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脱罪的证据!

第四百一十二章 脱罪的证据!

  房东来了,

  是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

  发际上早就是地方支援党中央了,

  秃了。

  “警察同志,你好你好。”

  房东给老张递烟。

  老张没接,而是直接把摄像头拿出来,放在自己掌心里,给他看。

  房东的脸色当即就吓绿了,他一开始还以为警察是来查看消防或者是来走访调查外来务工人员身份的,结果没想到居然被警察发现了这个。

  “这个是什么东西?”

  房东想抵赖。

  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奥斯卡领奖台上领奖,

  大部分人的演技肯定是不达标的。

  而且,在网上觉得警察无所谓,但现实里,见到真正的穿着警服的刑警往你面前一站,正常人基本都会心里有点发怵,更何况是有把柄被捏住的呢?

  张燕丰一眼就看穿了房东在撒谎,当即对跟过来的小曹道:“你控制住他,不准他向家里联系,另外叫人去搜查他的住所。”

  说着,

  张燕丰伸手指了指房东,

  压低了声音道:

  “要是被我们发现了在你的电脑里或者其他地方,有这个视频,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具体有什么后果,张燕丰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因为国内法律对待这方面有些模糊,很多类似偷拍偷偷放摄像头被发现了这种事,哪怕当事人报警了,最后大部分也是以协商赔偿解决。

  但这并不妨碍老张装作自己很懂的样子以给房东造成心理压迫,

  而且,这种事情传开了,赔偿是小事儿,一旦宣扬出去,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房东果然撑不住了,抓着张燕丰的手,“我错了,我吃了猪油蒙了心了,我错了,我错了…………”

  “你这房东怎么这么缺心眼啊,你这人忒不要脸了!”

  旁边的女租客直接开骂了。

  “行了,这件事我们警方会处理,我把他先带走。”

  张燕丰来这里可不是处理什么小摄像头的,他是为了杀人案而来的。

  “警察同志,可不能这么放过他!”

  “我知道了,你等我们通知吧。”

  说着,张燕丰就把房东拽出了房门。

  房东几乎跪在了地上,都快要给老张磕头了,嘴里不停地叨扰,恳求老张不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更不能让他老婆知道。

  “我问你一件事…………”

  “警察同志,我有线索要举报!”

  张燕丰和房东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先说。”张燕丰点头道。

  “我装这个,是有原因的,真的不是为了做什么下流的事儿,真的啊,你要相信我。”

  “原因?”

  “对,有原因的,两年前,我这里有一个租户,叫夏还是王什么春花的,失踪了,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装这个摄像头的。

  这是为了租户们的安全着想啊。”

  骗鬼呢?

  为租户安全着想为什么摄像头不放楼道里,放外面?

  你放卫生间里,是担心租户洗澡时不小心滑倒摔伤时没人去搭救么?

  但老张没急着呵斥他,而是追问道:”夏春花?你知道夏春花失踪的事?“

  说着,

  张燕丰直接攥住了房东的脖子,

  吼道:

  “全都告诉我,你还知道些什么!!!!”

  房东被吓得愣了好几秒,这才马上点头道:

  “我有视频,有视频,在我家里。”

  ………………

  张燕丰带着小曹一起去了房东的家,房东家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更远一点的位置,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房。

  推开门,房东的妻子正在厨房里做饭,见有人回来了,系着围裙走了出来。

  “这是?”

  “这是警察,我协助警察调查一些事情,关于租客的。”房东抢先解释道。

  张燕丰点点头,一切以查案子为重,他不介意先帮房东打一个掩护。

  甚至,如果房东真的能提供足够有价值的线索,他不介意直接撮合房东和租户们自己私下解决赔偿,这其实比直接闹上公堂对租户们更有好处。

  因为一旦事情公开了,房东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而如果事情没被公开,房东为了防止事情宣扬出去,在赔偿方面会尽可能地让租户们满意。

  这倒不是张燕丰徇私枉法,事实上,根据他的经验,大部分这类的受害者,更愿意获得一些实际上的好处,你硬揪着房东给他曝光吃官司什么的,人家受害者反而会不领你的情,嫌弃你多管闲事。

  众人进了房东的书房,房东妻子送上茶来,就出去了。

  张燕丰让小曹去门口站着,

  房东这才安心地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点入文件夹,

  “在这里,是月份的视频,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所以我才坚定地在租户房间里放摄像头的,但我怕他们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所以才没告诉她们,怕引起她们的误会…………“

  “闭嘴,点开视频看看。”张燕丰催促道,房东的这个借口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

  你说你是在夏春花出事后装的,那夏春花出事前怎么就有了?

  房东点开了视频,

  视频里不是特别的清晰,

  可能是因为前几年房东的摄像头并不是很高端,没现在先进,但大概情况还是能看得清楚的,至少比一般的摄像头要清晰不少。

  毕竟是要来看那个画面的,

  如果一堆的黑白点马赛克那看个屁啊?

  画面中,

  是一个女人在洗澡,

  镜头不时出现女人的脸,

  张燕丰仔细分辨了一下,又喊来小曹一起看了下,确认是F号无名尸体夏春花!

  然后,

  继续看了下去,

  看了,

  二十分钟!

  张燕丰低头看了一眼进度条,

  发现居然还有二十分钟。

  “洗澡这么久的么?”

  “对啊,因为水费是平摊的,所以这些租户为了防止自己吃亏,洗澡都洗很久,也不节约,否则别人用多了自己用少了,平摊下来不是被人占便宜了么?”

  “快进!”

  张燕丰催促道。

  虽说这是物证画面,张燕丰和小曹心里也没有丝毫亵渎的念头,但毕竟死者为大,一些画面能跳过还是跳过吧。

  一想着此时画面中正在洗澡的女人,

  在两年前就被杀害埋藏在了河滩边上,差一点就死得毫无消息,就莫名地让人一阵心痛。

  房东开始快进了,这段视频他应该看过不少遍,一直到视频的37分钟里。

  画面中,

  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雨衣的男人,男人进来后,直接捂住了夏春花的脸,将她拖拽出了卫生间。

  这个男人,

  应该就是凶手!

  但画面中的男人戴着大口罩,完全遮挡住了自己的脸。

  “你他娘的当时为什么不报警?”张燕丰呵斥道。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出事儿了…………”

  “她东西都没拿走,人直接消失了,还确定有没有出事?”

  “万一是傍大款了呢,直接远走高飞了呢,而且出租屋的锁没坏。”

  “去你妈的!”

  张燕丰一脚踹在了房东的身上,

  房东被踹翻在地,

  不敢有丝毫的哔哔。

  门外,

  他的老婆像是听到了响动,跑过来敲门问什么事儿,

  “没事儿,没事儿,你忙你的去!”

  房东马上喊道。

  张燕丰清楚,这个混账房东其实就是一直担心自己报警之后,他放摄像头偷拍的事情暴露出去,所以对一条可能被害出事儿的人命,选择了沉默的态度!

  “时间,告诉我时间。”

  张燕丰把视频调回去,看了一下当时的时间,视频里倒是有标注,是月24号下午三点二十。

  脑海里,开始浮现之前去过的廉租房的布局前后。

  凶手埋了尸体,

  也就是说他在把夏春花杀了之后,尸体是带走的,不管他是带着活人还是带着死人走的,那么大一个人,目标还是很明显的。

  “小曹,走,跟我回去!”

  丢下了这边还坐在地上的房东没再搭理,

  张燕丰让小曹开车载着自己又回到了廉租房的门口。

  不过,

  这次张燕丰没上去,而是回过头,看向了楼道口旁边的一家“建设银行”。

  “凶手肯定带着被害人下来的,这栋廉租房只有这里一个上下的过道,凶手当时肯定是从这里进出的,月24日下午三点二十之后的那段时间,凶手很可能带着被害人从这里出来!

  走,跟我去这家银行调取他们的监控。”

  “啊,银行会这么快同意让我们调取监控信息么?”

  “银行又不是滴滴。”

  “哦,也是,但都快两年过去了,可能监控早就被删除了?”

  很多地方的监控因为内存原因,三个月或者半年删除一次以前的内容,是常态。

  “人民银行规定好像是半年,但其他大部分银行都会保持两年甚至三年的录像备份,这是为了结合民事诉讼的时效。”

  张燕丰带着小曹进了银行,出示了证件,要求查看以前的监控录像备份,同时说明事情紧急,必要的手续等之后再补。

  银行没有丝毫地为难,

  马上表示完全配合当地警方办案。

  很快,

  在监控室的电脑上,录像被调了出来,调到那个时间段后,张燕丰要求按照倍速播放模式播放。

  当监控时间到三点四十时,

  张燕丰果断地喊停,

  往回倒一点点,慢速播放!”

  画面倒了回去,开始一帧一帧地播放出来。

  画面中,

  楼道口位置,

  出现了一个老者,老者穿着类似装修工人一样的衣服,还扛着一个蛇皮麻袋。

  “放大!”

  画面被放大了,

  因为监控室的银行工作人员并不是专业的原因,所以没办法做画面的修复和清晰度的补全,但当画面被放大之后,

  老张还是马上认出来了这个摘掉面罩扛着麻袋下来嘴里叼着烟的家伙是谁了,

  是那个老头,

  最后死掉的老头!

  他在那时,应该就被鬼玉给控制住了。

  老张长舒一口气,

  他早就知道真凶是谁了,

  之所以继续调查下去,

  是为了找出证据,

  给,

  老道脱罪的证据!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