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章 杀人犯,老道

第两百九十章 杀人犯,老道

  “这咖啡,怎么越喝越不对啊,难道是喝腻了?”

  书屋楼下,

  安律师还在研究着手里的咖啡,

  那硕大的保温瓶里头,装的是满满的。

  “难道是老板忽然不介意我喝这个,所以咖啡对于我来说,也没了滋味?”

  安律师平时是不喝咖啡的,他上辈子生前喜欢喝茶,如今变成了这个“状态”,本就睡不着,再喝咖啡,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呢?

  也就只有某条咸鱼,没有睡觉的烦恼,每天才喝这个。

  不过,这个具体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安律师真的没喝过所谓的速溶,他一直是一个追求生活精致的人。

  也因此,

  哪怕白莺莺换了咖啡后,

  他也没能分辨出来。

  一辆警车停在了书屋门口,

  那刹车声音之刺耳,简直不像话了。

  安律师猛地站起身,就看见老张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怎么了?”安律师问道。

  虽说他瞧不上老安的能力,哪怕是现在也认为老板把老张变成手下五大鬼差之一,是一件感情用事的亏本买卖。

  但老张的性情他还是认可的,也有着属于他的沉稳,哪怕是牺牲时,也不见他这么慌乱。

  “出事了!”老张喊道,“老板呢?”

  安律师伸手戳了戳头顶,道:“睡午觉呢。”

  老张马上冲上了楼梯,“蹬蹬蹬”的脚步声。

  安律师摇摇头,心里思忖着到底出啥事儿了,这么着急?

  “咚咚咚!咚咚咚!”

  卧室的门被敲响。

  白莺莺扫了一眼在自己身边睡下的老板和小萝莉,

  起身,

  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入眼的,是一脸焦急的老张。

  “老板为什么不接电话?第一次打是不在服务区,第二次打是已经关机,第三次打是欠费停机!”

  “这……”

  白莺莺也不该如何去解释,

  因为她清楚,

  以老张的刑警经验,他不可能猜不到周泽是把他号码丢黑名单了。

  “快把老板喊起来,出事儿了。”

  “不行,老板吩咐了,不准任何人打扰他睡觉!”

  白莺莺很坚定地说道。

  “快喊起来,真的出事儿了,必须把他喊起来!”

  说着,

  老张就直接往里面走,这是打算把周泽从床上提起来。

  但是,

  下一刻,

  被提起来的,

  是他张燕丰本人。

  张燕丰的双脚悬浮着,不停地摇晃,

  但他的衣领却被白莺莺攥着提了起来。

  “老板最讨厌别人打扰他休息,天大的事,也不准你喊起他!”

  老张真是又气又急,

  他想反抗,

  但他哪里是白莺莺的对手,

  他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水的鬼差,因为灵魂没去过地狱刺激过的原因,导致他算是鬼差李,实力最弱的一个。

  女僵尸想对付他,真的再简单不过了,就算是刑警的擒拿功夫,对付对付普通的罪犯还可以,但对付一头暴力女仆僵尸?

  不现实。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老张以前自己挖的坑太多了,隔三差五地就想喊着周泽去帮他查案,周老板的咸鱼性子早就对此很不满了,一次两次还可以,次数再多了,周老板就腻歪了。

  “老道出事了,他被抓了!”

  “嗯?”白莺莺愣了一下,

  她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睡着的周泽,

  又想了想老道,

  思考了一下,

  道:

  “被抓就被抓了吧,还是老板睡觉要紧。”

  “…………”张燕丰。

  “…………”不在现场的老道。

  张燕丰觉得和这个女僵尸真的讲不通,这个时候,他干脆放开嗓子大喊道:

  “出事啦!!!!”

  小萝莉从床上坐了起来,很是不满地盯着老张。

  这个最后入门的妹妹,实在是太没规矩了!

  周泽也是皱着眉睁开眼,慢慢地坐了起来。

  “又出案子了?”周泽看了一眼被莺莺抓着的老张,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老道被当作杀人凶手,被专案组抓住了,现在事态很紧急,专案组已经把他列为目前最大的嫌疑犯!”

  周泽目光一凝,

  有些疑惑地看着老张,

  “你不是在开玩笑?”

  人家是嫖到失联,

  老道这货出去嫖了一下,直接把自己嫖成杀人犯?

  “不是开玩笑,而且,现在很多的证据都在指向他,甚至连我都不清楚到底哪里冒出来这么多的证据!

  不光是最新的案件,老道在现场,凶器上也有他的指纹,还有监控录像,甚至,从以前尸体那里调查出来的一些线索,居然也指向了老道。”

  周泽坐在床边,看着老张,问道:

  “抓人的时候,你在现场?”

  老张愣了一下,

  “废物。”

  “…………”老张。

  ………………

  车里,老张在开着车,而周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神情淡漠。

  后面,

  则是坐着白莺莺和小萝莉;

  老安开着他的车带着小猴子在后面跟着,书屋里只剩下许清朗和死侍在看家。

  “不要冲动。”张燕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周泽看了老张一眼,道:“案情我不知道,现场我也不清楚,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觉得,老道会可能是凶手么?”

  “我不信他会是凶手,但……”

  “那就没有但是了。”

  周泽打断了张燕丰的话。

  “现在问题是,很多证据都莫名其妙地指向了他,我们必须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调查,当然得调查,不过,不管最后有没有调查出什么,我都不可能看着老道去顶这一口黑锅。”

  “事情不会到这一步的。”

  “我也希望不会到这一步。”

  因为老张开的是警车,所以车子畅通无阻地进了警局,下车后,周泽示意白莺莺和小萝莉在车里等着,

  他自己跟着老张进了警局。

  看着二人进入大厅后消失的背影,

  小萝莉用肘子捅了捅白莺莺的腰,道:

  “还挺少见咱老板这么一本正经严肃的样子。”

  一条咸鱼,忽然笔挺地站了起来,这种违和感,确实让人觉得惊奇。

  “老板说过,他只希望大家平平安安就好。”白莺莺倒是没觉得什么,“老板知道他自己应该做什么。”

  远处将车停在警局门口的安律师,

  伸手把一直躁动着跳来跳去的猴子给抱住,

  猴子“吱吱吱”地叫着,

  不停地挥舞着手里的塑料玩具锤子,

  一副要去劫狱的样子!

  以前老道不是没进过局子,无证驾驶啦甚至是倒腾d品啦,

  但猴子知道,

  这次的事情不同,

  很不同。

  “放心啦,放心啦,没事的,没事的。”

  安律师倒是平静得很,

  “先看看事情接下来怎么发展再说,来,让叔叔来帮你看看,身上长虱子了没有。”

  …………

  老张走在前面,面色阴沉;

  周泽走在后面,面色更阴沉。

  二人一前一后行走在警局过道里,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老板,千万别冲动,这里是警局,你也说过,我们鬼差不能到阳间的机关来放肆。”

  “老张,丑话我说在前头。”

  “你说。”

  “我允许你继续在你鬼差和刑警的身份之间摇摆,但在这个时候,我要求你把自己当作一个鬼差。”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周泽伸手按在了老张的肩膀上,沉声道:“老道不可能杀人。”

  “是,我也这么认为。”

  “所以,这件事就很简单了,要么就是有人故意想整他,要么,就是有人想借整他的手,来整我!”

  周泽咬了咬牙,虽说他不知道这件事的幕后到底是什么情形,但他本能地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

  “如果有人要整我,那我手下的鬼差以及书屋里的人,也包括你,都没办法幸免。

  我不是你,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不会甘心让自己去牺牲的,这一点,你也明白。”

  …………

  “队长,那个犯人刚审讯完毕,正要押送看守所呢。”

  “再提出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问。”

  “好的,队长。”

  周泽和老张一起坐进了审讯室,

  这不符合规矩,

  很不符合规矩,

  可以想见,在这个时候,老张确实是行了很多的方便。

  他不是一个不知道变通的人,在不危害社会不犯根本原则性问题错误的前提下,他还是懂得什么叫因地制宜的。

  周泽闭着眼,

  左手转动着钢笔,

  这才平静了多久,又有事情要找上门来了么。

  有了上次许清朗的师父忽然出现,差点将书屋众人一个个虐杀的教训,

  周泽现在对这种事情分外地敏感,

  只是,

  现在很无奈的是,

  他到现在都不懂这次事情背后,

  到底是针对老道本人,

  还是针对他周泽。

  如果是前者,那问题还能被控制住,也好解决。

  如果是后者……

  周泽深吸一口气,

  转动手中钢笔的速度也被加快了,

  他记得煞笔在封印自己体内那个意识时,

  那个意识曾嘶吼过,

  说他等着,看需要多久,自己就得亲自去解开封印,求助于他的力量。

  心思不停地在旋转着,

  老道被警员押送过来,坐在了审讯椅上,手铐铐住。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紧接着,

  他被老道此时乱糟糟的样子和浑浊的眼神,

  给吓了一跳!

  手中的钢笔刹那间停止转动,

  周泽的身体也慢慢地向前一倾,

  老道,

  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