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让尸体……说话

第三百八十一章 让尸体……说话

  虽然觉得这个猜想很荒谬,但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种预感,开始越来越强烈。

  周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伸手摸了摸一直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青铜戒指。

  这枚戒指还是在三乡村那里得来的,之后在将军山那里交给那个意识苏醒后使用了一次。

  在那之后,

  就没再用过了。

  周老板类似这样子的宝贝还真有不少,

  比如阴阳冊现在还不能用,哪怕老道弄来了黄鼠狼和蛇,它们也没能出来,后来又让老道炖了一锅大家喝了汤。

  煞笔也只是第一次封印了那个意识之后,也没有再用过;

  这枚戒指,也是一样。

  这就有点像是玩网游一样,你拿到了神装,美滋滋想穿出去装逼时,上面却提示你,因等级不够无法装备。

  这枚青铜戒指可以拿来形成一个大结界,但如果仅仅是周泽本人来使用的话,只能形成一个把自己“绕”进去的幻境场面。

  简而言之,有点像是vr眼镜,但你可以自己设计一个简单粗糙的场景进去,迷惑不了别人,只能迷惑的了你自己。

  真是鸡肋的用法。

  蓝色的光幕慢慢地扩展开去,

  但在身边的老道看来,

  自家老板忽然站坐在那里不动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老板眼里居然像是有蓝光在流转。

  老道犹豫了一下,蹲了下来,伸手在老板面前挥了挥,但老板还是没反应。

  “老板?”

  老道轻轻喊了一声,

  不过倒没敢伸手去碰。

  而在周泽这边,自己身边的小马路正在不停发生着变化。

  他是看过卷宗的,里面虽然没有被害者身份的照片,但对那时候的抛尸案现场环境还是有照片记录的。

  此时此刻,

  周泽身边的马路开始慢慢地退化,成了柏油路。

  路边两侧的路灯也开始逐渐消失,

  古朴,

  昏暗,

  成了现在的主色调。

  周泽身后的那片绿植被以及再远处的步行街也开始慢慢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纺织厂。

  大概的格局,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想要再具体和再宏大,周泽是做不到了。

  一个年轻女人,从柏油路的一头走来。

  她具体长什么样,具体穿什么衣服,都很模糊,只能知道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周老板倒是没有画蛇添足地去加一些什么东西进去,马赛克就马赛克吧,凑合着看个意思就行。

  嗯,

  天太亮了。

  一时间,

  天色就暗淡了下来。

  当女人走到周泽面前时,

  在后面,忽然冲出来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周泽设计成“柯南”里常用的黑影。

  黑影冲向了女人,

  还没下手,

  周泽就又皱了皱眉,

  不对,

  这里可能不是下手的地方。

  这是抛尸案现场,不是凶杀现场,凶手不可能就在这里杀人分尸,哪怕是晚上也不可能。

  画面开始扭曲,

  场景还是原本的场景,但不见了那个女孩。

  柯南牌黑影还在,

  他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

  从路那头重新走来,

  而后将塑料袋放在地上,随后离开。

  周泽抬起头,

  对面看起来还不是那么旧的公寓楼某个楼层房间的窗户后面,

  浮现出了黑影。

  一个路人甲出现,他发现了那个袋子,发现了里面的肉,明显还是新鲜的,不是坏肉,他捡起了肉,美滋滋地回去了。

  那个黑影就在上面一直盯着往下看。

  仿佛是在欣赏着这一切,欣赏着自己的……恶作剧,

  还能看见黑影露出的白牙,

  他在,

  笑。

  一阵疲惫感袭来,

  周泽闭上眼,再睁开眼时,一切恢复,老道蹲在自个儿面前,脸几乎要和自己贴在了一起。

  “干什么!”

  “啊!”

  老道吓得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老板,我看你忽然坐在那儿不动了,吓坏我了。”

  周泽揉了揉额头,有些烦闷。

  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那个卖报纸的老太婆之死,她的死,到底和十六年前的抛尸案有没有联系?

  如果有联系的话,凶手为什么又要杀她?

  就在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是安律师的电话。

  “喂。”

  “喂,老板,你在哪儿呢?”

  “在小石桥,怎么了?”

  “我找到了几个附近的可以适合刷绩点的地方,你有空么,我们去看看?”

  安律师一直在为周泽进阶捕头的事情而忙碌着。

  “过两天吧。”

  “也行,反正也不急,那您在做什么呢?”

  “查案子。”

  “呵,这个兴趣爱好不错,挺好,那我就一个人去老地方吃饭啦,要不要一起来啊?”

  “老安,你对尸体,有研究么?”周泽忽然问道。

  因为他记起来了,安律师处理冷藏尸体方面,是个行家,基本都是自产自销自用,完全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嗯?”安律师马上回答道:“不熟啊,很不熟。”

  有时候,

  咸鱼,

  是能互相感应的。

  安律师一看就不实诚,表现出一种我不想管闲事的姿态,这和周泽的心态很相似,所以周泽感觉到了。

  不是不能,

  是懒得去能。

  比起去调查案子这种无聊透顶的事儿,安律师更喜欢去找自己的会所嫩模。

  “来帮我,调查一下,我把现在的位置定位发给你。”

  “老板,这…………”

  “本来我也不想管的,不过,昨天刚刚和我说过话的老太婆,我前脚走,她后脚就被杀了,这让我很不舒服。”

  周老板没有老张那种“人民警察”的胸怀,

  但如果昨天凶手就曾和自己擦肩而过,或者就真的站在前面老公寓楼上面看着自己等人,最后还杀死了那个老太婆。

  这让周泽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安律师还是来了,很不情愿地来了,他开着自己的豪车停在了路边,摇下了车窗,有些好奇地问道:

  “尸体呢?”

  “尸体?”

  “对啊,尸体呢,老板,处理掉了?”

  “案发现场不在这里。”周泽解释道。

  安律师点了根烟,笑了笑,道:

  “算了,既然来都来了,就帮到底吧,打电话给老张,让他安排一下,我要单独‘见’一下尸体。”

  “好。”

  ………………

  警局的法医室内,尸体已经做了初步处理,接下来就准备进行解剖了。

  老张是硬着头皮让女法医带着自己的助手先回避,这让法医室的人很是不理解,而且这样做,其实也不符合规矩。

  只不过老张现在是新版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倒也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怵他的眉头,以这位新刑警队长上任后的行事作风来看,明显是个资深老刑警的范儿了,万一人家正好打算杀鸡儆猴立威呢?

  老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知道这不符合规矩,把法医们都赶出去,自己再带着外人进来看尸体。

  但自从重生后,

  老张反正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只要能查到真凶,还死者一个公道,至于这个过程到底符合不符合规矩,已经不在老张考虑范围内了。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清楚,十六年前的案子,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基本没有希望靠人力去侦破了,也只能期待自己面前的老板他们这类“非人”去想出办法破局了。

  安律师正在观察着尸体,有些庆幸道:“还好还没有解剖,不然我也没办法了。”

  “你打算怎么做?”周泽问道。

  “呵呵,尸体是有记忆的,确切的来说,人的记忆,不光光是保存在自己的灵魂之中。比如运动员可以依靠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来让自己的肌肉和身体形成惯性记忆,这样可以节省掉思考和反应的时间。”

  “可以读取死者的记忆?”周泽问道。

  闻言,

  边上的老道忽然愣了一下。

  安律师摇摇头,“很抱歉,我没有直接读取的能力,或许有人有吧。”

  “那这不是说废话么?”老张有些无奈道。

  “读取不了,但可以让尸体告诉我们啊。”安律师把自己左手的手套摘了下来,说话间,他左手上的皮肉开始慢慢地消退下去,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五根指骨不停地弯曲伸直着,给人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

  “都散开点,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安律师的骨掌放在了死者的额头上,

  一道道红色的纹路开始从他骨掌上散发出来,一条条,一道道,逐渐覆盖住整具尸体。

  而后,安律师收回了自己的手,提醒道:

  “以我的水平,只能做到刺激起尸体做出死前五分钟正在做的事情,而且,这个术法每具尸体都只能用一次。是我改良了以前湘西赶尸人的法门弄出来的。”

  话音刚落,

  原本安静地躺在钢板床上的老太婆忽然睁开了眼,

  而后,

  她的尸体开始极为僵硬却坚定地动起来,

  她的双手抬起来,略微弯曲着,

  她的双脚则是不停地在来回抬起来,再放下去,

  整个人以一种极为不协调的姿势在钢板床上不停地蠕动着,看起来怪异至极。

  “她在干嘛?”老道见到这一幕后问道。

  周泽沉吟了片刻,回答道:

  “她在……骑三轮车。”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