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零八章 强行开挂!

第四百零八章 强行开挂!

  一人一兽,

  就这样对视着,

  结界隔绝了外人对里面的探知,但并不会改变里面的格局,类似一种更高级的鬼打墙。

  晚风徐来,

  不停地吹拂在脸上。

  周泽忽然觉得有点惋惜,

  自己今天应该穿一件宽大点的衣服,

  在这个场面下,

  长袖飘飘,

  发丝飞舞,

  再面对眼前的这尊神兽,

  让莺莺在后面用手机拍下来,

  完全可以取代结婚照的位置挂在床头,以后每天醒来先欣赏一会儿,

  只可惜,

  自己现在右臂打着石膏,

  左手的手指还都被包扎着,

  怎么看都是一副破落户走投无路的凄惨形象,

  当真是有点上不得台面了。

  獬豸不清楚周泽此时在想什么,如果它知道的话,估计怒火会更上一层楼吧!

  眼前的这个小小阴司鬼差,

  居然想把自己当背景板?

  当然了,

  很清晰的一件事就是,

  獬豸没有认出周泽,

  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人,

  就是在几千年前掰断它一只角的那位。

  虽说这件事,在民间并没有流传开,普通人也都觉得它生来就是独角,但这种屈辱,它却一直记着。

  獬豸继续往前走,

  独角距离周泽只有不到两米了,

  执法者,

  需刚正不阿,

  无论谁来阻拦,谁来阻挠,

  一并驱逐之!

  更何况,

  眼前的周泽在獬豸看来,还远远没有可以在他面前求情阻拦的资格!

  “老板!”

  白莺莺攥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冲上来。

  旁边,安律师继续跪在地上,面露挣扎之色,抬起头,看着站在小猴子面前的周泽,

  心里,

  竟然出现了一种“悔教夫婿觅封侯”的苦涩,

  老板,

  我以后再也不劝谏你雄起了,

  咱就咸鱼一下下,

  可以么?

  周泽轻轻摇头,示意白莺莺不要上,面对这尊庞然大物,莺莺上去的话,下场估计会跟刚才的猴子差不多。

  不远处,小萝莉和许清朗再加上死侍正在远远地看着。

  许清朗身上贴着不少创可贴,猴子之前在书屋扫了他一尾巴,但也没有成心伤害他,也就是被抽飞去这个场面看起来难看了一点,其实也没受多大的伤。

  “喂,你干嘛!”

  小萝莉一把攥住了许清朗的手。

  “上去帮忙啊。”许清朗反问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獬豸啊。”

  “你现在过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先看着吧,到时候能帮忙时我们再出手。”

  “这算不算是见死不救?”

  “放屁,天知道这货死前想不想带个丫鬟黄泉路上暖床?

  我是最不希望看见他死的人!

  但现在这个局面,

  普通玩家已经没资格入场了。”

  “什么意思?”许清朗还是有些不理解。

  “下面,是挂逼专场。”

  小萝莉看了一眼许清朗,

  “等老板开挂后,你找个时机,去把安不起他们接应出来,你是活人,玄修,神兽看你会比看我们顺眼一丢丢。”

  许清朗点了点头。

  小萝莉又看向死侍,“待会儿我让你上你就上,如果情况有变,你争取帮老板他们扛一击,也不要勉强自己,知道么?

  别最后真的被打烂了,复原不了了。”

  死侍傻呵呵地笑着。

  ………………

  时间,

  一点一点地过去,

  而獬豸,

  则是在一步一步地逼近。

  似乎,

  它也感觉到了,

  眼前的这个人,

  像是准备拿出点什么来对付它,

  因为只是虚影的关系,

  哪怕因为之前猴子的不断刺激,导致它出现了一点情绪,但它现在的智商,不是很高。

  它甚至像是小孩子一样,

  在等待,

  等待眼前的这个男人出手。

  但周泽,

  依旧稳如泰山!

  神兽当前,

  不动丝毫,

  面如止水!

  实际上,

  在心里,

  则是拼命地在咆哮: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平时不让你出来,你非要喊着出来;

  现在我让你出来,你怎么不吱声了?”

  煞笔的封印已经在周泽的示意下主动削弱了,

  原本赤红色的“封”字,

  此时已经淡到了极点,随便伸个懒腰就能捅破似地。

  但那位,

  完全就没消息了,

  像是睡着了一样。

  “艹,你平时不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么?

  现在怎么缩头乌龟得这么厉害?

  上次奈何桥来人你怂,这次你也怂?”

  这一刻,

  周老板仿佛当初的安律师附体,在劝谏着另外一个自己。

  雄起撒?

  弹起撒?

  不要这么不知进取,

  混吃等死啊!!!

  你的斗志呢?

  你的恒心呢?

  你的勤奋呢?

  “你到底是吱一声啊!”

  “吱。”

  “…………”周泽。

  一时间,

  无数匹草腻马在心田呼啸而过。

  什么时候,

  那位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你不是封印得我…………封印得很得意么?”

  “那就一起死呗。”

  “我是…………不想…………再帮你了…………”

  “借口。”

  “借口…………你以为…………我怕了…………它?

  一个当初…………特意跑到地狱来…………对我说教…………被我打断一只角的畜生…………

  帝尧的宠物…………居然敢跑来呵斥我…………”

  “现在呢,你不是不敢出来么?”

  “激将法…………没用………你如果想活命的话…………就让开…………”

  “归根究底,还是你怂了。”

  “呵…………呵…………”

  不管心里吵成什么样子,

  随着獬豸越来越近,

  周老板是真的有些尴尬了。

  里头那位不愿意暴露身份,

  他可以让其他小鱼小虾知道自己存在,

  反正他有自信可以把那些小鱼小虾直接吃掉,

  无所谓。

  但不敢把自己还活着的事情公诸于世。

  用脚掌想都能想象的出来,以这位的脾气,当初没跌落下来前到底混得有多嚣张,得罪了多少人,等自己没落了,开始害怕别人落井下石来了。

  但是,

  难不成,

  真的得退后,

  把小猴子交出去?

  然后再对獬豸低头认个错,

  喊一声:“兽爷,您继续,就不打扰你了。”

  虽说周老板是个惜命的人,

  但看了一眼自己脚下靠在自己裤管上昏睡过去的小猴子,

  还真的拉不下脸面做出这种事儿。

  很多人这辈子都是在不停地做着趋利避害的事情,

  然而,

  生活的真谛,

  其实是与之相反的。

  “喂。”

  周泽抬起头,看着獬豸。

  獬豸眼角露出了嘲讽的光芒。

  “你头上,怎么就只有一只角?

  是不是你小时候贪玩,拿你的角到处乱拱,结果被人给扳断了一根?

  不对啊,

  只剩下一根的话,

  不是更方便你去顶人了么?”

  獬豸眼里的光泽开始泛红,

  显然,

  它开始发怒了,

  周泽的话语,

  无疑是在撕开它心中的逆鳞。

  当年的它,

  是帝尧座下的司法神兽,是上古时代司法的象征,它不满足于只掌管人间司法,还企图将地狱也收扩囊中。

  从而达成阴阳规整,法相恒一的夙愿。

  结果,

  在它去地狱之后,

  遇到了那位冥海之主,

  断角之辱!!!!!

  转而继续道:“喂,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清楚,看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獬豸眉头微皱,麒麟一般的身躯开始围绕着周泽慢慢地挪步。

  其实,

  从一开始出现在这里,

  它就觉得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但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究竟来自于哪里,

  真的说不上来,

  它根本无法细究。

  也因此,

  当周泽叫它仔细看看时,

  它是真的在仔细地去看着!

  但看了很久,

  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嗯?没看出来?”周泽愣了一下,你特么是眼瞎啊!

  其实,

  真的怪不得獬豸没认出来,

  一来它这个只是投影,连分身都算不上,二来,有煞笔的存在再加上那位故意隐藏气息,导致想探查的难度就更大了。

  行行行,

  你计算不出来,

  我就直接给你答案。

  “我,就是当初掰断你那只角的人!”

  周泽直接喊道。

  老子把你那点破事儿都捅出来了,

  你想继续隐藏,

  那你就继续隐藏吧!

  大不了,

  一起死!

  獬豸眼里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那一抹赤红色,

  浓郁得仿佛都要滴落下来!

  “吼!!!!!”

  下一刻,

  獬豸猛地抬起头,

  独角上隐约间泛起了白色,

  直接对着周泽和周泽脚下的小猴子就刺了下去!

  “轰!!!!”

  恐怖的爆炸声传来,

  警局门外的那条马路上,

  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坑,

  估计等这件事结束后,明早来上班的警察叔叔们会大吃一惊。

  就连旁边的白莺莺和安律师也被这恐怖力量的余威给波及到,扫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老板!!!!”

  莺莺一落地就就马上起身,看向圆坑那边。

  獬豸飘浮在半空中,

  它没有消散,

  因为在烟尘慢慢消弭之后,

  圆坑内,

  依然站着一道人影。

  这个人,手臂向上撑着,在刚才,像是用自己的手掌,挡开了独角的一击!

  四周的圆坑确实存在,

  但这个人脚下的区域,却是这个圆坑里单独地凸起,

  就连身下的小猴子,还在继续呼呼大睡着,仿佛毫无所觉。

  周泽放下了手臂,

  眼眸里,

  流转着的是,

  是深邃的黑暗。

  他抬起头,

  看向头顶的獬豸,

  笑了笑,

  道:

  “真是…………好久…………不见啊…………

  旺财……”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