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捕头,卒

第三百七十三章 捕头,卒

  月黑风高,

  正是毁尸灭迹时

  老道蹲在树下抽着烟,

  旁边的死侍拿着小铲子在挖土。ぁぁ

  死侍就是个二愣子,敬业模范,叫他干啥就干啥,老道反正习惯了。

  老道反正是跟着老板走,继承老板的精神品质,能偷懒就偷懒。

  也别怕这家伙累着,

  夏天晚上这个地方,蚊虫多得很,

  死侍一边挖一边吃吃蚊虫,开心得很。

  抽完一根烟,丢在地上踩了踩,老道忽然发现自己掌心是黑色的,当下有些厌恶地对着树皮擦了擦手。

  见没擦干净,

  又朝着掌心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手,

  继续擦了擦。

  回过头,瞅了瞅死侍挖的坑,喊道

  “差不多了,埋吧。”

  虽说这样处理尸体有点太随意,但大不了回去烧点纸钱就好了,反正人也不是他们杀的。

  而且说实话,警察又不是各个福尔摩斯,先不说尸体得多久才会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再找凶手什么的,也不是太现实的事。

  李黑炭先被老道丢了下去,

  “李森啊,下辈子别选这个名字了,四个木字啊,难怪你烧得这么厉害。”

  接下来就是古河。

  “还是个捕头呢,看来跟鬼差没什么区别。”

  两具尸体被丢了下去,

  老道指了指死侍,

  “填坑”

  死侍马上开始填坑。

  把坑填满之后,

  老道又细心地在附近弄了些杂草杂物这类丢这里,尽量掩饰一下土层被翻动过的痕迹。

  做完这些,老道就和死侍一起走了。

  大概一刻钟后,

  刚刚被填充的土层被掀开,

  一只手伸了出来,

  而后又费力地蠕动了许久,

  土层才被完全破开,

  胸口几乎被泥土填充满的古河从里头爬了出来。

  古河身体有些僵硬,但目光显得很清澈。

  他对着天空,

  不停地喘息着,

  “居然,着了他的道而不自知。”

  古河捕头心里很是唏嘘,身为捕头,却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如果不是他会龟息功,而且将灵魂给封印住了气息,估计那位通城的鬼差真的可能会对自己下手。

  要知道自己的鬼差证,

  已经被他摸去了啊。

  古河咬着牙,勉强爬了起来,他不敢和郑强一样,傻乎乎地开口表示自己还活着,他不敢赌,赌那位会心慈手软,顾念什么同袍之情。

  况且,

  自己和他也没什么情,

  因为自己被提前着道的缘故,

  这次几乎是带着这几位鬼差一起往火坑里跳,

  人家指不定多恨自己呢。

  鬼差之间的关系,就是有好处一起上,你病了就上你,

  很简单,也很干脆。

  “混蛋,手机和钱包,也被摸掉了。”

  古河骂了一声,

  现在的他,连站起来都勉强,而且他这种胸口有大洞的伤势,也不可能说送到医院去,否则肯定把他当怪异生物给送进研究所解剖。

  当下,

  他只能用双手双脚在地上爬的方式,

  想要先离开这里再说。

  “哟哟哟”

  老道的声音在古河身后传来。

  古河身体一僵,扭过头,看向身后的老道。

  他,

  怎么回来了

  “按照脑残剧里的设定,把人活埋这种事儿如果出现在灵异题材里,那个被活埋的人肯定会想办法搞点事情再爬出来滴。”

  老道扭了扭自己的臀,

  “你看看,还是被贫道发现了吧。”

  死侍也从另一个方向出现,对着古河,舔了舔自己的舌头。

  “我是捕头,你们想做什么”

  古河强装镇定地问道。

  “捕头了不起啊,贫道还是泰山府君转世呢,你信不”

  老道“嘿嘿”一笑,

  然后指了指死侍,

  “老板有令,弄死他。”

  老道是普通人,别看现在身子骨很硬朗还能隔三差五地护失足,

  但迟早有一天也是会下地狱的,所以这种事儿,还是交给死侍去做最合适,反正是也没灵魂。

  死侍走上前,双手抓住了古河的肩膀。

  古河现在很虚弱,非常非常的虚弱,否则也不会在周泽面前装死企图蒙混过关了。

  “他是,怎么发现我的”古河这会儿还在问道。

  “嗯哼,老板给贫道发的短信,说你可能没死。”老道耸了耸肩,“具体为什么老板知道你没死,贫道也说不上来。”

  古河恍然,

  他想到了,

  是因为鬼差证,

  鬼差证的原主人死去后,

  鬼差证会自动变成最低级的证件,

  哪怕是判官也是如此,

  那家伙收走了自己的鬼差证,应该是发现自己证件上还标注着“捕头”,所以才疑心自己没死的吧。

  “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就说我有事情和他说,告诉他,他杀了我,只能得到一个普通的鬼差证,但如果不杀我,我可以给”

  “杀。”

  老道懒得跟这位捕头大人多哔哔,

  而且他觉得老板也懒得跟他多哔哔,

  直接示意死侍下手杀人,同时提醒道

  “记得把他灵魂吃掉,别让他下地狱去了。”

  死侍马上发力,打算先扭断古河的脖子。

  但古河的脖子却在此时忽然一涨,

  而后,

  从喉咙里喷出了一团火焰。

  死侍被脸对脸烧了个正着,很是夸张地撒开手,极为痛苦地蹦蹦跳跳。

  其实,

  这火对死侍的伤害真的说不上大,毕竟古河已经是接近油尽灯枯了,但死侍其他的不怕,他就是怕火

  在他的心底深处,对火有着一种很深刻的恐惧

  因为他的前身,那位日本神父,就是被周泽用汽油活活烧死差点骨灰拌饭的。

  老道见到这一幕,马上取出了一张符纸,这次,他不是从裤裆里掏出来的。

  因为老道清楚,

  自己裤裆里的符纸如果贴死侍身上,

  这是嫌弃死侍死得不够痛快呢。

  许清朗最近很刻苦,画出了很多符,虽然这些符威力不大,但总归是有一点点用处。

  老道取出的正是许清朗画的一张符,这符是个失败品,据说是水系符纸,但只能拿来浇浇花。

  “水龙吟”

  老道摆开了oss,咬破手指将血涂抹在了符纸上,同时余光瞥了一眼,见刚喷出火的古河还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也就放心地先帮死侍灭火。

  “啪”

  大概半脸盆的水泼了出来。

  “”老道。

  这他娘的名字取得这么霸气,你效果还能不能再坑爹一点

  如果许清朗此时在老道面前,

  老道恨不得上去直接捶他,

  因为虽然是失败品,但许清朗可没对老道明说,而是说如果老道施法得当,用自身血水催发,可以引动出水龙出击。

  半脸盆的水,

  你还好意思叫水龙

  贫道这次是发现得及时,要是以后遇到什么时候用这个符纸,那得死得多憋屈

  大爷,别急着杀我啊,让我给你泼点小水水

  等我泼完小水水你再接着杀我

  好在,

  估计是古河真的是没力气了,那火烧了一会儿后也就熄灭了。

  没了火,

  死侍马上爬起来,

  虽然烧焦了很多位置,

  但对于死侍来说,问题真不大,此时此刻,已经有新皮开始生长出来取代烧焦的皮了,这生命力,恐怖如斯

  这下子,死侍可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直接张开嘴,对着古河的尸身啃下去

  很暴力,

  很直接

  居然敢放火烧我,

  那我就吃了你

  “咔嚓咔嚓咔嚓”

  古河身上不停地有蓝色的光逸散出来,但都被死侍吸入了自己的嘴里,那是古河虚弱的灵魂。

  老道在旁边盯着,总觉得此时的死侍有点让人害怕啊。

  以前只是吃吃蚊虫而已,这没什么,就当是纯天然绿色的蚊香了,但这次以后如果迷上了吃人的话,以后该怎么养啊

  这个得回去后跟老板汇报一下。

  等死侍把古河啃得只剩下残躯了,灵魂也被完全吞掉之后,老道才满意地拍拍手,把尸体又埋了一遍,老道才和死侍一起离开。

  等大概一个小时后,

  老道和死侍又从远处草垛子那边跑了出来,二人又杀了一次回马枪

  见没什么异样,二人又走了。

  等天快亮时,

  老道和死侍又跑了回来,又是一个回马枪

  泥土还在那里,没有再被翻起来。

  “呼”

  老道长舒一口气,

  看来这次是真的挂了吧。

  拿出手机,为了保险起见,老道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周泽那边给出了肯定的回复。

  因为古河的鬼差证已经变成了最低级的鬼差证了,阴司的判定,是不会错的,周泽也让老道带着死侍赶紧回来吧。

  “行了行了,回家睡觉,还有你,回去刷牙洗澡再会卧室啊,多刷几遍牙。”老道提醒死侍。

  他跟死侍是住一个房间的,可受不了一觉醒来屋子里都是血腥气。

  死侍点点头,跟在老道后面一起往回走。

  朝阳已经升起,

  光辉洒落,

  映照着死侍牙齿里的血腥,

  熠熠生辉,

  死侍不自觉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牙缝,

  将里面的肉沫和血渍吸进去,

  只觉得这味道,

  格外得鲜美,让人分外留恋。

  如果不是老道要求现在马上回去,

  他可真想回去再把古河的尸体挖出来,

  再吃一遍,

  真的是,

  好好味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