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可爱的莺莺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可爱的莺莺

  一场大祸,

  消弭于无形,

  虽然起了很多波澜,

  甚至关于那两道影子的来历现在还没调查清楚,

  但总归是应付过去了。

  书屋众人都是长舒一口气,

  虽说书屋的氛围,在安律师来了之后,得到了改变,每个人都比之前刻苦了不少,除了最大的那条仍然每天晒太阳。

  但书屋的总体氛围,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主题思想并没有得到本质上的改变。

  一波浪来了,

  大家稳住,

  躲过去了,

  下面继续一起抱着破木板愉快地漂流吧!

  和周遭人明显轻松的氛围不同的是,

  老张此刻有一种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朱胜男,

  死了?

  灭门惨案,

  连那个唯一幸存的女童也死了?

  这案子,还怎么调查下去?

  而且,女童是被送到药房来的啊。

  “这样吧,不要报死亡了,先报个失踪,就说孩子可能精神受到点问题,从药房里逃出去了。”

  安律师给老张支招,

  总之,

  这件事不能牵扯到书屋头上,

  至多在药房那边就得打住。

  老张点点头,现在只能这么办了,任何案件,凡是牵扯到灵异事件的,都得打马虎眼,老张想不去糊弄都不行。

  而且他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自家老板包括书屋众人都是为了保护通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努力付出过的人,做这点善后的事情,他也只能认了。

  “现在案情调查方向是朱胜男父亲杀人后再自杀,估摸着应该就顺着这条线下去了。”

  老张坐了下来,叹了口气。

  “这样就对了嘛,我们就做幕后英雄好了,奖状什么大红花什么的,就不要了,毕竟我们都是脱离了低级趣味层次的人。”

  安律师把自己面前的“超霸杯”咖啡递给了老张。

  老张拿起来,喝了一口,差点吐了出来,但还是艰难地咽了下去。

  这咖啡的味道,

  不对啊。

  “对了,还有件事要来告诉你们的。”老张仔细思索着,但还是有些头疼道:“但现在被朱胜男的事情一弄,我都忘了。”

  “是大事么?”周泽问道。

  “印象里是小事儿。”

  “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安律师伸了个懒腰,“那大家也就洗洗睡吧。”

  “嗯,我先回局里去了,案子那边我还要盯着。”

  “去吧去吧。”安律师把老张送出了门,随即他站在门外对周泽挥挥手示意了一下,意思是他去调查那两个影子的事情去了。

  周泽对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老板,洗澡不?”

  白莺莺看向周泽。

  周泽点点头,走进了卫生间,刚刚自己脱去衣服,打开喷洒,卫生间的门就被推开了,白莺莺捧着周泽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把衣服放在了栏杆上。

  然后把周泽刚刚脱下来的衣服给捡起来,准备拿出去洗。

  周泽继续冲着澡,

  白莺莺进来对他也没丝毫影响,

  以前自己不方便洗澡时都是莺莺帮自己洗澡的,这个时候也没必要扭捏了。

  “呀,老板,你衣服这里破了呢。”

  白莺莺指着衬衫说道。

  “哦,打架时弄破的。”

  周泽的衣服都是白莺莺买的,平时他也没为衣服操过心,反正自己换季时衣服都会被准备好,尺码款式什么的他也都满意。

  对此,许清朗是很不满的。

  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发现自己也就穿几百的衣服鞋子,

  结果那个开着亏本书店整天除了晒太阳还是晒太阳的家伙,

  身上的衣服就没低于五千的,

  凭什么!

  周泽对这个倒是不知道,他也不清楚白莺莺居然一直给自己买这么贵的衣服。

  上辈子周泽没穿过什么名牌衣服,对这些奢侈衣服品牌也基本不认识,反正就是从莺莺手里接过就穿了。

  “补补吧。”周泽看了一眼那个衣服,“小洞,没问题吧?”

  “不要,莺莺给老板买新的!”

  莺莺坚持道。

  “没事儿,你会针线的吧?”

  “这不是针线不针线的问题,男人穿着补过的衣服出门,别人会怎么看咱们家?“

  “行行行,你随意。”

  周泽也不去争论了,给自己打起了沐浴露。

  白莺莺走来,很熟稔地帮周泽搓背,周泽把喷洒给关了,怕淋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细嫩的小手在自己后背不停地来回,

  这滋味,

  很惬意。

  “好了,我自己冲吧。”

  “那我出去啦。”

  洗完了澡,

  之前的疲惫似乎也一扫而空。

  周泽看见小萝莉还坐在柜台那边,打着台灯,在做作业。

  “这么用功呐?”

  小萝莉点点头。

  “你这么用功的话,这辈子或许可以考个好一点的大学。”

  小萝莉拿着笔和橡皮,很没好奇地瞥了一眼周泽,

  “要不我们把上辈子各自念的学校拿出来比比哪个排名高?

  老娘当初偷国家资产,要是没好的大学学历撑腰怎么可能升职那么快?

  职位不高,还偷个屁国家资产啊,

  你听说过哪家工人变卖国有资产的么?”

  “行,你这辈子不考上清华,到时候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萝莉对着周泽比划了一个“中指”。

  “对了,老板,我明天要开学了,回家里住一段时间。”

  “好,你也该把她放出来,让她陪陪王轲了。”

  小萝莉伸手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很不屑地道:

  “说不定,他是想我了呢?”

  周泽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对小萝莉道:

  “你,不要瞎搞。”

  小萝莉对周泽又竖起了中指。

  上了楼梯,周泽推开卧室的门,看见白莺莺正在铺床单。

  因为自己有洁癖的原因,床单基本每天都会换一次,包括枕套等等东西。

  站在门口看着在铺床单的白莺莺,

  周泽嘴角下意识地浮现出一抹微笑。

  “老板,人家最近又看中了一套房,中介的那个经理说可以帮忙砍价,说出手的人是怕房产税下来房价降,急着要出手。”

  “你的事儿,你看着办吧。”

  周泽对这个倒是不方便去多说什么,

  要脸啊。

  “嗯,莺莺也准备再看看,这房价兴许能降呢。”

  “太阳好大啊,有点热。”

  “老板,现在是晚上啊,不可能有太阳哒。”

  “嗯,你也知道不可能。”

  周泽躺上了床,

  白莺莺脱了外套,穿着睡衣也躺了进来,很细心地帮周泽盖起了被子,还把被角掖好。

  “莺莺,你那儿还有钱么?”周泽问道。

  “老板,你要用钱么?”

  “不是,我担心你没钱了。”

  按照莺莺这个买房子的节奏,

  陪葬品应该早就典当完了吧?

  “人家前天还去卖了一个玉镯子,准备帮老板换辆车,咱换辆卡宴好不好?”

  “不用了,不用了。”

  “老板,别和莺莺客气嘛,或者,咱再买个好的,肯定要比安律师的要贵。”

  “不用了,有事开他们的车一样的。”

  “但莺莺不想看老板每次都去借车钥匙啊,这样总觉得委屈了老板。”

  “没有啊,不用买车了,你知道的,我开车经常擦碰出事。”

  “嗯?没关系啊,碰了可以去修啊,实在不行再换一辆。”

  “问题是,自己的车擦碰了心疼。”

  “嗯?”

  “别人的车,擦碰了不心疼啊。”

  莺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惊叹道:

  “老板,你说得好有道理,是这么回事儿,还是老板想得长远,人家就没想这么多。”

  “还有,你的陪葬品不要再卖了,房子再多,咱也就住一套,那些陪葬品都是陪了你两百年的东西,你多少得留下个几件当个念想吧。”

  “老板,你真好。”

  周泽笑了笑。

  “不过,放心吧,老板,人家还有好多好多的陪葬品呢。”

  “还有很多?不可能吧。”

  又是借钱给自己开书店的,又是不断地买房子的,

  还能剩多少?

  “真的啦,不用担心啦。”

  “你骗我?”

  “人家不会骗你的啦。”

  “我不信,柜台下面还有不少冥钞,下次要花钱你去多烧点冥钞吧。”

  “不用的不用的,莺莺真的还有很多啦,用不完的用不完的。

  冥钞都是老板你辛苦做业务赚来的血汗钱,到需要时烧能抵灾的,莺莺怎么好意思花。”

  “这个别客气,现在冥钞应该积攒不少了,咱也算有钱人了。”

  “没事的,老板,人家真的还有很多啦。”

  “那你放哪儿了?”周泽问道,“家里也没个藏东西的地方,你陪葬品估计不剩几件了,不然也藏不住。”

  莺莺闻言,

  下了床,

  站在床边看着周泽。

  “怎么了?”周泽问道。

  “老板不是想知道莺莺还多少陪葬品么?”

  “嗯?”

  “老板,你先下床啦。”

  周泽下了床,“你带我去哪里看?”

  莺莺走上前,把床垫直接抽了出来。

  周泽的眼睛当即瞪大了,

  只见原本的床垫下面,

  也就是大床的下方,

  竟然堆满了玉如意、翡翠白菜、佛珠、字画、金银首饰,

  满满当当,

  塞得不能再满了,

  简直亮瞎了周泽的眼,

  甚至让周老板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白夫人上辈子是洗劫了国库了么,

  留下这么多遗产?

  “老板一开始哪怕是抱着人家,睡眠质量也不高呢,很容易被惊醒。

  自从人家把陪葬品都放床底下后,

  老板你睡觉果然踏实多了呢,

  莺莺聪明吧?”

  “…………”周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