时,却发现自己脚下像是被强力胶水黏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强行发力之下,周泽反而被震得踉跄几步,重新躺回了沙发上,而这一次,沙发上似乎也充斥着粘液,将周泽整个后背牢牢地吸附在上面。

  周老板像是只落在了粘蝇纸上的苍蝇,扑腾了几下后,也就懒得扑腾了。

  “七罪宗,要集齐了,而且,比我预想中的,要好很多。”

  小丑站起身,他倒是没受到约束,走向了周泽。

  在他的黑衣服上,出现了六个点,不停地交替旋转着,现在,还差一个。

  银鱼,

  贪婪,暴食,傲慢,嫉妒,愤怒,

  还缺一个周老懒。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周泽问道。

  “我不是个东西。”

  对方如此回答。

  “真实诚。”周泽愣了一下,实诚得让人有点心疼。

  “就差你一个了。”

  小丑面具之下,似乎有着一双很深邃的眼睛,正是这双眼眸,可以洞悉人的内心,勾引出内心之中的欲。

  欲是一团火,

  将其引导出来化作火龙,

  足以吞噬宿主!

  但小丑似乎也有些迷茫,

  因为这间书屋的场景,带着一种破败和肮脏的味道,和自己所想要的,有着很大的距离,和周老板所想要的,也有着很大的距离。

  似乎是在某个环节,出现了什么错误。

  但即使是小丑,也不清楚到底是在哪里出现了错误。

  是自己还是太弱小,也太累的缘故么?

  “改一改吧。”

  小丑抬起手,

  书屋里地下的积水开始消散,

  房梁上的滴漏也在逐渐消失,

  霉味开始不见,一切的一切,开始向现实中的书屋开始靠拢。

  周泽就这样看着前面的小丑,看着他在改变,看着他在调试,就像是在看一个刽子手,给狗头铡选择着芭比娃娃的挂饰。

  一切,只是为了让死囚死得时候更温馨一点。

  毕竟,身为鬼差的周老爷,生前也是一个体面人。

  “这样子,你觉得会不会好一点?”

  小丑问周泽。

  周泽笑了笑,默不作声。

  小丑走向了周泽,距离周泽只有不到两米的位置了,他有些轻松,也有些庆幸,道:

  “纯粹的引火烧身,太过于麻烦了,你这种脑补遭受重击,自身意识本就受创的,对于我来说,真的很方便,甚至比对付其他几个人时,要轻松得多得多呢。”

  周泽试图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但因为后背被黏在了沙发上,他的手勾不到。

  小丑帮他把杯子拿起来,放在了周泽手中,很友好。

  周泽喝了一口茶,

  气定神闲。

  小丑面具之下的眼眸似乎在此时眯了眯,

  一种本能地危机感开始袭来,

  他不知道危机感来自何处,

  但总觉得,

  这一次,

  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但小丑还是摊开手掌,在其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只肉瘤,肉瘤在不停地耸动着,而后慢慢地裂开。

  一只乳白色的虫子从肉瘤里头探出,虫子的身体开始不断地被拉长,渐渐被拉长到一个诡异的弧度。

  这是一只白色的虫子,但此时给人的感觉,又有点像是蛇。

  它开始主动向周泽身上蔓延过去,

  噗通一声,

  落在了周泽的茶杯里,

  周泽眼里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

  他还想再喝两口茶的。

  紧接着,

  白色虫子的身子继续拉长,顺着周泽的手臂开始不断地往上,而后来到了周泽胸口位置。

  它就像是一个探险家一样,在游历着周泽身上的每一处位置,它所过之处,滑嫩无比,还带着类似冰块一般的冰凉,而这冰凉里,也透着一股子温润。

  如果你躺下来,让它在你背上不停地爬动着,估计会很舒服。

  周泽低下头,和那只白虫子对视着,若有所思道:

  “你这是为了,进化么?”

  小丑似乎是有点吃惊,缓缓道:“你让我有些惊讶,惊讶到让我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你不是一个鬼差那么简单。

  但无所谓了,当我把你吃了后,我就会进入休眠状态,等我再苏醒时,才会开始下一场进食。”

  周泽目光从白虫子身上离开,哪怕这只白虫子正在尝试钻入自己的身体。

  他看向了窗外,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书屋里的情况是恢复正常了,

  但书屋的外面,

  却没了阳光。

  没了阳光的书屋,就像是一块面包上,没有了黄油,总觉得是一种巨大的遗憾和缺失。

  小丑手指不停地抖动着,他在操控着那只虫子。

  白虫子张开了口器,露出了其深藏在内的排排尖牙,企图咬碎周泽的胸膛进入其中,但不知怎么回事,白虫子使劲了一切方法,却未能寸进,甚至连周泽的表皮,都没能破开。

  虫子很着急,也很气愤,但它没有放弃,还在继续地咬着,撕扯着,像是躲在周泽怀里的温顺宠物,在发嗲。

  小丑深吸一口气,

  他现在,

  有点方。

  然后,

  他看见周泽在看着窗外,

  他也顺着周泽的目光看去,

  窗外,

  确实不再是阳光明媚,

  而是一片翻滚着的浑浊。

  仿佛此时整个书屋都被放入了大海深处,成了一个海底龙宫。

  光影的折射变得很不规则,像是深夜夜总会门口的霓虹。

  小丑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他有些茫然,

  也有些惊恐,

  因为他看见在窗外的海水中,

  有无数尸体残骸正在翻滚正在遨游,

  肮脏、罪恶、贪婪、暴虐等等情绪气息像是不要钱一样隔着玻璃疯狂地宣泄着。

  那片海,

  是亡灵最后的狂欢场,

  是一片无拘无束的……无主之地!

  怒吼,咆哮,

  一只只面容狰狞的异鬼趴在窗户玻璃外,向里面尽情地窥觑着,他们扭动着身子,他们露出着自己的大黄牙,颤抖着自己的骨骼。

  如果不是这道玻璃阻隔,

  他们恨不得直接冲进来享受最为新鲜的血食供奉!

  他们饿啊,

  他们是真的饿!

  小丑看向周泽,这一次,他说话的声音带上了些许颤音,很显然,他是怕了。

  身为拥有操控七罪宗的能力者,他也体会到了害怕的情绪。

  “你到底……是谁?”

  周泽伸手,背后的粘液在此时居然完全崩散。

  他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

  掐住了还在自己胸膛上不断蠕动想方设法打洞进去的白虫子,

  把它举起来,放在脸前。

  小虫子身体开始收缩,

  显然,它从小丑那边也感应到了畏惧,二者之间,其实有着很深的羁绊。

  “想进去么?别急,我送送你。”

  说着,

  周泽张开嘴,

  将白色虫子送入了自己嘴里,

  像是在大夏天生吞了一块冰棒,

  那种酸爽加上脑部的眩晕,

  真的让人迷醉。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

  小丑开始不停地后退,他尝试打开身后的门,却发现书屋的门上头,却写着一个巨大的“封”字,

  他使出全力,都没办法打开。

  他被困在了这里,

  同时,

  小丑也明白,

  自己刚刚所见到的这个人,

  也是被困在了这里!

  他和自己一样,

  现在都出不去。

  周泽缓缓地站起身,

  目光炯炯,

  盯着小丑,

  “他被打昏迷过去了,

  你进来时,

  那支笔故意把你放到我这里来。”

  说着说着,

  周泽开始慢慢伸着懒腰,

  骨节位置发出了一连串的脆响,

  而后轻声问道:

  “听说,

  你想,

  吃了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