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第四百三十八章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废品收购站外头,堆积着满满当当的废品,分门别类地给归类好了,显得井然有序。

  在里头,则是有一个搭建出来的棚户房,四间屋子,外面支了个灶台,放着煤气灶,是烧饭的地方,此时,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正站在那里炒着菜。

  可以看出来,她手艺不错,翻炒得很熟练,也可以看出来,她心情也不错,还能哼着地方的民歌。

  驼背老头蹲坐在门槛上,

  嘴里咬着一根烟,“吧唧吧唧”地抽着,一直抽到几乎燃尽到过滤嘴时,才舍得放下来。

  脚下,

  已经是一地的烟头。

  “唱得心烦。”

  驼背老头埋怨道。

  “又不是唱给你听的,你心烦个什么劲儿啊。”

  妇人扭动着自己的腰肢,

  人长得不怎么样,年纪也大了,但自然有一股子的搔劲儿在激荡着。

  “生意不好做,你也唱得出来?”

  驼背老头有些好奇道,

  “这次收了这么多出来,要是卖不掉,可就亏钱了。”

  “亏就亏了呗,这些年你难道还没赚够啊?”妇人鄙夷地扫了一眼驼背老头,“你大儿子,二儿子和三儿子都娶上老婆了,村里新房子也盖起来了。

  你够本了,

  实在卖不掉的话,你自个儿正好领一个回去,给你暖暖床不就成了?”

  “哼,要那些女的,还不如直接要你。”

  驼背老头笑骂道。

  “你这吃了猪油蒙了心的老东西,

  老娘十七岁的时候就被拐卖过一次了,

  你还想把老娘给拐卖第二次?”

  “我说你这搔老娘们儿,当初自己被拐时哭哭啼啼的样子,这会儿自己操这个行当倒是狠得下心。”

  驼背老头显然是知道妇人的底细的,也知道这妇人的名气,在她长期活跃的地方,也是出了名的,被人称为“红娘”。

  娶不到媳妇儿的就找她,她能帮你弄来。

  “咋滴,不行啊,人活一张嘴,老娘我不要吃饭啊?”

  妇人把菜端起来,

  “成了,等老三哥回来,咱们就吃饭,我先去给里面的人送点儿去。”

  “嘿,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驼背老头伸手拉住了妇人的手,问道:“骗一些年轻不懂事儿的女的出来简单得很,为什么老三哥这次还硬要在市区里抓小女娃。

  这他娘的市区里这么多摄像头,也太冒险了吧,而且是专门要这种长得好看出身好的女娃,这不是作死么?”

  “三哥肯定有他的考虑,你急啥,倒是你,昨儿个自作主张想找暗门子把女娃卖进会所,还好人家没收。

  你没瞧见三哥回来发现女娃不在时那眼珠子红的啊。”

  “红的咋了?”驼背老头没好气地说道,“这女娃子做得手脚太不干净了,早点出手了我们也少受点牵累,在河边走了这么久了,临老再湿了鞋子,亏得慌!”

  “三哥昨天…………”妇人压低了声音,对着驼背老头轻声道:“急得,真的是想要杀人。”

  驼背老头悚然一惊,疑惑道:

  “不至于吧,我又没打算卖了钱独吞,这…………”

  “这女娃子对三哥很重要,你就甭想其他心思了,这是最后一单了,做完了你我都是准备退休养老的;

  我警告你,

  别真的小心了一辈子,没被警察逮着,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别看三哥平时笑嘻嘻的,跟谁都很好说话的样子,我可是听过早些年,三哥手里可是沾着不少条人命的。”

  驼背老头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默默地抽出自己的烟,打火机点了几次因为手抖都没点得着。

  妇人看了一眼明显心里已经慌了和后怕的驼背老头,

  翻了个白眼,

  端着吃食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

  有三个人,两大一小。

  两个大的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被绑着手和脚,嘴巴也堵得严严实实的,看见人进来后,眼里满是慌乱和祈求之色。

  妇人“哼”了一下,

  把吃的放在了她们面前。

  道:

  “待会儿让你们吃饭,你们可别乱喊乱叫,这里是郊外,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

  老娘也是过来人,

  女人嘛,

  跟谁过日子不是过日子呢?

  反正木已成舟了,你们该配合还是得配合,不配合也还是得配合,等交到人家手里,你们听点话,也能少吃点苦头。

  到时候给人家生俩孩子出来,

  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就算是想回家看看,也成啊是不?

  但你们千万别给我乱叫,

  小心老娘撕烂了你们的舌头!

  你们心里的那些花花肠子,老娘可是门儿清!”

  说着,

  妇人取下了两个女人嘴巴里堵住的布条。

  两个女人没急着吃饭,而是一边哭一边求着妇人放了她们。

  “没眼力见儿的东西,都到这个地步了,还哭个球球,你们不吃是吧,不吃就别吃了!”

  妇人用力扯着她们的头发,提起她们的脑袋,重新把布条又塞了回去,堵住了两个女人的嘴巴。

  反正饿个两天也饿不死,这俩个女人不愁销路,老三哥已经出去谈了,估计下午就送到人那里去。

  只要往那种山里村子头一丢,

  就是另一个世界喽,

  就算是警察知道了想去解救也难。

  那俩村子,妇人是知道的,全村一小半的女人都是拐进去的,全村上下老少爷们儿,对这事儿可是同仇敌忾得很,一起盯着这些女人,绝不可能放任何家的女人逃走。

  人票子出不来,他们这些人贩子也安全。

  妇人走到了另一个角落,

  一个很精致的女童被捆绑着双手坐在那里。

  女童眼里满是迷茫和畏惧。

  “来,给你吃。”

  妇人递过去一个馒头。

  王蕊接过了这个馒头,

  甚至还下意识地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把馒头送到嘴边,咬了一口,还没咀嚼,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

  妇人瞧着这小女孩的可怜模样,

  也不知怎么的,她这个铁石心肠的人,居然也有了一些松动,但她早就擅长把这股子松动给扼杀了。

  她年轻时被人拐卖进了山里,好不容易逃出来后,家里人居然还不要自己了,把她关在门外,嫌她丢人!

  别人对自己做得,

  自己凭什么对别人做不得?

  “乖乖吃,不闹就好。”

  妇人又放下了两个馒头,起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

  又只剩下这两大一小。

  两个大的,不停地在抽泣。

  王蕊默默地坐在那里,

  手里拿着馒头,

  她很怕,真的很怕,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当梦醒来时,

  自己却被人捆在了这儿。

  此时,

  若是仔细看的话,

  可以发现王蕊的眼眸深处,

  有一团黑色的东西不停地闪烁着,

  像是有什么在里面想要冲出来一样,

  但一次次地冲击一次次地失败,

  这也导致王蕊的瞳孔一会儿变得很黑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

  与此相对应的,

  则是屋子正中间桌子上杂物和衣服堆里放着的那枚菩萨雕塑,也就是底盘上抹着黑狗血的那个。

  雕塑其实在不停轻微地颤抖着,

  摇摇晃晃,

  只是这个过程很微弱,

  微弱到不仔细去对着观察根本就发现不了。

  终于,

  雕塑快要摇晃到桌子边缘位置了,

  很快就要掉下来了。

  王蕊眼里的色彩开始更加地激荡,

  但王蕊本人却毫无所觉,咬了口馒头后又接着咬了一口,

  她记得自己父亲对自己说的话,在遇到危险和坏人时,要学会保护好自己,一味地哭闹,是没有用的。

  这个时候,

  也就只有靠幻想自己的父亲,

  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彻底慌乱到失去了分寸。

  倒不是说王蕊比那另外两个大龄女孩心理素质更好,而是因为王蕊年纪小,知道的少,想得也就少,她还迷信自己的父亲,很快就会出现找到自己。

  角落里,

  王蕊的影子开始晃动起来,

  像是里头关押着一个人,

  正在奋力地想要冲出去。

  终于,

  菩萨雕塑快要掉下来了,

  就差一点了,

  只差一点了!

  这时,

  门再度被推开了,

  那个对谁都一脸笑意昨天才和老道一起喝酒吹牛的司机老头走了进来,

  老头还戴着他的墨镜。

  进来后,他先看了看那两个大一点的女人,没说什么。

  随后,

  他走到了墙壁角落,看了看正在一边哽咽一边啃着馒头的王蕊。

  “对,就该吃东西。”

  老头弯下腰,

  伸手在王蕊脑袋上摸了摸,

  他能感知到当自己的手放在王蕊头上时,王蕊身上所传来的颤栗。

  “别怕,爷爷最喜欢乖一点的女孩,今晚就带你去见你的爸爸妈妈,你乖乖地吃东西,不要闹,知道么?”

  王蕊默默地点了点头,

  她知道,

  自己需要吃东西,否则会饿。

  饿了,

  就没力气,

  等爸爸找到自己时,自己就走不动路了。

  老头轻轻地“咦”了一下,

  蹲下来,

  抓着王蕊的脸对着她的眼睛看着,

  就在刚才,

  他好像看见王蕊的眼睛里像是闪过了一道光。

  但仔细看了之后,

  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自己眼花了吧,

  唉,

  年纪大了,

  看来真得退休了。

  站起身,

  司机老头打算出去吃饭了,两个大一点女人的卖家已经找到,下午就送过去,这个女孩的卖家那里也联系好了,今晚自己亲自送去。

  人家可是提前给了订金的,指明要这种洋气干净的城里的小女孩,价格高,订金加上尾款,自己是可以真的退休了。

  往外走时,经过了那个桌子,看见那菩萨雕塑居然被放在桌子边缘,随时要掉下去的样子。

  老头顺手把雕塑拿起来,摆放回了桌子中间,

  而后拍拍手,

  推开门,

  走了出去。

  当老头出去之后,

  一道无声普通人的肉耳根本就无法捕捉的怒吼在屋子里开始回荡,

  很愤怒,

  很抓狂,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的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