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死亡,是一种解脱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死亡,是一种解脱

  从窗户位置被推出来时,

  朱胜男脸上还挂着浓郁的不解,

  在之前小萝莉要出手阻止她时,她也有过不解,但她很快就克服了;

  在之前救治过自己的医生叔叔对自己露出了杀意时,她也有过不解,但很快也克服了;

  她似乎习惯了不解,

  也习惯了该如何去克服这种情绪,

  她的生活,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口井,她就住在这井底。

  她试图用她在井里获得的思维,尝试去看待外面的世界,自然会遇到太多太多的不解。

  她没有去尝试放弃那口井,

  而是想要把外面的世界,也一起放进自己所习惯的井里;

  她只是一个小女童,不懂得随遇而安的大道理。

  看似麻木,但麻木反而是一种最为深刻的执拗。

  但在两个双胞胎女童把自己推出窗户的刹那,

  她心里的那口井,

  “轰”的一声,

  塌了!

  为什么,

  我们不是姐妹么?

  为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风,

  在自己耳边不停地呼啸,

  上方的视野,窗户,正在和自己越来越远。

  坠落下来的失重感让人心里本能地开始发慌,

  她下意识地侧头,

  想要看看自己的下方,

  但已然来不及了。

  “砰!”

  ………………

  “砰!”

  远处正注视着这里同时被八十余厉鬼盯着的周老板,

  看见前面的教职工公寓楼四楼的一个窗户上落下了一道黄色的身影,

  很干脆,

  很利索,

  没有丝毫地拖泥带水,

  从上面落下,

  然后砸在了地上,

  发出了一声闷响。

  周泽知道落下的是谁,

  身材的大小以及身上的衣服,已经说明了坠落者的身份。

  有点庆幸,

  自己距离有点远,被厉鬼隔开,没能靠近那栋楼,

  同时,

  朱胜男从离开窗户下坠也是一气呵成,没任何的波澜,

  也因此,

  没有给周泽任何思考和纠结的机会。

  譬如若是朱胜男双手抓着窗户栏杆,摇摇欲坠,喊着救命的话,

  自己是救呢还是不救呢?

  不救的概率大,

  但心里肯定有疙瘩,

  现在这样,

  既成事实,

  挺好。

  你跳得舒服我心里也没罪。

  只是,周老板心里也有点疑惑,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在旁边干看着,也没敢吼着什么口号冲上去为了保护普通人而和厉鬼拼命,

  在自己如此消极怠工犹豫徘徊的时候,

  厉鬼的头头,

  就这样自己摔下来了?

  看来,

  懒散的人,

  果然运气一般不会太差。

  楼道口位置一字排开的厉鬼女童互相看着,

  她们的身形在此时开始慢慢地消散,

  她们本就只是怨念,连灵魂都不是,有朱胜男在,她们可以得到加持,化作了“厉鬼”,但朱胜男一旦出问题,她们也就随风而散了。

  要是那家县城医院附近真的有这么多鬼,

  周老板得高兴得笑出六块腹肌,

  这是一笔多大的业绩啊,

  自己收了他们估摸着就能直接成捕头了!

  哪里可能留她们到今天?

  …………

  屋子里,

  十多个厉鬼开始消散,

  两个双胞胎女童走到自己父母身边,她们的身体也在慢慢地挥发。

  父母还在熟睡,他们这会儿,是醒不来的,毕竟自己屋子里有十多个厉鬼级别的存在,除非是老道那种阳气深重的存在,

  一般人真的很难苏醒过来。

  双胞胎女童默默地上了床,

  一个抱着妈妈,

  一个抱着爸爸,

  身体在不断地消散,

  但她们却体会到了一直渴望的美好和温暖,

  哪怕,

  这仅仅是片刻的温存。

  等到屋子里的厉鬼全都消散之后,

  女人先醒了过来,

  她开始流眼泪。

  男人随后也醒了过来,只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像是吹空调感冒了一样。

  “孩子妈,你哭什么?”

  “我梦见孩子们了,梦见她们回来了。”

  “唉。”

  男人叹了口气,

  这种梦,他妻子做了很多次了。

  因为身体原因,在怀孕后,医生建议他们不要生下来,等月数大了之后,不光是母亲会有生命危险连孩子也是一样。

  妻子大哭大闹,坚决不肯打掉孩子。

  还是他咬了咬牙,坚定地决定把孩子打掉。

  身为丈夫,又身为妻子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以想见他在做这个决定时的艰难和痛苦。

  妻子后来也理解了他,也没为这件事去埋怨他,

  两个人把家里一个卧室改装成了婴儿房,当作孩子们还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的样子。

  至于刚刚在他们熟睡时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是无从查觉和知晓的。

  …………

  眼前的厉鬼全都消失了,周泽走到了朱胜男坠楼的位置。

  她平趟在地上,

  脸朝上。

  头发散落地披开,

  当周泽走近时,

  看见地上有一滩殷红开始逐渐地弥漫开去。

  她张着嘴,

  努力地想说着什么,

  但吐词很不清晰。

  周泽蹲了下来,

  压制住自己习惯性看见伤者就想上去检查伤势施救的本能。

  因为周泽清楚,朱胜男,她如果死了,才是对这个城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件好事。

  也包括书屋里的人,因为大家也少去了一个麻烦。

  救人,可以,

  但救一个麻烦回来,周泽不愿意。

  他从来都不是慈悲心肠的烂好人,过去不是,现在更不是。

  “为…………为什么…………为什么她们…………她们会…………背叛…………我…………”

  朱胜男看着周泽,

  她的井已经塌了,

  她想从周泽这里得到答案。

  “她们想要的是答案,你想要的,则是报复。”

  朱胜男的嘴角抽了抽,身子向前一仰,颤了两下后又颓然了下去。

  “我…………我不信…………我不信…………”

  虽然没做具体的检查,但周泽清楚,朱胜男已经走入了弥留之际。

  周泽干脆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点了一根烟,

  算是陪她走最后一程。

  一个可爱的女生,

  一个可怜的女生,

  哪怕曾有过大肆杀戮报复的念头和行动,

  但她毕竟还没来得及真的对无辜人犯下罪恶。

  至于她的父母和奶奶,则是被周泽自动忽略了,那几个玩意儿,早死早干净。

  也因此,周泽才愿意在这个时候陪陪她,给她最后一点安静。

  “下了地狱,过了黄泉路,如果有机会有来生的话。”周泽抿了抿嘴唇,鼻腔里喷出一缕白烟,“等你下次投胎的时候,应该会有一个爱你的家庭的。

  现在,重男轻女的人,正在越来越少,

  还是要相信,这世界会越变越好的。”

  周泽不怎么会灌鸡汤,也一直觉得鸡汤没什么用。

  但现在他发现了鸡汤有一点很有用,

  那就是在你没什么话好说的时候指引你可以瞎哔哔的方向,让场面不至于太尴尬。

  低下头,看了眼似乎还在认真听自己说话的朱胜男。

  “期待来生吧。”

  朱胜男听到这句话,

  笑了,

  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的甜美。

  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最甜美的芳华,但她却经历了太多本不该属于她的苦难。

  落到这个结局时,

  只剩下了生命的倒计时和最后的唏嘘。

  周泽的手机响了,

  应该是厉鬼们消失后,手机信号也恢复了。

  来电的是白莺莺。

  “喂。”

  “喂,老板,人家马上就到。”

  “路上慢点,过马路时多看看车。”

  “嗯?”

  白莺莺有些不解,

  但这个时候老板还注意保护自己让她心里暖暖的,

  莺莺当即道:

  “老板,没事的,人家不怕车撞。”

  “我是担心开车的人。”

  “…………”莺莺。

  挂断了电话,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安律师。

  “喂,老板。”

  “怎么了?”

  “你那儿事情怎么样了,我感应到怨念消散了。”

  “你那儿呢?我这儿解决了。”

  周泽又看了一眼朱胜男,发现她身下的血渍越来越多了,眼睛也已经闭了起来。

  “那两道影子不见了,忽然就不见了,那两个影子有点问题,老板,不像是那个朱胜男的,他们更像是傀儡,死去巡检的傀儡。”

  “巡检,还是死去的?”

  “我明天找个办法去和地狱里认识的人联系一下,具体地再问问,我对这两个有一点点的印象,但他们好像早就陨落了。”

  这时,

  周泽看见朱胜男的额头位置,

  有一道亡魂飘了出来。

  她有些彷徨地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面前的周泽。

  已经,

  死了么……

  “行,你去问问吧,那幅画让老张想办法弄回来,我们再研究研究。”

  一只手拿着手机,

  另一只手探了过去,

  “现在,我送你下去吧。”

  周泽的手指在面前画了一个框,

  地狱之门被打开。

  朱胜男的亡魂看了看面前的地狱之门,又看了看周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似乎死了,更像是一种解脱了,

  至少此时朱胜男看起来,比之前显得更开朗了一些。

  “叔叔,我下去后,还能看见爸爸妈妈他们么?”

  周泽没回答。

  “叔叔,我下去后,能再找到我的那些姐妹小伙伴吧,她们,应该会原谅我的吧?还会答应和我一起玩么?”

  周泽犹豫了一下,

  但还是点点头,

  道:

  “会的。”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