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要起风了

第三百七十五章 要起风了

  郑强觉得自己做了很长时间的梦,在梦里,他似乎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放荡不羁的岁月。

  上辈子,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父亲一开始是经营养猪场的,后来抓住了机会,赶上了国内房价大涨的浪潮。

  家底都拿出来,又担保借了同乡的很多钱,算是第一批炒房的团伙之一,这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郑强记得小时候自己还在家里猪圈边跑来跑去,还喜欢和那些小猪说说话,也不嫌弃它们臭烘烘的,反正都习惯了。

  但等郑强上小学之后,家里就再也不养猪了。

  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炒房子才是最赚钱的事,煞笔才去辛辛苦苦养猪。

  郑强不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家里有钱,他零花钱也就多了,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在社会上玩了。

  在同龄的人还在拿mp4偷偷摸摸在宿舍里看片学习理论知识时,他早就开始实战了。

  再后来,玩腻了女人,就又开始玩玩男人,再之后,自然而然地,也就开始吸上了。

  引一堆狐朋狗友,开个派对,美女,美酒,再加上酒精灯和烧瓶,人生如梦,活在梦中,多好。

  不过,郑强倒不是因为吸那玩意儿过量挂了的;

  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在一次玩得过嗨从派对里一个人溜达在街上瞎溜达,一边拿手机放着歌一边跟着韵律不停地扭动着,宣泄着剩下的药劲儿。

  结果正好在深夜的街道上遇到了一次抢劫加“强间”的事儿,

  郑强以往玩过的男人女人都不少,但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你不愿意我拿钱砸到你愿意的那种模式。

  所以,见到这种不上路子的家伙,药劲没过的郑强就冲上去见义勇为了。

  然后,

  他被捅了一刀,

  然后,

  挂了。

  毕竟,你让一个早早地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还没事吸那玩意儿作死的家伙去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也实在是有点太难为编剧了。

  捂着伤口,

  倒下来,

  看着被自己救下的女人丢下自己连120都不打,直接“蹬蹬蹬”跑开时,

  郑强倒是没有去气愤,也没去觉得不值,

  只是觉得就这样死了,

  好像也不错啊。

  上辈子的事情,开始不停地浮现,上辈子的场景,也在不住地在脑海中交错;

  甚至连自己最后嗝屁的画面,

  也重复了好多遍。

  就在郑强觉得自己要回忆得发吐时,

  谢天谢地,

  他终于醒来了。

  睁开眼,

  他看见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四周的主色调是白色的。

  长舒一口气,

  自己没挂第二次,

  地狱里可没这种病房。

  脑子上,还是有些昏沉沉的,身上,也痒得很。

  他翻身起来,却直接摔下了床。

  有些困难地好不容易撑着墙壁站了起来,郑强抿了抿嘴唇,他口很干,想要喝水,虽然一直打着点滴,但这一点可不够,他需要喝水,他每天对水的需求量是普通成年男子的三倍以上。

  因为那些战斗时显露出来的倒刺,平时都像是一个个小肉芽一样深藏在自己体内,而这些东西,需要更多的水分好让他们吸收。

  他推开了病房门,扶着墙壁走了出去,他要找水喝,好渴啊。

  然后,

  郑强经过了厨房。

  药店的布局是这样的,前面是店面,后面左边区域分了两个病房和一个手术室,右边区域则是卫生间和厨房,楼上则是药店工作人员的房间。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猛烈的撞击声传来,

  郑强扭过头,看向里头。

  他,

  看见了一座山,

  巍峨的山,

  好大一座……肉山。

  护士芳芳正在拿菜刀剁着排骨,

  那飞溅出来的碎骨碎肉,

  让后面的郑强看得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他没敢去喊这位“小护士”,

  而是自己跌跌撞撞地去了前面已经关门的药房区域,在饮水机那里接了水,喝着。

  他,

  一口气喝了半桶的水,

  这才心满意足。

  靠在药房柜台后面,他理了理自己的思路,好像记得,是那位通城的鬼差把自己救回来的,而且自己的鬼差证也在自己的身上。

  本能地,他想离开。

  药房的门被上锁了,

  郑强掌心位置长出了一根细长的尖刺,

  轻轻拨弄了几下,安全锁就被打开了。

  把门推出一条缝隙,

  郑强偷偷地走了出去。

  新鲜的空气,

  自由的空气,

  等回到淮安后,

  他又是一条好汉,

  在别人的地盘上,哪怕是呼吸,都觉得是那么的不自由。

  尤其是,在面对那种危局时,最后周泽居然活了下来,还把他们给救了,这意味着,周泽还有其他的图谋。

  大不了等回到淮安后,给周泽快递来一些淮安捆蹄儿当谢礼吧。

  刚走出没几步,天色还没大亮,但在路边,却停着一辆轿车,经过时,郑强看见轿车里坐着两个人。

  坐在后面的,是个女人。

  他看清楚了女人的模样,是月牙。

  而坐在驾驶位置上的男人,他则是不认识。

  本能地,他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他调头就打算走。

  “砰!”

  车门被打开了,

  又被重重地关了回去。

  一身红色骚包小西装的安律师大晚上地戴着副墨镜,

  手里还夹着一根烟,

  身子靠在车身上,

  用手指轻轻敲击着车顶。

  郑强停下了脚步。

  “这就走啦?”

  安律师问道。

  “啊。”

  郑强应了一声。

  安律师点点头,“要我送你回去么?”

  “不用了,我坐火车回去。”

  “呵呵。”

  安律师笑了,然后把手里头的烟头给丢了下来。

  有时候,安律师也觉得挺无奈的,周老板的性格太懒,行事作风也太散漫,虽然这货也没少折腾,也能折腾回来不少好东西。

  但很多时候,

  还真得他来帮忙照看和收尾一下。

  老板自个儿昨晚带回来两位重伤的小朋友,结果做完手术救了他们之后就回去搂着女仆睡觉去了。

  这又不是提回家的两个猪崽,

  他们是会自己跑的。

  “回来,到车里坐着,乖。”

  安律师对郑强挥挥手。

  郑强扭过头,看向安律师,笑道:“你又是谁?”

  “你话太多了。”

  安律师把手里的烟头丢在了地上,

  “快回来坐着。”

  “我要是说不呢?”

  闻言,

  安律师笑了,

  皮鞋底部在烟头上踩了踩,

  而后很是兴奋地朝着郑强走了过来。

  看样子,

  他还很高兴?

  五分钟后,

  原本就有伤,现在伤上加伤,加上整个人都已经肿成猪头的郑强被强行塞入了汽车后座位置,和月牙靠在了一起。

  安律师像是久旷的怨妇,终于得到了释放,坐回了自己的驾驶位置上,开了车载音响,开始放歌。

  郑强鼻孔还在流血,但安律师担心弄脏自己的车,提前给他堵了两团棉花。

  此时,

  郑强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着身边的月牙,

  她看起来也很虚弱,

  但没有伤。

  “为什么……”

  郑强问道。

  门牙断了两颗,说话有些漏风。

  “我在你前面醒的,也想走,打算回去后给他快递一份苏州老字号的云片糕。”

  月牙说着说着看了前面的安律师一眼,继续道:

  “然后他叫我上车坐着。”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上车坐着了啊。”

  “…………”郑强。

  月牙撇撇嘴,老实说,郑强被揍得挺可怜的,之前当安律师喊自己上车坐时,她本能地察觉到对方似乎是希望自己拒绝。

  但她还是乖乖地同意了,

  然后她看出对方对自己的知逼数感到很失望。

  月牙不能理解这种诡异的情绪出自于哪里,

  其实,

  原因很简单,

  老板在上面搂着一大一小俩美女睡得正酣,

  自个儿则是在这里守夜,

  脾气能好才怪呢,

  这时候巴不得有人上来给自己扁一顿。

  揍了一顿人之后,

  心里舒坦多了。

  “不杀我们,也不放我们走,这是打算做什么?”月牙问道,随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想强行收下我们?”

  “你还真说对了,相遇是缘,你就认了吧。”

  其实,实力达到一定层次,绩点也达到一定层次的优秀鬼差想当捕头的话,就得再去找五个鬼差认同自己,当自己的手下。

  这模式,有点像是动漫里的角色去抓神奇宝贝一样,

  妙蛙鬼差,

  你被我收服了!

  而至于古河那种,还需要发号召集,喊其他鬼差来帮忙的捕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则是意味着他混得其实有些不如意,原本的手下,要么是分崩离析了,要么就是挂了。

  “你是在帮他?”月牙眯了眯眼。

  虽然郑强有伤在身,但直接碾压把郑强再暴揍一顿,也不是容易的事。

  安律师点了点头。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帮他,还有,我更好奇,我为什么要被你压着头,认他做我的捕头大人。”

  安律师关了车载音响,

  车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长叹一口气,安律师笑了笑。

  “威胁的话,我懒得说了,我知道你也不想听这些东西,你们就自己脑补好了,当我给你们说了五个小时电视剧里反派威胁的话。”

  随即,

  安律师顿了顿,

  又道:

  “要起风了,大家凑个团,才能不被风吹散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