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通灵之术!

第三百八十六章 通灵之术!

  张燕丰彻底懵逼了,

  甚至整个人还踉跄地后退了几步,

  如果不是最后强行稳住了,他差点直接瘫坐在了河滩上。

  当然,

  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嘲讽老张如此撑不住场子,换谁来都一样吧;

  如果局里的大领导在这里看到这一幕,心脏病、心脑血管病等等毛病集体来个大爆发都有可能。

  放眼望去,

  已经有超过十个白色塑料袋被挖出来了,

  汇报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他娘的又不是在玩寻宝游戏,挖出来一个还有奖励,

  这挖出来的,

  是一个个炸雷啊!

  通城虽然位于长三角地区,经济实力在苏省也属于中上游的位置,但他的常住人口,还不到三百万。

  这是一座安静的城市,平时出一件命案就已经足以引起不小的喧嚣,

  眼下这十具,不,估计还有没被挖出来的尸体,

  足以在这个宁静城市的上方引爆一颗原子弹!

  到时候舆论哗然,全国瞩目!

  安律师砸了砸嘴,就算是有着收集尸体手办兴趣爱好的他,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

  也是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

  因为他收集的是正常死亡的尸体,这里的正常死亡包括的各种意外死亡,反正不是他杀的。

  他就像是一个屎壳郎一样,收集着自己的粪球。

  而眼前河滩上这些塑料袋里头,则是一条条被谋杀了的人命。

  周泽则是看向了身后被看押着的杨克旺,

  这是他送给警察们的一份大礼?

  但杨克旺此时面露惊愕之色,身体开始颤抖,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杨克旺不停地喊着。

  不是他做的?

  不是他杀的?

  其实也是,对于杨克旺来说,他身上已经背着四条人命了,妥妥地吃花生米的命。

  虽说国内已经有了注射死刑,但那玩意儿对软件和硬件的要求太高,成本太大,而且威慑力小一些,所以国内大部分地方其实还是用“花生米”。

  当你背上四条人命时候,你再多背几条,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文明社会,又不可能让你去凌迟,法治社会,也不会变着法儿地去折磨你。

  这就像是核武器的储存量足以毁灭地球一次和毁灭地球五十次,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一个道理。

  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了,干嘛要装不承认?

  “喂,老头!

  这些尸体都是你种下的?”

  安律师这个时候喊道。

  十六年前你种下一具尸体,

  十六年后,

  你收获了好多好多尸体。

  “噗通”一声,

  老头跪了下来,让他身边站着的两个警察都有些措手不及。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千万不能冤枉好人啊!

  我就埋了一个,这里头只有一个是我埋的,

  其他的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啊!”

  老头哭着,喊着,

  仿佛,

  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

  第一步,驱赶附近的吃瓜群众,封锁消息,确保媒体那边的妖艳贱货们这个时候不要作妖。

  第二步,加派人手,对这片河道进行地毯式挖掘,将所有埋藏在这里的尸体都挖出来,保证不要有遗漏。

  第三步,向省里汇报,请省公安厅调派力量援助,组织专案组。

  这是老张做下的三个决定,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这件案子,已经不再是一个地级市的刑警队长所能把控的级别了。

  办公室里,

  老张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眼睛里全是血丝。

  周泽伸手在老张面前晃了晃,老张还全无反应。

  好在,周泽是他老板;

  所以,

  周泽拿起桌上的茶杯,将里面的水全都泼在了老张脸上。

  “啪!”

  老张无动于衷。

  周泽点点头,对身边的安律师喊道:“把热水瓶拿来,换开水。”

  老张马上醒了,

  没有叫也没有闹,

  双手使劲地擦了一把自己的脸,感慨道:

  “老板,出大事了啊。”

  “先吃饭。”周泽将快餐盒子送到了老张面前,这是刚周泽去警局食堂打的饭,是要收钱的。

  一只鸡腿,一份红烧肉,一份炒豆芽,一份红烧茄子再加一份白米饭,

  2.5元。

  这价格感动得周泽想哭,

  想着自己以后干脆就到警局蹭饭算了。

  或者干脆让老张每天下班回来拿个大桶去给书屋里的人打饭回来。

  国家的,就是人民的,人民贪点国家的便宜,就像是拿自家的东西,能叫偷么?

  “消息汇总来了,十六具尸体,其中有一具是十六年前被碎尸的女人尸骨,已经被找出来了,因为那个塑料袋里还有女人的一些东西,很好分辨,但还有十五具尸体,十五具!

  难啊,难啊…………”

  老张咬着牙,很是痛苦的样子。

  一具无名尸体就足以警局上下忙活很久,

  现在又多出来十五具,

  光是查找他们的身份,就是一件极为艰难地任务。

  “莫慌,拿起筷子,你会发现吃饭还是比破案更难一点。”

  “…………”老张。

  出于一视同仁的原因,

  周老板这次没有服用口服液,

  艰难地吃着东西。

  安律师则是开口道:“十五年,十五具尸体,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在那个杨老头杀人埋尸之后,还有另一个凶手,每一年都杀一个人埋在那里,这是当作任务在做么?”

  “现在杨克旺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排除。”张燕丰艰难地咬了一口鸡腿,强忍着没吐出来,艰难下咽。

  “他不承认,对么?”周泽问道。

  张燕丰点点头。

  “如果不是我,他都打算自杀了,而且他应该患了一个绝症,没多久好活的了,我不认为他会说谎。

  而且,他可能巴不得那些人都是他杀和埋的,按照他的理念,这么多亡魂待在他身边陪着他,他会觉得很温暖很温馨,再也不会孤单寂寞了。”周泽说道。

  “要我说啊,反正一个屎盆子是扣,十五个屎盆子也是扣,干脆直接都推到杨老头身上去吧,这案子,也就了结了。你们也省的麻烦,反正老杨那家伙死有余辜。”

  安律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是混过白道也混过黑道的人,

  所以很多时候在他这里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目的达成与否。

  这是一种简单快捷的处理方式,看起来有些不负责任,但实际上古往今来很多时候,都在被反复地运用着。

  有一个人犯事儿了,被发现了,周围的人就把屎盆子都给他扣上,然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汝妻子,吾养之!”

  “然后凶手明年再杀一个人,给你一个惊喜?”周泽反问道。

  安律师耸了耸肩,“那就没办法了。”

  这个屎盆子,不能乱扣啊,一旦扣上去了,明年凶手再作案的话,那麻烦就大了,毕竟警方已经“盖棺定论”了。

  “十五具尸体的身份正在做调查,现在还没有消息被汇总归来。”老张咽下去一口米饭,“估计,马上省里就会下来人接手这个案子了。

  一想到在我当刑警的这些年里,有这么多人不明不白的死了,如果不是今天意外,可能到现在都不会被发现,我就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是在做白日梦,在渎职。”

  张燕丰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警察。

  “没事,你才上任一个礼拜,不是你的错。”安律师安慰道。

  “…………”老张。

  当然,

  这句安慰就是一句废话。

  “有办法么?”老张把目光看向了周泽。

  “有办法么?”周泽把目光看向了安律师。

  安律师放下了盒饭,“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唔……”周泽。

  “唔……”老张。

  因为之前安律师曾让老太婆的尸体“动起来”过,

  所以大家对安律师还是抱有很大的希望的。

  这件案子,如果按部就班做起来,太慢太耗时,如果能有另辟蹊径的法子,当然是最好的。

  安律师站直了身子,扭动了一下腰部,然后开始蹦蹦跳跳,做着热身。

  周泽和老张也都放下了手中的餐盒,看着安律师。

  一套类似广场舞大妈的热身动作做完,

  安律师双手合什,开始结印,

  神情严肃,

  态度端庄。

  “这是要做什么?”老张问道。

  “把他们亡魂给重新召唤出来问问不就懂了?”安律师笑了笑,“接下来,就让你们看看我的看家本事,都打起精神来!

  挥舞起你们手中的荧光棒!!!”

  话音刚落,

  安律师结印完毕,

  猛地单膝跪下,

  单手拍在地板上,

  速度之快,

  难以想象,

  大喝道:

  “忍法——通灵之术!”

  四周,

  一片寂静,

  针落可闻。

  十秒钟后,

  平静。

  三十秒后,

  平静。

  一分钟后,

  平静。

  十分钟后,

  依旧平静。

  头顶上,仿佛有一只调皮地乌鸦从窗户边飞过去,有气无力地叫着:

  “呱……呱……呱……呱……”

  远处,

  有落叶被风吹起,

  卷着飞来,又卷着飞走,萧萧瑟瑟。

  安律师抬起头,

  看了一眼周泽和老张,

  笑了笑,

  伸手捶了捶自己的老腰,

  站起身,

  道:

  “喂,

  我说你们不会真的信了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