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鬼哭狼嚎

第四百二十二章 鬼哭狼嚎

  安律师走到隔壁药房时,芳芳正站在里头拆着自己的包裹,哼着歌,心情格外好。

  拆包裹确实是一件让人很愉悦的事情。

  “人呢?”安律师问道。

  “什么人?”

  “那个女童。”

  “哦,你们家那个小姑娘,带她出去了。”

  “出去了?”

  “对啊,刚出去没多久,往那边走了,好像还打车了。”

  安律师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可的电话,但那边提示“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出租车到了县医院门口,

  两个女孩儿一起下了车。

  “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林可看向女童。

  是朱胜男说要来一个地方,带她一起来,她才跟来的。

  “来看一看我的一些朋友。”

  女童很平静地说道。

  “朋友?”

  “对啊,朋友,家里不让我上幼儿园,整天把我关在家里,很少让我出门,所以,我很少有朋友,但她们经常会来找我玩呢。

  所以,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孤单。”

  “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可不是真的不懂事的娃娃,眼前这个叫朱胜男的女童有点特殊她也是明白的。

  所以,

  朱胜男口中的“朋友们”,

  让小萝莉也不敢有丝毫地掉以轻心。

  这绝不是所谓的幼儿园里一起玩耍的小朋友。

  这是一家县城里的医院,不算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科室它也都有,一般当地的小病小痛比如割个阑尾啥的倒是没什么问题。

  但如果有比较严重的病症,当地的病人自己也会去市区找附院或者人民医院去看病,就是连这县城医院里的大夫也会推荐你去附院或者人民医院再检查检查,毕竟大医院有更好的设备,更好的医疗条件。

  哪怕是一些人割个包()皮,为了更美观一点,也会选择到大医院去割。

  “你的朋友,在住院?”

  “昂,是的,她们,在住院呢。”

  女童在前面走着,小萝莉跟在后面。

  女童没有走进大门,而是绕着医院的围墙,继续走着。

  小萝莉没再问什么,只是跟着她一起走着。

  “阿姨,你说,为什么这么多爸爸,只喜欢儿子,却不喜欢女儿呢?

  还有妈妈和奶奶,她们自己明明就是女人,却也只是喜欢孙子儿子,不喜欢孙女和女儿呢。”

  小萝莉开口问道,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微不可闻。

  “不知道。”

  小萝莉回答道。

  其实,这个很好知道,原因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但正是因为大家都清楚是什么原因,所以,也就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我不知道呢。”

  女童继续说着话,这不像是在发问,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们女孩子,做错了什么呢?

  阿姨,你也是女人吧。”

  “嗯。”小萝莉不再纠结被小萝莉喊“阿姨”这件事了,因为不知道怎么的,她也被勾动起了一些情绪,“阿姨小时候,家里条件其实还可以,是能供得起大学生的。

  但阿姨家里,不准让阿姨去上大学,准备供阿姨的弟弟上大学,但阿姨那时候的成绩,真的非常好。”

  “阿姨也很可怜呢。”

  “阿姨不可怜。”

  “为什么?”

  “因为在那个夏天,阿姨带着弟弟一起出门,等公交车时,阿姨偷偷地推了他一把。

  他人没事,但他的一只胳膊,被压断了,粉碎性骨折。”

  女童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小萝莉。

  只见此时小萝莉脸上也是一片平静,

  仿佛是在叙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他受伤了,休学了,阿姨那一年高考完,去上大学了。”

  “阿姨很厉害呢,但这样是错的。”

  “我没的选择。”小萝莉的语气忽然变得尖锐起来,“你让我怎么选择,让我辍学?打工去支持他上大学?

  凭什么!

  就因为我是女孩子,

  是爹妈眼里的赔钱货,

  所以我就该这样被糟蹋么?

  辍学,出去打工,再被爹妈找个男人,安排嫁出去,他们再收彩礼钱,再把卖我得到的彩礼钱存起来,给弟弟以后用钱的时候花?”

  “但还是不对的。”女童很认真地说道。

  她说到底,

  还只是一个孩子,

  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不是黑,就是白,除了对,就是错。

  所以,她才会在自己奶奶和父亲不停折磨她时,依旧不为所动,所以,她才会在自己看见画中的人动了之后,很兴奋地去证明给爸爸和奶奶去看。

  她站在血泊之中,

  四周躺着的是,

  是自己家人惨不忍睹的尸首,

  但她没有复仇的情绪,也没有畏惧的情绪,

  她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

  看着亲人的鲜血,

  一点点浸染自己脚下的凉鞋。

  “你知道一个女人,被随随便便嫁出去后,她的下场会有多惨么?尤其你的父母,只在乎彩礼钱多少的前提下。

  你下半辈子过得好不好,幸福不幸福,

  真的就是靠运气了,纯粹地凭手气。

  就像是在彩票店里买彩票,

  但天知道那每次积累起来的庞大奖池到底被哪个天杀的戴着面具的家伙领走了?”

  小萝莉眼睛开始泛红,

  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我不想去靠运气,我只想让自己能活得好一点,我只想要一点公平!

  他们,

  他们本来是能支撑得起我上大学的,他们本来条件可以更好的。

  他们在生下了我之后,却还想生第二个,他们说是怕我寂寞。

  我母亲后来怀了,是个女孩,打掉了,下一个,又怀了,是个男孩,生下来了。

  母亲为此丢了公职,父亲为此被降职。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可怕也是最残忍的事情就是,

  你忽然发现,你的父母,并不是真的在乎你。”

  “阿姨,不哭。”

  女童伸手,帮小萝莉擦拭着泪水。

  “女孩子,出生就是艰难,上学也艰难,进入职场也艰难…………”

  忽然间,

  小萝莉猛地抬起头,

  原本颓丧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冷色,

  伸手直接推开了女童,

  把朱胜男推倒在了地上。

  医院围墙外面是一片停工很久的工地,满是石头碎片渣子,朱胜男摔倒后,双手和膝盖位置都磨破了皮,有血流了出来。

  但小萝莉仍然不为所动,

  眼里之前的泪珠和红色也瞬间消散,

  直接呵斥道:

  “你刚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林可双手撑开,

  环视四周。

  就在刚才,

  自己忽然动情说起了自己以前的故事,以前的遭遇,甚至把自己不曾对外人吐露过的隐私都说出来了。

  这绝不是自己触景生情,也绝不是什么感情流露!

  她有感情,但这么多年来,她早就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

  再说了,

  她为什么会对一个这么小的女童去倾诉自己的感情和心扉?

  唯一的解释就是,

  就在刚才,

  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什么东西给影响到了,那个东西在无声无息间进入了自己的心田,操控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在那一刹那间不能自已。

  安律师为书屋的发展和建设可谓是不遗余力,

  尤其是在他亲切体会到周老板咸鱼之下的深意之后,

  他对书屋的未来更是充满了信心。

  所以,对于开发周老板手底下的这些狗腿子……

  哦不,

  是得力战将!

  他也是挖空了心思,连被他认为是一笔失败投资的张燕丰,他都打算在之后空闲的时间里帮他运营和推向一个更高的位置,以借助他世俗的身份帮忙书屋,更别说一向勤奋向上渴望往上爬的小萝莉了。

  对于幻术的侦破和反制,安律师没有对小萝莉有丝毫的藏私,幻术本就是他看家本领之一,也因此,在不知不觉间忽然沉浸进去之后,

  小萝莉马上又能清醒过来。

  女童坐在地上,她没有看自己手上和膝盖上破的皮,渗出的血,

  而是继续平静地看着小萝莉。

  “你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你刚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你不说话的,我现在就杀了你,送你下黄泉!”

  “阿姨,大家只是喜欢你。”

  女童忽然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灿烂。

  一时间,

  在女童身后的瓦砾堆里,

  在医院后面的小河里,

  在医院病房的上方,

  一道道粉色的影子开始向这里汇聚起来。

  小萝莉环视四周,

  一脸的震惊,

  这不是鬼,

  因为她们没有魂体,

  但她们却有着自己的意识,有着自己的幻象。

  一个个可爱呆萌的小女生她们从四面八方笑着跳着蹦跶着向这里跑来,

  她们攒聚在朱胜男身边,

  她们又走向了小萝莉,

  她们天真,

  她们无邪,

  她们,是那么的可爱。

  “她们……她们是……”

  “是呀,阿姨,她们,和我们是一样哒。”

  朱胜男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深邃,

  深邃得让人一眼看进去就会落入那道深渊无法脱离出来一样,

  “但为什么,

  我们要这样!”

  朱胜男哭了起来,

  一滴滴泪水开始流出,

  周围的女孩们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但她们眼里流出的,

  却是森然的血泪!

  随之而来的,

  是她们原本清澈干净的“身体”,

  因为血泪的哭泣,

  开始慢慢地转向黑色,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小萝莉有些惊恐地后退一步,

  这些分明不是灵魂体,也不是亡魂,

  但这些东西,

  为什么在此时都有厉鬼化的趋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