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祖奶奶

第四百三十六章 祖奶奶

  有些店,是喜欢开在闹市区的,人流量越大生意越好,但也有一些店,因为种种特殊的原因,并不强求开在闹市区。

  就像是一些知名的私房菜,越是偏僻越是高冷姿态,食客们对其就越是趋之若鹜。

  这家“海潮会所”,

  就开在盐城郊区,甚至是郊区中的郊区区域,在其附近,则是一个小镇,再远处,则是一个半荒废的工业园区。

  早些年,工业园区甚至是高科技园区在各地都掀起了风潮,似乎自己市里没这一两个所谓高端园区就觉得掉价一样。

  但事实证明,很多地方办工业园区到最后只能惨淡收场。

  也因此,这块地方,人气就更低了。

  然而,

  这家“海潮会所”的门口,

  却停着一排排的豪车,

  一批接着一批看起来非富即贵的人往来其中。

  很多人,是从市区驱车赶来的,甚至不少还是从周遭市县里特意过来的。

  从进门之后再到里头的陈设,都彰显着这家会所的不凡,上档次,有B格,服务周到;

  也因此,名声在外,来往的饕餮,络绎不绝。

  会所的顶楼办公室里,

  一名穿着黑色短袖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翘着腿,抽着雪茄。

  他的办公室是四面墙壁,没有窗户,但随着他按下了一个按钮,墙壁开始撤下去,露出的是三面单向玻璃墙。

  有两个墙是对着小姐们的更衣室,还有一面墙则是对着小姐们休息等待被选单的地方。

  一排排莺莺燕燕,浑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被偷窥着。

  当然,若是她们知道是被自家大老板偷窥到的话,兴许会更为卖力也说不定。

  男子一边抽着雪茄一边欣赏着,

  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

  喜欢到他那双原本就有些窄小的眼睛都已经慢慢眯了起来。

  “胡总,有人找您。”

  电话那头传来了问询。

  “谁啊。”

  男子有些不满地皱皱眉,

  他平时不参与这家会所的经营很管理,只是当一个幕后老板,所以,除了会所高层的几个人之外,其余人都不知道她们其实还有一个幕后大老板。

  “说是您姐姐。”

  “我姐姐?”

  男子犹豫了片刻,道:“让她进来。”

  随即,

  男子准备按按钮把墙壁再放回去。

  “不用弄了,我都看见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男子身后传来。

  男子整个人悚然一惊,

  马上从自己椅子上起身,跪了下来,

  “小的见过祖奶奶,祖奶奶吉祥。”

  出现的女人,正是已经变成人形的白狐。

  托翠花的福,白狐恢复了一些元气,虽然还没达到巅峰状态,但至少可以恢复人形不用再每天羞耻地光着兽身跑来跑去了。

  安律师在这件事上也算是说话算话,再加上翠花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在完事儿之后,真的让翠花回地狱去了。

  白狐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

  男子跪伏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你,很好啊,看来日子一直过得挺不错的。”

  “祖奶奶息怒,祖奶奶息怒,小的派人去找过祖奶奶,但通城的那家会所,已经人去楼空了,连那些兄弟姐妹们也都没了。

  小的吓死了,但小的没敢走,还是继续待在这里,就是在等祖奶奶什么时候会出现用得着小子啊。”

  原本极有威严且有老板派头的男子此时一边说着一边抹泪,

  看起来真的是很可怜。

  “行了行了,我没其他意思,你肯留在这里,还算是你有点孝心。”

  “小的对祖奶奶的孝心,天地可鉴,没有祖奶奶的点化,小的现在还是老林里里的一只蠢物呢!”

  “给我安排个地方,我需要静修。”

  “是回老林子么?”

  “就近找个风水好一点的地方吧。”

  白狐没有说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她现在没完全恢复,再加上她以前的行事作风和脾气,和老林子那边的另外几位关系并不是很好。

  老林子肯定是最适合养伤的地方,但也得担心被那几个老东西找到机会落井下石,虽不至于打生打死,但肯定会被奚落一番。

  有点像是,从苦哈哈山村里走出去当高级小姐的女的穿金戴银的回来,

  乡亲们表妹上笑嘻嘻羡慕得要紧,但背地里还是会嚼舌头,

  但若是这个女人又一无所有地回来了,乡亲们估计得上门吐唾沫了,喊一声:

  S货,

  该!

  抚额,

  白狐有些神伤,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那个律师事先和她约法三章了,让她不要离开通城得太远,需要她的时候她必须回来,这也是让翠花给她治疗的条件。

  一想到那个律师,

  白狐就气得咬牙,

  皇帝不急太监急,

  那个书屋的老板都懒得搭理这种事,

  他当狗头军师倒是勤快得让人匪夷所思。

  扫了一眼办公桌,白狐随意地问道:

  “你这儿,没胡来吧?”

  盗亦有道,哪怕是做皮肉生意的,也就是类似古代青楼的行当,其实也是有自己规矩的。

  这一行,被文人骚客给故意扭曲了,让很多人以为愿意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各个都是可怜人,都是青楼和这个世道在逼良为娼。

  事实上,有着百年开青楼经验和阅历的白狐清楚,逼良为娼,真的很少,你要是心里不愿意,青楼也不敢让你去接客,客户也不会舒服。

  干这一行的,其实还是好吃懒做缺钱的人居多,大家和青楼算是相互依存吧。

  “回祖奶奶的话,小的一直谨遵祖奶奶的教诲,这里来上班的姐妹,都是自愿的,我们保证不会她们受到伤害,不会任由客人胡来。

  前阵子,附近有一家会所推出了一个新项目,让未成年…………”

  “啪!”

  白狐一巴掌抽过去,

  男子脸上当即出现了一个红印子。

  “你羡慕了,也想弄?”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啊,真的不敢,真的不敢!

  今天中午还有一伙人人专门过来问收不收女孩,我见那个女孩昏迷着,一看就是被拐的;

  所以都没敢收!”

  “啪!”

  又是一个巴掌过去。

  男子的侧脸都被打肿了,甚至还露出了毛发,显然,是他的人形都已经扭曲了,开始出现兽身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自愿的,来历清楚的,你就敢收了?”

  “不敢,不敢,祖奶奶恕罪,祖奶奶恕罪啊,祖奶奶的教诲小的一直记在心里,片刻不敢忘,片刻不敢忘啊!!!!”

  “没忘最好。”

  白狐从椅子上站起来,

  男子匍匐在她的鞋跟前,瑟瑟发抖。

  “大家做生意,讲究个你情我愿。

  男欢女爱这种事儿,是人的天性,也是兽类的本能,禁不了,也绝不了,

  天理人伦,

  能禁么?”

  “不能…………不能…………”

  “所以说,哪怕当朝禁止这个,但私下里的营生勾当也是禁不了的,毕竟有这个需求的人太多了,男的,女的,都有这个需求。

  所以,我才允许你们开会所,开现代的青楼。

  但一些禁忌,我也早就耳提面命过你们。

  小姐们儿卖肉,是赚钱回去盖房子还是买首饰花天酒地,随意,人家毕竟付出了劳动,付出了辛苦。

  虽说为世俗所不耻,但不偷不抢,挣的,也是自个儿的血汗钱。

  世人说她们下贱,但比那些偷盗、抢劫、贪污的败类,高尚了何止千万倍!

  你情我愿的事儿,谁也拦不住,但逼良为娼,蓄养幼良这种事儿,

  哪怕是搁在百年前,

  大清还在的时候,

  也是为行内所不耻的!

  人尚且不耻,何况我们妖类?

  这种缺德事儿,你要是做了,是要人神共愤的,小心明早一道天雷下来,直接劈死你!

  或者,奶奶我现在就把你先杀了,省得到时候牵连到我!”

  “不敢,不敢,祖奶奶,小的真的不敢啊,不敢啊!!!”

  “这家场子,明儿就关了吧,你也存了不少钱和人脉了,打明儿开始,陪我一起找个地方静修。

  俗世里是要走一走,但沉沦下去,就没了未来了。

  奶奶也正好抽点时间指点指点你。”

  “谢谢祖奶奶,谢谢祖奶奶。”

  男子闻言,喜不自禁。

  “至于你说那家开这个项目的会所,你明儿去举报。”

  “额…………”男子。

  “不要私下里举报,开这种场子的,上面哪可能没个保护伞?

  你把证据搜集好了,去现实里,直接举报,去上访,去网上买热搜。

  把那家狗日的,

  给奶奶我弄死弄垮!”

  “是…………奶奶。”

  男子深吸一口气,但还是有些犹豫。

  “那家会所不死,你就死吧。”

  “祖奶奶放心,小的肯定能完成任务。”

  “嗯,给我先安排个房间,我要沐浴。”

  “好,小的这就下去给祖奶奶安排。”

  男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把毛给揉回去了,这才出门去外面吩咐手下人。

  白狐站在落地窗前,

  伸了个懒腰,

  杨柳轻展,

  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但低下头,

  看见自己手臂上的那道白骨爪子印记,

  她的眉头就紧蹙起来,

  “该死的,狗腿子。”

  拿出手机,给那个律师的微信发了一个位置定位,这是他要求的,他必须时刻知道自己所在的大概位置。

  然后,

  白狐一脸怒气冲冲地打字道:

  “安哥哥,你在忙什么呢?

  都不理人家呢。

  人家,

  可是想你想得紧呢,

  下面都湿了哟。”

  过了一会儿,

  安律师那边回了个消息:

  “店里丢了一个人,在找。”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