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变革的开端!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变革的开端!

  哪怕郑强和月牙表现出了极大的求生欲,

  说愿意代为出钱,

  这是真实现代版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节奏。

  但最后真正出钱的还是周泽,舍不得归舍不得,心疼归心疼,但该花的钱,还是得花,这一点,周老板还是分得清的。

  周老板是节约,

  但也不是那种死要钱的抠。

  这一点,倒是让安律师惊讶了一下。

  一顿饭,吃得不算是多热闹,氛围也不是很好。

  倒不是众人还有什么芥蒂因此在饭桌上放不开,

  而是因为一桌子人,能真正放开肚子大快朵颐的,也就老道跟许清朗两个人而已。

  嗯,

  也可以说是,一大桌子人一圈坐,活人,只有这俩位。

  死侍喜欢吃虫子,对桌上的菜不是很感兴趣,在书屋里时,他也是不上桌吃饭的,白莺莺不需要靠吃食物生存,也就随便尝了一点。

  也就是说,

  饭桌上,

  大部分人都是重度厌食症患者。

  再加上周泽和小萝莉没舍得用彼岸花口服液,也不愿意暴露和分享这个东西,所以大家就大眼瞪小眼,努力地对着面前的食物做着极为艰难地斗争。

  明明一桌子花费不菲的饭菜,

  竟然让包厢里的众人吃出了一种“忆苦思甜”的氛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当真是每一粒米,吃下去都很辛苦啊,

  恨不得比农民伯伯种田更艰辛。

  饭毕,

  张燕丰、月牙以及郑强都向周泽送出了魂血,同时融入了周泽的鬼差证之中,周老板这下是名副其实的老板了。

  五个鬼差小弟在手,还真有一种自己已经拥有千军万马的错觉,以后遇到什么时候儿,也可以玩一手一支穿云箭的把戏。

  等这些事情结束后,

  周泽和安律师二人选择步行回去,

  郑强和月牙都都各自回无锡和淮安去了,

  毕竟大家一起待在通城也不方便,通城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大家挤在一起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吃不饱。

  书屋的其他人则是先坐车回去了。

  今儿个是阴天,所以哪怕是行走在下午的大街上,也不至于太过炎热。

  “接下来,就是绩点的问题了,不过这个问题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至少,对于现在这个阶段的你来说,还是有办法可以去刷一下绩点的。”

  “刷?”

  一个“刷”字,意味着简单高效,可以省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安律师点点头,“我和老道聊天时,得知过你们曾去过一个村子,你们把那个村子的人都收了。”

  “嗯。”

  是三乡村。

  即使是现在,

  周泽对三乡村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以释怀,原本以为是一群饿鬼当道的村子,结果背地里,却隐藏着这般令人悲痛的隐情。

  也是因为那件事,让周泽对于“人”和“鬼”之间的关系,有了更深一步的认知。

  “其实,类似这样子的地方,各地都有不少,想想看,一次收全村的亡魂进去,这绩点的涨幅肯定很惊人。

  当然了,不至于每个都像是那个村子那般正能量。”

  周泽笑了笑,示意自己懂的。

  “要起风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昨晚在车上我和郑强月牙两个人聊过,他们说那个叫古河的捕头曾打算直接把那个鬼送到上海那边去的。

  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改道走了。”

  “那是什么鬼?”周泽问道。

  戴着面具的小丑,能勾引出人体内的原罪,这手段,真的比那些只会用幻术吓吓你的亡魂要高明得多了。

  “是地狱里的一支,喜欢游荡在地狱迷雾之中的一种生物吧,记得地狱里的大人们没事做就喜欢抓一些过来,饲养在身边。

  十殿阎罗那边就有着不少,不过是用来负责刑罚的,把人的本恶给勾引出来,化作火焰吞噬那个人的灵魂。

  不过,那算是一种比较高级的折磨手段了,一般是拿来对付大奸大恶之人,普通亡魂是享受不到这种级别的服务的。

  还有一些地狱里的巨头,则是喜欢圈养它们帮自己去吸收这些恶念和原罪,然后自己再吃了它们。

  毕竟,对于他们那个层次的存在来说,这些东西非但不会惹祸上身,反而能拿来淬炼自己,为他们自己所用。”

  “那这个东西,怎么会出来的?”

  “具体的原因我不清楚,就像是我不清楚你和那小萝莉手里怎么会有彼岸花液汁一样。”

  闻言,周泽愣了一下。

  好在,

  安律师并没有开口向他讨要。

  “我混过地下的官场,也混了很多年黑道,正因为两边都混过,所以对一些变化感知颇深。

  风越来越大了,格局,很可能会在近两年被吹破,一些规矩,放在十几二十年前,那是铁律。

  而放在现在,无非是自欺欺人的摆设,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孙猴子,想帮一个人还阳,还得去大闹地府。

  再看看你现在,就你都能帮人还阳还能做成鬼差了。

  阴风日下,鬼心不古啊。”

  周泽取出两根烟,一根递给了安律师,一根自己咬住。

  安律师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周泽相信,他绝不是为了地狱的未来发展道路而忧虑,他如果真的那么忧国忧民的话,也不会一边担忧着一边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了。

  他是在为自己未来的安全而忧虑,之所以投奔自己,而且竭尽全力地为自己打算,也是有着在未来自保的谋算吧。

  “我听阴寿长远的一名巡检说过,他说搁在他那个年代,做鬼差时规矩很森严的,条条框框很多,远远不像是现在风气散漫和自由。

  当一个团体,它的基层已经开始腐烂后,也就意味着大的变革,就要来临了。”

  安律师看了看周泽,认真严肃道:“所以,想要自保的话,就得趁着这艘大船还没完全沉没前,把自己的位置往上抬。”

  “到头来,还不是一起沉没?”

  “你傻啊,真要沉的时候,有限的救生艇肯定是领导先上啊。”

  “你说得……很有道理。”

  二人散步时经过了一个公园,周泽先进去上个厕所。

  安律师则是在外面等着。

  刚进厕所,

  周泽就看见一个头发是暗红色穿着裙子的家伙在自己前面,

  周泽下意识地后退几步,重新看了一下厕所门口的标牌是男,又扫了一眼里面的尿槽,这才放心地再次进入。

  那个家伙在周泽的旁边嘘嘘,

  掏出了自己那活儿,

  和周泽一起站着。

  等周泽出来时,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安律师了。

  打电话过去,安律师说他在公园里头。

  周泽往里走,找了找。

  发现在树林掩映之中,站着不少女人,其实,这些女人年纪都老大不小了,基本都是老道喜欢的类型,

  甚至,

  有些还超出了老道喜欢的类型。

  她们站在那儿,招揽着生意,来这里的年轻男人不多,大部分都是老年客户,价格也是实惠得很,比快餐还便宜。

  周泽找到安律师时,只见他正抱着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坐在花圃边,让人家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周泽点了根烟,问道:“有意思?”

  怎么刚刚还在聊着正经事,一泡尿的功夫,画风好像变得有点快啊。

  当然了,周泽知道安律师属于那种无色不欢的类型,他此时钱包里还有安律师送给自己的银卡。

  一直忘了扔,是的,忘了。

  “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再吃点野菜,才对身体好。

  这男人啊,有时候真的和长身体一样,不能挑食,总是**细的食物,对自己的肠胃也不好的。”

  安律师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对周泽说道,

  “对了,你也找一个吧,否则多尴尬啊,又不贵。”

  周泽摇摇头,就在安律师旁边坐着,也有不少老嬷嬷来找周泽,问他要不要服务,都被周泽拒绝了。

  成天抱着莺莺睡觉,

  原配还是个高端制服冷艳美女,

  当家花比野花漂亮太多时,野花也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安律师则是玩得舒坦得很,不停地上下其手,似乎因为周泽坐在他旁边,他反而显得更加地兴奋。

  当然了,只是这样摩擦摩擦,不至于直接本垒打,现在才是下午,要本垒打也得等到晚上时才方便。

  如果定力不够的,直接摩擦出来了,也可以。

  “看得难受吧?”安律师侧过脸看着周泽。

  周泽点点头。

  “看得不舒服么?”安律师看向周泽的胯部。

  周泽点点头。

  “行,这里的你看不上眼,等下子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里的漂亮妹儿多。”

  周泽摇摇头。

  “怎么,这还不愿意去?”

  “我难受。”

  “那去啊。”

  “我不舒服。”

  “那更要去啊。”

  “你仔细摸摸你身上的女人吧。”周泽忽然道。

  “摸啥?”

  “看看s了没有。”

  “这不肯定啊,我的手法和技术,这不是吹的,哈哈哈。”

  安律师一边说着一边自信满满地看着周泽把自己的手往自己身上女人的下面探去。

  而后,

  安律师整个人表情僵硬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律师叫了起来。

  他身上的女人马上也吓得站起来。

  “滚啊!”安律师喊道,

  他现在觉得很难受,

  也觉得很不舒服,

  他终于明白了周泽的感受。

  “滚什么滚,快给钱,男扮女装挣点钱容易么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