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零三章 翠花,上酸菜

第四百零三章 翠花,上酸菜

  这女人叫翠花?

  周泽心里“呵呵”了一下,

  这名字倒是挺适合这傻妞的。

  安律师马上从老张手里把翠花接了过来,扫了一眼她身上的伤势,惊愕道:

  “翠花,是哪个狗、、、日的把你插成这个样子的!”

  “…………”周泽。

  随即,

  安律师像是想到了什么,

  马上摇了摇头,

  道:

  “我先帮你治疗。”

  话音刚落,安律师就抱着翠花上楼去了。

  “老板,那女人是谁啊?”白莺莺给周泽递上来一条温热的毛巾问道。

  “一个刚从地狱里跑出来的傻妞,我差点栽在她手上。”

  哪怕是现在,回想起之前那傻妞弄出来的罡风,周泽仍然是有些心有余悸。

  他是坚持不解开封印的,但那个时候也可以称得上是千钧一发了。

  “呀,老板,你的手!”

  白莺莺见到周泽两根血淋淋的指头,心疼得不得了,指尖位置指甲盖都没了,现在还在流着血。

  “唔…………”

  周泽只觉得自己手指进入了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还有调皮的舌头在上下跳跃着。

  莺莺已经把自己受伤的指头放进她的嘴里了。

  过了好一会儿,莺莺才把周泽的指头拿出来,很是心疼地问道:

  “老板,现在还疼么?”

  “傻妞。”

  周泽伸手摸了摸莺莺的头,道:

  “当然还是很疼的啦。”

  “…………”莺莺。

  边上吧台坐着的小萝莉翻了个白眼,

  惹不起rbq,

  这他娘的真的是凭借硬实力强行单身的钢铁直男……

  如果不是碰到蠢僵尸再遇到你那个有疑似M体质的医生,

  这家伙这辈子都别想有女人了。

  白莺莺帮周泽包扎着伤口,等一切处理好之后,周泽就走上了楼梯,想去看看“翠花”。

  如果不是安律师表现出和那个女人认识的态度,

  周泽现在上去应该是给那女人身上再开几个洞的。

  在这方面,周老板可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

  小猴子从房梁上跳到了周泽肩膀上,它哭哭啼啼的样子,显然是想老道想的。

  周泽伸手拍了拍猴脑,

  道:

  “别急,明天老道就要出庭受审了,明天我们就动手。”

  猴子点点头,它还是很明事理的。

  “老道关在里头,我这个当老板的,也是寝食难安啊。”

  周泽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猴子伸手抱住周泽的脖子,反过来安慰周泽。

  “对了,我带来的那个女人,可能对你有点用处,先让你试试吧,如果你能恢复前一世的部分力量,明天就可以让你参与劫狱了。”

  如果效果好的话,周泽会让小萝莉把那条白狐给找回来。

  这类大妖,周泽真的不嫌多,倒是如果只是纯粹地要养宠物的话,就算了。

  上了二楼,推开安律师的房门,周泽看见安律师正坐在翠花的床边,翠花身上的伤口经过了安律师的处理,再加上这个女人恐怖的恢复能力,现在看起来,气色都好了不少。

  “你认识?”

  周泽问道。

  安律师点点头。

  “她差点把我杀了。”周泽说道。

  “我替她,向老板你赔罪,也谢谢老板你没杀她,还带她回来疗伤。”

  “唔…………”周泽点点头,道:“我这人啊,有时候就是心太软,舍不得杀女人。”

  “她是冯老四手下的丫鬟。”安律师说道。

  “我还以为你就是那个四爷呢。”

  “呵呵。”

  安律师摇摇头,“早些年,冯四是我的手下,就像是你和林可的关系一样。”

  “我想,这一定是一个充满了阴谋和背叛,友情和利益之间撕裂的狗血故事。”

  安律师叹了口气,点点头,“算是吧,老四当初是我的手下,翠花是在一处古墓里寻到的陪葬丫鬟的亡魂,受古墓风水千年滋养而出,被老四带在了身边。”

  “嗯。”

  “嗯。”

  “嗯?”

  “嗯?”

  “你继续啊,嗯个屁啊。”

  周泽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

  等着听故事呢。

  “继续什么?”

  “继续讲你是怎么被坑的官职被一撸到底,沦落成这个样子的精彩故事啊。”

  “…………”安律师。

  “说吧,以前你都不想说,现在可以说说了吧。”

  “可我还是不想说,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不说的话,这个女人,就不能留。”周泽指了指躺在床上还没醒来的翠花,“我必须知道她口中的四爷以及你口中的冯四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好决定这件事接下来该怎样去处理。”

  “老板,这个女人和我认识,你就不能网开一面么?”

  “那晚,在老道出事的公寓楼外面的树上,你网开一面了么?”

  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安律师的眼睛眯了眯,

  有些意外,

  也有些惊愕,

  原来,

  当晚的事情,

  老板早就察觉到了。

  的确,自己在那晚选择让这个不争气的老板去“自生自灭”,虽然不是存心背叛,但那种彼此之间互相利用的关系被撕扯得太清楚了。

  现在的他,当然没理由要求周泽为他的事情去扛责任。

  “好吧,我说。”安律师看着床上的翠花,“冯四,是我见过的最有资质的一个,他出身正道,也就是楼下书架上那些鬼怪里的常用的那种崂山啊龙虎山茅山啊这类的门派,当然,现实里其实是没有的。

  但现实里,确实是有那么一批人,他们是真的有那种对抗鬼神的能力,你当初见到的那个癞头和尚,也算是其中之一。

  冯四生前是个玄修,当了鬼差后,也不知道他怎么的,寻到了什么方法,修为是突飞猛进。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当初就把他收成自己的鬼差。

  后来我当了捕头,又当上了巡检,他很快也当了巡检,和我平起平坐了,我们俩的关系,其实还都挺好。”

  “继续,高朝来了,继续,不要停。”

  “后来,我犯事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周泽。

  周老板站起身,

  走到床边,

  虽说两根手指被包扎着,右臂还断着,但周老板还有三根指甲可以用。

  “老板,你要干什么?”

  “别拦我,我要插死她!”

  “…………”安律师。

  “当初,我帮十八层地狱里的一个犯人传递了消息,被发现了。”安律师讲出了实情,“后来,地府的官差开始追杀我,因为我犯了禁忌。

  你可能不清楚,十八层地狱究竟是什么地方,有点类似现实里的“秦城监狱”吧。

  我当时做的事情,确实是大罪。

  那一次,甚至有一位判官亲自出手,重创了我,后来持续的追杀,也几乎要把我逼入绝境。

  在黄泉路的中段,我几乎精疲力尽的时候,翠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帮我疗伤。”

  周泽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女人,

  怪不得安律师要护着她,

  原来这傻妞,

  是安律师的救命恩人。

  “我也是因此,才得以逃出黄泉路,重新偷渡回了人间,再加上我以前当巡检时,也结交了不少友谊,他们帮我运作了一下。

  再加上我已经被剥夺了出身文字,说得不好听点,我就是一个在阳间的‘孤魂野鬼’而已,所以,地狱里的人哪怕知道我的存在,但大部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我也会来事,靠着以前的关系,做一些人蛇走私的生意,继而换取我这种不明不白地在灰色地带生存下去的权力。”

  “也就是说,是你当初的手下,当时的同僚,冯四,救了你?”

  “嗯,翠花是他的人,只听他一个人的话,没有他的安排,翠花不可能出现在那里。”

  “这样来看,冯四这个人,应该还可以喽?

  不对啊,

  之前我们毁掉的鬼玉,就是冯四的安排,他故意把鬼玉遗落在阳间,让鬼玉靠着人命去一年年的祭祀吸收成长,等瓜熟蒂落后再派人上来摘果子。

  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吧?

  难道是那种有小节无大德的人?”

  安律师低下了头,

  沉默了一会儿,

  才开口道:

  “当初告密揭发我的,

  就是冯四。”

  “嗯?”周泽惊讶了一下,“那这位四爷有病吧。”

  告发你,

  再救你?

  “他说,告发我,是职责所在;

  救我,是以往我提携他的恩情回报。”

  安律师顿了顿,继续道:

  “他一直很优秀,秀得我头皮发麻,

  或许,

  对于当时的他来说,一个已经被剥夺了出身文字的我,是死是活,已经无所谓了,所以可以拿这件事,当一个卖好的筹码。

  让其他巡检甚至是判官看见,他冯四,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地狱里,其实也是山头林立的,而且,人情关系作风,比现实里更严重无数倍。”

  “嗯。”周泽点点头。

  “但她……”

  安律师指了指翠花,

  “不管冯四到底是什么心思,

  总之,

  我一直忘不了在我被追杀得几乎山穷水尽的情况下,

  她忽然出现,

  给我疗伤时的情景。

  我自觉不欠他冯四什么,但我欠她一条命。”

  这时,

  床上的翠花像是有些要苏醒的意思,

  昏迷着开始说起了梦话:

  “四爷…………四爷…………”

  安律师伸手,抚摸着翠花的额头。

  “四爷……四爷……

  翠花饿了……

  翠花想吃……

  酸菜……”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