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被拐卖的鬼差大人

第四百三十七章 被拐卖的鬼差大人

  老道回来了,是安律师开车来接的,那个被老道揍成猪头的家伙,也一起被带了回来。

  回到书屋后,

  老道有些惋惜,也有些伤感,

  自己在看守所里待了这么久,

  终于沉冤得雪回到家时,

  没有热腾腾的饭菜,

  也没有关切的问候,

  没有拥抱哭泣的场面,

  也没有无语凝噎的悲伤;

  似乎,

  大家更感兴趣的不是自己的回归,

  而是那个猪头。

  老道在心里期期艾艾,

  虽说以前看苦情电视剧时,遇到煽情的场面都会下意识地按快进,总觉得狗血和肉麻,但这个,恰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但很快,

  他就释然了。

  小萝莉可能出事儿了,大家肯定是心急小萝莉,所以才强压下了对自己的思念,

  抑制住了再次看见自己的泪水,

  把相思和关切化作了苦酒闷在喉里,

  先来查找小萝莉的事情。

  是的,

  我懂!

  所以,

  人要想活得开心,想活得长久,想活到七十岁时还能有能力去护失足,

  就得学会自我开解。

  老道坐在书店角落里,

  摸着怀里的猴子。

  其实,书屋众人对老道回来,的确没多少热络的情绪,更谈不上什么安慰。

  不是人情冷暖,忽略了他。

  你任谁家有个老人,

  七老八十了,

  出去嫖娼,

  还是因为嫖娼时梅开二度才惹上了事情,

  估计都会对老人有怨怼吧?

  丢人啊!

  而且,为了救老道,也生出了不少的波澜,大家对老道,也算是够意思的了。

  再者,老道的案子被反转书屋里的人前阵子都已经知道了,也就不怎么关注了,也因此,老道回来时,大家也就点点头意思了一下,

  仿佛老道只是去隔壁王婶儿家买了一瓶酱油回来。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此时此刻,

  有一件更为严肃的事情需要大家去注意。

  周泽坐在包厢的板凳上,

  大马金刀地坐着,

  身侧站着白莺莺,身后则是站着死侍。

  许清朗靠在门口,向里头打量着。

  安律师则是抓着那个司机的脖子,将其压在了小方桌上。

  小方桌是书店专门拿来招待去地狱亡魂最后一餐的餐桌,

  上头一尘不染,

  却有着一种无法抹去的发霉味道,

  这种味道,无法洗掉。

  司机挣扎着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四周,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抓进了一个黑社会的堂口。

  也差不多算是这个意思了,安律师没报警,也没通知张燕丰,而是直接把人带回来,也算是表明了一个态度,那就是这件事,还是书屋出面吧。

  以前一些事情,让警方出面,书屋在暗地里帮忙,那是管一些闲事儿,但这次,是书屋里的人走丢了,也就没必要讲究什么程序正义与否了。

  别人都欺负上门了,

  还用讲什么规矩道道?

  “那个女孩,去哪儿了?”

  安律师问道。

  司机没说话,他似乎是在犹豫。

  安律师也干脆,根本不问第二遍,左手掐住对方的耳朵,直接一扭!

  “咔嚓…………”

  耳朵被拽了下来。

  司机张开嘴,痛得要尖叫,但安律师一根手指直接点在了对方下颚位置,对方叫不出声来,只是嘴巴张得大大的,表情极为痛苦扭曲。

  “回答。”

  场面,

  有些血腥,

  鲜血四溅,

  染红了小方桌,

  也有不少血点落在了地砖上。

  死侍舔了舔舌头,有点激动。

  周泽继续坐着,默不作声。

  许清朗则是假借伸懒腰,把头向外瞥了下,他还是有些受不了这种场面。

  尤其是此时的安律师,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不能再熟稔的刽子手。

  “第二只耳朵?”

  安律师问道。

  司机马上点头,示意自己要说话。

  安律师松开了手指。

  “她被拐走了,被拐走了。”

  “啊…………”

  一声戛然而止地惨叫,第二只耳朵被拽了下来。

  同理,

  仍然是掐着对方的喉咙,没有让对方发出声。

  小萝莉会被人贩子拐走?

  你特么在逗我?

  那可是鬼差!

  她不去拐卖人就好了,还会被人拐卖?

  还不说实话是不是?

  之前去对面网咖查了摄像头,小萝莉上的就是他的车。

  她的消失,肯定和眼前这家伙有联系!

  在安律师看来,可能是某一方的势力,或者是幕后黑手等等…………总之发散去了无数思维,对一个鬼差动手的势力,肯定不简单啊。

  安律师的手开始往下伸,

  伸向了裤裆那个不可说的位置。

  “说实话,否则…………”

  “被拐卖走了,我亲自出手抓的,亲自出手抓的,在我手机通讯录里,叫陆老三,人已经给他了…………”

  安律师这下有些犹豫了,看了坐在对面的周泽一眼。

  周泽点点头,

  意思是不像是假的。

  一个男人,

  在危如累卵的情况下,

  还能宁死不从地说假话的话,

  未免也太伟大了一些。

  周泽相信是有不少英勇的烈士在面对敌人的酷刑时可以守口如瓶,宁死不屈,

  但眼前的人贩子能和烈士扯上关系么?

  那是对烈士的亵渎。

  安律师也点点头,

  抓着那个地方伸手一拽,

  下一刻,

  男人身体直接痉挛了起来,

  而后,

  安律师把一坨东西放在了男子的面前,

  男子盯着面前的那一坨软塌塌的肉块,

  身体一颤,

  直接昏厥了过去。

  周泽则是站起身,

  对安律师伸了伸手,

  指着小桌上的那块软肉道:

  “你没事儿做就喜欢对着自己的那玩意儿玩自拍么?”

  “做什么事,我都追求细节。”

  看着俩男人蹲在一起对着那块东西指指点点,

  许清朗有些忍不住了,捂着嘴,想要吐出来。

  老许的抵抗力其实还是很强的,

  但这个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真的承受不住啊。

  尤其是在看见周泽还伸手对着上面轻轻地戳了戳,

  卧槽,

  许清朗胃里一阵翻滚,

  马上弯下腰来,

  直接吐了。

  “老许,干嘛呢?”周泽有些好奇地走来,伸手还在许清朗身上拍了拍,关心地问道:“没事儿吧?身体不舒服。”

  一想到周泽的手刚刚戳了那个,

  许清朗马上连续后退,脑袋都撞到包厢门框上了。

  周泽笑了笑,拍了拍手。

  安律师也拍了拍手。

  包厢里,

  那个司机还昏迷着,但原本包厢里血腥的场面全都消失不见了,司机的两只耳朵仍然完好无损。

  那一坨,

  也不见了。

  “幻术?”

  许清朗疑惑道。

  “嗯?你说呢,难不成真的把这里弄脏啊?”

  周泽回过头,看了看安律师,

  “不过安律师的幻术也够犀利的,连那玩意儿都能模拟得惟妙惟肖。”

  这说明,

  安律师对那个部位每个位置是什么样子,理解得很是透彻清楚,

  正常男人谁会没事做去自己观察研究那活儿?更别提对着镜子临摹一下自己的伟岸了。

  “先查人吧,这家伙不像是在说谎,也就是说,林可真的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安律师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置信,林可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先确定那个叫陆老三的位置,这家伙应该是特意过来看看案发现场的,想看看警方到底有没有行动。

  林可现在应该是在那个叫陆老三的人手里。”

  结果很荒谬,

  从人贩子手里救一个鬼差,

  怎么都让人觉得像是去从一群绵羊手里解救出一只老虎。

  “这人,先关在书屋里。”

  周泽伸手指了指站在边上刚才看得好不过瘾的死侍,

  “你来看管他,别让他逃了,另外,给他吃点苦头,别弄死了就行。”

  死侍马上点头,

  看着昏迷着的司机,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对于人贩子这种东西,

  周老板可没什么慈悲心肠,

  没直接杀了他,只是懒得脏了自己的手。

  周泽像是想到了什么,走到包厢外面,对坐在那里正一脸忧郁地给猴子抓狮子的老道喊道:

  “老道,你回来了啊。”

  “…………”老道。

  老道用力眨眼,从自己眼眶里挤出了些许的泪水,放下猴子,扑了过来。

  情绪酝酿得太久,

  此时终于可以抒发出来了。

  “老板,您忠诚的老道,回来了!”

  说着,

  老道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想要抱住周泽。

  周泽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老道。

  老道哭喊着继续往前走,

  要抱抱!

  不过,

  在看见周泽右手长出的指甲后,

  老道马上停住了脚步,

  一脸哀怨地看着周泽。

  “你也是打的车?”周泽指了指包间的那个被揍成猪头的司机。

  小萝莉应该是早上打车回去时上了这个人的车,

  结果就被拐卖了,

  但老道怎么回事?

  人也准备拐卖他?

  拐卖一个七老八十瘦不拉几的糟老头?

  那买家到底得是什么奇葩口味啊。

  “不是,我不是打车的,我是跟朋友在一家饭店吃饭,朋友介绍的,顺路就坐他的车回来的。”

  老道解释道,

  “对了,林可到底怎么了?她的暑假作业怎么在这个人车上啊。”

  “被拐了。”

  “拐了?”

  老道当即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她被拐了?哈哈哈哈哈!!!!”

  老道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然后见周围人都不笑了,

  他才伸手擦了擦刚刚笑出来的眼泪,

  小心翼翼地求证道:

  “真的被拐了,不是开玩笑?”

  周泽点点头。

  “这…………”

  倏然间,

  老道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那就是这个司机扛着一个麻袋,送到了那个司机老头的面包车里的情形。

  嘶…………

  妈嘢,

  难道自己刚出狱就跟人贩子哥俩好地跑去三五瓶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