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关门,放老道!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关门,放老道!

  十六个新客户住了进来,导致法医室也有些不够用了。

  从其他各市以及省里下来的法医们开始一起进行尸检,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会被汇总回去,而后大批警力开始对案件进行调查。

  整个通城警局,甚至大半个苏省的警力都开始投入到这起大案的侦破之中,趁着媒体那边还没完全嗅到风气,必须得抓紧时间早点找出阶段性的线索。

  在这个紧急当口,

  周泽和安律师开车回书店了,

  这就像是玩一场游戏,你刚打掉一个BOSS,正志得意满觉得这游戏挺有趣的时候,

  忽然告诉你,

  后面还有十五个BOSS等着你去攻克,

  你估计就会觉得这个游戏有点无聊了。

  可能这样说有点不合适,但这确实是眼下周老板的心态,他累了,这侦探游戏也玩过瘾了,接下来因此牵扯出的更庞大的黑幕,他是懒得再继续跟进了。

  咸鱼翻身,是为了两面都晒到太阳。

  如果不停地在那里翻来翻去,就要变成咸鱼干了。

  回到了书屋里,

  先冲个了澡,

  换了一身衣服后,周泽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白莺莺端上来一杯咖啡。

  周泽马上来了精神,坐起身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风情。

  “你买的?”

  “嗯哪,老板。”白莺莺点头道。

  “你费心了。”

  抿了一口咖啡,

  熟悉的猫屎味,

  嘘服啊。

  边上坐着的安律师见了,也起身,走向了吧台后面。

  周泽握着杯子的手,轻轻颤抖。

  他回忆起了那天一早醒来被安律师那硕大保温杯所支配的恐怖!

  “放心吧,老板,您的咖啡我都藏在卧室里了,下面放的是今天超市打折促销的临近过期的雀巢速溶。”

  白莺莺一边说着一边恶狠狠地瞥了一眼吧台那边,

  敢抢老板的骨头,

  哦不,

  敢抢老板的咖啡喝,

  可恶!

  安律师走出来时,

  手里拿着他的标志性的大保温杯,

  大到没有朋友,

  还特意在周泽面前晃了晃,像是在示威一样。

  周泽懒得搭理他。

  安律师忽然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

  喝了一口后,

  感觉是不是自己的心理原因,

  这咖啡也变得平淡了许多。

  喝了一口,偷偷看了一眼周泽,见周泽仍然没反应,安律师干脆一通猛灌,我看你心疼不心疼!

  等一通牛饮完毕,

  周泽依旧淡然地端着杯子,慢慢地品着咖啡。

  心里倒是想着,雀巢速溶也不便宜啊,毕竟这货是拿来当水喝的,下次还是叫莺莺专门去收几箱过期了更便宜的咖啡给老安喝吧。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是老张的电话。

  老张估计忙了一圈回到办公室时,发现老板和安律师都不在了,有些着急。

  “喂。”

  “老板,你们去哪里了?”

  “在外面调查呢,有线索了我再通知你。”

  “嘤嘤嘤。”

  “…………”老张。

  “哦,我带着莺莺一起在外面调查。”

  “…………”老张。

  “是这样的,老板,按照尸骨的初步分析来看,每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都有一个明显的时间梯度,也就是说,之前我们所猜测的凶手是分段杀人甚至是一年杀一个人,是真的很有可能的。”

  “嗯。”周泽打了个呵欠。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最近的一具尸骨,也有一年以上的时间了。”老张有些焦虑道,“也就是说,今年凶手,还没有杀人埋尸,另外,尸骨上有被认为损毁的痕迹,在尸体骨骼上普遍发现了切割的迹象。”

  “嗯。”

  “老板,这件案子必须抓紧时间,今年凶手还没杀人,如果不早点把凶手抓住的话,我真的担心…………”

  “那你加油,放心,书屋众人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不要钱的鸡汤,开始丢。

  “这样吧,如果我这里还有什么发现,我就向老板你汇报。”

  “好的,好的。”

  “或者,老板,你再到局里来一下,我们再一起去调查?”

  “其实,你可以去找老道的,对了,老道去哪里了?”周泽看向莺莺。

  “下午就出去了呢,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白莺莺促狭地笑了笑,暗示周泽老道去干什么了。

  “哦,出去了啊,老张,你给老道打电话吧,让他陪着你去查案,你开车警察去找他,顺带扫个黄,净化一下通城的人文环境。”

  “找他?”

  安律师本能地觉得有些不靠谱。

  “放心吧,他挺靠谱的,趟雷的功夫一流。”

  “你没骗我吧,老板?”

  老张对老道的秉性以及其真实水平,还是有些了解的。

  “谁用谁知道,放心吧,你去联系他吧。”

  这个周泽倒是没欺骗老张,也不是糊弄老张,老道可能真的自带那种身体属性,凡是周边有倒霉的事儿,他总是能第一个去触发。

  一次两次是巧合是意外,

  但次数多了之后,

  就证明这货可能天身倒霉吧。

  说完,周泽挂断了电话,然后在通讯录里把老张的手机号码移送进黑名单中。

  起身,

  对莺莺招了招手,道:

  “先睡一觉,晚上还得值夜班,如果老张打电话回来,不要喊醒我了。”

  “老板,如果老张回来找你呢?”

  “那就把他腿打断丢出去。”

  “好的,老板,莺莺明白!”

  …………

  “阿嚏!”

  老道打了个喷嚏,

  伸手擦了擦鼻子。

  “我说,大妹子啊,你这儿空调打得也太低了啊,脱衣服后真容易吹成感冒啊。”

  老道有些不满地从床头柜位置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鼻子,顺带擦了擦自己下面的鼻涕。

  “别人被我一夹,三两下就没了,衣服刚脱就穿上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要吹这么久空调?

  老哥,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就你花的这点钱,我都不够付空调电费呢。”

  “嘿,虽然知道是假话,但听得还真是舒服,行了,不耽搁大妹子你做生意了,回见啊。”

  “下次再来啊。”

  “要得要得。”

  老道从小房间里走出来,又打了个喷嚏。

  妈蛋的,

  是真的感冒了?

  这家足疗店开在镇上,距离书屋其实也不是很远,入口是一个很狭窄的过道,当真是曲径通幽处。

  过道口坐着一个戴着蓝色帽子的老头,老头面前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象棋,摆着一个残局。

  俗话说,那啥结束之后,男人就进入了圣人状态。

  一时间,灵魂和情操都得到了升华,变得无欲无求和高雅起来。

  见了残局,老道干脆在旁边的板凳上坐着,一起看了起来。

  老头看了看老道,笑了笑,道:“杀一盘?”

  “搞起搞起!”

  二人开始排棋子,俩老头一起下象棋,画面倒是很和谐。

  如果把二人头顶上的“足疗、按摩、保健、推油“的牌子给去掉,

  就更和谐了。

  开局时,二人下得都很快,进入中段后,二人下棋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老哥,来这里玩啊?”老头问老道。

  老道的年纪,确实比这个老头大。

  “啊,是啊,你咧?”

  “看大门的,也顺带望望风。”

  “幸会幸会。”

  “客气客气。”

  “老哥哥,老伴儿不在了?”老头问道。

  他们这个年纪的人了,也算是看淡生死了。

  “孤身一个。”

  “你孩子呢?”

  “没孩子。”

  “听老哥哥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老家陕西的,前两年在蓉城,这一年才到通城来的。”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到处跑呐。”

  “正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才要多跑跑啊。”

  “有道理,有道理啊,咱们这个年纪的人,日子真的不多喽,我今年呐,去了几次朋友亲戚的葬礼啦。

  走啦,一个一个地都走啦,我现在都有点怕接电话了,生怕又是一个噩耗,谁谁谁又走了。

  老伴儿早走了,自己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亲戚朋友也不走动了,唯一的走动就是葬礼上喽。”

  “那就是你的不对啦。”

  “怎么说啊,老哥哥?”

  “你以前干嘛做老好人,有这么多的朋友啊,要我说啊,以前就不要交朋友了,你就专门结交仇家。”

  “结交仇家?”老头一脸懵逼。

  “对啊,等到了这个年纪,

  接电话,

  嘿,

  那个仇家又死了,

  每天都能等待惊喜呢。”

  老头摸了摸脑袋,沉思了一下,而后大笑道:“还是老哥哥你看得通透啊。”

  一盘杀完,已经是半小时后了,老道技高一筹,赢了,但赢得也很是艰难。

  “过瘾,过瘾啊!”

  老头一拍大腿,道:

  “我那儿还有茅台,自己煮的盐水花生,上去喝一点?”

  “要得要得!”

  老道今儿心情不错,而且眼前的这个老头,也对他的脾气。

  俩老头勾肩搭背,一起向里头走去。

  里头的小包间里,还不时传来床榻摇晃的声响。

  二人相视一笑,

  仿佛这摇动的床榻里,

  就藏着自己二人早就逝去的青春。

  此时,

  已经是入夜了,

  小巷门口牌子上的灯也亮了起来,

  红色的霓虹牌子,

  “保健”俩字,

  刺目鲜艳,

  像是有鲜血,

  将要滴淌出来……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