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谋杀案后的真正黑手

第三百九十九章 谋杀案后的真正黑手

  周泽和女人一起走出了电梯,此时,虽然是深夜,但医院的急诊大楼依旧灯火通亮,也不时有病人会被送过来。

  “你,跟我走。”

  女人看着周泽,舔了舔嘴唇,甚至,还很做作地故意把自己的胯部提了一下。

  她这是打算用美人计?

  拜托,

  你脸上的霜还没全化掉呢,一脸的惨白,一个刚卸了妆的老阿姨……

  还有,

  这么生疏的挑逗动作,我家莺莺做起来都比你专业。

  再加上,

  对于如何对抗美人计,

  周老板不是针对谁,

  在座的,

  都是……

  不过,周泽还是跟着女人一起走出了电梯。

  女人以为自己勾引成功了,步履生风,竟然还显得有些自信和欢快,活脱脱的一个二傻子即视感。

  周泽紧跟其后,实际上,周老板是在等机会,等走到人少一点的区域,就把这个女人给拿下吧,中元节这一天,对于书屋而言,就像是平时的年会,“销售额”肯定会比往常高一些。

  女人走出了医院,站在马路边,她摊开双掌,不停地弯曲着手指头,像是在计算着什么。

  周泽站在她身边,等着,没急着动手。

  “西南,六十里。”

  女人目光向西南方向看去,然后看向周泽,

  “你有车么?”

  周泽摇摇头。

  女人皱了皱眉,有些不满意。

  “没车的男人,还想和我睡觉?”

  “…………”周泽。

  “走过去,太慢了,抢一辆车吧。”女人自言自语着,而后又瞥了周泽一眼,道:“你滚吧。”

  “…………”周泽。

  这女人体内附身的亡魂,

  像是带着任务上来的啊,

  这不像是普通的鬼上身,

  难不成,

  是从地狱上来的?

  周泽在心里思忖着,随即道:“我可以喊一辆车来。”

  “好,我可以继续和你睡觉。”

  “…………”周泽。

  周泽拿出手机,打了一辆车。

  很快,

  车来了。

  女人坐进了车,周泽也跟着一起进去。

  “去体育馆?”司机看了一下标位问道。

  “向西南开。”女人说道。

  “啥?”司机显然没理解这个意思。

  “先去体育馆吧。”周泽说道。

  之前周泽在地图上的西南方向随便找了个点标了过去,女人没有说具体哪个位置,他也没办法去确切定位。

  司机发动了车子,

  车载音响开起来,

  放的是金志文的《远走高飞》,

  挺欢快的一首歌。

  在车上,

  女人还在不停地掐算着,不时地皱皱眉头,大概二十分钟后,女人开口道:“方向错了,左拐。”

  “那条路是单行道。”司机解释道。

  “开过去。”女人坚持道。

  “要罚款扣分的。”司机有些不耐烦了。

  “开过去,我给你睡。”

  “…………”司机。

  司机停下了车,扭过头,看向女人,再看向周泽。

  女人以为司机没听懂,重复道:“开过去,我给你睡。”

  司机指了指自己的脸,

  虽说留的是短发,

  虽说晚上不是很明朗,

  虽说司机有点上年纪了,

  但还是能够分辨出来,

  这是一位女司机。

  “大姐,她是女的。”周泽提醒身边的女人。

  “哦。”女人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周泽,“开过去,他给你睡。”

  “…………”女司机。

  “…………”周泽。

  “脑子有病?”女司机打开了车门锁,催促道:“下车,下车!”

  大晚上地开个滴滴赚点钱容易么,

  居然拉了一个精神病。

  女人闻言,

  皱了皱眉,

  直接起身,伸手攥住了女司机的脖子。

  “额…………啊…………”

  女司机很是痛苦地双手抓着女人的手,但女人手劲太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四爷说过,到上面后,让人帮自己做事;

  第一,给钱。

  第二,让他睡。

  第三,要他命。

  我现在没钱,

  你也不想睡我,

  那就只好要你命了,

  你开不开?”

  周泽坐在女人身边,没有出手阻止。

  老实说,好不容易碰到一次自己可以不被看出身份“卧底”的经历,周老板还没享受够呢,搁在以往,别人都是能一眼把自己看穿,而自己却根本分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活人还是一个鬼。

  而且,

  这个女人的思维和脑回路,

  带着一种夸张到极点的呆萌。

  至少,

  比以前周泽碰到的那些从地狱里出来的家伙,

  要可爱坦率得多。

  “我开…………我开…………”

  女司机马上答应。

  女人松开了手,

  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道:

  “拐弯进去。”

  下一刻,

  女司机马上打开了车门,

  冲出了车子,

  头也不回地向外跑去,很快就钻入了前面的绿化带中。

  女人呆坐在位置上,

  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鼻尖,

  一只敬业的乌鸦在深夜也不知道休息,从车顶上飞过去,

  “呱……呱……呱……呱……”

  几片落叶被风卷着,在车旁飞掠而去。

  女人皱着眉,

  可以看出来,

  她很生气。

  然后,

  她看向了周泽,“你会开么?”

  周泽点点头,下车,坐到了驾驶位置,发动了车子。

  按照女人的指点,周泽开始向女人所要去的目的地行进。

  又开了十分钟后,

  周泽发现不对了,

  因为这个地方有点熟悉,

  好像自己前阵子刚来过这里。

  此时,

  车子已经开出了市中心了,到了下面的镇上,扫了一眼路牌,居然是观音山镇的范围。

  该不会……

  “前面的路下去,然后靠边停。”

  车子停了下来,

  女人下了车,

  周泽也跟着下了车。

  二人爬过了一个土坡,

  一座早就废弃了的砖厂出现在了二人的视野之中。

  周泽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那条河畔,

  在那里,

  曾挖出了十多具尸体。

  女人走下去,周泽也是跟着。

  二人来到了河畔,

  因为这阵子有台风下雨刮风的原因,原本被挖得坑坑洼洼的河畔,这个时候看不出来留有多少痕迹了。

  女人看向周泽,道:

  “帮我挖一下。”

  “嗯?”

  “我给你睡,你帮我在这里挖。”

  周泽很想告诉这个女人,这里的尸体都被挖出来了。

  女人见周泽没动,以为是自己第二个条件没打动周泽,她就开始用第三个条件,

  “不挖的话,我就杀了你。”

  “不是,这里的尸体都被挖出来了,警察挖的,十多具尸体,都被发现了,现在在警局里。”

  女人闻言,愣了一下。

  她在思考,

  或者说,

  她像是在回忆。

  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四爷说,四爷还说,四爷又说,四爷最后说…………”

  四爷是谁,

  周泽不懂。

  但这个附身在女尸身上的亡魂,

  有点像是四爷家里的傻丫头,

  被派出宫采办。

  跟帮妈妈出门买调料的小孩子差不多,胸口挂一个牌子,写着我要买什么什么。

  “哦,我懂了。”

  女人蹲下来,

  一只手摊开,

  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掌心,但鲜血却不怎么流出来。

  原因很简单,

  她的借尸还魂和鬼差的借尸还魂不同,并不彻底,看似是完全可以操控这具身体行动,但实际上,这具身体并没有被完全地激活起来。

  死去还被放在太平间里的尸体,想要它再血液流动飞速,显然太强人所难了。

  女人抬起头,看向了周泽,道:

  “血,给我血,给我血,我给你睡。”

  周泽舔了舔嘴唇,

  下一句是不是就是“给我血,否则我就杀了你?”

  “血,给我血,不然我就杀……”

  周泽咬破了自己的指尖,送到女人面前,鲜血开始滴落在女人的掌心上。

  女人笑了,

  似乎是对周泽的表现很满意,

  同时还回复道:

  “很好,给你睡。”

  女人开始用鲜血在掌心画符,

  符文很玄奥,

  且开始慢慢地扩散,

  好在女人没继续跟周泽要鲜血,否则周泽会选择直接翻脸。

  现在,

  周泽倒是真的想看看,

  这个女人,

  以及女人口中的四爷,

  在这件连环杀人案上,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他们是地狱派出来解决这件事的,

  还是,

  他们本身就是幕后的黑手!

  女人掌心下翻,贴在了泥泞的地面上,

  少顷,

  附近出现了淡淡的水雾,

  水雾开始凝聚到一个点,

  那个点的位置开始慢慢地泛红。

  周泽注意到了,水雾升腾起来的位置,都是之前埋尸体的尸坑。

  到最后,

  那个点的位置凝聚出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赫然,

  是那一枚娃娃脸的玉佩!!!

  女人看着玉佩,

  眉头紧锁,

  道:

  “四爷要骂我了,它的成色怎么养了十六年,还是这么的差劲。”

  废话,

  能不差劲么,

  上礼拜它的本体刚被周泽在书店里毁掉了!

  玉佩上的娃娃很是虚弱地睁开了眼,

  习惯性地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这似乎是他的招牌动作,

  他先看了看女人,

  然后,

  目光扫向了周泽,

  下一刻,

  娃娃脸脸上的诡异笑容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惊骇!

  女人也愣住了,

  她扭头,

  一脸蠢萌地看着周泽,

  问道:

  “为什么,

  鬼玉,

  会怕你?”

  周泽点了一根烟,

  吐出一口烟圈,

  看向女人,

  道:“把这玉给我,我要毁掉它。”

  它的存在,已经害了这么多条人命了,周泽原以为自己已经毁了它,原来只是毁掉了它的本体,却没能毁掉它的“神”。

  女人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给你?”

  “第一,我也没钱;

  第二,我也不想睡你;

  所以,只好第三了,

  不把它给我,

  我就杀了你。”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