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章 反噬!

第四百三十章 反噬!

  尤其是赢勾最后一个“安”字,

  几乎是把周泽“砸”得要吐血,

  都这个时候了,

  你居然给我来个“安”?

  不过,周老板的反应也是很快,赢勾说他还在消化上次吞噬的獬豸,没办法完全苏醒来战斗,这样一来的话,等于是周泽直接从外挂玩家变回了普通玩家。

  “砰!”

  单掌拍了一把地面,让自己站起来,周泽的指甲开始不停地旋转,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厉鬼给解决之后,不敢再耽搁,开始向后退去。

  有一点赢勾说得对,如果周泽一心想走的话,朱胜男不见得真的能留下自己。

  但周泽没有一扭头撒欢儿离开,想要直接没心没肺根本不可能,

  现在他处于最坐蜡的阶段,

  打,打不过,如果单单是上百厉鬼,周泽倒是能血拼一下,哪怕自己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是全无机会。

  但只要有朱胜男在,这上百厉鬼哪怕是被绞杀了还能很快复原重现,这就不是打得过打不过这么简单了。

  纯耗,也能把自己给耗死。

  但什么都不管直接逃,放任完全暴走之中的朱胜男大开杀戒,事后周泽也吃不了兜着走。

  平日里当当小地方官,吃卡拿要这个无所谓,反正亡魂也都习惯了,阴司也都默认这是潜规则了,但如果自己辖区内真的出事儿了,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朱胜男皱了皱眉,他没想到周泽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脱离束缚。

  只是,看见站在那儿进退不得的周泽,她还挺开心的。

  犹豫了片刻,朱胜男没继续选择让自己身边的厉鬼继续对周泽进行追杀,因为她不清楚这种追杀会拖延多久的时间。

  她也厌倦了这种追杀游戏,

  她现在,渴望杀戮,渴望鲜血,渴望亲自去证明一个结果,

  哪怕这个结果,

  是她强行制造出来的,但她只需要这个结果。

  伸手,指向了周泽。

  近八十名厉鬼直接站在了楼道口位置,一字排开,所有厉鬼女童的眼眸就这样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周泽。

  只要周泽敢靠近这里,她们马上上前阻拦。

  “医生叔叔,你不是不想看见我杀人么?”

  朱胜男开口喊道:

  “那我就在你面前,把人,一个一个地杀给你看。”

  周泽重重地喘息着,虽然没撤,但也没有再一股脑地冲进去,他身上没有外伤,但全身上下好多个位置还在不停地刺痛着。

  “他们,不把我们当人看,

  这个社会,

  这个世界,

  都没把我们当人看,

  那我们,

  又何必把他们当人呢?”

  朱胜男转过身,伸手指了指身旁的两个女童,这两个女童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像是双胞胎。

  “俩妹妹,你们去吧,我,和你们一起去。”

  双胞胎厉鬼女童走上了楼梯,朱胜男带着十多名厉鬼女童跟在后面。

  她不想再出现之前两次的那种情况了,

  她是杀了自己父母和自己奶奶的,一家人,都被她杀了。

  她都已经杀了,

  为什么你们却能够和解,

  却能够放下执念?

  不可以,

  不允许,

  也不准!

  大家都是一样的,

  我们,

  都是一样的啊!

  你们不杀,你们下不去手,那我就来帮你!

  那些被堕胎的女童,她们是有怨念,是有愤怒,是有不甘,但她们更像是一张白纸,虽然褶皱,却没有被涂抹上太多的污点。

  朱胜男不同,她的童年是在一家子变态般追求男孩子嗣传承的境遇中度过的,她的内心,早就被自己的父母和奶奶给扭曲了一遍又一遍。

  她有恨,

  而且这种恨,

  需要去发泄!

  周泽默默地拿出手机,因为距离这些厉鬼很近的原因吧,导致周遭的磁场陷入了紊乱,手机也还没信号了。

  但追逐到这里前,周泽曾在:

  “性感老道在线发牌”的微信群里发了自己的定位。

  不奢求外地的三个鬼差手下能及时赶来了,

  但书屋里的莺莺等人应该会马上过来。

  眼下,周泽只能继续等着,

  甚至,

  心里已经做好了朱胜男杀一些人作为代价的准备了。

  你不能说周老板冷血,故意退让牺牲这栋教职工宿舍楼里的人;

  如果周老板真的冷血的话,现在估计早就打包东西溜走了,等着巡检上来捉拿自己问罪时再喊赢勾出来反杀,

  然后二人一起过上没羞没臊的愉快生活。

  …………

  当朱胜男走到门口时,

  门锁自动被打开,门也慢慢地被开启。

  朱胜男走了进去,

  两个双胞胎女童也走了进去。

  这里,应该是她们的家,她们能够感应到自己父母存在的气息,那是一种来自血脉上的亲昵,哪怕她们现在已经死了,但这种关系是不会被斩断的。

  其余的厉鬼女童也走了进来。

  “吱呀…………”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二格局,

  主卧室的门在此时也被打开。

  大床上,躺着一男一女,她们正在熟睡着。

  哪怕之前在楼下交战时弄出了再大的动静,但这么多厉鬼在这里所形成的磁场也足以隔绝到附近所有活人的感知。

  “去啊,你们的父母,在这里;

  去啊,当初就是他们,扼杀了没出世的你们;

  去啊,去找回自己的答案,去啊,去告诉他们你们所经历的痛苦和绝望!”

  朱胜男站在俩双胞胎厉鬼身后诉说着。

  俩双胞胎女童带着怨念的目光走向了床边,

  一人一个,各自站一边。

  她们伸出双手,慢慢地俯身下去,分别掐住了自己父母的脖子。

  睡梦中的两个人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他们感知到呼吸困难,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一样,但这就像是鬼压床一样,你很难受,却无法醒来。

  但慢慢地,

  俩双胞胎女童又同时松开了手。

  她们,

  她们甚至产生了一种想要依偎在自己父母身边睡一觉的冲动。

  毕竟,

  她们没出生过,

  自然也就没被父母抱过,更没享受过丝毫来自父母的爱护。

  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自己心里怨念深重,

  但最渴望的,反而是这最为简单的东西,甚至这种渴望还压制住了她们心中的愤怒。

  “为什么停手?”

  朱胜男冷冰冰地问道。

  就像是你想融入一个圈子,至少得把自己变得和那个圈子的人一样一个道理。

  朱胜男是把这些被堕胎的女童当作自己的姐妹的,当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但她忽然发现,

  自己和她们真的很一样,这让她很有危机感,仿佛自己,

  是格格不入的那个人。

  “你们让开!”

  朱胜男呵斥道。

  两个双胞胎女童慢慢地退后,退出了这个卧室。

  其余的女童则是在朱胜男的吩咐之下,走到了床边,开始重新掐上了床上睡梦中两个人的脖子。

  “你们不杀,我来帮你们杀!”

  朱胜男眼里已经开始逐渐布满血丝。

  两个双胞胎女童默默地走到客厅里,

  她们互相看着,

  却不知所措。

  在这种环境下,她们自己也是有些没有头绪,不过,她们还能做到冷漠。

  “叮铃铃…………叮铃铃…………”

  另一间屋子传来了风铃的声音,

  两个双胞胎女童走到那扇门前,直接穿过了门,走了进去。

  这是另一间卧室,但她们没有在这里看见自己所谓的弟弟。

  事实上,她们没有在这个家里感应到除了自己父母和朱胜男以外,第四个活人的气息。

  卧室很干净,里面的东西也很多。

  两个婴儿床,床上还有玩具,衣柜里挂着很多女孩的衣服,很精致,还有女孩喜欢的布娃娃玩偶一类的东西。

  这种感觉,

  像是她们还活着,还和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一样。

  她们走近了婴儿床,一人一个,躺了下去。

  风铃因为窗户没关,因为风的推动而不断发出着脆响。

  周遭的布娃娃,让她们体验到了一种很奇妙的温暖感觉,甚至连衣柜里,从小到大的女孩衣服,也让她们很是欢喜。

  墙壁上,挂满了照片,是自己的父母依偎在空荡荡的婴儿床上拍的照片,拿着女婴衣服拍的照片,照片中,他们笑得很开心,

  也笑得,

  很伤心。

  只是,所有照片里,都没有孩子的身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个房间,

  放着她们姐妹的东西,

  应有尽有,

  为什么?

  她们再次对视了一眼,

  她们还小,

  甚至比朱胜男还小,

  很多事情,自然就不能理解,也无法去猜透。

  她们看不懂字,看不见照片上面写着的寄语,看不见墙壁上信封里的话语。

  “都怪妈妈,妈妈身体有问题,无法生下你们;但爸爸妈妈真的爱你们,医生说,是双胞胎女婴。

  爸爸妈妈会一直当作你们还活着,永远地陪着你们,就像是你们仍然在爸爸妈妈身边一样,

  陪着你们,

  慢慢,

  长大。”

  文字,看不懂,但这一次的对视,她们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见了除了冷漠之外的另一种情绪。

  隔壁卧室,她们能感应到自己父母的气息正在越来越微弱。

  莫名地,

  她们感到自己有点难受,

  很慌乱,

  仿佛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即将被摧毁。

  二人的脸,

  瞬间阴沉了下来,

  这一刻的她们,

  似乎才真正具备了厉鬼的凶狠模样,而不是跟随着朱胜男亦步亦趋的附带品。

  “嗡!”

  她们的身体直接穿透了墙壁,来到了隔壁卧室。

  朱胜男看着离而复返的她们,

  愣了一下,

  但还是道:

  “你们改变想法了,想自己下手杀了他们?不用麻烦了,我已经快帮你们做好了。”

  两个双胞胎厉鬼女童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一样,

  径直冲向了朱胜男!

  朱胜男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

  为什么她们会对自己出手?

  我们,

  我们不是好姐妹么?

  朱胜男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

  在双胞胎女童的推动下,

  她的身体在不断地后退,不停地后仰,

  房间里其他的女童则是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切,

  没人上去阻拦,

  她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阻拦。

  大家,

  不都是姐妹们?

  哪怕是朱胜男,在她们眼里,也是姐妹的一员,并不是所谓的领导者。

  “咔嚓…………”

  原本这间卧室里紧闭的窗户忽然自动打开,

  朱胜男的身体从窗户飘出去,

  直接落在了窗户之外,

  而后,

  自由落体……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