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暴走的嘤嘤!

第三百九十四章 暴走的嘤嘤!

  “莺莺。”

  “嗯?”

  “撒开手。”

  “哦,老板。”

  莺莺嘟着嘴,站起身,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

  “谁教你这个的,是林可?”

  那个死萝莉,到底在教我家莺莺什么东西。

  “不是,是书上这么说的。”

  周泽一时语塞,

  忽然想到莺莺平时一直拿着不放的那本《女仆的自我修养》,

  这本书到底在教孩子们什么东西?

  周泽很想一本正经地教育一下莺莺,

  自己是那种会潜规则下属的老板么?

  但转念一想,自己每天让莺莺陪着睡觉,再让莺莺帮自己洗澡……

  好像潜规则下属的老板都没自己做得这么过分。

  行了,这件事先放放吧。

  周泽双手摊开,开始思考,

  他在想,

  如果昨晚老道在这里上厕所的话,摸出了符纸,他会往哪里放?

  再加上老道当时应该是处于半醉的状态,意识应该不是很清醒。

  如今,

  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哪怕是碰运气,也得去尝试一下。

  环视四周,这个厕所,在这个位置,能暂时放个东西的地方……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水箱盖上面。

  地上太脏,其他地方也不合适,

  似乎,只有马桶水箱盖这个位置比较适合了,而且距离也方便。

  周泽把手放在水箱盖上,

  上面,

  没有任何的东西,

  但当周泽的手掌覆盖在上面时,

  却感知到了一种黏黏的感觉,而且带着一种粗糙,

  像是这块区域,曾用火烧烤过一样,触感和水箱盖其他位置不同。

  这是肉眼看不出来的异样,只有凭借着手感才能体会出来。

  周泽不停地摩挲着,

  那块区域,被他大概摸索清楚了,

  是一个长方形,棱角分明的长方形,

  本能地,

  周泽脑海中出现了老道经常从裤裆中取出的符纸,

  符纸,

  也是长方形的。

  也就是说,

  老道昨晚在迷迷糊糊半醉的状态下来这里嘘嘘时,

  把一直藏在裤裆里的符纸拿了出来,

  放在了水箱盖上。

  然后,

  符纸在水箱盖这块区域,发挥了作用。

  对,

  是符纸燃烧了!

  符纸感应到了什么,或者是近距离接触到了什么,所以起了反应!

  周泽抿了抿嘴唇,

  这时候,

  周泽心里产生了一种猜测,

  按照安律师的说法,那个诅咒之物的本体,应该还处于沉睡状态。

  再联想一下老道那趟雷的奇异体质,

  这货真的是上个厕所,

  顺手贴一下符纸,

  把那个东西给刺激醒了?

  摇摇头,

  老道的体质先暂且丢一边不去理会,

  周泽双手放在水箱盖旁,

  现在,

  线索很清晰了,

  诅咒之物,

  应该就在水箱盖里!

  “老板,莺莺帮你打开。”

  忠诚的女仆再度上线,解决您一切烦恼!

  “别!”

  但周泽阻止时已经晚了,

  莺莺直接掀开了水箱盖,

  干脆利落得无以复加!

  而这时,

  水箱盖下面位置,原本被胶带贴在后头的一尊娃娃脸玉佩忽然发出了一道光泽,

  像是娃娃脸,

  展露了笑容,

  阴森诡异。

  莺莺身体一个踉跄,

  只觉得一种危机感袭来,

  为了不连累老板,

  当下她马上咬着牙把水箱盖又放了回去,

  而后倒在了地上。

  “莺莺,莺莺,你没事吧?”

  周泽马上蹲下来。

  “老板……头……头好疼呢……”莺莺鼓着嘴,而后侧过头,看向了马桶那边,道:“那里面,好像……好像有东西。”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泽把白莺莺搀扶起来,让她靠着墙壁坐下,而后拿出了手机,在微信群里发了消息,说那个诅咒之物应该是找到了,让大家聚集过来。

  之前,

  周泽之所以没尝试打开那个水箱盖去查看,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

  安律师提醒过,

  那个东西很可怕,像是传染病一样,在大家没聚集在一起商量出一个最保险的计划前,哪怕找到了它,也不可以打草惊蛇。

  然后,

  自家的女仆,

  以为是自己力气小,

  搬不动马桶的水箱盖,

  周泽这会儿时又好气又好笑。

  蹲下来,

  点了根烟,

  目光一直盯着前面卫生间内的马桶,

  那个死去的老头,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难不成,

  这个老头是那个每年杀一个人埋葬在河边的杀人犯?

  等等,

  等等,

  老道那家伙又怎么和这个杀人犯老头认识的?

  还被人家邀请过来喝酒吃饭?

  还用了人家家里的马桶?

  用马桶就算了,

  还贴了符纸?

  并且贴在了正确的位置?

  周泽一时间觉得有些牙疼,

  之前张燕丰缠着喊他去查案,他推脱了,让老张去找老道,

  而且自己还说老道是“谁用谁知道,都说好”。

  事实,

  果然是这样!

  真实的凶手,

  真正的诱因,

  现实的,

  超自然的,

  老道都给你趟雷趟出来了……

  这货到底是怎么活到七十一岁的?

  就在这时,

  周泽身边坐着的白莺莺忽然睁开眼,她的眼中,有血色开始弥漫,嘴里的獠牙,也慢慢地显露出来。

  下一刻,

  莺莺双手猛地向前一伸,但在中途时又放了下来,双臂再度下垂,她又闭上了眼睛。

  周泽把烟头掐灭,扭过头看见闭着眼的女仆,问道:“还是很难受么?”

  “老板…………”

  莺莺咬着嘴唇,

  如泣如诉,

  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怎么了,莺莺?”

  “老板…………”

  “嗯,我在呢。”

  “老板…………”

  “在呢。”

  “插我!”

  “…………”周泽。

  “快插我!”

  “…………”周泽。

  “用力地插我!”

  “…………”周泽。

  “老板,莺莺感到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快用你的指甲插我!”

  “你被诅咒了?”

  周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原本还以为莺莺不是普通人,是僵尸体质,对诅咒的抗性应该更强一些,但没料到,事情似乎正在向失控的范围发展。

  与此同时,

  马桶水箱盖里的玉佩,其上雕刻的娃娃脸笑容越发地浓烈,可以看见的是,玉佩上已经出现了裂纹。

  在其深处,

  像是有一团火正在燃烧着,

  仿佛有一张符纸,在里头使劲地折腾。

  马桶盖里的水开始沸腾起来,

  一同沸腾的,

  还有莺莺眼眸里的血红!

  “吼!”

  莺莺猛地伸手,直接刺向了周泽的胸膛。

  周泽身子下意识地后倾,在地上滚了一圈,躲开了攻击。

  “莺莺!”

  白莺莺默默地站了起来,她长发飘散,眼角位置有青色的眼影不停地扩散而出,双手的指甲开始变长,

  最显眼的,

  是她那两根獠牙,

  酝酿着致命的魅惑和杀机!

  “控制住它,别被它控制!”

  周泽提醒道,

  “你可以的,控制住它,等老安来了,等老安他们过来,我们就能解决问题!”

  白莺莺眼眸里的红色出现了一丝波动,

  但很快,

  波动被平息。

  一张娃娃脸,

  在白莺莺额前浮现。

  娃娃脸脸上带着怨毒之色。

  “你是什么东西,给我从她身上下去!”周泽呵斥道。

  “嗡!”

  莺莺身形从原地消失,

  紧接着出现在了周泽面前,

  周泽再度闪躲,躲开了白莺莺的爪子,但还是被白莺莺的肩膀狠狠地撞到。

  “砰!”

  周泽撞破了身后的门,摔入了房间之中,整个人还在瓷砖上滑行了好长一段距离。

  “嘶……”

  伸手,

  擦去了嘴角的血渍,

  周泽慢慢地站了起来。

  白莺莺走到门口,她披散飞舞的长发在此时像是从地狱里刚刚爬出的修罗,

  原本会可爱地对自己嘤嘤嘤的女仆,

  在此时,

  没有半分的表情流露,

  除了冷漠,

  还是冷漠。

  “莺莺?莺莺?”

  周泽继续呼喊着。

  说句没良心的话,

  老道出事儿了,

  就出事了吧,

  反正这老东西一整天不是在出事就是奔跑在出事的路上,

  但莺莺现在这个样子,

  是真的让周泽慌了,

  心乱如麻,焦急无比。

  莺莺再度冲了过来,张开了自己的獠牙,带来森然的寒风。

  周泽你本能地双手指甲长出,

  两个人的指甲纠缠在了一起,

  下一刻,

  周泽向前一步,

  指甲再度长长,

  五根指甲直接架住了白莺莺,

  而后另一只手的指甲对着白莺莺的脖子作势就要落下去!

  然而,

  在指甲即将刺破白莺莺的皮肤之前的刹那,

  周泽收住了手,

  看着那光滑白皙的脖颈肌肤,

  周泽,

  不舍得。

  想当初,第一次面对苏醒时的白莺莺,周泽能用自己的指甲把白莺莺打得跪在地上求饶仍然不会停止,

  但现在,

  真的,

  不舍得……

  也就是这愣神的功夫,

  白莺莺抓住了空档,扭过头,张开嘴,对着周泽的手臂就直接咬了下去。

  “咔嚓……”

  一块血肉被白莺莺直接咬了下来,

  恐怖的刺痛感传来,

  周泽马上躲避,

  但一步错,

  步步错,

  尤其是白莺莺这段时间还被安律师建议去学了跆拳道,

  周泽转身躲避时,

  自己的右臂也被白莺莺抓住,

  女僵尸可怕的力量在此时得以显现,

  她没有去对付周泽的手掌,因为那里有令她恐怖的指甲,

  她双手抓着周泽的臂膀位置,

  奋力一扭!

  “咔嚓…………”

  周老板疼得脸色煞白,

  他知道,

  自己的手臂,

  断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