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零七章 你被猴子打过

第四百零七章 你被猴子打过

  当听到安律师的这番解释后,

  原本觉得一点都不慌的周老板,

  此时忽然开始慌得一比,

  额角位置的虚汗都滴淌了下来。

  安律师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戴罪之身,

  白莺莺则是因为她是僵尸滞留这世间本就是一种原罪,

  这是有法理依据的罪责,

  而对于周泽来说,

  如果獬豸(xie zhi)真的认出他来,

  那就不仅仅是秉公执法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公报私仇,假公济私,一股脑地都可以往自己头顶上砸下来,

  这年头,

  连人都很难去完全地秉公执法,别说是一头畜生了。

  幽冥之海……

  尸位素餐……

  到底说的是谁,

  这点逼数,

  周老板还是有的。

  周泽并不认为獬豸在面对当年把自己从英俊帅气丰神俊朗的存在扁成独角兽的家伙,会去和颜悦色。

  然后像是老友见面一样,找个夜宵摊位去三五瓶。

  “吼!”

  猴子又发出了一声咆哮,

  哪怕面对的是神兽的分身投影,

  它也依旧是硬刚的态度,

  不管刚不刚得过,

  至少它不知道什么叫怂,

  这或许就是猴子心底深处所存在的本性吧。

  “砰!”

  一拳挥舞过去,神兽的头被猴子给打歪了一点,猴子趁机起身,但下一刻,没等猴子拉开距离,神兽猛地一侧身,直接狠狠地砸在了猴子的身上。

  “轰!”

  猴子倒飞出去,身上鲜血淋漓。

  神兽独角位置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芒,

  瞬间洞穿了猴子的身躯,

  原本就被击飞出去的猴子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一张断了线的风筝,颓然地落在了地上,且就落在了周泽等人的面前。

  哪怕是一头神兽的虚影,

  连分身都算不上的存在,

  也不是一头刚刚恢复一点点元气的妖猴可以去抗衡的。

  安律师跪伏着,头埋得很低,他在祈祷,祈祷獬豸把自己当个“屁”,直接放了吧。

  他已经被剥夺了出身文字,在人情世故上看,他已经够凄惨的了,继续追究下去,不过是痛打落水狗反而会坏了自己的名声,也因此,地狱里也没人闲着没事干特意出来喊着要替天行道弄死他。

  但在法理上来说,

  他安不起当初犯下的罪责,是死罪!

  如果獬豸想要秉公执法,他安不起也逃不掉,但现在獬豸仅仅是虚影,应该不会追究自己吧?

  白莺莺面色也很难看,但她还在坚强地支撑着,她的存在就是原罪,但罪责上其实比有真罪的安律师要好一些,毕竟,出生这种事儿,不是她自己所能决断的。

  此时,

  莺莺横跨一步,

  站在了周泽面前。

  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撑着地面,

  不管怎么样,

  她都会把老板看护在自己的身后,

  无论老板是否受着伤。

  周老板此时倒是没有主动推开莺莺,来一句“男人不能让女人挡在自己前面”,

  都这个时候了,

  哪里顾得装这种逼?

  它看不见我,

  它看不见我,

  它肯定看不见我,

  周老板在心里反复念叨着。

  周泽上次曾在平潮中学见过自己体内那位当初的老熟人,

  看样子应该是地狱里品级不低的存在,

  当时真的很险,

  尤其是在那位亲口说出自己曾被自己体内那一位在当年强bao过时,

  好在,

  那位似乎也被强出了一点旧情,

  或者说是懒得在这个时候去报仇,

  不光没难为周泽,还故意将阴阳冊送给周泽,说等着他有朝一日下地狱去看她。

  那一次,

  仅仅是虚惊。

  这一次,

  则不同了。

  看着那位的独角,

  周泽就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换位思考一下,

  如果自己因此被扳断一根角,导致自己在民间数千年以来的形象全都是独角兽,

  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啊,

  尤其是每次见到自己的庙宇和石墩形象时,

  那怨恨就更深一分!

  数千年来,

  不断累积着的仇恨,

  啧啧。

  还好,

  也不知道是那位只是虚影,并不具备太多的思考能力的关系,

  还是自己体内的那位隐藏得很好,

  獬豸自始至终,没正眼看过自己。

  猴子再度爬了起来,

  它身上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骨,

  森然的妖气不断环绕着。

  “吼!”

  猴子继续示威性地大吼着。

  没有大圣爷的命,

  却得了大圣爷的病。

  “快跑!”

  周泽对猴子喊道。

  为今之计,

  猴子只有逃跑这一个选项了。

  然而,

  猴子在看了一眼围墙内的警局后,

  又重新盯上了前面阻拦自己的獬豸,

  而后,

  再度冲了过去!

  獬豸眼眸深处,

  忽然发出一道精光,

  这一次,

  它眼神里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情绪,

  是一种轻蔑,

  也是一种蔑视!

  “砰!”

  一脚塌下,

  猴子单臂撑着,

  但只是撑了不到三秒,

  猴子直接跪了下来。

  “嗡!”

  那一根独角直接刺了下来,猴子滚开,随后更是一把攥住了独角。

  “轰!”

  一声巨响传出,

  猴子被炸开,

  这一次,

  是被炸得外焦里嫩,直接落在了地上,

  身上不断冒着青烟。

  而那头独角兽,则是露出了愤怒的情绪。

  一个孽畜,

  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己,

  真当自己是泥胎摆设么!

  猴砸是彻底不行了,

  它的身体开始缩小,

  眼睛里的血光也慢慢地褪去,

  重新变回了小猴子的模样。

  原本充满戾气的它,

  此时无助地躺在地上,

  嘴里只能间接性地发出“吱…………吱…………”的声响,极为无助。

  獬豸一步一步地走向猴子,

  它将会把这个冒犯自己的孽畜,

  送上刑台!

  小猴子侧着脸,

  水汪汪地眼睛扫向了身后的周泽等人,

  它倒不是在求救,

  而是满眼的愧疚。

  它清楚,

  自己的失常,给书屋里的众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周泽看着这一幕,眉头深深地皱了下来。

  白莺莺扭头看向了周泽,道:“老板,我去救?”

  只要周泽命令一下,

  甭管眼前到底是啥,

  莺莺都会冲上去。

  “别找死!”

  安律师这时候直接骂道:“没看见那獬豸虚影比之前凝实不少了么,猴子这是彻底把那家伙的火气给调动起来了。”

  周泽倒是没回答什么,

  只是咬了咬牙。

  落在地上的小猴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弱小的身影,

  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哪怕是此时站着,

  但它的双脚和双臂都是弯曲着的,

  似乎,

  此时维系一个站立的姿势,

  已经耗尽了它的一切力量。

  小猴子盯着不断向自己走来的獬豸,

  可爱的面庞里不断撞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吱…………吱吱”

  小猴子的尾巴无力地拖在地上。

  獬豸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带着森然的压力。

  周泽笑了笑,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边胸口位置,

  到底是什么时候,

  自己的良心不再疼了的?

  好像是在三乡村之后?

  具体是什么时候不疼了,周泽也记不清楚了。

  说实在的,一些习惯一些东西,可能它存在的时候,你会觉得很不舒服很碍眼,若是有一天,它忽然不告而别了,

  你还真的想它。

  如果此时自己良心拼命地疼起来,

  自己就可以有台阶可以下了,

  莺莺,我疼,

  快扶我回去!

  但现在,它不疼了。

  往前走了几步,

  安律师当即瞪大了眼睛,

  伸手抓住了周泽的脚踝,

  却被周泽一脚踹开。

  白莺莺咬着牙,跟着周泽一起往前走。

  獬豸停下了脚步,

  因为它又看见了两个似乎准备冒犯它威严的人,

  冒犯它,

  就相当于冒犯法典,

  法,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基础,是将混沌和秩序分割开来的隔离带。

  周泽走到小猴子面前,

  伸手,

  在小猴子脑袋上拍了拍。

  小猴子无力地靠着周泽的膝盖倒了下来,

  双手倒是抓着周泽的裤管,

  在自己脸上蹭啊蹭的。

  “猴砸。”周泽喊道。

  小猴子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昏睡过去了,也没直接回应周泽。

  “上辈子,我杀了你,这一次,再救你一次,我就真的不欠你什么了。”

  说完,

  周泽看向了獬豸,

  倒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也没有大义凛然的豪迈,

  微微有点弯腰,

  脸上赔着笑容,

  道:

  “獬豸大人,我也不懂我们算不算是一个系统的,总之,能不能给个面子,这猴子不懂事,我带回去罚它半年不准吃香蕉,

  好不好?”

  獬豸眼睛微微一眯,

  轻蔑之色更加清晰,

  虽然它没说话,

  但那种嘲讽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你算什么东西,

  敢让本尊给面子?

  看来,

  求情是求不了的啊,

  官帽子太小,

  人家不鸟你啊。

  周泽点点头,

  当下,

  站直了自己的腰杆,

  眼眸里一片平静清澈,

  平视着面前的獬豸,

  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神兽,是法的象征,而有丝毫的怯懦。

  獬豸眼里也显露出了狐疑之色,

  这个人现在所展现出来的气质,

  不像是强装的,

  在他的眼睛里,

  獬豸好像捕捉到了一种叫鄙夷的东西。

  的确,

  如果你知道这个神兽以前被自己扁过,还掰断了它一根角,

  你可能会摄于威势,

  但至少在心底深处,

  你是不以为然的。

  就像是无论玉皇大帝多么高高在上,

  小屁民也能笑嘻嘻地嘲讽他一句:

  “你被猴子打过。”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