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一十章 治病

第四百一十章 治病

  随着周泽闭眼,

  蓝色的结界也随之消失。

  书屋众人全都匍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很是疲惫。

  要知道,打架时,哪怕跟着在旁边喊“6666”,也是一件很累的事儿啊。

  安律师看着面前的深坑,又看了眼站在那里闭着眼一动不动的自家老板。

  这就是,

  林可所说的,

  藏在老板体内那位的力量么……

  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以前,他只是听说,没亲眼目睹过,

  这一次,

  亲眼目睹了,

  也因此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这时候,

  安律师忽然有些觉得羞愧,

  羞愧于自己以前居然一次次地劝说老板要勤奋,

  要向上,

  不要咸鱼,

  不要懈怠,

  不要得过且过;

  甚至,还因此对老板失望过。

  然而,现在看来,身上有府君的鬼差证,体内封印着上古大僵尸,

  等于是满级号和神装都给你了,

  你再强迫他去新手村做什么“送药”或者“送书信”的任务,

  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我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这样子的老板,他晒晒太阳,咸鱼着,有错么?

  “噗通”一声,

  周泽坐在了地上,

  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眼睛慢慢地睁开,

  而后又疲惫地闭起。

  白莺莺马上过来,搀扶起了周泽。

  “老板,你没事吧?”

  周泽摇摇头,下意识地握了握自己的双拳。

  有点意外之喜,那就是自己原本骨折的手臂恢复了,之前断裂的指甲也复原了。

  当然了,这点喜悦其实也不足以多兴奋,无非是另外一种方式地饮鸩止渴而已。

  煞笔的封印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这次解开后,周泽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那个“封”字,无论煞笔如何继续地去重新描摹,都不复一开始的鲜亮浓厚了,变淡了许多。

  小猴子肚子胀胀的,坐在周泽身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偷偷打量着周泽,它清楚,这件事,还是因它而起,如果不是自己傻乎乎地直接往警局去撞,也不会产生后续的麻烦。

  周泽伸手,在小猴子脑袋上摸了摸,小猴子显得很顺从,没有反抗,反而顺着周泽的手掌回蹭。

  “猴砸,老子自此以后,不欠你什么了。”

  小猴子站起身,怯懦地伸手指了指围墙里头。

  意思很简单,

  大家既然都来了,

  顺便把老道也救出来呗?

  “现在不可以。”安律师马上走过来,他的左手鲜血淋漓,看起来很是恐怖,但还是强忍着自己的痛苦说道:“獬豸在这里的虚影既然被解决了,獬豸的本尊肯定有所感应,虽然它可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会对这里有所警觉。

  我们不能再在警局动手了,甚至以后进出警局,都不能显露出自己的力量,稍有不慎,就会被刻意盯着这里的獬豸所察觉。”

  周泽点了点头,他是知道自己体内的那位在刚才做了什么的,无非是把那道虚影给吞了,让其无法出去报信。

  看似很干脆利索地解决了它,但实际上,这其中稍有疏漏,就是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天知道万一没能成功阻拦住它,或者自己没有这枚青铜戒指在的话,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

  兴许自己明早刚在沙发上躺起来,

  这漫天神佛地狱大能这类的仇家已经在书屋一楼济济一堂了。

  大家正在猜拳决定到底谁上来分尸,抢着去拔一个复仇的头筹。

  一想想那个画面,就让人不寒而栗啊。

  大家收拾收拾,就一起回了书店。

  在看守所里,已经喊冤喊累了的老道,此时还在呼呼大睡之中,

  丝毫没感应到外头因为他的事而引发了多大的动静。

  ………………

  回到书店时,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周泽冲了个澡,正准备上楼去睡觉。

  这时候,门口居然有人在敲门,是一男一女,看起来大概在五十岁的样子。

  二人穿着都很简朴,脸上愁云密布。

  白莺莺去打开了门,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事么?”

  这时候,

  女人跪伏在了地上,男的也跟着一起跪了下来,

  “行行好吧,帮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

  说着,

  女人就准备打开自己手里的塑料袋,里头好像装了不少东西。

  “莺莺,把他们赶走,别让她打开袋子!”站在楼梯上还没上去的周泽马上喊道。

  “好嘞!”

  莺莺以为这二人有什么其他目的,

  当下一脚踹飞了女人手中的袋子,

  只见得手中的袋子飞舞了出去,落下了很多张单子。

  女人更是被莺莺抓着脖颈提了起来,

  “说,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边上的男人马上上来准备救下自己的妻子,但他一个大男人的力气,也没办法让莺莺的手有丝毫松开的迹象。

  “…………”周泽。

  有些头疼啊。

  周泽只能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示意自家女仆松开手。

  女人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

  男人跪在她身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老板?”白莺莺有些不能理解。

  周泽叹了口气,弯下腰,把塑料袋里刚刚被莺莺踢出来的东西都捡起来。

  这上面,有当地村委会盖的证,证明夫妻二人是当地的贫困户。

  也有医院里的各种化验单复印件,和医生开的病例单等等东西。

  周老板在这方面是专业的,这年头,很多治病众筹的事情到最后会闹得一地鸡毛,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大众对医疗问题的陌生。

  比如什么病大概要花多少钱去治,需要多少钱去做康复,城市医保和农村医保能报销多少,除了专业的医疗工作者以及少部分家里正好有类似病患的人,其余人基本都是一头雾水。

  不过周泽看了一下,病人应该是他们的女儿,是白血病,已经配型成功,需要做移植手术。

  而且,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病例上女孩的名字叫“周泽雅”,和自己的名字只多了一个字。

  “还缺多少?”周泽问道。

  “十万。”男人回答道。

  “莺莺,咱们柜台上还有多少钱?”

  莺莺偷偷地凑到老板身边,小声道:“老板,上次买完咖啡后,就没什么钱了,要不我现在去烧点冥钞?”

  周泽的目光又看向了坐在那边刚包扎好手掌正拿着“超霸杯”喝过期咖啡的安律师。

  “老安。”周泽喊道。

  “嗯?”安律师看了过来。

  周泽伸手在指尖搓了搓。

  安律师皱了皱眉,“你这是开善堂呢?老板。”

  “所以我让莺莺别让他们打开袋子,不想看到他们到底有什么难事儿,看不见,也就心不烦,也就能心安理得地上去睡觉了。”

  谁知道莺莺直接把人袋子给踢飞了,如果自己不下来阻止,女僵尸可能真的要伤人了。

  “老板,有一种病,是永远都治不好的。”

  “我知道。”

  安律师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卡,丢了出去,“这卡里还有个七八万的样子,密码是116114。”

  周泽手里拿着卡,放在桌面上转悠着。

  “不送过去?”安律师问道。

  “打个电话问问。”

  周泽记得病例上写着的医院名字,正好是林院长的那家。

  拨通了林院长的电话,过了许久,那边才接听了,应该是还在睡着。

  “喂,什么事?”

  “问你个事儿,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叫周泽雅的白血病病人?”

  “对的,是有。”

  “治疗费没凑齐?”

  “凑齐了。”

  周泽愣了一下,

  转而看向还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

  “凑齐了?”

  “医院里捐款,外面也做了众筹的,手术费全程费用大概二十五万吧,凑齐了的,但病人被家里人接走了,不做手术了。”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也派人在找他们呢,本打算今天找不到就去警局报案的。

  对了,

  那丫头还没二十岁,长得挺好看的,和你也有缘分,名字又这么接近。”

  也不知道是刚刚睡醒还是怎么回事,林院长居然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不过,

  再联想一下她安排在隔壁药房的两个护士,

  周泽就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呵,

  口是心非的女人。

  “行,我知道了。”

  周泽挂断了手机,

  对白莺莺指了指,

  “抓过来。”

  白莺莺二话不说,

  一只手一个,那一男一女全都抓了过来。

  一男一女都吓傻了,

  不是说要给钱捐款的么,看样子还会给很多的啊,自个儿还等着呢。

  “我问过了,医院那边说手术费都凑齐了,你们为什么不做手术了?还有,病人呢?”

  “我们打算换个医院,换个更好的医院。”男人回答道。

  周泽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这俩人在说谎。

  “我来吧。”

  安律师起身,走了过来,把自己的左手放在了男人额头的位置,男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呆滞了下来。

  “为什么不做手术了?”安律师开口问道。

  男人浑浑噩噩地开口道:

  “儿子要结婚,买新房,加上她姐姐生病筹款来的钱,还差十万才够首付,现在房子这么贵,没房子怎么结婚啊。

  哪有钱给她做手术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