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咸鱼王的真面目!

第三百九十五章 咸鱼王的真面目!

  折断了周泽的手臂之后,白莺莺更是张着嘴,对着周泽脖颈位置径直咬了过来,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任何的怜悯。

  周泽发出了一声低吼,另一只手挥舞,

  白莺莺对周泽的指甲有着本能地畏惧,

  当下,上半身后仰,

  同时一脚踹中了周泽,

  周泽倒飞出去,摔在了地上。

  起身时,身形一个趔趄,因为右臂折了,无法发力,到最后,还是靠左手撑着地面慢慢地爬了起来。

  白莺莺冷漠的目光,盯着周泽。

  “莺莺……”

  此时的局面,

  如果是其他人被诅咒了,失去了神智,自己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直接把他给杀了。

  但面对的是白莺莺时,

  周老板下不了手。

  白莺莺继续向前,

  周泽垂着一只手臂,

  默默地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白莺莺,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切。”

  阳台对面的树上,安律师蹲在那里,在他肩膀上,还有一只猴子。

  猴子拼命地抓着安律师的头发,示意老安快出手,帮忙!

  “你急个球啊,老板这人啊,就是欠教育,这个时候居然还玩什么心慈手软,你侬我侬,真受不了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言情剧呢,

  你快走,我不走,你快走,我不走啊啊啊啊!”

  猴子不依不饶,继续拉扯着安律师的衣服。

  “别急啊,继续看着呗,看他到底会不会被打死。

  其他人都知道努力,就他只知道坐在书店里喝咖啡看报纸。

  呵呵,

  别人咸鱼,

  是建立在自己有实力的基础上的,那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大自在;

  他呢?

  就像是现在的扶贫对象,脱贫不脱政策的懒汉,

  做一天和尚敲一天的钟。”

  “吱吱吱!!!”

  猴子显然不想去思考安律师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是强烈要求安律师去救人。

  “你能不能别这么圣母?”

  安律师一脸嫌弃地抓住了猴子的脑袋,揉了揉,“上辈子就是圣母死的,这辈子怎么还这个样子。

  他要是在这里被女僵尸给杀了,

  就杀了吧,大不了我再换个码头。”

  是的,

  大不了再换个码头,

  倒不是安律师生了二心,而是因为他已经告诉周泽,要起风了,地狱会起变化,连带着阳间也是一样。

  大风暴即将来临,海面上的小船肯定会被倾覆,难以自保,除非抓紧时间把自己变成大船,还能扛一扛,至少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结果周泽还是老样子,书屋里其他的咸鱼都在他带动下开始变勤奋了,一直在为了变强而努力,

  只有老板一个人,依旧我行我素着。

  良禽择木而栖,

  他安不起也并非不能有其他的心思。

  这次,收到消息手,他因为是居中调度,人就在车上,所以是第一个赶来的,如果是周泽正在对决其他人,他早就跟着一起上了。

  但现在周泽这个表现,

  让老安有点心凉凉。

  “哟,成啊,女僵尸又变化了。”安律师伸手摩挲着下巴,“有意思,就是一头普通的僵尸,天天和你睡在一起,她都能靠吸收你泄露出来的气息而进化,你呢?”

  此时,

  白莺莺的头发开始慢慢地蜕变成白色,

  也比之前长了许多,

  白发飞舞,

  当真是有一种刺目的风华绝代。

  而且,

  莺莺的指甲也比之前更长了,虽然没周泽的“镰刀”那般夸张,但比之前,也是长了许多,房间里,

  甚至都结起了霜。

  “嘶…………”

  白莺莺深吸一口气,

  再慢慢地吐出来,

  收放之间,仿佛有白练流转。

  可能是一直和老板一起睡,日积月累,

  也可能是因为受到诅咒之后,诅咒与僵尸的本源融合发生了异变,

  总之,

  白莺莺的气息比之前更强盛了许多。

  周泽慢慢地坐了下来,

  像是完全放弃了一样,

  坐在了地上。

  远处树干上的安律师皱了皱眉,

  这是,

  直接打算交牌了?

  宁愿自己被杀也不想伤害自己的女人?

  尼玛,

  没看出来啊,

  你居然还是个这么痴情的愣种?

  安律师挥挥手,“没救了,没救了,不是说你体内封印着一个爸爸么,喊爸爸出来帮你呀。

  估计还是舍不得,

  怕那位出来直接打死她,

  对吧?”

  “吱吱吱!!!”

  “你烦不烦啊,靠!”

  安律师站起身,抓住了猴子,

  “说好啊,我是看在你的猴脸上才出手帮他的,这次不让他死,然后我就直接闪人了,这个大爷,烂泥扶不上墙,本律师真的伺候不起啊。”

  只是,

  当安律师准备跳下树时,

  他的身形忽然滞住了,

  马上抬头,

  目光炯炯地盯着里头,

  “不对……”

  …………

  白莺莺走向了周泽,她的脸上,除了淡漠还是只有淡漠,此时的她,早就不认识周泽了,也不是那个喜欢帮老板暖床帮老板洗澡的女仆了。

  看了一眼垂落着的右臂,

  周泽伸出左手,

  摊在面前,

  轻声道:

  “咖啡。”

  远处,安律师的耳垂轻轻地动了一下,

  啥?

  咖啡?

  你想用这个办法唤起她的意识?

  是我太天真,还是你想象力太丰富?

  白莺莺举起手,

  冲了过来,

  不过咫尺般的距离,

  一个冲刺之下,已然来到了周泽的面前。

  很显然,

  白莺莺没有丝毫地犹豫,她已经被完全操控住了,心神也被压制。

  然而,

  就在这时,

  周泽指尖散发出五道黑色的烟雾,像是一条条锁链一样,释放出去。

  “吼!”

  “吼!”

  白莺莺距离周泽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甚至她整个人刚刚都已经腾空而起,

  但眼下,

  两道烟雾锁着她的手腕,

  两道烟雾锁着她的双腿,

  一道烟雾锁着她的脖颈,

  就这样,

  直接被定格在了半空中。

  周泽默然地坐在那里,

  手摊开,

  像是仍然在等待着自己的咖啡。

  安律师面容严肃,

  不见了之前的戏谑调侃之色。

  而就在此时,

  一道长舌头忽然攥住了他身边的树杈,紧接着,一道小人影也落在了她的身边。

  “安不起,你在这里做什么?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萝莉出现在了树杈上。

  随即,

  小萝莉看见了屋子里的情况,

  正准备上去帮忙。

  却被安律师一把攥住了手。

  “你做什么?”

  “接着看看,不急。”

  “你不急我急,我是他手下的鬼差,他如果死了,完全可以在临死前拉我陪葬的!”

  的确,

  小萝莉等五个鬼差,都是正式认周泽为捕头的,

  他们的生死,

  其实就在周泽的一念之间。

  安律师可以全身而退,玩一把隔岸观火的把戏,但小萝莉不行,她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问你个问题,他没有偷偷修炼吧?”

  “什么?”

  “他没时间的,也做不到的,我一直在书店里,他就喜欢躺在那里晒太阳喝咖啡,不可能的,他没时间,也没机会。”

  安律师喃喃自语。

  “吼!!!”

  就在这时,

  对面屋子里传来了更为刺耳的声响,

  附近的其他住户很多家在此时都开了灯,然而,因为那栋屋子里的僵尸气息浓郁,鬼气森然,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隔膜。

  对于附近住的大多数人家来说,只是听到了打雷声,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吵闹。

  当初周泽和妖猴在医院里大战,动静那么多,但旁边做手术的人还是没发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阴阳分两路,

  人鬼皆殊途,

  可不是说说而已。

  莺莺开始挣扎,

  拼了命地挣扎,

  然而,

  束缚在她身上的黑雾却变得越来越厚重。

  周泽慢慢地抬起头,

  手掌,则是缓缓地下压。

  “噗通!”

  在黑雾的束缚和压迫之下,

  莺莺落在了地上,

  直接跪伏了下来。

  看得出来,

  她的反抗很激烈,

  但是在周泽面前,

  在这种束缚和压力面前,

  她的挣扎,

  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怎么…………怎么会这样…………”

  小萝莉惊呼。

  “女僵尸应该是被感染上了诅咒,失控了。”

  “我不是问这个。”小萝莉摇摇头,“我是问……老板他……”

  “所以我才问你,我没见过他修炼。”

  安律师发誓,

  他每天就看见周泽雷打不动地起床往靠窗的窗子那边一躺,

  等女仆送咖啡报纸过来,

  然后一躺一整天,

  闭着眼在那儿假寐!

  “不,他是可以修炼的。”小萝莉开口道。

  “什么?”

  “我告诉过你,他体内封印着一个很恐怖的家伙,我以前曾建议过他,去尝试偷那家伙的能力。”

  “然后呢?”

  “我只知道他偷过一次,那指甲,变得很长更锋锐,那就是他偷的。”

  “后来呢?”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安律师猛地睁大了眼睛,

  在他脑海中,

  不停地浮现出每天早上周泽躺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画面,

  难道……

  “月牙和郑强他们也来了,在下面。”小萝莉指着斜前方冲入楼道的两个身影说道。

  “林可啊。”安律师忽然喊道。

  “嗯?怎么了?”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上学时,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平时最喜欢说什么?”

  “他们……”林可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他们喜欢说,他们从来不复习,每天回家还玩游戏……”

  紧接着,

  小萝莉终于明白过来了,

  咬牙切齿道:

  “男人,果然都是会骗人的大猪蹄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