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真凶的独白

第三百八十四章 真凶的独白

  楼道口有些脏乱,墙壁上一片斑驳,破碎的灯泡,一切的一切,都在诉说着这栋公寓楼的年代之久远。

  哪怕是白天进来,但这里头的采光也依旧很差,昏沉沉的,如果不是因为不少打工者选择租住在这里,这里真的很适合当作鬼片的拍摄地。

  “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走在后面的安律师问道。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碰到有意思的事情,就想着顺手做一下。”

  周老板的回答很实诚,对于熟悉他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正确的解释和回答。

  咸鱼,

  偶尔也会翻个身。

  “也是,多运动运动,对身体也好,其实,老板你可以去报个健身班的,这样子整个人的精气神也能变得和以前不同。”

  安律师已经开始学会迂回路线了。

  “我以前是当医生的,曾接手过不少运动不当或者运动过度导致身体出问题的病人。”

  “您这就是抬杠了。”

  “不是抬杠,古代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在‘锻炼’,吃很多粗粮,空气也很清新,也没什么污染,但很难活到五十岁。”

  安律师愣了一下,

  随即摇摇头,道:“医疗条件不同的。”

  “你看,你这种才是抬杠。”

  二人有说有聊地又上了一层楼,

  而后,

  二人一起停下了脚步。

  血腥味,

  很淡,

  但的确存在!

  人的鼻子肯定比不上狗的鼻子,但人体的构造却比狗复杂得多得多,这或许是后天靠个人不同的经历所练就出来的第六感使然。

  不是鸡鸭牲畜的血腥味,

  是人的血腥味,

  淡淡的,

  还有点甜。

  “在前面。”安律师说道。

  “看来,我们找对了地方。”

  哪怕是可能会面对杀人凶手,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凶手确实很变态,带着一种满满的作恶的恶趣味,但周老板和安律师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自然不会怵他。

  二人走到一扇门前,门是关着的。

  周泽用自己的指甲直接开了锁,随后,推开了门。

  血腥味一下子就浓郁了起来,

  客厅里倒是一尘不染,所有东西都收拾得井井有条,茶几上泡着枸杞的保温杯还残留着热气。

  走进去之后,周泽先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因为血腥味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一具男尸,躺在浴缸里,双臂无力地垂在浴缸边侧,脑袋后靠在浴缸一端,身上则是一丝不挂。

  这一幕让周泽想起了一幅世界名画《马拉之死》。

  “这里还有一个,女的。”

  安律师推开了里间的门,女尸躺在床上,双手交错在胸前,头发也被人整理过,整齐地披散在四周。

  “呵呵,还真被你猜对了。”安律师往后退一步,看向周泽,“老板,有天赋啊。”

  死人在眼前,

  但仍然有心思开玩笑,

  你不能去指责安律师漠视生命,

  因为他旁边的周泽其实也显得很平静。

  迎来送往,生魂无数,生生死死的东西看得多了,也就释然和淡漠了。

  “凶手呢?”

  周泽一边问着一边拿出了手机,拨打张燕丰电话时,电话里提示张警官正在通话中,打不通。

  有些无奈,周泽走到了窗口位置,拉开了窗帘。

  下面,

  警察很多,

  一时间,

  周泽没有急着喊下面的警察,

  而是回过头看向了身后茶几上的保温杯。

  在刚刚,

  那个凶手是不是也拿着保温杯站在这里看一群警察为了他的吊事儿在忙碌?

  还真被自己,猜对了啊。

  周泽捡起地上的一个板凳,直接丢出了窗子。

  只听得“哗啦”一声响动,

  下方路上的警察集体抬头,往上看。

  正在打电话的老张也愣了一下,抬头往上看,然后看见了在公寓楼五楼某个房间窗户后的老板。

  周泽对着老张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窗户位置。

  张燕丰马上反应过来,呼喊着身边的手下,

  “去那个房间,快去,快去!对了,李燕,你再带一队人马上给我封锁那栋公寓楼,速度!”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安律师低下头,看了看茶几上的茶杯。

  “他不像是逃跑了。”周泽说道。

  “的确是不像。”

  说着,

  安律师抬起了头,道:“我记得,上面是有天台的吧?”

  …………

  上面,的确是有天台的,当周泽和安律师走上去时,看见在前面不远处的栏杆位置,有一个穿着布鞋的老头靠在那里。

  听到脚步声,老头回过头,看了一眼周泽和安律师,有些疑惑道:“警察?”

  老头没有惊慌之色,

  周泽猜测,

  在自己二人上来之前,

  老头是在那里看着警察们的忙忙碌碌,在上楼梯时,还听到了老头断断续续的笑声。

  他觉得很有趣,

  这是他的乐趣。

  “我们,是索命的鬼差。”

  安律师回答道。

  “呵,丢人现眼。”

  “…………”安律师。

  周泽往身侧挪了半步,他也觉得安律师刚刚的调皮,有点丢人。

  老头手里夹着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道:“老了啊,人也就不中用了,不过,别以为是你们警察多厉害,把我抓住的。

  是我自己想玩最后一把而已,咳咳咳…………”

  老头重重地咳嗽着,然后继续笑着,“我快死了,肝癌,晚期,没几个月好活了,但总觉得欠缺点什么。

  十六年前的案子,大家还不知道是我做的呢,这太遗憾了,对吧?”

  周泽慢慢地往前走,安律师站在原地没有动。

  “都说我老了,子女也嫌弃我老了,觉得我是个累赘,是的,我老了,以前动手杀人,直接强上就可以了。

  现在,还得下药,啧啧。”

  周泽继续往前走。

  “人老了,就成废物喽,就觉得没意思喽,她也是一样。”

  说着,

  老头目光瞥向了下方。

  “是那个卖报纸的老太婆么?”周泽问道。

  “对,那天不是还和你说话来着么?”老头咧着嘴笑了,“那晚,我坐她三轮车回她家,帮她换个灯泡。她在途中和我说,今儿个有俩人在那条马路上找东西,她问在找什么东西,那俩人回答说在找肉。

  她当是笑话一样讲给我听。

  然后,我和她说了十六年前的案子,然后问她,你信不信那个凶手就是我?

  她说,她不信。

  我这个糟老头子,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被自己儿子和女儿欺负得死死的,怎么可能敢杀人。

  然后,

  我为了证明给她看,

  就杀了她。”

  周泽微微侧头,道:“她是你相好的?”

  “嗯,算是吧,她每晚在这里卖报纸,我和她在这里相会,她儿子不肯她再找了,我家里那俩孩子也不准我再找了。

  她说我怯懦,是对的,因为我不敢和子女闹矛盾。”

  周泽终于走到了老头的面前,距离不到一米。

  “我让她先在黄泉路上等我了,我也快了,你们还是来得太早了,我还以为自己还能看看今晚的星星呢。”

  老头有些遗憾,

  抬起头,

  看着此时湛蓝色的天空。

  “死前,还能再玩儿一次,挺开心的,对了,小警察,你杀过人么?”

  周泽没有回答。

  “没杀过吧?”老头“呵呵呵”地笑着,“你太年轻了,不懂杀人的感觉,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你杀了后,其实和放在砧板上的猪没什么区别,真的,没什么区别。

  我切割他们时,仿佛就觉得他们就站在旁边看着我,陪伴着我。

  亡魂,你怕么?”

  周泽摇摇头。

  “你说谎,谁会不怕鬼呢?而且你连人都没杀过。”

  “十六年前,我老婆刚去世,我好孤单,好寂寞,就想着找个人来陪,家里也冷冷清清的,不像样子。

  所以我才去杀人,

  因为我觉得,

  杀了他们,

  他们的亡魂就会不停地跟着我,

  他们会不停地诅咒我,

  诅咒我为什么还没得到报应。

  这会让我觉得温暖,让我觉得有人在时时刻刻陪伴着我,这种感觉,真的美好。”

  “唔……事实上,你家里一只鬼都没有。”

  “放屁!怎么可能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

  呵呵,

  我知道,

  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小警察,肯定不信这个世上有鬼的,我懂。”

  周泽点点头。

  老头双手猛地一撑,两条腿对着地上直接蹬起,整个人从栏杆位置侧翻了出去。

  他这是,

  要自杀!

  是的,

  从杀老太婆到之后的抛尸,他其实一点都没有为自己的后路去考虑,因为他早就不想活了,而且也没得活了。

  他之所以时隔十六年再犯案,是因为他觉得好玩,想在人生最后一段时间里,再玩一把。

  同时,

  他不甘心自己十六年前的杰作,无人知晓。

  老头跳得洒脱,也跳得干脆,看着天空,他仿佛看见了前面站在三轮车旁边的老太婆,在等着自己一起上黄泉。

  她还会在前面骑,

  自己还是会坐在后面让她载着,

  “这下你知道了,我没吹牛了吧,哈……啊?”

  老头愣住了,

  他的肩膀被周泽在上面抓住,整个人悬浮在了空中,并没有坠落下去。

  “你放开我!”

  老头喊道。

  周泽摇摇头,

  “这可不行,

  就这么死了,总觉得太便宜你了,

  那多没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