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零一章 愤怒的赢勾

第四百零一章 愤怒的赢勾

  “嘶…………疼…………嘶…………”

  周泽跪伏在地上,左手放在胸前,食指和无名指上,两个巨大的血口子,不停地向自己灵魂深处传递出痛苦的撕裂感。

  十指连心,在周泽这儿则是连系着灵魂,这种痛苦,更是成十倍以上的叠加,足以让普通人瞬间晕厥。

  “何必呢…………让自己这般痛苦…………我看着都心疼…………”

  “只要你解开封印…………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轻轻松松地解决掉面前的任何对手…………”

  “你不需要承担任何的痛苦…………我可以帮你把眼前一切碍眼的东西…………完全剔除…………”

  周泽不停地深呼吸着,克服着这股子剧痛,

  偏偏在这个时候,

  那位又开始哔哔起来!

  自从他被封印后,确实是被完全压制住了,但也因此,他的距离和周泽的距离变得更近了。

  之前在通城大学,面对那个戴着面具可以挑动人内心深处私欲的鬼,之所以能被周泽顺势送到自己体内那位面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总是这样遇到事情时冷不丁地冒出来呱噪,

  真得很像是你每次回老家碰见的那些催你相亲结婚的七大姑八大姨她们。

  “煞笔!”

  周泽喊道。

  “让他闭嘴。”

  接下来,

  没声音了。

  周泽长舒一口气,慢慢地站了起来。

  鬼玉飘浮在那边,

  从它被重新凝聚出现到现在,玉佩上的娃娃脸表情,经历了好几次的变化。

  一开始,

  它是这样子的:(~ ̄▽ ̄)~

  在看见周泽居然也在现场时,

  它是这样子的:(?⊙ω⊙)?

  在看见周泽被女人完全压制暴打时,

  它是这样子的:<( ̄︶ ̄)>

  等周泽把女人放倒后,

  它就这样了:X﹏X

  周泽走向了鬼玉,刚凝聚出来只有“神态”的鬼玉根本就无法逃脱,被周泽抓在了手中,而后,周泽用剩下的三根指甲不停地来回穿刺着。

  但效果不够好,只见得鬼玉被周泽不停地揉搓着,如同一块橡皮泥一样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是自己疏忽了,没带老道的符纸,当然了,也是因为上次老道的符纸基本都用光了,也没剩下来。

  那这玩意儿得怎么给解决掉?

  也就在此时,

  似乎是知道自己难逃厄运了,

  鬼玉上的娃娃脸忽然一发狠,

  身体直接膨胀起来,

  接着就像是气球爆炸的声音传来:

  “啪!”

  一团粉色的东西,直接渗透进了周泽的体内。

  艹,

  这东西要玩最后一搏?

  同归于尽!

  且不说以鬼玉现在的状态,还能剩下几分威能,

  再加上,

  周老板对于如何抵抗那些想要操控自己身体家伙的经验,

  直追周老板抵抗美人计的经验。

  ………………

  咚!

  咚!

  咚!

  鬼玉进来了,

  其实,

  它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也很难翻盘,但这种邪性的东西之所以让人畏惧,是因为它骨子底的那种疯狂执念。

  哪怕是烟消云散,哪怕是彻底的终结,它也绝不会束手待毙,它会拼尽一切,至少,咬下你身上的一块肉!

  十多道人影不停地摇晃着,

  像是十多道皮影,

  在苍茫之中,不停地摇曳。

  它进来了,

  但同时,

  它也迷茫了。

  这里,

  又是哪里?

  当黑影开始不断地凝实,当四周的白雾开始被不断地驱散,当它准备去找寻周泽的意识时,它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竟然是一片岩浆。

  地面上,

  到处都是龟裂的火红,

  还有不断迸溅的铁水,

  十多道人影本是这些年被鬼玉害死的人亡魂所化之傀儡,但此刻,他们居然有了一种要崩溃的趋势。

  一张黑色的娃娃脸飘浮在人影之间,

  它的眼眸在四处逡巡着,

  搜索着自己的目标。

  很快,

  它看见了,

  在自己前面不远处,

  有一座白骨累积起来的王座,

  王座上坐着一个赤膊着上身的男子。

  男子的脸,

  和周泽的脸一模一样,

  但他给鬼玉带来的威慑感和恐惧,是之前面对周泽时的无数倍!

  鬼玉现在有些进退维谷,退,已经没得退了,它已经自爆了自己,化作了最后一击,亲手堵死了自己的退路。

  但,

  进?

  似乎会更惨。

  白骨座上的男子微微地睁开眼,

  扫了一眼在自己面前排列着的人影,

  可以看出来,

  他很不高兴,

  对于大人物来说,在自己讲话时被打断了,往往是一种大不敬。

  此时,

  又有小猫一串跑过来耀武扬威,

  那家伙,

  刚刚堵住了自己的嘴,

  转手又把遇到的麻烦丢到自己面前来。

  鬼玉思索再三,最后,

  包括它自己在内,十多道人影一起向那王座冲过去,厉鬼咆哮,人影憧憧,它已经拼了。

  白骨王座上的男子,

  抬起手掌,

  轻声道:

  “咖啡。”

  地底岩浆之中瞬间激发出数之不尽地黑色锁链,锁住了所有的黑影,也将鬼玉给锁住。

  仿佛在这一刻,

  这片天地都成了囚笼,

  要将一切禁锢!

  男子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掌,往下一拍,轻声道:

  “报纸。”

  整个苍穹,仿佛在此时都塌陷了下来,恐怖的倾轧之力,将所有的黑影当即碾得粉碎,渣都不剩。

  鬼玉被锁在那里,

  完全被震惊了!

  它好后悔,

  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平静地面对死亡,

  偏偏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要执意过来找个刺激!

  安安静静地离去不是很美好么?

  鬼玉是万念俱灰,吓成了煞笔,

  而白骨王座上的那位则是猛地站起身来,

  面容扭曲,

  低吼咆哮道:

  “咖啡,报纸,再加糖!!!

  你取名字,

  能不能再随意一点?

  偷窃我的能力就算了,

  这点东西,

  你如果跪下来求我,

  我能给你更多!

  但你既然偷了,

  为什么还要取这种名字,

  你把我,

  当成什么了!!!!!”

  王座上的男子面容扭曲,

  掌心一翻,

  之前锁着鬼玉的锁链瞬间崩碎,

  连带着鬼玉本身也开始扭曲和崩溃起来,

  这湮灭之力,

  当真是恐怖如斯!

  “这一招,是不是你要叫它……

  翻身?”

  也难怪这位现在如此怒不可遏了,在周泽之前出手对付莺莺包括这次面对那个傻妞时,

  那一个个招式,

  喊出来,

  让这位在周泽体内听得是几乎抓狂!

  咖啡,报纸,加糖,以后是不是捶背、洗澡、上床?

  他赢勾,

  曾纵横于黄帝时代,

  曾执掌幽冥之海,

  若是被那些老不死的知道,

  自己的招式被命名成这种名字,

  不复活了,不复活了,也不想苟延残喘了,没必要苟延残喘了,

  死了算了,彻底灰飞烟灭吧!!!!

  如果没有这支笔压制着,

  暴怒之下的赢勾当真可能选择彻底结束自己,

  他实在是受不了周泽这个ZZ了!

  一手“咸鱼翻身”之后,

  鬼玉居然还存在着,

  它自己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我还没死?

  不过,

  原本铁黑的娃娃脸,

  此时变得清澈透明,

  不带半分的杂质,

  虽然脸上依旧是招牌阴损诡异的微笑,

  但已经失去了那种可以蛊惑人心的诅咒之力。

  “你留下来吧,陪我…………解解闷。”

  男子一通发泄之后,

  重新坐回了白骨王座上。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蓝色的光幕忽然出现,

  将鬼玉和王座隔离开来。

  王座上的男子猛地抬起头,看向空中,

  那只硕大的毛笔,

  像是在对自己示威一样,不停地摇晃着身躯。

  “呵,摘桃子?”

  ………………

  虽说在意识世界里,已经发生了很多很多。

  但在现实里,不过是短短的一瞬罢了。

  周泽不过是片刻的失神,

  低下头,看见自己左手掌心位置,出现了一个鬼脸,像是纹身一样。

  周老板这辈子加上上辈子都没纹身过,也没这方面的兴趣,毕竟他以前是个医生,这里不是说纹身的都是坏人,

  而是如果你是病人的话,

  看见一个身上都是纹身的医生要给你做手术,

  你是什么感觉?

  “咳咳…………”

  周泽惊疑了一下,看向那边,发现那个女人,居然还没断气!

  生命力,这么顽强的么?

  周泽走过去,

  看见女人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个牌子,

  虽然她紧闭着眼,

  但可以看出来,她正在和身上传递出来的痛苦做着斗争。

  弯腰,将她手指掰开,将那面牌子拿了过来。

  周泽端详着这面牌子,“呵呵”笑了两声。

  随即,

  “咔嚓”的碎裂声。

  闭着眼的女人忽然张开嘴,一边咳血一边在笑,

  “你死了…………你死定了…………四爷说…………四爷说…………”

  “你家四爷没事干,整天在和你这个傻妞说话是吧?”

  “四爷说…………四爷说…………只要捏碎这个令牌…………他就会受到感应…………出现…………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四爷马上就要来了…………

  四爷…………四爷会杀了你的…………一定…………”

  周泽闻言,

  低下头,

  看了看自己手中完好无缺地令牌,

  点点头,

  道:“谢谢提醒。”

  说着,

  周泽把因为刚才战斗已经移位出问题的右臂石膏板又撕下来了一块,

  丢在了地上,

  发出了“咔嚓”的声响。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