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猛鬼来潮!

第四百二十三章 猛鬼来潮!

  此时,已经入夜了,夏日的炎热暂时还没褪去,前阵子一场连续十多天的阵雨天气也已经结束,导致哪怕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但在外面依旧是很是闷热。

  周泽坐在安律师的车里,二人已经在这里转了半个下午了。

  但小luoli的手机打不通,完全不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里。

  好在,周泽是不担心小luoli被人贩子拐卖了的。

  如果哪家人贩子敢打小luoli的主意,

  周泽还真的会躺在书店沙发上鼓掌,为有眼光的人贩子们欢呼。

  但那个女童,

  绝对有异样!

  对于地方官来说,做出政绩,那是锦上添花,是属于有奋斗心那批人;

  而真正的首要任务,则是维稳!

  政绩决定你的上限,维稳则是决定你的下限。

  周泽是通城的鬼差头头,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捕头,这通城地界的阴司事物,其实基本都在他周泽的管辖范围之中。

  现在,已经出了一门三口被杀的案子了,如果再搞出什么乱子,周老板也会跟着一起吃挂落。

  当安律师回电话告诉他小luoli和那个叫朱胜男的女童都不见了后,周泽马上从案发现场出来,和安律师一起开始找了起来。

  然而,通城虽然只是一个二线城市,但破船还有三根钉呢,短时间内想要在通城这一市六县的范围内,找出俩女童,难度真的很大。

  “老板,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林可毕竟还跟着她。”

  安律师这时候只能安慰周泽。

  “那个女童,我给她做的手术。”

  “老板,你也不用因此内疚,救死扶伤,是你上辈子当医生时继承下来的天职和本能,你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哪怕因此引起了其他的后续乱子,也和您无关。”

  安律师记得自己以前看过一本一战老兵的日记,那位老兵在一战时,俘虏了一名德国士兵,他就是阿道夫希特勒。

  如果当时这名一战老兵直接开枪,杀了这个俘虏,兴许二战就不会出现了。

  而且,哪怕是在自诩为文明地区的欧洲那边,杀俘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她是个好女孩,她不坏。”

  周泽皱着眉说道。

  在给她做手术以及在短暂地交流中,周泽可以感受出来,朱胜男心里没有恶意,她是一个很干净清澈的小姑娘。

  干净得,

  像是一张白纸。

  “老板,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不能太感情用事…………”

  “不是,老安,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了,她很纯真,很干净。

  但越是这样子的一种人,

  如果给了她机会,给了她契机的话,

  她所能造成的伤害,将会更加地可怕!”

  “唔…………”安律师点点头,“老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绞尽脑汁花费了很长时间,谋杀了自己的妻子,骗取了高昂的保险赔偿。

  一个天真无邪地孩子,在飞机起飞前,往飞机螺旋桨里头丢了一个自己的玩具祈愿。

  哪个会造成更为恐怖的伤害?

  就在这时,

  周泽和安律师二人脸色同时一变!

  他们感应到了,

  极为恐怖的鬼气!

  距离有点远,但依旧很清晰,这就足以说明那个地方此时爆发出来的鬼气,很是惊人!

  “在西边!”

  安律师一咬牙,马上拐弯,闯红灯超速开了过去。

  ……………………

  “别哭了,我告诉你别哭了!!!”

  小luoli大喊道。

  但抱着膝盖坐在那里的朱胜男,依旧在不停地滴落着眼泪,像是一个无助的可怜孩子。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这个情况。

  她的童年,已经被蒙上了浓厚的阴影,

  她的人生,从一开始就走入了畸形,

  她的家庭,只能带给她森然的寒冷;

  她很坚强,

  苦难会让你变强,

  这是一句毫无意义的狗屁鸡汤,

  但苦难倒是能够让你变得麻木,这倒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

  原本麻木的她,

  似乎是在这里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在一起后,

  渐渐地褪去了以前的防备,

  撕开了自己早就结痂甚至是起了老茧的伤口,

  露出了自己最本质的心扉。

  她委屈,

  她孤苦,

  她难受,

  她想哭,

  她忍不住。

  哪怕紧咬着嘴唇,但眼睛里的眼泪却依旧止不住地不停地往下滴落着。

  但不知道为什么,

  她的情绪居然能够带动起周围这些“幻影”的情绪,

  这些根本就不是亡魂,

  她们早就已经死去了,亡魂也下了地狱,

  这是她们留下来的怨念或者是牵挂,

  然而,

  现在这些留下的幻影,却开始逐渐地充实起来,

  像是被灌输进入了情绪,

  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影响。

  她们不是亡魂,

  却开始不断地扩张,身上的煞气也开始越来越浓重。

  这是化作厉鬼的征兆!

  这是一种小luoli自己都从未见过的场面,

  一种颠覆了她之前所有认知的场景。

  小luoli咬了咬牙,身形向后一推,双手撑开,张开嘴,

  长长的舌头伸了出来,

  像是形成了一条通向地狱的古道。

  不管如何,

  她不可能坐视这里上百个厉鬼真的化形成功,

  到时候别说她自己没办法处理,

  就是书屋里所有人在这里,

  一下子面对上百条厉鬼出笼,

  也得抓瞎!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吟唱声响起,

  地狱之门打开。

  小luoli想要趁着这些幻影没来得及全部化形之前,将她们通通收走!

  一百条厉鬼,一下子窜出来,这对阳间的危害,将是恐怖的!

  附近的很多女童都被牵扯了过去,

  一下子,就有七八个女童被小luoli收入地狱之门中。

  其他的女童开始更加大声地哭泣,

  朱胜男在看见这一幕之后,

  眼眸中开始泛起了阵阵白色,

  她显得很迷茫,

  显得很无助,

  甚至是,

  显得很伤心。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连曾经有相似经历的阿姨你,

  都要抛弃我们?

  她们,

  她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

  我们和她们,都是一样的人,她们已经这么可怜了,为什么阿姨你还要这样对待她们?

  她们本来可以出生的啊,她们本来可以幸福快乐地来到这个世上的啊。

  她们本来现在年纪和我一般大,或者比我大或者比我小,

  但她们本该拥有自己温暖的家庭,有父爱,有母爱,有亲人的关怀,有大家的呵护…………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只是因为喜欢男孩子,

  就要把我们给扼杀掉!

  为什么?

  只是因为我们是女孩子,

  连被生下来正常对待的权力都没有么?

  为什么!

  为什么啊!!!“

  朱胜男开始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一时间,

  那些原本围绕在她身边哭泣的女童们也一起放声厉啸!

  她们的苦,她们的不甘,又有多少人能够知道?

  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在娘胎里,她们也曾对这个世界有着憧憬,有过期待,有过依恋,有过徘徊。

  但当那冰冷的钳子忽然刺入进来,

  将她们还为成熟的身子直接拖拽出来抛弃在一个金属盆子里时,

  谁又会在意她们的感受?

  若是不愿,若是不方便,若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他们的父母无法也没办法把她们生下来好好抚养,那也就算了。

  但为什么父母又马上去想办法生第二个,想要一个弟弟?

  这有是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百名女童的厉啸,

  汇聚成了恐怖的旋窝,

  一道道漆黑的影子从她们身上攀爬出来,

  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被赋予了新的定义。

  “别哭了,别哭了!别喊了,别喊了!”

  小luoli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厉鬼,

  她们化形的速度加快了,

  快到了自己根本来不及去收她们!

  这下完了,

  这下真的完了!

  小luoli清楚,这一切的原因,就是朱胜男!

  是她,

  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

  导致她似乎拥有了和亡魂直接沟通对话的能力,

  甚至她的情绪,她的思维,

  还能够去操控和激化那些亡魂!

  她和她们,是一体的!

  她哭,大家一起哭!

  她恨,大家一起恨!

  她叫,大家一起叫!

  “嗡!”

  猛地,

  朱胜男站起了身,

  她依旧是茫然地盯着小luoli,

  “我已经问过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奶奶了,

  现在,

  我要一个一个地带着她们,

  去找她们的父母,爷爷奶奶,

  去,

  问个清楚。”

  “轰!!!”

  恐怖的煞气几乎成了实质,

  “啪!”

  小luoli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舌头,同时自己整个人也被扫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不要去,不要去,不要离开这里!”

  小luoli喊道。

  但朱胜男却麻木地转身,

  在她身边,

  有上百名已经化作厉鬼,

  阴森恐怖的女童。

  ………………

  “快到了,就在前面,好像是那家医院那里。”安律师一边开车一边喊道。

  “那家医院,是xx县医院吧。”

  “怎么了?”

  “我记得一年多前,就是我出车祸之前几个月,这家医院的院长还有几个主任都被撤职了。”

  “为什么?”

  “因为这家医院条件不好,为了创效益,直接帮父母查未出世孩子的性别,且无条件地帮忙做人流。这导致整个通城,甚至附近几个市区的很多人都特意来这家医院检查,

  和,

  堕胎。”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