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救驾!

第三百九十六章 救驾!

  “吼!”

  哪怕被完全束缚住了,但白莺莺的挣扎却从没有中断过,甚至,在不断地对抗之中,倒是把白莺莺体内的潜能给慢慢地激发了出来。

  日日夜夜地陪周泽睡觉,

  哪怕不是故意的,哪怕周老板并没有主动去做什么,

  但白莺莺确实是一直承受着来自自家老板的滋润,

  说蓓蕾含羞,娇嫩欲滴,

  有点夸张了,

  但潜移默化之下的改变,则是实实在在的。

  白莺莺一直以来对周泽的亲近,对周泽气息的迷恋,对周泽的服从,

  感情上的选择固然是主要的,

  但生理上的需求也不能完全地去否认。

  而人往往在自己最疯狂的时候,才会真正地将体内的力量给宣泄出来。

  只可惜,

  此时她需要面对的,

  是自家的老板。

  白莺莺手肘撑在地上,膝盖顶在瓷砖位置,她的头,仍然高高地昂起。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龟裂的声响传递出来,像是蜘蛛网一样先是在瓷砖地面上,紧接着开始蔓延到了墙壁以及天花板上。

  恐怖的力道,正在酝酿,

  如同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

  周泽仍然坐在那里,

  不过,

  他手掌上也是青筋毕露,嘴唇紧闭。

  右臂断了,导致自己直接能独臂去扛,确实有点力有不逮的意思了。

  不过,

  眼下,

  唯一能控制住莺莺且不伤害她的法子,也就只有这一个。

  先前,说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

  因为有老道的前车之鉴,老道哪怕被诅咒了,除了看起来有些呆傻神志不清以外,并没有显露出那种明显的攻击性。

  为什么,

  老道扛得住?

  莺莺就这么快被控制住了?

  难不成是因为老道是普通人而莺莺是僵尸的原因?

  单纯意志力上来讲,一个承受过两百年枯寂折磨的莺莺,不可能比不上一个冒牌为老不尊的道士啊。

  黑雾在白莺莺的撕扯之下开始变形,逐渐开始不支。

  下一刻,

  周泽撒开手,随意地一挥;

  黑雾消散,

  莺莺恢复了自由!

  “嗡!”

  白莺莺直接扑向了周泽。

  周泽甩了甩手,而后向前一摊,嘴里吐出两个字:

  “报纸。”

  五根手指操控的黑雾瞬间凝聚,化作了一道黑幕,直接拍了下来!

  “啪!!!”

  结结实实地一巴掌,

  冲刺中的莺莺被周泽拍在了地上,

  这一次,

  是头脚手全部着地,

  被压在那里根本就无法动弹。

  并且,

  这一巴掌将莺莺身上的煞气拍散了不少,也使得莺莺的挣扎没有之前那般强烈了。

  这一幕,

  真像是有人将报纸卷成一捆,直接对着你的脑袋砸了下来。

  周老板每天早上往沙发上一躺,说得最多的,也就是“咖啡,报纸”。

  这对黑雾的操控之法,是自己从那位那里偷来的,自然不可能跑过去问问人家这一招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啊。

  周泽也没想好取什么名字,

  太过中二的,又显得俗气。

  所以,

  暂时以“咖啡”和“报纸”来代替。

  也就在此时,

  外面传来了响动声。

  “头儿!”

  他们来了么。

  周泽手腕一翻,黑雾消散,莺莺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有些不知所以,但还是本能地继续向周泽冲去。

  “收!”

  三面镜子直接飞到了周泽的面前,刺入了地板之中,每面镜子里都有烛火正在燃烧,反射出的光芒照射在了莺莺身上,让莺莺有些畏惧,滞缓了她的脚步。

  周泽捂着胸口,装作重伤无力的样子,但在看见这一幕后,他还是马上喊道:

  “控制住她,不要伤害她!

  谁敢伤了她,我捏断谁魂血!”

  刚刚掏出竹竿的刘楚宇一个踉跄,

  我擦,

  还带这样子的?

  此时此刻,

  刘楚宇都有自己干脆退开,

  让老板先被宰了的冲动。

  “我去压制她,月牙,银针刺穴!林可,帮忙!”

  安律师的声音传来,

  一只白骨手横空而出,直接抓住了白莺莺的脖颈位置,而后向下一压!

  女僵尸被迫弯下腰,安律师的手段,还是很强硬的。

  再加上她身上的煞气在刚才已经被周泽给强行拍散了不少,这导致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

  但白莺莺不可能这般认输,女僵尸侧身,反手一抓。

  安律师目光一凝,自己的白骨手和白莺莺的爪子连拼了十多记,拼出了一串花火。

  有好几次,

  安律师已经看见了空档,可以伺机重创白莺莺,但一想到周泽之前说的话,他只能忍住了这种冲动。

  小萝莉的长舌头飞出,在空中一分为四,分别缠绕住了莺莺的双臂和双足,

  白莺莺身形一颤,速度直接慢了下来。

  在这段时间,小萝莉在安律师的指点下,对自己的舌功有了更深层次的开发。

  “吼!”

  白莺莺发出一声怒吼,

  双臂伸展开,

  她还想反抗,

  根本就不知疲倦的样子。

  安律师的白骨手直接点在了白莺莺的额头位置,

  一团团粉红色的烟雾弥漫而出,瞬间进入了白莺莺的意识之中,让女僵尸在此时僵硬住了,忘记了去动弹。

  而这时,抓到机会的月牙终于动手了,只见得她银针刺出,

  四根银针,刺入了白莺莺的双臂和双足之中,

  还有一根银针则是刺入了白莺莺的脖颈位置。

  安律师松开手,

  小萝莉也收回了自己的舌头,

  白莺莺身形一个踉跄,

  到最后,

  摔在了地上,

  一动不动了。

  不过,女僵尸的恐怖和强悍,仍然是让人心有余悸。

  “头儿,你没事吧?”

  郑强这个时候跑了过来,把周泽搀扶起,他的目光在周泽断裂的右臂位置多停留了一会儿,眼底露出了鄙夷之色。

  他是见过周泽和古河对掐的,并不认为暴走的女僵尸就可以完全吃死他。

  说到底,

  肯定还是自己的捕头妇人之仁了。

  在这个时候妇人之仁,还真是够奢侈的。

  “我没事,幸亏你们来得早,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

  安律师主动走到周泽面前,居然学着清宫剧里那样打了下马蹄袖,单膝跪下:

  “奴才救驾来迟,请老板恕罪。”

  “这么调皮的么?”周泽看着安律师问道。

  “呵呵。”

  安律师笑了笑,而后指了指月牙和小萝莉,道:“你们负责看着她。”

  月牙和小萝莉点了点头,小萝莉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快速地扫了一眼周泽。

  “诅咒之物,在马桶水箱盖里,有办法可以解决么?”周泽问道,“莺莺就是打开了盖子,被那个东西照了一下,就失去神智了。”

  “办法,总归是有的,既然找到了,就好办了。”

  安律师走到卫生间,近距离观察了一下水箱盖。

  之前,

  莺莺是把水箱盖给打开了,但察觉到不对劲的她担心会波及到自家老板,就又马上把盖子又放了回去。

  “这玩意儿,挺霸道的啊,连女僵尸都能操控住。”

  安律师忽然皱了皱眉,

  回头又看了一眼昏迷着的白莺莺,

  脑海中,

  则是浮现出在审讯室里见到的老道。

  不对啊,

  为什么女僵尸直接被操控住了,

  老道只是神志不清?

  “老道的符纸好像对它有克制作用。”周泽提醒道,“水箱盖上面有符纸燃烧过的痕迹。”

  “那货还有符纸没?”安律师问道,“我记得我上次想跟他要两张,他说他的祖传符纸只剩下一张了。”

  如果要评比书屋几大未解之谜的话,其中一个肯定会上榜,那就是:

  老道裤裆里的符纸,到底有几张?

  “那就把水箱带回去,把女僵尸也带回去,先去找老道的祖传符纸。”

  …………

  马桶水箱,是刘楚宇和郑强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搬进书屋的,他们生怕水箱破裂了或者发生其他的意外,导致他们二人也被诅咒了。

  小萝莉和月牙以及安律师三人则是去老道的房间翻箱倒柜地找符纸。

  周泽则是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这会儿,暂时没人有功夫来搭理周泽的伤势。

  比起眼下周泽的伤势,解开诅咒解救女僵尸和老道才是当务之急。

  找了半天,硬是没找到老道把符纸藏哪里去了。

  到最后,

  还是小猴子出马,在吧台下面的缝隙里找出了一个油纸包裹,里头是厚厚的一叠符纸。

  “他这是在批发市场批发进货的么?”

  安律师掂量着手上沉甸甸的一沓符纸说道。

  哪怕见识广博如他,也没见过这种级别的符纸是按斤卖的。

  这种存量,

  合着老道的祖先以前是除了吃饭喝水都在拿生命在画符是吧?

  “试试看,能不能解开诅咒。”周泽催促道。

  看着白莺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周泽有些不忍。

  “嗯。”安律师点点头,走到水箱盖面前,他没直接去贴符纸,而是示意许清朗过来和自己在四周又贴了不少的符纸以防万一。

  等布置妥当之后,

  安律师才拿着符纸开始往水箱盖子上贴去,

  一张符纸贴上去之后,马上开始变黑,而后慢慢地消散。

  紧接着是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安律师觉得自己像是农村烧纸钱那样,把手里的符纸一张张地丢下去。

  到最后,

  估计贴了个大几十张符纸后,

  水箱忽然开始颤抖起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忍受不住了想要从里头出来,

  但它的挣扎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折腾了一段时间后,

  也就安静了下来。

  周泽起身,走到水箱边上,看了看,问道:“怎么样了?”

  安律师摇摇头,“不清楚,也不确定。”

  “啪!”

  水箱,

  在此时忽然裂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