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无人生还的村子!

第四百四十四章 无人生还的村子!

  悬崖并不是很夸张的那种高,大概也就是六七层楼的高度,但可怕的是下方裹挟着泥沙的河流。

  “噗通!”

  “噗通!”

  周泽和安律师两个人一起落入了水中,

  而后被湍急地河流直接向下游冲去。

  站在岸边的白莺莺忽然从感动中清醒过来,

  呢喃道:

  “老板……为什么你宁愿和老安一起殉情……

  也不愿意和我…………

  嘤嘤嘤!

  老板你这个大猪蹄子!”

  …………

  在浑浊的水面中浮浮沉沉了几次,也不知道被冲走了多远,安律师再度浮出水面后,长舒一口气,那股子可怕的阴风,似乎是停了。

  虽说周围还是雾蒙蒙的一片,但只要那该死的风停了,问题也就不大了。

  “砰!”

  安律师觉得自己被撞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自家老板被冲到了自己这边。

  还真是有缘啊,

  这样都没被冲散,

  你要是不知道冲到哪里去溺死了,多解气啊。

  安律师有些悻悻地想着,但还是伸手抓住了周泽的肩膀,带着周泽向岸边游去。

  之前如果不是周泽往后退时拽了他一把,他也不会落下来。

  “老板,老板?”

  一边拽着一个人一边游泳真的是一件苦差事,安律师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胸口位置一阵发疼,但周泽好像是呛水昏迷过去了,叫了他也完全没反应。

  好在,

  这里已经不是水流最湍急的区域了,虽然水势仍然不小,但还是能吃得住。

  安律师一边给自己鼓着劲一边向岸边靠近,

  就在这时,

  安律师眼角余光看见上游不远处有一块前端尖锐的浮木向这里笔直地冲了过来。

  不说被刺中的伤害,就是被这么粗壮的浮木借着水势的惯性撞一下也可能让你断几根骨头。

  安律师当下猛地一推周泽,将周泽向岸边推去,自己则是借力倒退。

  浮木自安律师和周泽二人之间过去了,没有造成危险。

  正当安律师准备重新向前游过去把自家老板救起来时,

  他却看见周泽竟然自己在游泳,

  而且看那架势,

  他的水性比自己还好!

  “…………”安律师。

  周泽先上了岸,坐在岸边,头顶是一个山坡。

  安律师随后也上岸了,他倒是没去问周泽之前是在装昏迷偷懒还是真的在昏迷这种问题,而是把自己的衣服外套脱了下来,又把里头的一些东西拿出来。

  “手机不能用了。”

  安律师有些无奈道。

  虽说在这大雾里手机基本都失灵了,但现在问题是,如果大雾消退,没有手机联系的话,二人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村里,想出去还真的比较难办。

  周泽把头靠在沙石上,道:“前面应该就是公路,我们沿着公路走就可以找到人烟区域了。”

  安律师抬起头,看了一下,发现在上坡位置确实有一条公路。

  去山区旅游或者住过山区的人应该有经验,马路附近容易聚集起村落和镇子,这有点像是古代的人靠河而居。

  二人休息了一会儿了,没有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一起爬上了坡,选择了一个方向,沿着公路开始行走。

  两个男人并排走,

  身上还是湿漉漉的,

  还有泥水和沙石粒儿,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砖瓦厂下班的工友;

  再配两把吉他的话可以直接cos“旭日阳刚”了。

  其实,周泽也想过不走,找个地方躺着休息,等大雾消散,但经过阴风的洗礼之后,周泽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大雾之中,哪怕袖手旁观安心吃瓜,但也不会让你平安度过。

  之前开车加上现在走路到现在,

  周泽没见到一个行人,也没看见一辆车从自己身边过去。

  这里可是省道啊!

  哪怕再偏僻的省道,车辆也是不少的。

  大雾里头,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具体在哪个方向,周泽说不出来,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先试着找到莺莺和老道他们,他们现在和自己二人分开了,周泽不是很放心。

  “老板,看,前面,前面像是有个村镇啊。”

  安律师指着前面喊道,

  同时,

  安律师弯下腰,开始大喘气。

  之前在湍急的河流里拽着周泽一起游泳是真的把他给累坏了,短暂的休息根本就缓解不了,这会儿还腰酸背痛呢。

  周泽看过去,果然,在前面的大雾里出现了屋檐的影子,应该是一个村镇。

  “走吧,看到村子了。”周泽催促道。

  安律师伸手抓住了周泽的手臂,咽了口唾沫,道:

  “老板,大雾,深山,又遇到一个村子,这剧情太顺畅了,我觉得这村子很可能是哪个几百年前甚至是上千年前的村子,有问题啊。”

  这就像是幽灵船一样,那些据说消失或者沉默了几百年的船只有时候会忽然出现在海面上被人远远地看见。

  “不,应该是现在的村子。”周泽直接反驳道。

  “这么确定的嘛?”安律师有些不信。

  “看看这个。”

  周泽指了指自己身后。

  省道的一侧是悬崖,

  另一侧是峭壁,

  不过为了巩固山体,防止滑坡和落石,所以一般会用水泥砌筑起来。

  安律师走了过去,靠近了水泥墙,发现上面写着鲜亮的红字: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下面还有一行字,

  “打好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

  “…………”安律师。

  “是吧?”周泽问道。

  安律师点点头。

  接下来,

  二人就朝着那个村子走去。

  省道出去的一个岔路上再走个几分钟,就到了村口。

  村子里不少是平房,但也有一些二层三层的房子,绝不是所谓的荒村,是一个正常的村子。

  只是,

  这村子里,

  一个人都没有。

  从村口一路走进来,一个人都没碰见,两侧的屋门,也是紧紧关闭。

  整个村子,呈现出一股子死寂的味道。

  周泽走到一户人家门前,伸手推开了门,门是关着的,但没锁。

  里头的陈设并没有灰尘,似乎一直是有人住着的,甚至,客厅桌子上还有切好的水果放在那儿。

  安律师从厨房走出来,接了一杯水一边喝着一边走了出来,同时对周泽道:

  “里头有饮水机。”

  周泽倒是不渴,他只是奇怪,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去哪里了?

  自从大雾升腾起来之后,周泽就觉得自己的周围,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先是阴风,接着又是这死寂一般的村子。

  周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上去瞅瞅。”

  安律师端着水走上楼,过了一会儿,他下来了,对周泽喊道:

  “老板,上来看看,有彩蛋。”

  周泽起身,跟着安律师走上了楼。

  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一家五口,

  应该是孩子,父母再加上爷爷奶奶的配置,

  全都吊死在那里。

  五个人,

  都吐着舌头瞪着眼珠子,

  标准的吊死形象。

  “不是自杀的,下面没椅子。”安律师说道。

  如果是自杀的话,应该是踩着椅子上去,但下面没有椅子。

  应该是他杀的。

  但,又是谁杀的?

  安律师又喝了一口水,把空杯子放在了一边,道:“你说,这个村子里的人,会不会全都…………”

  全都死了?

  都这样被吊死了?

  “换个屋子再找找看。”周泽说道。

  二人马上离开了这个二层屋子,去了隔壁,隔壁是一个平房,推开门进去后就看见一对老夫妻也是一样,吊死在了房梁上。

  接下去,又走了几个屋子,里面的人都是吊死在那里。

  似乎,

  整个村子里的人,

  都成了“吊死鬼”。

  周泽在其中一个屋子里摸到了一包“大前门”,

  和安律师一人一根分着抽了起来。

  若是普通的游客或者探险队此时来到这个村子,看见这一幕幕,估计早就吓傻了,慌乱不堪,侥幸逃出去的话,

  就又是一个“封门村”的传说,

  而且比起“封门村”那种大部分捕风捉影的事儿,这里更加地直观和恐怖。

  但周泽和安律师都是老戏骨了,

  这场面固然十分诡异,

  但二人还能保持着镇定。

  毕竟死人见得多了,

  死鬼,

  见得就更多了。

  二人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和压抑,但还不至于被吓得自乱阵脚。

  最后,

  二人进了一个三层楼的屋子,这家人家条件还不错,村子虽然停电了,但冰箱里还有点余下的冷气,安律师取了两瓶冰饮料,丢给周泽一瓶。

  二人头上,

  有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吊死在那里,

  二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老板,你说,这不会是被林可杀的吧?”

  “应该不至于,把一个村子的人都杀死会是什么后果,她不可能不清楚。”

  “她又不是一个孩子。”安律师掐着指头数了数,道:“算算年纪,她现在差不多是在更年期吧。

  更年期的女人,

  被拐卖了,

  生气了,

  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周泽沉默了,

  因为他忽然觉得安律师说得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是吧,有道理吧。”

  安律师对着周泽耸了耸肩,

  然后微笑着喝了一口冰阔乐,

  抬起头,

  发现头顶上吊死着的两个女孩都在对着自己笑着,

  “哟,

  你们也觉得有道理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