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愤怒的朱胜男

第四百二十七章 愤怒的朱胜男

  朱胜男抬着头,

  她的脸上有些疑惑,

  有些不解,

  也有些迷茫;

  同样的表情,也一起出现在她身边的这些厉鬼女童的脸上。

  朱胜男抬起手,

  像是在尝试,

  却失败了。

  那位姐姐,

  她感应不出来了,

  她彻底地消失了,

  在这个世间,不留下丝毫的痕迹。

  “为什么…………”

  朱胜男自言自语着,她很不理解。

  “为什么…………就这样…………放弃了?”

  朱胜男环视四周,看着站在身边的这些姐妹们。

  这些姐妹们没能给她回答,

  她的年纪又太小,

  也给不出回答。

  想要去解决问题的人,被解决了,

  这似乎,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

  但这并不是朱胜男自己想要的,

  不过,她具体想要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你很难让一个只有上幼儿园年纪的小孩去思考太多复杂的事情。

  朱胜男转身,开始往外走。

  她越走越快,

  身形像是幻灯片一样,一闪一闪的,前一刻还出现在这里,下一刻就是在百米之外了。

  此时的她,宛若黑夜里的幽灵。

  似乎是受到了朱胜男情绪的影响,

  周围的这些厉鬼们情绪也一下子低落了下来。

  不过,朱胜男想不到,她们好像也想不到,明知道想不到,却还在想,但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

  但是,

  似乎是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朱胜男似乎没有注意到,

  厉鬼女童们和她之间的距离,

  开始慢慢地被拉开了。

  原本紧凑的队伍,一下子变得松散起来。

  队伍,

  不像一开始那般好带了。

  只是,朱胜男还是在继续思考着,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的爸爸,自己的妈妈,以及自己的奶奶。

  她在想着他们,

  却越想越没有头绪,

  越想心越乱,

  越想越烦躁。

  猛地,

  她抬起头,

  她看见距离自己最远的一个女童,已经在自己几十米之外的位置了。

  她没说什么,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其实,她更愿意大家各自去寻找各自的爹妈,不要再一直跟着她了。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约束这些厉鬼的念头,一丝一毫都没有。

  她希望她们就此散开,散落进这通城之中,只是,她们还很胆小,还是本能地依恋着她,这让朱胜男很苦恼。

  好在,

  现在这种依恋正在慢慢地被淡化,

  距离大家的彻底散开,

  也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朱胜男指着前面的一个已经关了门的早餐店铺。

  “妹妹,你去吧;

  记得,

  问完了,要回来啊;

  我们,

  我们都在等你啊。”

  一个女童脱离了队伍,向早餐店走去,身形没入了卷帘门之中。

  大家一起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看着这家早餐店。

  像是一个个求知欲极强的孩子,

  在等待真正答案的出现。

  路灯下,

  一排排女童散乱地站在这里,

  让这附近的所有路灯都开始“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

  ………………

  做早餐生意,如果区位选得好东西也做得好的话,其实挺赚钱的,但这一门生意,却很是折腾人。

  往往每天早上三点多的时候就得起床到店里开始准备了,四五点的时候就得开始开门营业,然后一路忙到将近中午的时候。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在苦钱。

  眼下,虽然还是前半夜,但早餐店二楼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加上一个孩子,已经一起睡着了。

  后半夜就得起床开工,这睡眠,就尤其重要。

  女童一步一步地走上来,

  直接穿过了门,

  进入了房间。

  地上的凉席上,睡着三个人。

  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母亲,

  还有自己的弟弟。

  她就这样站着,

  一会儿看看自己的父亲,

  一会儿看看自己的母亲,

  再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自己的弟弟,

  长得真的很丑哦,

  还是个兔唇,

  真的好丑好丑。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如果爸爸妈妈没把我打掉的话,

  我应该比弟弟长得漂亮很多吧?

  毕竟,

  妈妈虽然皮肤变得粗糙了,但也能看出来,年轻时真的是个漂亮女人呢。

  女童蹲了下来,

  她的眼里明明满是怨毒,

  脸上也都是复仇的愤怒神情,

  但她就是没动手,

  仍然只是默默地看着,

  不停地看着。

  爸爸真的好瘦哦,

  太瘦了,

  是开早餐店每天忙得很辛苦么?

  妈妈的皮肤也好差哦,妈妈也不大啊,却这么憔悴了。

  他们这么辛苦,

  一定都是为了弟弟吧?

  对于他们来说,一切的辛苦,只要是为了弟弟,就都是值得的吧?

  他们,

  真的是很爱自己的孩子呢,

  弟弟,

  真的好幸福呢。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滴泪珠从女该的眼角位置流落了下来,

  砸在地上后,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转而又烟消云散。

  给弟弟治疗兔唇应该要花很多钱吧,

  手术费应该是很贵的吧,

  爸爸妈妈也是为此在努力地赚钱吧,

  但是…………

  女童的眉头皱了下来,

  把我生下来,哪怕不供我上学,让我长大点就在店里帮忙,

  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所以,

  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在发现我是女孩子时,

  就直接干脆地做决定把我打掉了呢?

  为什么呢?

  弟弟,

  就这么重要么?

  重要得,完全可以对我不屑一顾。

  “为什么!凭什么!”

  女童伸手,

  掐住了自己弟弟的脖子。

  弟弟脖子上浮现出一道暗青色的手指痕迹,

  弟弟的呼吸也开始变得艰难起来,但他还没醒来,他也没办法醒来。

  为什么你们当初对我不屑一顾,

  为什么你们现在对弟弟却舍得一切?

  生男生女,

  真的这么重要么?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我要你们爱弟弟,

  我要你们丢弃我,

  我要你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地!

  但心底,明明涌动着怒火,但手上的力道,却在慢慢地减弱,无法控制地减弱。

  女童松开了手,

  弟弟的呼吸也终于正常了下来,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女童跪伏在凉席边上,在她身旁,就是自己的家人。

  她回来了,

  她明明已经回来了,

  但这个家,早就没有自己的位置了,甚至,她根本没在这个家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慢慢地,

  女童在凉席边缘位置躺了下来。

  她原本,是想来找寻一个答案。

  而现在,

  她忽然发现,

  答案是什么,并没有什么意义。

  她侧过头,看见睡在自己身边的爸爸,又看了看睡在自己另一侧的母亲,她笑了。

  低头,看着自己身边熟睡着的弟弟,她的笑容越发地灿烂起来。

  “爸爸…………妈妈…………弟弟…………我们一家人…………一起睡觉…………”

  “弟弟…………你要乖哦…………爸爸和妈妈…………真的很喜欢你呢…………”

  女童闭上了眼,

  她的身形也在慢慢地开始消散,

  像是一缕青烟,

  不知魂归何处,干脆就此消解。

  马路上,一直抬头看着二楼阳台的朱胜男抓着自己的头,蹲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朱胜男开始了尖叫,

  刺耳的尖叫声在这个深夜街道上不停地回响着。

  为什么,

  为什么,

  不该是这样子的,不该是这样子的。

  自己父亲,自己母亲,自己奶奶惨死的画面在她脑海中不停地浮现而出,

  为什么你们不去杀,

  为什么你们不去报复,

  为什么你们心甘情愿地让自己消失,

  为什么你们就这样干干脆脆地获得了解脱!

  你们,

  傻啊!!!

  还是,

  我傻?

  朱胜男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上,还有不少她刚刚扯断下来的,属于自己的头发。

  她站起身,

  昂着头,

  看着自己身边的女童们。

  “不要再一个一个地去了…………”

  朱胜男的声音有些清冷,

  “下一个地方,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近百个女童一起点头,

  她们的眼眸里,受朱胜男感染,也都泛起了红色。

  “我们一起进去,

  去,

  惩罚他们,

  好不好?”

  女童们继续点头,像是一个个提线木偶。

  在小孩简单的世界观里,

  看见别的孩子有什么,她也就想有什么,

  看见别的孩子做什么,她也就想做什么。

  这些女童,

  是朱胜男的朋友。

  所以,

  当她发现她们一个一个地回到自己家里后,却什么都没做,反而主动地开解化解掉自己的执念时,

  朱胜男开始慌了。

  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我让叔叔们杀了自己的妈妈,让叔叔们杀了自己的爸爸和奶奶,

  为什么你们没有?

  难道,我和你们不同?

  不可能,

  不应该,

  也不可以!

  我们是相同的,

  是相同的啊,

  我们是姐妹,不是么?

  没有理由,没有是非,没有自私,这就是属于小孩子的单纯和她的世界观。

  朱胜男的脸开始扭曲起来,

  她不准让下一户人家就一个人进去了,这次,要去,就一起去!

  把下一个要去的姐妹家里的弟弟、父母,所有亲人长辈,

  一起都杀了!

  我们是朋友,

  我们应该一样!

  “杀了他们!”

  朱胜男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所有的女童一起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杀气,

  凛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