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叔叔,你要杀我?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叔叔,你要杀我?

  “不准走!”

  小萝莉重新站了起来,

  虽然在喘着气,身上也不住地在酸疼,甚至连舌尖位置也已经麻木,但她清楚,她不能放任这一群厉鬼离开这里。

  眼下,

  虽然有朱胜男这个小女童走在那儿,周遭所有的厉鬼女童们都跟着她,簇拥着她,以她为主心骨。

  但这个朱胜男,

  才是最可怕的一个啊!

  这个曾在家里遭受父母奶奶百般凌辱折磨的女童,

  这个依旧保持着一颗童心眼眸里虽然麻木却依旧清澈的女童,

  才是,

  才是,

  才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恶人作恶,他是有目的,他是有所求的,也因此,他是会畏惧的,会害怕的。

  当你有所求时,你自然就有所畏惧,

  反之,

  则是无欲则刚!

  而朱胜男,她没有所求,她做事情的风格,她的思维,完完全全是凭着本心。

  她可以去把路边的一只流浪猫抱起来,给它吃的。

  也能把整个通城的人都放厉鬼杀光,问她们相不相信那幅画里的人会动唉。

  她的手里,掌握着潘多拉的盒子,甚至,她到底还能掌控多久,都不知道!

  朱胜男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周围的厉鬼们都围绕着她,仿佛形成了一种磁场。

  小萝莉清楚,朱胜男不是鬼,也没被附身,她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又或者可以说是……超能力。

  当然,也能认为是一种玄学,类似阴阳眼之类的。

  人间,永远是活人的主场,地狱里的厉鬼再恐怖,再强大,却也没办法改变这种既成事实。

  小萝莉是知道一些异人的,甚至,她觉得自己的那个父亲,也就是王轲,他本身也有些不平凡,他似乎能看透自己,而且,他更是直接看透了周泽的身份。

  朱胜男的这种能力是天生就有的吧?又或者,是在自己童年时光里,被家人虐待压迫出来的?又或者,是被什么东西附身过,产生了某些联系和变化?

  只是,现在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

  “封!”

  小萝莉低喝一声,

  这一次,

  她没有张开嘴,自己的舌头也没有伸出来,

  但是,

  在她的脚下,

  却有一道类似舌头的阴影直接扩散出去,拦住了朱胜男的去路,影子还缠绕住了朱胜男的脚踝,像是舌头一样将其捆绑住。

  “阿姨,你为什么还要阻拦我呢?”

  朱胜男有些不解地回头看着小萝莉,

  “我只是带着姐妹们,去问问她们的父母,当初,为什么要抛弃她们啊。”

  朱胜男很是懵懂的样子,像是一个对外界好奇正处于摸索阶段的娃娃,有着极强的求知欲。

  一时间,

  上百名厉鬼全都疑惑地看向小萝莉。

  她们没有青面獠牙,但那种上百名厉鬼一直盯着你所形成的气场,也是让小萝莉身形一颤。

  “老板,怎么还没来。”

  小萝莉咬着牙死撑着,

  不能放她们离开,

  一旦她们四散出去,

  就是一场恐怖的肆虐!

  自己是通城鬼差,将吃不了兜着走。

  “阿姨,你不对哦,他们抛弃了我们,我们连问一问的资格,都没有么?

  阿姨还说,自己以前也被家里人区别对待,也对此不满,怀恨在心呢。

  现在,

  阿姨怎么变得和我爸爸妈妈一样了呢?”

  在最后一个字落下来时,

  朱胜男猛地抬起头,

  她的瞳孔深处,绽放出了一抹白色。

  一时间,附近的厉鬼一起开始了咆哮,而后,主动向着小萝莉冲了过来。

  “咔嚓…………”

  一辆轿车迅速地冲了过来停下。

  安律师直接伸出自己的左手,左手上的血肉瞬间消散,露出了白骨。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镇!!!”

  白骨手向前一探,

  面前的十多名厉鬼全都被定格住了。

  周泽松了松脖子,骨节位置发出了一阵脆响,

  十根指甲全都长了出来,

  双手摊开,

  到:

  “咖啡!”

  一时间,

  一道道黑雾从周泽指尖伸展出来,

  将面前的十几只厉鬼全都掐住。

  最前面的几排厉鬼在顷刻间就被压制住了,

  也已你,

  厉鬼的队伍陷入了滞缓之中。

  “老板,安律师,她们是被那个女童召唤出来的,她们原本不是亡魂,现在却变成了厉鬼。”

  小萝莉马上开口提醒道。

  “老板,不能放任她们离开,哪怕她们有再多的冤屈,哪怕她们有再大的可怜,都不行。”安律师看着身边的周泽喊道。

  这个时候,

  安律师真的怕周泽会妇人之仁。

  是的,

  这些女童幻化的厉鬼们固然很可怜,她们有着悲惨的结局,她们值得去同情,值得去怨恨,甚至,值得去报复!

  但不可以放她们离开,

  一旦她们四散出去,

  在这座城市里,

  忽然出现了上百只厉鬼,

  这绝对比在城市里出现一百头老虎更为可怕!

  冤有头债有主,固然很有道理。

  但谁又能保证,她们真的只是去冤有头债有主?

  一旦让她们肆虐开来,不光是通城里多少无辜人会遭遇不幸,连周泽这个通城鬼差,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事情阴司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是鬼差之间为了私利的自相残杀,都可以默认,可以无视。

  但谁的辖区出了大乱子,

  就等着巡检从地狱上门出来问罪吧!

  “报纸!”

  周泽用行动做出了回答。

  这个时候,不能仁慈,也不敢去仁慈。

  就像是一群孩子拿着核弹的开关装置站在那里玩耍,

  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也不想去杀很多人,但如果你站在旁边,你会不会感到害怕?

  一条条黑幕从上方笔直地落下,狠狠地抽打在了被锁住的厉鬼身上。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

  周泽面前十多条厉鬼全都灰飞烟灭!

  安律师见状,终于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好在,自家老板懒是懒,咸鱼是咸鱼,但关键时候,够不要脸……

  不对,是够自私!

  “亡法,绞!”

  安律师白骨手猛地一攥,

  他面前的十多个厉鬼也都一齐被搅碎。

  一下子被灭掉了二十多条厉鬼,

  这里的压力似乎也被缓解了许多。

  朱胜男站在那里,没有动。

  但她的眼眸里,

  带着浓郁的不解,

  她不认识安律师,

  但她认识周泽。

  她看着周泽,

  开口问道:

  “叔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叔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剩下的厉鬼女童跟着一起喊道。

  来自厉鬼的质询,而且还是八十余个厉鬼一起质询。

  要知道,平时如果有一个鬼缠着你,你晚上做梦都不踏实,甚至会被鬼拖入奇奇怪怪的梦魇之中;

  其实,很多人会做这种梦的时候,往往是因为沾染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因为梦由心生,心被脏东西玷污了,在梦里,就能直观地体现出来,只是,大多数有此经历的人都只是认为是自己最近太疲劳所致。

  而这,可是厉鬼,且是这么条厉鬼!

  “邪障!”

  安律师目光一凝,

  一道道粉色的雾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将自己以及身边的周泽和小萝莉都包裹了进去,算是隔绝了那些恶鬼的精神上的冲击。

  “林可,你和我一起解决这些厉鬼,老板,你去把那个朱胜男…………”

  犹豫了一下,安律师还是一发狠,道:

  “杀了!”

  周泽抿了抿嘴唇,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安律师。

  如果此时是在书屋里,大家没事干闲着坐在那儿聊天,

  周泽估计直接就把自己面前的咖啡,哦不,是拿着安律师的超霸杯保温杯把里头的过期咖啡一起倒在他头上了。

  你妈臭嗨啊,

  你特么不忍心去杀,

  让老子去杀,

  你当老子就没同情心就是刽子手么?

  只是这个时候明显不适合再讨价还价了,

  虽说刚刚自己和安律师出手,

  直接灭杀了二十余个恶鬼,

  但剩下的八十条,

  一旦让那个朱胜男下令放走四散,

  自己和老安他们人手就这么多,还真的没办法控制住这个局面了。

  见周泽没马上反对,

  安律师自然不可能给周泽反对的时间,

  娘希匹,

  赶紧生米煮成熟饭!

  安律师撤开了粉尘,直接冲了过去,小萝莉站在安律师身后,她的舌头开始帮安律师驱赶身边的恶鬼。

  而周泽在深吸一口气后,

  直接冲向了朱胜男坐在的位置。

  因为有安律师和小萝莉的牵制,原本围绕在朱胜男身边的厉鬼们大部分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等周泽冲过去时,朱胜男身边已经没几个厉鬼了。

  朱胜男很是平静地看着冲向自己的周泽,

  脸上挂着浓浓的不解,

  甚至,

  有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滴落下来,

  她是活人,

  眼泪自然也是真的。

  “叔叔。”

  这一声“叔叔”,

  让周泽的身形一颤,

  但他还是在继续往前冲去,

  他相信,只要自己近了她的身,

  杀她,

  问题不大!

  “叔叔,明明是你救了我,还把针从我手臂上取了出来。

  你告诉我,

  你会帮我去和爸爸妈妈去讲道理,

  你不会让人再伤害我的。”

  朱胜男开始哭了起来,

  垂下了脸,

  像是一个委屈至极的小姑娘。

  “但叔叔…………你却要杀我。”

  下一刻,

  朱胜男猛地抬起头,

  她的眼眶里,已经是一片白色。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一同厉啸的,

  还有其他的厉鬼,

  乃至于,

  刚刚被周泽和安律师灭杀的那二十多条厉鬼竟然又凭空地凝聚而出,

  一起厉啸,

  一起疯狂!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