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老道出狱!

第四百三十三章 老道出狱!

  今晚,

  周泽睡得格外香,

  他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床底下满是金银珠宝的缘故的,

  对的,

  肯定不是,

  他周老板可是见过世面的人,

  上辈子作为优秀的外科医生可以说是生前也是一个体面人。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大亮了。

  睁开眼,看着背对着自己睡的莺莺,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莺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是高中生的模样,毕竟白夫人当初被那位书生造谣中伤然后被家里强行浸猪笼殉节时,年纪真的不大。

  但现在大家营养条件好了,高中女生早就不是小妹妹那么简单的形象了。

  该凸的凸,

  该翘的翘,

  已经出现了真正女人的魅惑,同时还保留着还未完全褪去的少女童真,

  就像是刚熟却依旧泛着点青的果子,

  甜味儿窜着淡淡的酸涩,

  反而能够给予你的味蕾更多的刺激。

  周泽的目光开始往下看,

  莺莺的睡衣是薄纱的,带着一种朦胧未退的美好视觉体验。

  在这个时候,周泽反而没有任何的不轨念头,

  没有任何乌七八糟的杂念,

  只是觉得,

  躺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件最为精致的瓷器,

  就像是自己床榻下放着的翡翠白菜一样。

  嗯,

  我怎么会想到翡翠白菜?

  起床,下了楼,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周泽习惯性地坐到了自己所喜欢的那个沙发位置。

  “喂,阿泽,林可早上就回去了,她自己打车回去的。”

  许清朗早就醒了,

  此时正坐在柜台那边画着符,

  用他的话来说,

  每天的清晨是一个人精气神最旺盛的时候,

  在此时画符,注意力能更集中,可以画出品质更好的符纸。

  “嗯。”

  周泽点点头。

  小萝莉走了,安律师昨晚出去调查黑影的事儿还没回来,老道还在牢里关着,书屋现在显得空荡了许多。

  莺莺每天都是周泽起了她也就起了,送上来了咖啡和熨贴好的新报纸。

  不管外面风吹雨打,

  书屋的上午,

  总是雷打不动的节奏和画风。

  周泽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

  似乎,

  只有这样,

  才能让人还清醒地意识和明白,

  哦,

  原来我还活着啊。

  但很快,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周泽微微皱眉,

  没接。

  手机过会儿又响了起来,

  周泽继续皱眉,

  还是没接。

  等手机第三次响起时,

  在旁边打扫卫生的莺莺直接走来,把电话给挂断了,直接关机。

  主仆二人,心意相通。

  许清朗伸了个懒腰,似乎是刚刚完成了一道符,整个人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他拿起符纸对着周泽挥了挥,道:

  “雷符,我画出来了。”

  “有皮卡丘的十万伏特厉害么?”

  “…………”许清朗。

  “你上次给老道的那个符纸,叫‘水龙吟’吧,

  差点没把老道给坑死。”

  “那是失误,这次的符纸是雷属性符纸,加上我的铜钱剑,二者合一,哪怕是正面硬怼僵尸都不怵。”

  “莺莺,听到没有,快,把他给扁一顿。”

  “…………”许清朗。

  莺莺瞥了一眼许清朗,她是知道自家老板在开玩笑,也没真的上去扁人。

  “我说老周啊,我在想这符取什么名字好呢?”

  许清朗现在像是个小孩子得到了新的玩具,欢喜得不得了。

  其实,周泽对他也挺有期待的,如果老许真的能成长成他那位变态师傅的级别,那绝对强悍得一比啊。

  自己不把那个意识召唤出来的前提下,几乎是无解的。

  “名字啊,可以叫…………”

  “算了,我脑子昏了,居然让你帮我取名字。”许清朗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了。

  “喂,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咖啡、报纸再加糖?擦背搓澡再上床?

  这种名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用这个符。”

  “你想要哪种名字?”周泽问道。

  “霸气一点的。”

  “我还以为你想要阴柔一点的呢。”

  周泽起身,走到了柜台边,把许清朗刚刚画好的那张符纸拿起来,

  “霸道,一身正气的名字?”

  “对。”

  “我有啊。”

  许清朗愣了一下,道:“你说说看。”

  周泽把符纸攥在手里,他确实能够感应到符纸内流动着的雷电的感觉,不过只要没被催发出来,就没什么影响,当即展开手中符纸,低喝道:

  “富强!”

  “…………”许清朗。

  “民主!”

  “…………”许清朗。

  “文明!”

  “和谐!”许清朗。

  “哟,还学会抢答了?”周泽笑道。

  许清朗则是微微蹙眉,一副“你特喵的在逗我”的表情。

  “喂,这名字挺好的,你想想看啊,以后你碰到妖物或者厉鬼时,拿着你的符纸,高呼一声‘富强’,唰,一张符丢出去,再喊一声‘民主’,唰,一张符出去。

  多有范儿啊,

  妖物鬼怪直接被你口号给吓死了。”

  “呵呵呵。”许清朗皮笑肉不笑,

  然后伸手道:

  “把符还给我,我先赏你一个‘和谐’吃吃。”

  就在这时,

  外面开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子直接停在了书店门口,车门被打开,走下来穿着休闲装看起来很有男人味的王轲。

  王轲一直给人一种很深邃的感觉,有点像是荧幕上的吴秀波,但王轲的身世肯定比吴秀波更为坎坷。

  周泽一直觉得王轲的名字不好,

  王轲,

  你不坎坷谁坎坷。

  推开书店的门,

  王轲先看向了周泽,道:

  “蕊蕊呢?”

  王蕊是王轲女儿的名字,

  林可则是鬼差灵魂的名字。

  “早上就打车回去了啊。”

  许清朗抬起头回答道,“七点的时候就走了。”

  现在都快十一点了,

  人已经走了快四个小时了。

  “回去了?”王轲疑惑道:“不对啊,我在家里没等到她,今天是小学入学的日子,她还是没回家,现在时间都快过了,我打她电话显示关机,打你电话…………”

  王轲指向了周泽。

  “老板手机欠费了。”

  莺莺回答道。

  周泽点点头。

  王轲没纠缠这件事,有些着急道:“我女儿现在去哪里了?”

  “兴许自己去学校了呗。”许清朗回答道。

  “我联系了学校的老师,她没有去,那个班,就只有她没去。”

  “那或者,是逃学了?”许清朗猜测道。

  “她答应我要回来上学的。”王轲强调道。

  “反正不在书店里,早上我看见她打车出去的。”

  人没了,

  暂时联系不到,

  书店上下,

  除了王轲这个当爸爸的很着急,

  其余人倒是显得很云淡风轻。

  这也很正常,

  如果是普通的小女孩一个人出去了,的确很容易发生危险,更别说失联了。

  但小萝莉是普通的小女孩么?

  她不去给别人造成危险就好了啊。

  “没事的。”周泽打了个呵欠,“喝杯咖啡?”

  王轲摇摇头,“我要找到她,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泽耸了耸肩,表示理解,毕竟父女情深嘛。

  “阿泽,帮我找找。”

  王轲很严肃地把手撑在茶几上,看着周泽,

  “我真的有种不对劲的感觉,早上眼皮也一直在跳。”

  “不要这样封建迷信嘛。”

  “我以前是不封建迷信的,

  直到,

  我发现了你,

  我怎么能不封建迷信?”

  “…………”周泽。

  他忽然觉得王轲说得很有道理,

  死去的发小换了个身子出现在你面前,

  任何人的三观估计都会直接崩塌吧。

  “帮我查查看。”王轲说道。

  周泽点点头,如果此时他是捕头的话,倒是可以利用一下鬼差证的定位,他可以发出召唤,附近的鬼差包括自己麾下的鬼差肯定会收到通知。

  只是现在周泽也只是鬼差,这鬼差证就像是单向通话一样,只能接电话不能拨打出去。

  恰好,这个时候张燕丰的电话打来了。

  “喂,老张啊。”

  “嗯,老板,我…………”

  “帮我查一下林可的位置,她逃学了,她爸爸着急呢。”

  “额……好,我让人查一下她的手机信号定位。”

  “嗯,查完了马上告诉我。”

  “好的,老板。”

  张燕丰挂断了电话,马上通知自己手下人去查一下,同时,他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

  自己,

  好像忘了什么,

  刚刚是老板打电话给我的还是我打电话给老板的?

  …………

  “拜托刑警队长去找了。”周泽挂了电话,指了指白莺莺,道:“莺莺啊,去对面网咖让明明同学调一下他们的监控,查一查七点钟停在我们店门口接林可上车的车牌。”

  “哦,好的老板,查好了我能去那边吃会儿鸡么?”

  “去吧去吧。”

  显然,主仆二人都对林可暂时失联这件事没怎么担心。

  白莺莺跑出了书屋,向王轲那边跑去。

  书屋里没装摄像头,

  以书屋的配置,

  敢有小偷进来,

  那真的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以前也有过小偷团伙进来过,然后被莺莺玩了把现实版“午夜凶铃”。

  周泽看向王轲,道:

  “坐吧,不急。”

  王轲点点头,在周泽面前坐了下来。

  ………………

  此时,

  在看守所门口,

  胡子拉渣满脸油污看起来很是邋遢穿着道袍的老头像是初恋了一样愉快地飞奔了出来,

  他都已经做好痛哭流涕的准备了,

  情绪已经酝酿完毕了,

  感谢致辞也演练了无数遍,

  然而,

  当他跑出来时,

  看守所门口的马路上,

  干净得一塌糊涂。

  老道愣住了,

  有些不敢置信,

  居然,

  居然,

  居然没人来接自己出狱?

  我了个大槽,

  都把我忘了么?

  一只勤劳且眼熟地乌鸦此时正好从老道上方飞过:

  “哇哇…………哇哇…………哇哇…………”

  微风吹来,卷起几片叶子在老道面前席卷而去。

  老道张了张嘴,

  有些凄然地自言自语道:

  “呜呜呜,

  老板,

  人家出狱了啊,

  呜呜呜…………”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