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姐姐和弟弟

第四百二十六章 姐姐和弟弟

  “唉。”

  小区门卫室里的保安老董打了一个呵欠,

  平时他都是值夜班的,本来早就习惯的事儿,

  因为自家儿子的新房这阵子在装修,儿子和儿媳妇上班忙,他白天自然得去盯着一点儿,这无疑就压缩了他原本的休息时间,弄得晚上值班时当真是困得很。

  但他又不能真的睡着,这里的监控可都开着,若是让上面知道自己值夜班时睡着了,这份工作可就很难保住了。

  强行撑着眼皮,

  老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看见一个女童从门口走来。

  女童走到安全门前时,安全门自动打开了。

  安全门是需要住户持卡刷门进出的,如果是外来人员想进来,是需要到老董这里来做登记老董才会开门的。

  老董诧异了一下,

  刚刚自己好像没看见那个女童从口袋里拿出门卡去刷安全门的感应器啊,

  怎么门就自己开了?

  老董侧了侧身子,看向那边,

  他觉得,

  应该是自己刚刚眼花了吧,毕竟太困了啊。

  倏然间,

  一股子森冷的气息袭来,

  老董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真的好冷。

  能不冷么,

  要知道,

  在那个女童身后,可是有着上百个厉鬼一起跟着的啊,等于是有一百来个厉鬼排着队从老董面前走过去。

  年纪大了,身体自然就有点虚了,再加上老董这些日子睡眠不足,精神头就更萎靡了,这么一通阴魂过去,他当然是受不住。

  过了好一会儿,

  那种冰冷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老董赶忙拿起自己泡着枸杞的茶杯,

  连续喝了好几大口。

  “感冒了吧我?”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老董有些担心起自己的身子了,

  至于刚刚的女童,他早就忘了。

  “嗒…………嗒…………嗒…………”

  这是凉鞋摩擦着地面的声响。

  朱胜男走到一栋楼面前,

  微微抬起头,

  她的目光,锁定在了三楼的位置。

  她身边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上百条厉鬼女童也一起抬起头,看向那边,当真是,

  整整齐齐。

  “汪!汪!汪!汪汪汪!!!!!”

  公寓楼的底楼是车库,应该是有人把自己的宠物狗养在车库里。

  此时,在车库门后面,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毛开始叫了起来。

  它平时一向温顺,很少开口去叫,它的主人家一度以为自家的狗是个哑巴。

  但今天,

  它叫得很疯狂,

  狗眼除了看人低以外,

  还能看见一些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狗狗乖,不吵哈。”

  朱胜男看向前面的车库门,轻声道。

  她是个小女孩,对狗狗也是很喜欢。

  她身边的上百名厉鬼女童一起看过去。

  刹那间,

  刚刚还在狂吠的金毛猛地匍匐在了地上,

  眼耳口鼻位置有鲜血渗透了出来,

  慢慢地,

  它的身子也就不动了。

  世界,安静了。

  “真乖。”

  朱胜男再次抬起头,看向了楼上。

  同时,

  在队伍里,有一个厉鬼女童慢慢地走了出来。

  “去吧,姐姐。”

  朱胜男说道。

  她没喊那个厉鬼的名字,因为这里的所有女童里,除了她以外,其她人,都没有名字。

  一个还没出生,在娘胎里就被父母决定堕胎的女孩,又有谁会去给她取名字?

  “上去问问吧,问问为什么。”

  厉鬼女童默默地走入了楼道口,身影,没入了黑暗之中。

  其余的人,

  继续站在朱胜男身边,向楼上,眺望着。

  她们今天来,

  就是想问问一些事情的,

  一些,

  对于外人来说很好理解,

  但对于她们本人来说,却无法理解的事情。

  ………………

  “唉,累死我了。”

  刚打扫好家里卫生的妇人把自己的鞋子给脱掉,躺在了沙发上。

  她看了一眼在那里自己蹲着玩儿玩具的儿子,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准备小小的眯一会儿。

  孩子他爸今儿个是晚班,到天亮才会回来。

  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她的身子也落下了一些病根,不方便出去上班了,只能在家里带孩子。

  原本两个人上班的家庭,现在变成了三口之家,赚钱的只有丈夫一个人了,丈夫的压力自然很大。

  尤其是儿子很不省心,太调皮了。

  有时候妇人也会想着,如果当初没把女儿打掉,现在的话,姐姐应该可以帮着自己带弟弟了吧?

  自己,

  是不是也就能轻松一点了呢?

  但,谁又知道呢,这二胎说放开就放开了。

  这么一想,老谋子才是最倒霉的;

  当初因为私生子的事儿被全国网民口诛笔伐,若是搁在这会儿,风向变了的话,应该不会再被骂得那么惨了吧?

  妇人换了个躺的姿势,慢慢地闭上了眼,她累了,做这点家务就有些气喘,腰背也是酸疼起来,只能先眯一会儿休息一下。

  小男孩继续蹲在地毯上玩着自己面前的玩具,

  忽然间,

  小男孩有些愣愣地抬起头,看向门口。

  他像是看见好像有人站在门口的位置上,却看不真切那个人到底是谁。

  幼儿的眼睛,其实也还能看见一些特殊的东西,但等再长大一些后,也就看不见了。

  许是这五谷杂粮吃多了,受到了红尘的污染,那双眼睛,也就没有刚出生时那般的灵粹了。

  “喔喔喔!”

  男孩手里拿着自己的玩具,叫着,喊着,像是在招呼那个人过来,和自己一起玩。

  女童慢慢地走近了他,

  她看见了这个无忧无虑玩玩具的男孩,

  这是,

  自己的弟弟吧?

  女童又看向了沙发的位置,

  那里躺着的,

  是自己的妈妈。

  是的,是自己的妈妈,她能感觉得出来,毕竟,自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女童再度看向了自己跟前的小男孩,

  “你……很开心么?”

  女童慢慢蹲了下来,

  盯着自己的弟弟,

  这是,

  她的亲弟弟。

  小男孩继续玩着自己的积木,似乎对自己身边站着的这个人,并不是很在意,事实上,除了一开始他看见了她之后,

  慢慢地,

  他也看不见她了。

  阴阳的界限,仅凭普通人的肉眼,真的是太难以去打破了。

  “为什么,你就能这样快乐地生活着……

  而我,

  却不能?”

  女童皱着眉,自言自语着。

  在她的眼里,恨意正在不停地凝聚着着,像是即将破堤而出的洪流,马上就会吞没一切!

  不患寡而患不均,

  当女童站在这里,

  看见自己的弟弟正在温暖的家里,在父母的关怀中,过着如此无忧无虑的幸福日子时,

  她心里的恨意和不平就马上被激发了出来。

  凭什么?

  为什么?

  小男孩放下了手中的积木,偷偷地看了一眼沙发上自己的母亲,像是在确认自己的母亲是否已经睡着了。

  见自己的母亲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小男孩马上跑向了厨房,打开了冰箱上面的门。

  里头,有冰镇的可乐。

  他很喜欢喝可乐,但自己的父母却不准自己喝太多,所以,他每次都喝得不过瘾。

  趁着母亲睡着了,

  他想自己偷偷地喝。

  但他个子太矮了,

  能勉强打开冰箱门,

  却够不着。

  冰箱是靠着厨房柜台摆放的,

  所以他先跑到椅子边,爬上了椅子,然后准备再爬上柜台,到时候就能站在柜台上去拿可乐了。

  爬上椅子就已经很艰难了,再爬上柜台时,他没有发现在自己面前的柜台上面,正好放着一个砧板,一个一把刚刚自己妈妈切菜用的刀。

  小男孩的手在柜台上面摸索着抓着,他想要抓到些什么好让自己爬上去,他很努力了,但个子确实太小。

  不小心间,他摸到了砧板,下意识地开始把砧板往下拖拽。

  砧板连带着上面的菜刀正在向小男孩这边滑动过来。

  女童站在厨房门口,

  看着自己弟弟的一举一动。

  她看见了砧板,也看见了菜刀,

  甚至,

  能够想象出自己弟弟待会儿被菜刀砸到时血肉模糊的场面。

  一时间,

  她的心底居然生出了强烈的快意。

  该,

  该,

  该!

  小男孩继续摸索着,

  砧板的大半部分已经探出柜台了,

  终于,

  砧板砸落了下来,

  那把菜刀也是笔直地对着小男孩的面门落下。

  “哐当…………”

  小男孩脚下站着的椅子忽然摇晃了起来,小男孩从椅子上摔下。

  “啪…………”

  菜刀落在了小男孩的很远处,砸在了瓷砖上,发出了巨响。

  小男孩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几乎是从鬼门关的位置走了一遍,也不知道自己差点要经历怎样的苦难,

  更不会知道,

  原本站在厨房门口的女童,

  在砧板掉落的瞬间,

  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推了他一把。

  女童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己,

  明明是恨他的啊,

  父母不是为了要他,

  就不会不要自己的啊。

  那自己刚才,

  为什么又要救他?

  为什么?

  正在沙发上浅睡的妇人听到了菜刀落地的脆响,马上睁开眼,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到了厨房上。

  她看见了掉落在旁边的菜刀,也看见了摔倒在地上的儿子。

  她马上扑了过去,先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儿子身上并没有刀口子,

  这才十分后怕地把儿子拥入自己怀里。

  “你怎么这么调皮啊,你怎么这么调皮啊,吓死我了,你吓死妈妈了啊你知不知道…………”

  “妈妈…………”

  女童站在妇人身边,

  看着妇人抱着自己的弟弟,

  慢慢地,

  她也蹲了下来,

  把自己的脸,凑在了妈妈的肩膀上。

  仿佛自己的妈妈,在抱着自己弟弟的同时,也同样在抱着她,

  就好像,

  她也生活在这个家里,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她满足的闭上了眼,

  她没有看见,

  自己身上的黑烟正在慢慢地消散,

  这次,

  是彻底地在消散……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