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一章 恐怖的眼!

第两百九十一章 恐怖的眼!

  老道是个乐天派,

  作死派,

  趟雷派,

  试探派,

  蛋黄派,

  七十一岁的人了,这辈子风风雨雨动动荡荡经历了不知多少,哪怕他没有见过鬼差没见过鬼,没被非自然现象洗礼过,

  此时,

  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神情呆滞,

  目光浑浊,

  发髻和胡子散乱,

  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周泽看向了张燕丰。

  周老板需要一个解释,他可以让老道坐上会唱儿歌的轮椅出去兜兜风,但可不会允许别人去对老道做什么手脚。

  “你误会了,在案发现场发现他时,他就坐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刀,就是眼下的这个样子。

  警局里,不会有虐待和逼供这种事,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周泽点点头。

  “这是之前的笔录,你看一下吧。”

  老张把笔录递给了周泽,继续道:

  “审讯时,警察问话,他回答、配合得很好,基本把案情交代清楚了。

  死者是住在那里的一个老头,今年65岁,尸体在冰柜里被发现,身上皮肉被切除了很多处。

  我们还在厨房垃圾桶里发现了烹饪之后剩下的饭菜,经检验,确定是人肉,而且是死者身上的肉。”

  周泽翻看着笔录,

  在笔录上,

  老道叙述了自己作案的整个经过,包括如何杀人,如何处理尸体,如何炒菜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做了很详尽的交代,包括吃饭时喝的是什么酒,都说了。

  “这是他亲口说的?”周泽拿着笔录问道。

  老张点了点头。

  周泽把笔录簿丢在了桌上,身子微微向前,看着老道,轻声喊道:

  “老道,还记得我是谁么?”

  老道抬起头,

  左看看,

  右看看,

  又抬头看看,

  又低头看看,

  最后咧开嘴,

  笑道:

  “你是老板。”

  说话时,老道嘴角位置,居然还有口水滴落了出来。

  “他神智有问题。”周泽说道。

  “上面认为他是企图以这种方式蒙混过关。”

  “如果他要蒙混过关,为什么还要把犯罪经过说得这么详细?”周泽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张深吸一口气,道:“所以我才急着回去找你,我感觉,老道身上的事情,不同寻常。”

  闻言,

  周泽闭上了眼睛,

  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

  “可以关掉摄像头么?”周泽睁开眼,看向了头顶位置的摄像头。

  “不行,现在这件案子不是我在管理,我操作的空间不大,关掉摄像头的话,马上就会有专案组的人过来。”

  老道继续浑浑噩噩地坐着,

  此时的他,

  看起来真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七十多岁,得了老年痴呆的老人。

  “老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遇到了谁,和我说。”周泽再次开口道。

  同时,

  在桌子下面,

  周泽的手指已经攥紧,

  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

  把老道弄成这副模样!

  “嗯?”老道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笑了笑,很诚恳地道:“我杀了人啊,我吃了人啊,我犯了法啊,

  我要吃花生米,

  我最喜欢吃花生米了,

  花生米好好吃唉。”

  周泽仔细地盯着老道的眼眸,没能从老道眼里看出些什么。

  有一点,可以确定,

  老道没杀人。

  如果他杀人了,也不会敢在自己面前装疯卖傻,因为老道清楚,哪怕他吃了花生米,到头来,他还得到自己这边来报道!

  周泽马上做出了决断,

  道:

  “你安排一下,让老安和老道见一面。”

  对于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催眠幻境这类的,周泽只是擅长扛,但并不擅长去运用和理解。

  此时老道现在的这种情况,

  只能让安律师来出马。

  “有点难办。”老张说道。

  “老张。”周泽喊道。

  “嗯。”

  “他是活人。”周泽指了指老道,“书屋里,不人不鬼的家伙很多,但老道,是一个活人。”

  “我知道。”

  “他是你眼里的公民。”

  “我也知道。”

  “我也不说什么身份问题的话了,就当你是以前的你,在明知道一个好人要被冤枉去顶锅的时候,你作为一个有正义感有责任感的警察,你会怎么做?”

  “老板,你不用对我说这些。”老张苦笑道:“我知道我该做什么,我犹豫的是,我带你来这里已经是违反纪律了,这个还能用你是顾问的理由,让专案组的人不至于说什么。

  但再带老安过来,我可能会被专案组隔离,到那时候,我这个身份,就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

  “带老安来见他,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们警察能管的范畴了。”

  “好。”

  既然老板决定了,老张也不废话了。

  ………………

  一刻钟后,安律师走进了审讯室。

  张燕丰则是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帮忙看着,上面很快会发现的,里面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安律师进来看了一眼老道,一开始,还笑着,但慢慢地,他脸上的笑容开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

  坐了下来,

  安律师伸手在老道面前挥了挥,

  “认识我么?”

  老道点点头,道:“色律师。”

  安律师皱了皱眉。

  “是被催眠了,还是中了幻术?”周泽问道。

  “被催眠了。”安律师回答道。

  “现在,可以解开么?”周泽指了指桌上的笔录复印本,道:“再不解开,他都要把这件事交代成铁案了。”

  安律师双手放在办公桌上,不停地交叉着,“他也认识你吧?”

  周泽点点头。

  “一般来说,催眠是通过潜意识的更改从而影响一个人的判断,这是高级的手法,低级的手法,就是采取覆盖的方式,覆盖原本的人格思维,用新的人格思维取而代之。

  比如,

  把一个人催眠成一只鸡。

  但他现在思维很清晰,能认得出我和你,然而,他依旧在供述案情……”

  安律师打开了笔录簿,看了几眼,

  “这证明,催眠的人,手段很厉害。”

  “是人,还是鬼。”周泽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一点。

  “难说,很可能不是人,但也有可能是人,有些厉害的人,催眠的方法真的是神乎其神。

  现在,还不好做判断。

  我先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帮他解开催眠。”

  一向喜欢装逼的安律师,

  这次说话居然这么谦虚,

  而且还是用了“试试看”这种字眼,

  足以可见此时情况之严重,

  甚至已经超出了周泽原本的预估。

  安律师把手臂放下来,把自己的左手藏在了袖管里,这里毕竟是警局,还有摄像头,做什么事,都得小心一点。

  左手上的皮肉开始慢慢地退化,转而露出了白骨的内在。

  一道道人的肉眼无法看见的粉红色的烟雾开始弥漫出来,

  慢慢地笼罩住了老道,钻入老道的眼耳口鼻。

  老道原本浑浑噩噩的人忽然怔了一下,

  而后,一下子坐得比比直直,

  张着嘴,

  眼睛也闭了起来。

  安律师也缓缓地闭上了眼,

  开口喊道:

  “老道,睁开眼……”

  ………………

  “老道,睁开眼!”

  安律师也睁开了眼,

  他正处于黑暗之中,

  不过很快,四周的一切都开始慢慢地显现出来。

  狭窄的楼道里,

  四周,都是斑驳的墙壁。

  安律师皱了皱眉,一般来说,他催眠人时,喜欢把场景设计在会所的包厢里,因为那里能让人觉得安逸和舒服,当然,也有些催眠师喜欢设计在海滩那种地方,只能说各人的喜好不同吧。

  不过这一次,

  场景居然不是自己设计出来的,

  这意味着,

  给老道下手段的人,能力很强,强到安律师都没办法把老道的意识给拉出来。

  面前,是一扇门。

  安律师推开了门,

  他看见老道正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

  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着。

  他脸色煞白,

  嘴里不停地哈着白气,哆哆嗦嗦。

  “老道,老道!”

  安律师喊道。

  老道却根本没有理会,只是继续蜷缩在那里。

  接下来,

  安律师看见客厅的饭桌边,也坐着一个老道,那个老道正在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菜,和在和自己对面根本就不存在的人聊着天,聊得很开心。

  而在厨房里,

  老道正系着围裙,

  在炒着菜,

  肉香四溢。

  安律师往里走,推开了一间房门。

  在里头,

  他看见老道站在冰柜旁边,手里拿着刀,一边切着什么,一边自言自语:

  “这块太瘦了,这块太肥了,这块还可以…………”

  安律师继续往里走,走到冰柜旁边,

  低下头一看,

  发现冰柜里躺着的,居然也是老道。

  “老道,你还能醒醒么?”

  安律师喊道。

  老实说,

  安律师现在有点慌,

  这种催眠手段,

  他也是第一次看见。

  站在冰柜旁边拿着刀的老道闻言,忽然看向了身边的安律师,同时对安律师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紧张道:

  “嘘,小声点,它看着呢。”

  “谁在看着?”安律师问道。

  老道指了指头顶,

  安律师抬起头,

  看见房间上面的天花板上,

  赫然排列着密密麻麻的眼睛,

  这是一种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崩溃的情景,

  这里头,

  大部分眼睛是闭着的,像是在假寐;

  只有少数几只眼睛,

  半睁半开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