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家暴

第四百一十六章 家暴

  女孩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神采,明明是一个很可爱很精致的小姑娘,但给人呈现出的感觉,却像是一具没有知觉的尸体。

  周老板不是一个爱心爆棚的人,甚至在很多时候,都显得有些自私和刻薄,哪怕是偶尔做做好事,也是讲究一个“看心情”。

  但在此刻,周泽心里还是被揪了一下。

  人类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自然而然地带上些许的亲近和美好的幻想,而在这个女孩儿这里,幻想已经完全破灭掉了。

  “你家在哪里?”周泽问道。

  女孩儿默然,

  她没有害怕,

  也没有畏惧,

  只是一种认命般的麻木。

  家暴,在国内并不算是一个很稀罕的事情,大部分人在自己的成长和生活之中,多多少少都曾听闻过。

  甚至,不少人曾经历过。

  欧美一些国家对孩童的保护已经精致到了法律上,但这种事情仍然屡禁不绝,不时会爆发出巨大的丑闻。

  更何况在家暴问题上一向喜欢和稀泥的国内了,中国人一直有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在作祟,

  大部分人的沉默,甚至包括受害者自己本人的沉默,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是帮凶的一份子。

  “怎么了?”

  张燕丰来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似乎什么事儿都没干,就是在不停地前去书屋离开再前去书屋再离开,这才半天的功夫,自己都已经回来三次了。

  在张燕丰身边还有几个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几个小警察在老张面前倒是没有拿架子,让老张走在前面。

  “对了,之前诈捐的那对夫妻已经被我带回局子了,放心吧,不会轻松放过他们的,他们诈捐数额挺大的,这次又是怎么了?”

  老张推开了手术室的门走了进来。

  “虐童。”

  周泽说道。

  老张愣了一下,伸手,掀开了盖在女孩身上的毛毯,看到女孩身上那凄惨的一幕,即使是见惯了风雨的老刑警也都有些不忍直视。

  “哪家的畜生干的?”老张问道。

  刑警的眼睛很毒辣的,看着女孩穿的衣服和鞋子,就不可能是那种被拐的孩子。

  被拐的孩子被虐待这个倒是很正常,这些年情况好很多了,十几年前,老张刚当刑警那一会儿,全国各地在到处都是拐卖儿童的犯罪集团,

  有逼迫孩子乞讨的,打断孩子腿或者挖瞎眼睛的,

  也有让小孩去抢劫偷盗的。

  “不知道,你查一下吧,还有,孩子是在南大街步行街那儿昏倒被人送来的,可以调取监控看一下。”

  周泽脱下了白大褂,从芳芳手里接过了湿巾擦了擦额。

  当周泽走出手术室时,看见一个穿着警服的女警官坐在药店前台。

  对方对自己笑了笑,

  周泽也回了一个笑容,然后马上回过头看向老张。

  很明显,这个女警官是跟着老张一起来的,再看看女警官肩膀上的警衔,就绝不是给老张跑腿的小跟班,事实上,老张去给人家跑腿当跟班差不多。

  难不成老安又焕发了第二春?

  人长得真的挺可以的啊,

  女孩穿警服能穿得好看,相当于男孩剃个平头依旧帅。

  虽说这女人年纪可能不是特别小,估摸着快三十了,但正是蜜桃…………咳。

  不过,

  还是没自家莺莺好看啊,

  也没林院长好看,

  嗯,

  还是医生制服更有感觉,自己也更熟悉医院主题画风。

  “徐先生是在拿我和你的红颜知己们对比么?”

  陈警官直接开口道。

  周泽目光一凝,

  他相信自己在看她时已经收敛了情绪了,

  要知道男人在偷偷打量女人的时候,往往会装作很正经。

  比如在大街上偷瞄女孩的腿,又比如经过发廊时,都会装作一身正气地样子迅速地瞥上一眼,不敢过多的停留。

  再者,周老板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要是愿意,早就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颜色了。

  这个女警察,很厉害。

  这时,老张走了出来,对周泽道:“问出名字了,我让人查了一下,待会儿派人去她家里看看。”

  “你看到托盘里的那些针了么?”周泽问道。

  “针,什么针?”

  “女孩双臂上的针,有好几根,我刚取出来的,是被人刺进去的。”

  老张深吸一口气,“这样吧,待会儿我带人一起去。”

  周泽点点头。

  这时,芳芳走到周泽身边,拿出一份通知,开口道:“老板,这是通城艺术学院发来的邀请,希望请我们诊所派人去他们那里入驻一周的时间。

  好像是新生军训,需要配备一些医生。”

  “你们几个去就好了。”周泽说道。

  芳芳耸了耸肩,她原以为老板喜欢去的才故意问的,艺术学院啊,一听就知道里面肯定有很多性格开朗活泼的妹子,

  还有很多帅气可爱的小狼狗。

  “他们那儿不是军训,是和我们警局安排了一次警训。”张燕丰插口道,“因为最近几年来,大学生被害被骗这些事情发生的比较多和频繁,所以特意安排我们警员去培训,练练格斗术加点经验传导什么的。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老张邀请周泽。

  “为什么?”

  “你的医术,我放心的。”

  “到时候再说吧。”

  在这个地方,因为有外人在,所以老张不方便喊周泽老板或者头儿,一个刑警队长喊一个书店老板“老板”或者“头儿”,也着实有些震惊旁人。

  这时,老张的手机响了,老张接了电话,应了几声后,他让人把东西发到他微信上,挂断了电话,老张直接道:

  “找到孩子家里的信息了,住在西城景苑里,父亲是个牙医,还挺有名气的。”

  西城景苑距离南大街不远,走也能走的到,那里算是通城房价比较贵的一块区域,能住在那里的,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角色。

  “一起去吧。”老张提议道。

  “让徐先生和我们一起去吧,徐先生可以当报案人。”陈警官说道。

  周泽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老张开车,周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陈警官坐在后面,后面还跟着一辆当地派出所的车。

  虐童这种事,说大可以大,说小也可以小,其实关键还是看执法者的态度和决心。

  或许,

  这个女孩值得庆幸的是,

  张燕丰就是那种不屑和稀泥喜欢就是办事的好警察。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周泽对老张轻轻撇嘴,

  意思就是问,

  这个陈警官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老张还没来得及偷偷回答,坐在后面的陈警官就直接开口道:

  “在他要去执行卧底任务之前,和我打过电话表白,说如果他活着完成任务回来,就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老张。

  “…………”周泽。

  “呵呵,那你答应了没有?”周泽问道。

  “我拒绝了。”陈警官回答道,“因为我觉得这种方式太狗血,又不是拍苦情的警匪电视剧。”

  “对的,一般立这种flag成功的警察角色,肯定会牺牲在任务完成前的前夕。”

  调侃完这句后,

  周泽沉默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玩笑开过了,也不是很好笑,

  因为那位可敬的警察同志,真正的吴景泽,确实是牺牲在了任务完成的前夕。

  呼…………

  老张握着方向盘的手,

  微微颤抖。

  周泽伸手轻轻捶了一下老张的肩膀,“抓住机会吧。”

  人陈警官虽说当初拒绝了吴景泽,但这一次她愿意主动再和他见面并且坐上他的车,其实也是表明了另一种态度。

  再看看人家那么高的警衔,

  还真不用巴结示好一个地方市局里的刑警队长。

  老张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他孩子都谈女友了,也准备为抵抗社会老龄化响应国家的号召而努力抗争备战了,

  对于男女之间的事,老张也绝不是愣头青。

  但这种“恩情”,他能甘之如饴地受着么?

  目的地到了,因为是高档小区的原因,所以门卫没让人随便进。

  后面跟着的当地派出所同志去跟门卫出示身份去了。

  周泽和老张留着陈警官在车上,二人先下来点了根烟。

  “别一副愁眉苦展的样子,你已经不是快五十岁的秃顶老汉了;

  现在的你才三十而立,正是血气方刚每天早上一柱擎天的时候。”

  老张给周泽一个白眼。

  “人女警官长得不错啊,又有能力又有美貌,说真的,错过了真的挺可惜的,你也没必要为你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去愧疚什么。

  人女警官精明也理性着呢,先试着处处,她是能分辨出来到底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的,也不会感情用事。

  如果她真的看上你,说明是看上你张燕丰,而不是吴景泽。”

  “你看女人这么准?”

  “还好。”

  “那我听老道说,你上辈子是个老光棍?”

  “…………”周泽。

  “感情上的事情,我真的没打算去考虑,当然了,她,也确实是个很好的女人,我能感觉出来。”

  老张吐出一口烟圈,表情有些唏嘘。

  周泽伸手勾住了老张的肩膀,道:

  “老张啊,有个问题,我觉得需要和你共同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当初曾一度困惑过我。”

  “什么问题?”

  “那就是,你现在换了身体,DNA指纹都换了。

  假如啊,

  我说如果啊,

  我的意思是可能啊,

  万一你和这个女警官在一起,

  你说你有没有被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