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章 小萝莉的愤怒!

第四百四十章 小萝莉的愤怒!

  面包车开进了山里,

  到了前面的村口,停了下来。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人不少,男女老少,黑压压的一片。

  有的在抽烟,有的蹲在那儿唠嗑,有的在玩手机。

  但大家都在默默地等着,

  一些人神色淡然,仿佛只是来凑个数;

  有一小部分人很紧张,不停地向着那边张望着,满是期待。

  着像是一支粗糙的迎亲队伍,

  不过是少了一些装饰少了一些喜庆。

  很多人会厌恶形式,总觉得任何的“形式”都是一种累赘。

  比如任何晚会活动开始前,领导的上台讲话,念着千篇一律开场词,在底下众人心里一遍遍问候老母的过程中讲了很多废话,

  再在稀稀落落的掌声之中下去。

  但有些时候,形式确实是需要的,也有着它的存在意义。

  比如,

  婚礼。

  繁琐的形式能够给人庄重的感觉,

  否则就会变成此时这个村口这般,

  那么的直接,

  那么的生硬,

  像是在等着牵回自家刚花钱顶回来的骡子。

  面包车开来了,

  司机老头下了车,他还是戴着墨镜,这几乎成了他的执拗,不是为了耍帅,他其实已经过了耍帅的年纪了。

  他的眼睛受过伤,戴墨镜,只是为了遮掩。

  他是一个人出来的,另外两个则是在废品收购站待着,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大家都是一起干了很多年的老伙计了,这点信任感还是有的。

  一群村民蜂拥了过来,

  都在向面包车里瞅着,

  观察着,

  一些调皮地小孩更是直接爬到了引擎盖上,向里张望着。

  大家都很好奇,

  新来的媳妇儿到底长得啥样子。

  同时,

  心里也会不免地攀比一下。

  张三儿家之前多少钱买的媳妇儿,啥学历,长得如何;

  李四家之前买的媳妇儿什么价格,长得如何;

  哪个白,

  哪个黑,

  那个翘,看起来能生娃。

  文明的光火早就进入了这个村子,不少年轻人手里还拿着智能手机,但大家却本能地一边享受着文明所带来的便利一边坚持保持着属于自己的淳朴。

  先收钱,

  再给货。

  这也是规矩。

  人贩子只是要保证送来的人身体健康就行,年纪上不要差太多,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至于你喜欢环肥燕瘦还是秀外慧中的类型,对不起,免谈。

  有个女人给你抬炕上就行了,咋还要求这么多咧?

  所以,这就相当于是一场刺激的抽奖。

  在城里,很多家庭以三代人的存款,供一套房;

  在这里,也是不少人家以自家全部的积蓄,甚至不惜向亲友借钱,去买个新娘。

  不过,

  前者很多男的买房是为了方便谈婚论嫁娶媳妇儿,

  后者倒是一步到位了。

  两个女孩被司机老头拉扯了下来,

  被两户人家分别领走,周围人看着闹着,丝毫不顾忌两个女孩的哀求和痛哭。

  这种场面,他们是见得多了,也早就不以为意了。

  忙完了这些,司机老头没打算走,他还需要在这个村子里待一会儿,吃个晚饭,约下一单的生意。

  他其实打算退休了,车里还有一单,做完就退休。

  但他并不介意在自己退休之后,帮别人拉个关系,当个中间商,赚点差价。

  车子开进了一户人家的场子里,

  司机老头下去进人家家里吃酒谈价格去了。

  面包车是锁着的,有几个好事的小孩儿围绕着面包车在打转,因为他们发现面包车里竟然还有一个女孩。

  一个很可爱的女孩,

  穿的衣服也很洋气,

  一看就和村子里一起玩儿的小丫头片子不一样。

  王蕊蜷缩在面包车角落里,

  在方向盘的台子上,那尊菩萨雕塑安安稳稳地被搁在那里。

  到了午饭的饭点了,

  几个围着面包车转悠的孩子被自己家里人给拉回家吃饭。

  孩子们闹腾地不愿意走,

  喊着闹着让自己爹妈把面包车里的那个女孩买下来,给自己当老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司机老头回来了,上了车,看了一眼车里的王蕊,笑了笑。

  发动了车,

  离开了这个村子,

  当面包车行使出了村口时,

  王蕊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抬起头,

  向后车窗看去,

  远处的村口上方,

  笼罩起了一层黑压压的乌云,

  让人窒息。

  “要下雨喽,山里的鬼天气就是这样。”

  司机老头点了一根烟,悠哉悠哉。

  沿着山路开,开了大一个小时,其实也没出山区的范围,甚至还更往里进了一些。

  这里头,也就省道附近会偶尔出现小集市的样子,可以说是偏僻得很。

  但开着开着,在前面的山坝子上,出现了一栋三层小别墅。

  坝子被用水泥墙围起来,显得很是正规,而且从装修设计上来看,也很是洋气,和一路所见的大部分建筑物,都显得格格不入。

  面包车开到了门口,

  司机老头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到了这里后,他就换了一个手机卡了。

  他不懂得什么叫做反侦察,但做这一行这么多年了没出事儿,也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门道和经验。

  很快,

  屋子里有人走了出来,

  是穿着黑色衣服的两个中年人。

  他们打开了门,示意司机老头进去。

  老头透过车窗对他们笑笑,把面包车开了进去,停好,只是,他留意到这两个中年人手臂上,还缠绕着黑纱。

  心里咯噔了一下,

  来晚了?

  司机老头有些懊恼,

  如果来晚了别人退货,自己想要靠这一笔单子大赚一笔好提前退休的想法就得落空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去忙活那几个乡巴佬的事情了。

  有些无奈,

  但他还是下了车。

  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手臂也缠着黑纱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请跟我来。”

  “好。”

  司机老头先转过身,把王蕊抱起来,跟着女人走进了屋子。

  估计是心思太多,心神不定,

  他居然忘了把车里的护身符给带上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

  他其实也不是怎么信这个,之所以一直带着那东西,并且每个车里都配一个,住的地方也配一个,只是习惯使然罢了;

  他从来不认为这玩意儿真的会有用。

  上了三楼,女人去敲门,里面有人应了一声。

  女人把门打开,示意司机老头进去。

  司机老头犹豫了一下,把王蕊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先走了进去。

  王蕊默默地坐在那里,

  低垂着头,

  不说话,

  也不四处张望。

  女人站在门口,她的职责更像是一个秘书或者是管家,此时,她打量了一下坐在那里的可爱女童。

  女人的脸上没有表情,

  没有怜悯,也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哪怕是她看见女童坐在那里肩膀在不停地轻微抽搐,像是在哭。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埋着头的女童,

  她的脸色其实和自己是一样的,

  都是,

  毫无表情。

  …………

  司机老头走进了书房,这里的格局让人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在接这个单子之前,司机老头知道,这户人家以前应该是在外地做生意的,等年纪大了,选择在老家山里盖了个别墅住在这儿,算是颐养天年了。

  总之,

  钱应该不少,

  看保安和排场,

  就知道了。

  而且,一些有钱人反而会有一些普通人难以理解的癖好和怪癖,这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地毯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老者的身旁,则是有一口小棺材。

  “来晚了啊。”

  白发老者开口道。

  司机老头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能看见,棺材里躺着一个小男童,男童穿着精致的黑色小西装,面色红润,看起来像是还活着一样。

  “人,带来了?”

  “嗯,带来了。”司机老头马上回答道。

  白发老头点了点头,“出去取钱吧,人,我还是要的。”

  说着,

  白发老头看了眼躺在棺材里的孙子,

  “总不能让我孙子,孤零零地走吧,他自小就没爹没妈了,黄泉路上,也不能走得太孤单不是?”

  司机老头愣了一下,

  他是人贩子,

  但不是刽子手。

  虽然以前手里也有几条人命,但那很多都是黑吃黑或者遇到了不守规矩的买主。

  但听到这个白发老头的话语之后,

  他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不过,

  他没有说什么,

  一想到这货物人家依旧是要的,

  他的心当即就安定了下来。

  “行,好。”

  “下去跟她去取钱吧。”

  白发老头挥了挥手。

  司机老头马上点头哈腰,转身走出了书房。

  站在门口的中年女人看见司机老头出来了,对他点了点头,道:

  “跟我来。”

  “好,好嘞。”

  司机老头最后看了一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王蕊,

  深吸一口气,

  想到了自己以后的退休生活,忽然觉得人生又有了新的奔头,奔波大半辈子,终于可以结束了,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啊。

  只是,

  当他们二人准备下楼梯时,

  原本静静地坐在那里的小女孩,

  缓缓地抬起了头,

  头发垂散下来,

  面无表情的目光扫向了楼梯口,

  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用一种很冰冷的声音开口道:

  “就这样,

  简单地,

  走了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