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恐怖的开端

第四百一十七章 恐怖的开端

  柏拉图曾提出一个很著名的哲学基本命题,

  周泽觉得,

  应该再加上一个,才更妥帖。

  那就是: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我被绿了没有?”

  周老板相信,这个问题,会让老张思考很久,甚至可以让老张纠结到提前脱发。

  之所以抛出这个问题,是周老板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是一种体恤关怀下属的恩切。

  老张的思索并没有持续多久,门卫把门打开了,众人又上了车,开进去,拐了个弯,在一排联排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是这一家。”

  一名派出所同志说道。

  “去敲门。”

  陈警官直接下命令。

  她这个身份,来到通城地界,哪怕是局长都得对她客客气气的,再者,老张也是见过她在会议室里直接毫不留情地反驳那些说要顾忌舆论和社会反响的领导的。

  两名警察同志去按门铃了。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人开门。

  “人不在家?”老张疑惑道,“还是出去找孩子了?”

  “应该不是,门外路边停着两辆车,是朱家人所有。

  一辆是朱晨浩的车,一辆是他妻子孙佳丽的车,如果是出去上班或者是出去找孩子的话,应该会开车出去。”

  “车牌号你都记住了?”

  周泽有些意外地问道。

  陈警官伸出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示意都在自己脑子里。

  但她之前只是拿了张燕丰的手机随便看了一下。

  可怕的女人,

  谁要是和她在一起,

  如果去外面小小地幽会偷个腥,回来往她面前一站,她估计都能分析得出小三的身高以及喜欢的体位。

  “还有,围栏后面客厅的落地窗被打开了。”

  陈警官指着那边说道,

  “女孩是自己走在南大街步行街上晕倒的,我现在开始怀疑,孩子可能不是跟着某个家里的大人出来走散的。

  因为无论是否涉及虐童,也不可能看着孩子走散而不闻不问,我们在药店待了这么久,也没人找过来。”

  “所以?”

  “所以,我觉得孩子可能是自己跑出来的,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到了南大街,这里距离南大街真的不远,加上孩子身体状况不好,今天天又热,所以才昏倒的。”

  陈警官顿了顿,继续道:

  “孩子我见过了,她已经麻木了,遭受虐待也很久了,甚至已经习惯了,不应该是像其他因为被打骂负气之下离家出走的孩子。”

  “所以?”

  “所以,我觉得这一家家里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

  陈警官看向了身边的几个派出所同志,道:“待会儿进去时,小心一点,尽量不要破坏现场。”

  “破坏现场?”周泽感觉有些荒谬。

  卧槽,

  你丫往门口一站就能看出里面有案发现场?

  这么神奇的么?

  周老板还不知道,人陈警官就是把老道案子翻过来的操控者,以普通人的思维,透过了真正存在的灵异现象,完成了正常逻辑思维下的案情叙述。

  众人进去时,很小心,没有强行破门,也没有去喊物业来开门,而是从落地窗那边进去,进去时,大家都尽量贴着窗子走。

  等进去之后,

  周泽忽然皱了皱眉,他闻到了家里飘逸着一缕幽香,这香味有点奇怪,好像和彼岸花的香味有点相似,但又绝不是彼岸花的味道。

  淡淡的,但很香,也很提神,也不像是檀香。

  客厅里,一切正常。

  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面的陈设也显露出一种简约的格调,体现出了主人家的品味。

  众人走到客厅拐角位置的一个房间前,这里,似乎是香味的发源地。

  “你们几个,去楼上和其他房间看看。”

  陈警官对几个派出所同志说道。

  “可是,我们没有搜查令……”一位同志有些为难道。

  进这个房子,其实就已经有点坏规矩了,再说了,住这个高档小区的都是有背景有身份的人,和那些强拆对象不同。

  他们的家,如果真的私闯了,可能会有很大的后续麻烦。

  “孩子是什么样子你们也看见了,我们不是私闯民宅,现在也不是去申请搜查令的时候,我们是接到报案人的电话…………”

  说着,陈警官指了指周泽,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执意带周泽一起来的原因吧。

  “现在,我们是来调查涉嫌虐童的案子,我们面对的,是犯罪嫌疑人的家,这样子的解释,你们满意了?”

  派出所同志马上不再多说话,按照命令去其他房间以及楼上去查找了,虽然,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找什么。

  陈警官戴上了手套,才打开了门。

  门被推开后,那股子香味就更加浓郁了。

  周泽站在门口,往里看着。

  发现这个房间完全被改造过了,根本不是客房,而是一个小庙宇隔间的样子。

  里头有一尊送子观音的雕像,

  观音张着手臂,

  慈眉善目,

  关注世间疾苦。

  雕像前面的供桌上,有七盏油灯。

  刚才的味道,居然是灯油发出的,而且里头肯定加过了什么东西,所以味道才如此奇异。

  供桌前还摆着一幅图,图画上画着两个手拿镣铐的高帽古代人,二人面前则是一个娃娃,是个男娃娃。

  因为这图是用毛笔画的,但男娃娃的身体特征被描写得很详细,不会让人看错性别。

  “这幅画,我见过。”陈警官皱了皱眉,“这是鬼差送子图。”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

  心里都有一种很荒谬的情绪。

  我们还能送子?

  为什么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功能?

  “这是某地的民间传说,相传,有一户大善人家,一直想要一个男孩继承家业,但这户人家却一直生女儿。

  在那个时代,没有男丁传香火,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这户人家的一个女儿,知道自己父亲和诸位姨奶奶们对此忧心忡忡,因为自己是女儿身深感愧疚,认为罪过都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她每晚都自残自己的躯体,希望赎罪。

  后来,感动了两个鬼差,送来转生的男孩。

  这位大善人的一位妾侍终于怀孕生下了一个男孩,故事也就皆大欢喜了。”

  “这故事可真够扭曲的。”周泽感慨道。

  “古代的很多故事都这样,我看你门口挂着‘姑妄听之,如是我闻’的牌子,应该是看过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吧?”

  周泽点点头。

  “那里面就有不少讲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的东西,很多故事以及作者本人的评语,放在现在,其实是大众所不能接受肯定会遭受猛烈抨击的观点。

  就像是这幅画里的故事一样,女儿自残自己,被作者评判是尽了孝道,是值得称颂的行为;

  都把两个弱智鬼差给感动了。”

  “…………”周泽。

  “…………”张燕丰。

  拍了拍手,

  陈警官站直了身子,笑了笑,道:

  “或许,这个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个女孩儿身上会有这么多的伤痕,还遭受了这么严重的虐待了。”

  “你的意思是,这户人家为了想生儿子,所以才虐女童的?”

  张燕丰有些不可思议。

  “永远不要低估人愚昧和自私的底线,

  这和贫穷富有以及学历高低无关。”

  三人从这间屋子里走出来,另外几名警察也跑了过来。

  “报告,房子里没有人。”

  “楼上也没有发现人。”

  “难道是看见警车就跑了?”陈警官皱了皱眉,“但不应该啊。”

  虐童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说明这家人的疯狂和偏执,这样子的一家人,会被警车直接吓跑?

  但家里车都在,落地窗也开着,女童自己都跑出来了,

  这家人,又去哪里了?

  “调查一下吧,朱晨浩,王佳丽,去他们的工作单位问一下,再调取一下小区的监控,另外,我刚才看了客厅里的全家福,这户人家应该是个四口之家,门口也有老式的女人鞋子摆放在鞋柜里,也就是朱晨浩的母亲应该也是和儿子住在这个家里。”

  张燕丰马上点头,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周泽则是伸了个懒腰,既然罪魁祸首和原因都找到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惩治这一户人渣家庭了。

  毕竟一家子人,夫妻俩加一个老人,虽说现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或许是走亲戚?或许是出去购物?因为其他原因没开车?

  周泽晃了晃头,

  算了,

  有老张和这个这么厉害的女警官在这里,自己就没必要消耗自己的脑细胞了。

  周泽站在了客厅沙发前面,

  摊开双臂,

  大大咧咧地往下一靠,

  他在书屋就是这样坐沙发的,

  再摆出一个标准的葛优躺,

  就是咸鱼的一天。

  只是,

  这一次,

  当周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后,

  这真皮沙发像是吸足了水的海面受到挤压一样,

  开始向外疯狂地喷射它所吸附在自己“体内”的东西。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一片片血雾因为周泽身体重量的挤压,

  开始从沙发内部喷射出来,

  一时间,

  客厅光滑整洁的地砖上,

  被染上了刺目的腥红……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