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凶影,显现!

第两百八十九章 凶影,显现!

  小萝莉推开了门,向里头瞅了瞅,见周泽和白莺莺都在床上。

  周泽躺在那里睡得正香,白莺莺则是拿着那本似乎永远都看不完的《女仆的自我修养》在继续看着。

  “皇后娘娘,

  大猪蹄子睡了?”

  小萝莉小声地喊道。

  白莺莺放下了手中的书,对着站在门口的小萝莉白了一眼,但仍然嘴角带笑道:

  “林妃妹妹,

  主子刚睡下去。”

  小萝莉走了进来,先看了一眼周泽,确定他真的是在睡,而后凑到白莺莺身边,继续轻声道:

  “姐姐,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瞧妹妹这话说的,

  大家都是主子的女人,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白莺莺绷不住了,咬着嘴唇,忍不住想笑。

  小萝莉耸了耸肩,拉着白莺莺的手,道:“有件事,需要你帮一下。”

  “你说吧。”

  “后天吧,我有个认识的鬼差要来,他好像遇到些麻烦,需要我在他经过通城的时候接应他一下。”

  “嗯?”

  白莺莺有些疑惑,按理说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情,虽说自家老板懒得搭理,但如果小萝莉主动和周泽说的话,周泽肯定会点头应允的。

  哪怕老板自己懒得出面,也会派书店里的一个人陪小萝莉去出面。

  也就是说,小萝莉没必要偷偷摸摸地来求自己。

  “那个人,当初曾追杀过老道和那个姓唐的女人。”

  白莺莺露出了明悟之色,

  所以,

  这件事不能让书屋里其他人知道。

  莺莺是清楚的,自家老板和蓉城的那位虽说没什么交情,但彼此之间,却有一份香火情在,那个姓唐的女人去上海后还回来过一次帮忙。

  至于老道,就更不用说了,要是让他知道小萝莉打算帮助的鬼差是曾经追杀过他的,

  老道,

  老道肯定……

  老道肯定自己不敢上,但绝对会不停地撺掇着周老板再去品尝一下鲜嫩鬼差滋补的味道。

  也因此,小萝莉只能求到白莺莺这边了。

  老许实力不够,老安除了周泽以外,谁也支使不动,也就剩下自己了。

  “麻烦么?”白莺莺问道。

  “太麻烦的话,我们就直接丢了就是。”小萝理所当然道。

  言外之意就是能帮就帮,如果太麻烦,那就能卖就卖。

  “嗯。”白莺莺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小萝莉很开心,然后主动脱衣服准备也钻进被褥里困觉觉,结果被白莺莺伸手推了下来。

  “唔!”

  小萝莉嘟着嘴,

  很不爽啊。

  “去洗澡,没洗澡,别上床,老板不喜欢的。”

  “有洁癖的大猪蹄子最讨厌了。”

  小萝莉气鼓鼓地跑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

  换了一身睡衣头发还有点潮气的小萝莉又走了回来,她把双手摊在白莺莺面前,道:

  “我已经把自己洗白白了。”

  说着,

  她终于钻进了被窝。

  不过,保险起见,小萝莉还是睡在白莺莺这边,没去周泽那边挤。

  白莺莺继续看书,

  小萝莉扭过头,看了看书的封面,道:“看这个没用的。”

  “嗯?”

  “理论知识再丰富,也没有实战来得强,还是得多实践。”

  “实践?”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前提是你得会撩拨。”

  小萝莉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的确,

  在男女之事上,小萝莉确实是一个过来人。

  只可惜,她这具身子太小,而且她也得为这具身子的原主人着想,不可能去放飞自我。

  如果她当初进入的是一个少、、妇的体内,估计小萝莉早就嗨起来了。

  白莺莺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小萝莉的意思。

  “嘤嘤嘤!

  但人家下面是冰的。”

  “你傻啊,你嘴是冰的?

  你手是冰的?

  你这里,

  你这里,

  你这里都是冰的?”

  小萝莉站起身,干脆不睡了,估摸着是因为白莺莺刚答应帮她忙吧,所以这个时候她没骂“蠢僵尸“,而是开始当起了性教育的导师。

  白夫人当初确实是曾经和那位书生暗生情愫,但书生品行不端,想得身子不成后散播谣言,导致白夫人被家人处死以保全家里的名声。

  也因此,对这方面的事,莺莺是不懂的。

  放在古代,女子出嫁之前,是会有家里这边的老嬷嬷拿着春宫图过去授课,叫你怎么做怎么做。

  正当师徒之间的教学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时,

  原本熟睡着的周老板感知到了床榻的摇动,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香汗淋漓,

  看见了朱丝凌乱,

  周泽迷迷糊糊地想着,

  这个梦不错啊,

  比动不动去地狱的一日游的梦要好多了,

  翻了个身,

  周泽又睡过去了。

  ……………

  酒逢知己千杯少,但年纪大了,也不能多喝。

  老道听自家老板说过,以前每年因酒精中毒进医院抢救的甚至抢救无效直接一命呜呼的,非常之多。

  因为很多人出现急性酒精中毒后,旁边的人以为他只是喝多了,需要歇歇,这也往往使得其错过了抢救的时间,等真的发现不对送到医院去时,人都没心跳了。

  老头在收拾碗筷,老道打算帮忙,但老头说不用。

  “那我就走了啊。”

  天色不晚了,晚饭也吃过了,得告辞了。

  “夜路不好走,小心点。”老头提醒道。

  “哈哈,怕见鬼么?”

  “怕,当然怕了。”

  “鬼有什么好怕的。”

  老道牛气哄哄挥挥手,出了门。

  俗话说,饱暖思那啥,老道下了楼,再经过那个巷道时,又看见了那位大妹子坐在门口,手里在打着毛衣。

  老道扭了扭腰,自我做了一下检修,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老夫聊发少年狂,

  一树梨花压海棠!

  肾虚,有时是在过度劳累之后。

  当然,这不是最尴尬的,

  最尴尬的是,

  老道准备结账微信或者支付款时,

  一摸口袋,

  发现自己手机居然不在身上。

  好在这个大妹子是个明事理的人,

  老道虽然不至于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那种可以免费嫖、、娼的本事,

  但也算是中老年妇女之友了,

  人也没觉得老道是想玩霸王别鸡,

  甚至还贴心地说不用给钱也没事儿。

  老道一阵寻思,估摸着手机应该是在楼上和那个老头喝酒喝多了,随手放桌上了,出来时也忘记带上了。

  安抚了一下大妹子让他等等自己,老道当即“蹭蹭蹭”地又上了楼。

  没没关,一推就推开了。

  屋子里关着灯,

  漆黑一片。

  “喂,老弟,我手机落这里了,来拿手机的,你在不?”

  老道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老道干脆自己去摸开关,

  但开关却按不亮灯了,

  灯泡坏了?

  老道摸索着走到了饭桌旁,找了好久,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谢天谢地,手机还在这里,这下可以下去给大妹子付钱了;

  大妹子也不容易,

  自己也不能吃白食。

  他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了一下,又去另一个位置开灯,发现这个灯也不亮。

  家里跳闸了?

  但那位老弟去哪里了?

  大半夜地门不关,人也不在家里?

  他可是说过自己有老年痴呆的,

  别跟自个儿喝酒喝多了,犯病跑出去了,

  万一出个什么意外,

  老道良心上真的会过意不去的。

  老道先去厨房那边看了一下,又去卫生间看了一眼,都没人。

  推开卧室的门,

  用手电筒照了一下,

  里头仅有的一张凉席上,也没人。

  “不是吧,人真的跑出去了?”

  老道摸了摸头,有些担心。

  他下意识地推开了第二个房间的门,

  里头只有一个冰柜,

  没有其他东西,

  也没人。

  也不在这里,

  看来是真的出去了。

  正当老道准备出去找人时,

  忽然犹豫了一下,

  目光再看向那个冰柜,

  怎么感觉,

  冰柜像是被移动过了?

  不是很确定,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老道走了进去,拿着手机手电筒往里照着。

  墙壁上,倒映出了老道的影子,

  很长,

  很高,

  像是黑色的油漆,被泼在了墙上。

  冰柜是关着的,但老道记得之前自己看的时候,冰柜是侧着放的,这次是正着放了。

  伸手,

  拉开了冰柜的盖子。

  老道的手猛地一抖,

  差点尖叫出来,

  肉,

  全是肉,

  满满一冰柜的肉!!!

  多得不得了的肉!!!

  但很快,

  老道发现这里头都是冻的鸡肉、鸭肉、牛肉还有火腿什么的,全是正常的肉。

  虚惊一场,

  呼,

  看来,

  自己是被那个大羁绊给弄出心理阴影了。

  这老头也真是的,知道你爱吃肉,但也不用储存这么多的肉吧?

  难道是害怕自己跑出去买东西会迷路,所以干脆出去一次就买一大堆回来储藏着?

  这个理由好像说得通啊,

  对于那个老头来讲,

  每一次出门都相当于是去鬼门关口走一圈。

  “嗯?”

  这是什么?

  老道伸手,一边用手电筒照着冰柜里,一边用手把上面的冷冻鸡肉牛肉挪开,

  挪开之后,

  在见到下面的这一幕时,

  老道的瞳孔瞬间收缩,

  身体猛地一僵,

  手机也掉进了冰柜里里头,

  一时间,

  整个房间,

  漆黑一片!

  “妈嘢!!!”

  十秒后,

  整栋公寓楼里,

  响彻起了老道的惨叫声!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