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吃撑的赢勾

第四百二十九章 吃撑的赢勾

  周老板忽然觉得很受伤,

  自己话语之中的病脚,居然被这个小女童直接分辨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周泽没有自己孩子的原因吧,对如何教育孩子以及“哄”孩子,并没有什么经验;

  再加上周泽上辈子做医生,习惯在手术台上做事,无论病人是男是女是大是小,麻醉之后随便自己拿手术刀折腾,安静听话得很、

  若是王轲在这里,兴许凭借他的专业和嘴遁之术,

  可能就成功了。

  毕竟,王轲虽然身世和生活坎坷,

  但他看透和研究人心的功夫着实可怕,连小萝莉这种淑女鬼差都对他产生了不清不楚的情愫,

  足以可见一斑!

  “那个,胜男啊,你听错了。

  我之前说的不是妈妈,是妈妈桑。

  也不是,是我们孤儿院的孩子习惯带自己生活的阿姨‘妈妈’。”

  周泽的解释是苍白和无力的,

  朱胜男和那一批厉鬼女童已经直接向周泽压了过来。

  周泽发现,自己倒不是完全做了无用功,因为自己等于是把朱胜男这帮女童的怒火给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现在,她们都没人去那个教职工宿舍楼了,全都扑向了自己。

  终究,还是要打架啊。

  周老板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

  其实,他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

  小孩子不听话瞎闹腾,多半是脑子有问题,

  打一顿就好了。

  双手垂直放在身体两侧,指甲长了出来,像是拖着两把长长的镰刀。

  周泽脖颈位置拧了一下,做好了准备。

  “医生叔叔,你真的,该死呢。”

  朱胜男的童音传来,

  周遭上百厉鬼一起扑向了周泽,若是此时有人恰好从操场旁边经过,可能会误以为这里起风了,而且是大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咖啡!”

  周泽双手撑开,

  一道道黑色的烟雾从地下升腾而出,直接缠绕住了附近的十多个厉鬼。

  没有丝毫地耽搁,

  接下来就是:

  “报纸!”

  “砰!!!!!!!!”

  十多条厉鬼直接被湮灭。

  但被湮灭的厉鬼在另一个方向又都重新凝聚了起来,

  这一幕,周泽倒是一点都不奇怪,这些厉鬼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厉鬼,甚至可以说是执念催生出来的傀儡。

  只要执念还在,

  只要朱胜男还在,

  她们就不灭!

  朱胜男就像是电磁波发射器一样。

  也因此,周泽一边战斗一边在移动,他在找角度,找合适的机会。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周老板已经没了一开始的那种顾虑了。

  朱胜男固然可怜,

  但她如果死了,

  才是这件事最好的结束,

  至于自己良心上是否会得到亏欠,

  这个先不予考虑。

  朱胜男也在盯着周泽,她似乎知道周泽想要做什么,她也在不停地移动着,尽量让自己和周泽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

  “咔嚓!咔嚓!”

  两条厉鬼被周泽用指甲斩断,下一刻,他猛地开始了加速,撕开了厉鬼的阻截,冲向了朱胜男。

  甚至,

  在此时,

  周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哪怕上次指甲脱离指尖的痛苦是那么的清晰,

  但眼下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有机会快速解决掉朱胜男了,

  那就是,

  加糖。

  老实说,周老板怕疼,十指连心,而且他的指甲更是连着自己的灵魂,上次的疼痛感现在还记着,但比起疼这种事儿,和解开封印让自己生命进入倒计时,周泽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只是,朱胜男的面前,却一直有十名厉鬼女童保护着,寸步不离,似乎,她们也清楚周泽打算做什么。

  周泽双手指甲直接刺入了地面之中,一时间,在其身后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光幕。

  身后追击的女童们被阻隔住了,

  趁着这个机会,

  周泽冲向了朱胜男。

  “医生叔叔…………”

  朱胜男摊开自己的双手,

  露出了自己的双臂,

  双臂上还有被折磨的痕迹,

  那里头的针还是周泽帮忙取出来的。

  与此同时,

  所有的厉鬼女童一起举起自己的双臂。

  周泽有些不明所以,却没有停止冲刺。

  十个厉鬼女童,他相信自己可以一击洞穿的。

  “疼呢,医生叔叔,每次奶奶刺进来的时候,真的好疼。”

  一滴滴眼泪从朱胜男眼角滴落了下来,

  一滴滴血泪从其她女童身上滴淌了下来。

  周遭的画风,

  陡然一变!

  女童们开始吟唱,开始哭泣,开始摇摆,像是一潭原本平静地池水,被丢入了一块巨石,掀起了阵阵涟漪。

  周泽的视线开始再次变得模糊起来,

  仿佛在自己的四周,又无数地光与影在不停地流转和消逝。

  又是幻境么?

  幻境,

  对老子可没什么用!

  然而,

  很快周泽就发现,

  这不仅仅是幻境。

  “嘶………………”

  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周泽冲刺的身形一个踉跄。

  这股子痛,像是急性阑尾炎发作一样,像是有人拿着针在你腹部里头不停地戳着。

  曾作为医生的周泽对这种情况自然无比的熟悉。

  妈的,

  徐乐这逗比没割过阑尾?

  “嘶…………”

  又是一股子钻心的疼传来,

  这一次,

  是在自己膝盖的位置。

  周泽的身体一阵摇晃,仍然勉强保持着自己的身体平衡。

  “嘶…………”

  “嘶…………”

  一阵阵针扎一般的剧烈刺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

  但周泽并没有看见有实体性地东西刺入自己的身体,但这种疼痛,却是那么的清晰,甚至,不亚于自己将指甲分离射出去的痛苦。

  是灵魂,

  是坐落在灵魂上的痛楚!

  周泽明白过来了,这是这帮厉鬼们在朱胜男的影响下对他进行“感同身受”。

  “艹!”

  终于,双脚脚踝位置的刺痛感让周泽彻底掌握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在距离周胜男不到十米的位置,他摔了下来。

  但刚落地的周泽没有选择放弃,反而迅速昂起头,将自己的十指指尖对准了前面的朱胜男。

  “咔嚓………………”

  像是电流袭遍了全身,

  最后重重地击打在了自己的十指指尖位置。

  周泽只觉得自己的十指忽然一阵麻痹,

  像是有个容嬷嬷正拿着银针刺着自己的指尖,还问你“爽不爽”?

  十指下意识地弯曲,

  周泽的“糖”,还是没能加的出去。

  而身后原本被自己躲开的厉鬼们马上蜂拥而来,围绕着周泽开始旋转。

  朱胜男躲藏在厉鬼之后,

  默默地看着周泽,

  “医生叔叔,我的痛苦,你能理解么?”

  周泽的眼睛泛起了阵阵红色,

  这不是愤怒,也不是不甘,

  而是真的“疼”出来的。

  其实,疼痛感是最能刺激人中枢神经的,也能给人造成那种激烈的情绪波动,之所以这么多人会选择用精神药品去获得那种快感,

  是因为,

  他们怕疼。

  这种针扎一般的痛楚感觉不停地刺激着周泽的灵魂,让周泽产生了一种疯狂和歇斯底里的念头。

  管你是不是可爱的女孩子,

  管你是不是有多可怜的身世,

  感这样折磨老子,

  老子就杀了你!

  钢笔从口袋滑落而出,落在了周泽的掌心中。

  “煞笔。”

  朱胜男愣了一下,

  她年纪虽小,

  但知道,

  这是一个骂人的词。

  她的奶奶经常用带“逼”的后缀词,去骂自己的妈妈,骂她生不出儿子,也不能再生孩子了。

  她的妈妈也常用带“逼”字作后缀的词来骂她,骂她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子。

  有些失望,

  也有些唏嘘,

  原来,

  大人们,都是一样的啊。

  就是连看起来衣冠楚楚,

  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内在的灵魂两种模样都很“英俊”的医生叔叔,

  他其实和自己的奶奶和自己的妈妈,

  也没什么区别。

  朱胜男环视四周,

  她开始疑惑,心里也产生了一股子冲动:

  “既然大人都这么坏…………为什么不全都去死呢?”

  “解封!”

  周泽闭上了眼,

  这个时候,

  是没办法了。

  马上死,

  还是待会儿死,

  估计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多活一会儿,哪怕是苟延残喘。

  “嘶…………”

  疼痛感再度袭来,这次是自己的心口。

  周泽猛地睁开眼,

  发现那位居然没动静了?

  对啊,

  以前遇到什么事儿时,那位就马上开始“哔哔”起来,这一次,他可是出奇得安静啊。

  但你特么不是坑我么?

  “喂,喂!你人呢?你人呢?”

  周泽在心里喊道。

  没有回音。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道极为慵懒的声音自心底传来:

  “嗯………………”

  嗯?

  你嗯什么啊?

  “封印解除了,你可以破开封印出来了。”

  “撑………………”

  “…………”周泽。

  “消食……………”

  对方的声音带着满足和惫懒。

  似乎是因为上次吞了獬豸的虚影之后,

  他还处于消化之中,没办法完全苏醒。

  “我快死了。”周泽说道。

  “你…………可以…………逃…………她…………抓不住…………你…………”

  周泽抬头看了看前面的朱胜男,这个女童明显已经疯了,尤其是在自己的刺激之下,已经转变成对所有大人的憎恨和杀机。

  自己如果没能阻止或者直接突围离开,

  她估计真的拦不住自己,

  但肯定会马上开始她的大开杀戒!

  “我现在是鬼差,通城如果出了事儿,会有巡检上来问我罪的。”

  “没事…………过阵子后…………我可以…………帮你…………杀…………巡检…………

  睡了…………

  安…………”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