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给你个惊喜

第四百一十八章 给你个惊喜

  可惜此时善解人意最会揣摩圣心的老道不在身边,

  否则见到这一幕后,肯定会拿出手机,帮老板留下这经典一张。

  鲜血迸溅,

  血色下的浪漫和奢华,

  沙发的简约搭配上老板脸上的淡然,

  点缀着旁边几个警察的震惊神色,

  妙啊!

  周泽现在有点想念老道了,

  也觉得应该催促一下老张和老安那边,早点把老道捞出来吧。

  沙发里鲜血的喷射,让周泽有些意外,却没有吓得蹦跳起来,吓得面色如土。

  白骨累积起来的王座自己都见过,

  这只是小场面了。

  甚至,周老板连演戏遮掩假装一下都懒得去做。

  正如老张一开始确实对遇到熟人这件事有点慌,但实际上,他们的DNA以及指纹这类的东西,根本就做不得假。

  陈警官的注意力一开始是在地上的鲜血上,随后在周泽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就连她心里都是忽然一沉,关键是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但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坐在沙发上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男人,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甚至,

  还自顾自地翘起腿,

  像是要摆一个poss。

  “沙发里有什么?”老张马上靠近了过来。

  先是走失的被虐待女童,

  紧接着是空无一人的别墅,

  被发现的供着佛像的小房间,

  再加上此时的沙发,

  这栋别墅,这个家,给人的那种压抑和诡异,越发的浓郁了。

  “掀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泽站起身,把手伸向了沙发底部,摸索了一下,道:“这里被开过,有一条缝。”

  “我们掀开?”

  老张是对着周泽问的,这时候,他没有再去看陈警官。

  遇到这种诡异的事儿,老张第一反应还是听周泽的话,毕竟在这方面,周泽比警察有经验得多。

  “一,二,三!”

  陈警官站在边上没有出言阻止,看着两个男人把沙发垫儿给掀开。

  沙发里面是中空的,

  像是被人硬生生挖去一部分一样。

  而在这里头,

  还有一个白色塑料袋残留,不过现在已经破了。

  “血浆。”

  周泽说道,

  “不过装血浆的东西,有点简陋。”

  作为外科医生,对血浆这类的东西,周泽绝不会陌生,事实上,在国内医疗用血和血库里的库存,一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涉及到方方面面,连具体原因和条理作为从业人员都很难讲得清楚,就别提去如何进行解决了。

  陈尽管跪了下来,拉近了自己的脸和地上血浆的距离。

  周泽看着这个女人,下意识地自己也嗅了嗅鼻子。

  “很新鲜的鲜血。”陈警官说道。

  到底你是僵尸还是我是僵尸?

  周老板忽然觉得以这位女警官的天赋,不去当僵尸真的可惜了,做活人这种无聊且没有挑战的事情,交给自家莺莺去做多好。

  这样莺莺下面就不冰了。

  “打电话给你们通城警局,马上派人过来,你们几个,去把手这附近的几个出入口,禁止外来人员入内。”

  几个派出所同志马上点头,跑出去打电话。

  陈警官站了起来,先看了一眼老张,又看了看周泽,道:

  “我们三个人,再把这栋别墅,再搜一遍吧。”

  随后,

  老张和陈警官就上二楼去了,

  周泽被分配的任务是在一楼进行搜索。

  “这女人,都命令起我来了。”

  周老板觉得,放风这种高难度的活儿,才是自己施展专业的地方,至于搜查么,真的太麻烦了。

  回过头,

  又看了一眼脏兮兮的沙发,

  周泽忽然觉得把老道早点洗清嫌疑让他给放出来,真的是当务之急。

  往常一般来说,

  这种趟雷的事情,不都是老道来负责做的么,这次怎么轮到自己了?

  随意地打开厨房,周泽还把橱柜和冰箱打开,什么都没发现。

  走出厨房,周泽又走进了卫生间。

  因为是联排别墅的缘故,固然肯定比普通公寓要大不少,楼层也有三层,但实际面积,其实也没多少夸张。

  卫生间里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地砖上,干净得仿佛可以当镜子照。

  周泽忽然想到了一点,

  那就是既然血浆都能被保存在沙发里,

  那么,

  打扫这屋子的,

  是这屋子原本的主人,

  还是…………

  周泽先打开了马桶水箱盖,

  因为上次鬼玉的事情,

  导致周老板对卫生间的这个位置有着一种深深地执念。

  水箱盖里没什么异常,

  周泽转身准备走出去,

  先前那几位地方派出所的同志都已经搜查过了一遍,这屋子没人,周泽也认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收获。

  自己,

  又不是老道那种倒霉体质,

  对吧?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

  周泽就又停下了脚步,

  回过头,

  又看了一眼那个马桶。

  犹豫了一下,

  自嘲道:“我肯定是想多了。”

  走到马桶前,

  周泽伸手把马桶盖掀开。

  “呵呵。”

  周泽笑了笑。

  马桶盖下面,

  那张满头银发的老女人的脸,

  也对着周泽,

  像是也在笑着。

  ………………

  “那位姓徐的老板,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警官和张燕丰一起搜查二楼和三楼,在搜查时,她忽然开口问道。

  “嗯?”

  老张愣了一下,没料到陈警官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哦,他就是一个书店老板,那家药店是他开的,隔壁的书屋也是他开的。”

  “这么有钱?”

  在南大街开两家店,

  药店生意倒还过得去,但里头的手术室设备她是看过的,绝不是一个小药店的成本就能承受得了的。

  更何况,

  隔壁的书店肯定是一个赔钱货。

  老张犹豫了一下,组织了一会儿措辞,这才详细介绍自家老板:

  “他啊,懒得要死,成天不想着做事,只想着躺在那里晒太阳。

  他老婆家挺有钱的,在本市也开了一家大型私人医院,他是个上门女婿,也就是吃软饭的。

  仗着丈人老婆的钱,在外面混日子过。”

  “我怎么感觉,他没你说得那么不堪。”

  陈警官皱了皱眉,

  她是看见周泽穿着白大褂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尤其是之前坐在沙发上的周泽面对那一幕时的淡然。

  “也是,这年头,想吃软饭当个上门金龟婿,也得看能力是吧?一般人想过这样子的日子,出卖男人的尊严,别人也懒得要你和搭理你。”

  说着,

  张燕丰推开了卧室的门,

  里面有一张结婚照挂在床头,

  正对着床头的墙壁上,则是挂着一张很大的油画,油画上画的是乡间田野,虽说老张是个粗人,对艺术这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涉猎,但单纯从普通人的眼光上来看,也觉得这幅画画得挺不错的。

  就是,

  在卧室里挂这么大的油画,电视机柜子都只能往侧面放了,好像有一点点不协调,但这也没什么,说不定人家主人就喜欢这种调调呢?

  张燕丰回过头,发现陈警官也在观察着这幅油画,笑道:“你也觉得好看?”

  “画工看起来挺好,但实际上只是没有灵魂的空壳,属于基本功很扎实的学徒类型,这幅画模仿的是国外名家的画作,满满的,都是匠气。”

  “…………”老张。

  “最关键的是,你没发现么?”

  说着,

  陈警官往前走了两步,

  把自己的手指按在了油画上,

  然后拿开,

  手指上,居然还沾上了颜料。

  “这幅画,是刚完成的,不超过两天。”陈警官说着又往后退了两步,对张燕丰道:“把油画,取下来看看。”

  张燕丰点点头,踮起脚跟,将油画摘了下来。

  油画被拿下来后,

  墙壁上的淡白色一下子就突兀地显露了出来,

  这墙壁,

  和周围墙壁明显有着巨大的差异,是刚粉刷过的。

  “拿油画做遮掩么。”张燕丰说道。

  “不。”陈警官一只手按住自己的额头,沉思道:“我现在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个墙壁里,应该藏着……嗯,你也应该懂的。”

  客厅沙发内那么多的血浆,

  怎么来的?

  “他花费这么多心思画油画,不像是为了遮掩,而是一种行为上的满足。

  就像是在世俗人眼中的那些行为艺术家所做的事情一样,其实也是为了追求属于自己内心的一种满足,哪怕自己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简而言之,就像是学校课堂里,喜欢故意弄出些动静引人注意,哪怕被同学在心底骂傻逼依旧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智障。”

  在说这些话时,陈警官依旧是一本正经,哪怕脏词儿,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但她不会给你她正在说脏话的反感。

  “我车里有工具,我下去拿个工具。”

  张燕丰和陈警官一起下楼,他们打算待会儿把那面墙壁挖开来看看。

  刚走到一楼客厅,

  就看见刚洗了脸从卫生间走出来的周泽,周老板正拿着面纸擦着自己的下巴。

  “我们在上面有了点发现,待会儿帮个忙,一起挖一下墙。”

  陈警官对周泽说道。

  周泽毕竟不是警察,她如果要请周泽帮忙,自然不可能像对那些下属那样单纯地发号施令。

  一听要做苦力挖墙,

  周老板就觉得很忧伤,

  自己好歹是两家大型赔本店的老板吧,

  怎么到你这儿连装修工的活儿都干上了。

  当下,

  周泽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卫生间道:

  “马桶里,有惊喜。”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