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周老板的嘴遁术!

第四百二十八章 周老板的嘴遁术!

  “这他娘的是不是你家亲戚啊,老安?”

  “我问谁?”

  安律师自己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对方刚刚掐诀使用术法时的“台词”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连使用的术法都是如出一辙,

  而这个,

  应该是巡检使用术法时习惯用的招式啊。

  一般来说,正儿八经的鬼差,比如小萝莉那种的,“阴司有序,黄泉可渡”,其实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标注着她们鬼差的职责和使命。

  而巡检的“亡法无情”,则是比之更递进了一层,他们的身份地位已经不算是阴司的底层了,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所有亡者,包括低级的鬼差和捕头,都必须遵守阴司的法律,巡检四方,镇压步法,就是巡检的职责。

  这东西其实是写在鬼差证上的,但会认真去遵守的鬼差其实不多,就像是看岛国片前面的黑屏字母警告18禁这类的,大部分人都不会去看的,直接快进到剧情了事。

  而到了巡检这个层次,大家觉得身份地位不同了,自然得在招式口号上端上架子,摆出B格来。

  两道黑影分列两处,摆明了是要阻拦周泽等人了。

  周泽不清楚,这两道黑影到底和朱胜男有个什么关系,他们又凭什么这么帮她?

  这个时候,自然是没办法去慢慢分析和猜测了,必须快速解决掉他们才行!

  本能地,周泽伸手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钢笔。

  咬了咬牙,

  还在犹豫。

  哪怕是厉鬼出笼,危害通城,书屋里的众人应该是不会受到太大危险的,老道在警局,应该问题也不大。

  林院长可能会有危险,但通城毕竟有三百多万人口呢,不会那么倒霉吧?

  周泽清楚,自己这个时候的想法是很自私的。

  煞笔的封印经过上次用了一次之后已经暗淡得多了,再把那个家伙放出来,自己的生命可能又要进入倒计时的状态。

  但巡检如果从地狱出来,因这件事想要问责自己,自己能逃过去么?

  短时间内,周泽脑海里进行着天人交战。

  怕死,是人之本性,古往今来,愿意舍己为人去奉献去牺牲自己的人肯定十分伟大。

  但周老板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

  “林可,帮我,老板,你找机会出去,找到那个女孩!”

  安律师的脖颈微微地侧了侧,咬着牙,像是承受着一种巨大的痛苦,下一刻,他的整条左臂上的血肉都开始消散,那如同玉石一般的白骨手臂袒露了出来,散发着极为妖异的美感。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或许,你们是和巡检有点关系,但你们两个绝对不是巡检的本人!

  老子,

  当年也是巡检!”

  安律师冲了上去,白骨手臂直接勒住了一道黑影,黑影是想躲闪的,但小萝莉的舌头却阻碍了他片刻,就是这片刻的功夫,他就被安律师给抓住了。

  安律师手臂勒紧了黑影,让其无法离开,紧接着,更是将自己的手臂向着地上一拍。

  正准备去拦截周泽的第二道黑影身下忽然出现了一根根骨节,它躲避得很快,没有被刺穿身子,但也因此没能阻截住周泽,让周泽成功上车发动离开。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看着被自己勒住的黑影又念动起了什么,

  安律师干脆将自己的白骨手送入对方的头部威势,狠狠地压了下去!

  “砰!”

  黑影震了一下,

  声音断掉了,虽然黑影还没完全消散,但之前积攒下来的招式则是被强行中断。

  小萝莉的舌头伸出,舌头上还带着刺目的腥红鲜血,死死地纠缠住第二个黑影,

  场面上,继续纠缠着。

  ………………

  这一次,不用再满城的到处乱跑乱找了。

  朱胜男身边带着的可是上百号厉鬼,

  就像是黑夜里的一个超级大灯泡,

  简直可以亮瞎周泽的狗眼。

  周泽开着车,向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对方像是在移动,但移动的速度不是很快,再感知了一下附近的情况,似乎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厉鬼出笼凭着本能去害人的情景也没出现。

  “呼…………那就还来得及,来得及!”

  周泽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

  若是能以自己的能力把这件事给解决,那是最好的。

  他真的不想再去解开封印了,

  做烈士,太难;

  做无名烈士默默风险,更难。

  毕竟当地人也不可能给自己立个碑或者建立个庙,

  记录:某年某月某日,周某某镇压厉鬼解救通城百姓,与恶鬼同归于尽。

  当然,

  哪怕是真的会给自己立碑,

  周泽也多半是不愿意的。

  自己又不是什么丈夫死后守节的贞洁烈妇,

  要个碑做什么?

  就在前面了,

  在学校!

  周泽记得,前面应该是通城二中。

  周泽把车停在了学校围墙外,快速下车后用自己的指甲借力一个翻身就跨过了围栏。

  等到他落在了操场位置时,就看见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排排的女童站在那里,而在女童的前方,也就是操场的正对面,像是教职宿舍楼。

  呼,

  赶上了!

  当周泽出现在这里时,

  原本正准备进宿舍楼的那一群厉鬼女童,一起整齐地转身,面向了周泽。

  朱胜男脸上表情格外地狰狞,

  冷冷地盯着周泽。

  她不可爱了,

  真的不可爱了。

  现在的她,像是一个内心被扭曲了的魔鬼。

  没人有资格去指责她现在的心态,因为那是被一帮子脑残家长虐待成这样子的。

  但在此时,

  周泽却不得不去阻止她的疯狂。

  “画里的两个叔叔,也没能阻止医生叔叔你啊。”

  朱胜男的声音有些沙哑,

  此时的她,给人一种像是“天山童姥”的感觉。

  对比一下,

  周泽还是觉得自家的小萝莉更可爱一些,

  虽然小萝莉的心态是一个大龄淑女,

  但她喜欢装嫩啊!

  周泽咽了口唾沫,深呼吸,深呼吸,整理思路!

  也是难为周泽了,上辈子当医生时,连林医生那种妙龄漂亮的实习生都能被周老板当实习狗一样去使用,

  就不要对周老板的情商有多高的期待了。

  但周老板现在却想试试,

  试试自己的“嘴遁术”。

  小孩子嘛,

  哄一哄,

  劝一劝,

  也是很好糊弄的嘛。

  最重要的是,

  这百来号厉鬼,

  而且灭是那种掉了还能继续复原出来的厉鬼,

  在不开挂的前提下,

  凭借周老板的实力,

  还真的不一定是谁扁谁。

  “胜男,你是个好孩子,你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你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你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孩子,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朱胜男看着周泽,

  宛若在看一个……ZZ。

  “医生叔叔,你是来阻止我的么?”

  朱胜男问道。

  “好孩子,你的爹妈,你的奶奶,我相信他们是死有余辜的,哪怕你杀了他们,叔叔也是在心里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

  叔叔不怪你,叔叔甚至觉得你干得好。

  要不是怕追究,那些人渣叔叔都想见一个杀一个,但叔叔不是普通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个鬼,你也看得出来的,对吧?

  你是人,

  没事,

  你放心,

  这个案子,警察叔叔不会找到你的,你接下来的生活和学习,叔叔来帮你安排好不好?

  听话,

  杀了死有余辜的人,不算犯错。

  但你如果继续执迷不悟下去,让其他人跟着一起遭殃,那就真的是容不得你了!”

  朱胜男笑了,

  而后,

  她身边的上百厉鬼女童也一起笑了,

  同时,

  所有的女童都在向周泽走来,

  上百条厉鬼所形成的集体压迫,一起逼向了周泽!

  “有人喜欢儿子,但也有很多人喜欢女儿的啊。

  叔叔的妈妈以前问叔叔长大找到老婆后,想要个儿子还是女儿时,

  叔叔回答的是想要一个女儿。

  有个女儿多好啊,

  叔叔会努力工作,给她最好的一切,

  让她打扮得洋气,让她成为叔叔手中的小公主,把一切的爱和呵护都给她。

  当然,

  如果她长大后能不嫁人就更好了。”

  这番话下来,

  朱胜男愣住了,

  她是一个孩子,

  她仅仅是一个孩子,

  她就见过自己头顶的这片天,在自己家里,爸爸妈妈和奶奶拼了命地想要一个儿子或者孙子,为此可以不惜一切,可以折磨自己。

  再加上自己身边的姐妹都是因为父母想要儿子不想要女儿才堕胎的,

  所以,

  她们都简单地认为,

  所有的父母,

  都是只喜欢儿子,不喜欢女儿的。

  周泽的嘴遁术,竟然意外地打动了她们,让她们原本的信念动摇了。

  “可是…………可是…………”

  朱胜男陷入了迷茫,

  “可是……为什么我的家人,她们的家人,却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

  “林子大了,怎么可能不出几个人渣,对吧?”

  周泽抿了抿嘴唇,继续趁热打铁道:

  “没有父母的关心,没有家人的呵护,这种滋味,叔叔我也经历过。

  叔叔自小就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连爸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所以,

  叔叔我也没体会过父母的呵护,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真的,我能理解。”

  朱胜男的身体猛地颤抖了好几下,

  周泽心下大喜,

  成了?

  但在下一刻,

  朱胜男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了,连带着她身边的女童也一起扭曲起来,

  这磅礴的怨念,

  甚至比之前更上一层楼!

  “这是…………怎么了?”

  “叔叔,你是孤儿,你是怎么和你妈妈谈你女儿的?”

  “…………”周泽。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