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二傻大闹鬼村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二傻大闹鬼村

  “哟,你们也觉得有道理啊。”

  下一刻,

  安律师手中的冰可乐直接被自己捏碎,同时,左手上的血肉褪去,幻化出了白骨的模样,对着头顶上方的两具女尸直接抓了过去。

  说真的,

  在这两具上吊女尸露出微笑之前,

  无论是周泽还是安律师,其实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们只是把这户人家和之前搜查过的其他人家对等上了。

  反正家家户户都有上吊的人。

  但当两具上吊女尸微笑时,

  二人的本能不是歇斯底里地大叫“鬼啊!!!!!!!!!!!!”

  而是直接出手!

  所以说,若是让他们去参演鬼片,观众的代入感肯定极差;

  说不定那两具上吊女尸也只是想在“情到深处”时忽然来一点“惊悚”效果,

  无论是人还是鬼,

  其实都有着吓人的恶趣味和喜好。

  但迎接他们的,

  却是安律师毫不犹豫地“劈头盖脸”。

  只是,当安律师的白骨手挥上去时,那两个女孩竟然在刹那间化作了蓝色的光芒散开。

  紧接着,

  坐在那里的周泽只觉得自己身体两侧一下子充满了寒意,

  一条绳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且以极快地速度向自己划来。

  周泽身体开始后仰,

  整个人也从坐的位置滑动了下来。

  绳子从周泽头顶位置划拉了过去,扑了个空。

  落地后,

  周泽单手拍在地面上,侧身站起。

  “嘻嘻嘻…………”

  笑声再度传来,

  这次,

  是在头顶位置!

  “老板,小心!”

  安律师对着上方直接掐手印: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封!”

  周泽只觉得自己头顶上方一阵气流的摩擦爆炸声,但他没有抬头去看,因为又一道蓝光从自己前面冲来。

  “哗啦!”

  十根黑色的指甲长了出来,

  周泽对着面前的蓝光直接挥舞了出去。

  “沙沙…………”

  指甲像是搅和进了细沙之中,

  很柔软,

  很细腻,

  蓝光也因此消失。

  周泽后退了一步,双臂低垂,紧盯着四周。

  “嘶…………”

  毫无征兆地,

  一股钻心的疼袭来。

  周泽低头一看,

  发现自己指甲位置上竟然出现了一块块黑斑,连带着自己双手位置也出现了一样的黑斑,极为强烈的酸疼的感觉不断刺激着他的中枢神经。

  怎么可能?

  这还是周泽第一次遇见不怕自己指甲的邪魅,

  甚至,

  还能主动地腐蚀自己的指甲!

  “嘻嘻嘻…………”

  笑声很近,

  如同贴着自己的耳垂。

  客厅里有一面玻璃,

  周泽抬头看向玻璃,

  发现在自己身后,

  有一张女孩的脸。

  女孩像是被自己背在肩膀上一样,双脚正踩在自己的双手位置,很是调皮地把自己的嘴凑在自己的耳边,

  像是情侣之间在诉说着悄悄话。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安律师毫不犹豫一招打向了周泽的后背。

  所以说,

  这就是安律师贴心的地方。

  如果此时周泽身边带着的是老道,他只会拿着一张符纸站在旁边当啦啦队;

  如果带的是莺莺,她也只会听从周泽的吩咐去行事。

  如果带着是许清朗,他能在刚才的一波袭击中没有丢了阵脚就算不错了。

  只有安律师,

  像是贴心小棉袄一样,

  不用你开口,

  甚至连对着屁g都不用拍,

  一个眼神过去,

  他就能摆出你想要的姿势配合你。

  “啊!!!!”

  周泽听到自己后背位置传来了一道惨叫声。

  紧接着,

  周泽双手交叉,自己的十根指甲错横在了一起,开始拼命地摩擦。

  一时间,

  无数的火花从自己指甲位置被摩擦出来。

  这感觉,

  像是在以毒攻毒,

  就像是自己被蚊子咬了一个包,用力地去抠,虽然知道这很不对,也很不好,

  但是爽啊!

  而且,

  在这个时候,

  确实是有效的。

  一道蓝光从周泽身上逃了出来,比之前来看虚弱了许多,直接窜出了大门。

  另一道蓝光则是向上,冲上了楼梯。

  周泽和安律师倒是没有追出去,在这个诡异的村子里,太过冒失的行动往往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老板,没事吧?”安律师关心地问道。

  “没事。”

  周泽摇摇头,继续道:

  “刚刚那两个是什么东西?”

  亡魂不像是亡魂,你说她们是僵尸吧,但僵尸能这么飘忽来飘忽去的么?

  “不太清楚,但感觉有点像那个东西。”安律师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就是上次朱胜男事件的时候,忽然冒出来的那两道黑影。”

  那两个疑似巡检的黑影,

  也是这般飘忽来飘忽去的,

  看似没有实体,但威胁却十分的大。

  “老板,朱胜男到底…………”

  “朱胜男已经死了,我亲自把她的亡魂送入了地狱。”

  这一点,周泽可以肯定。

  “但那幅图上的两个送子鬼差的事儿还没调查清楚啊。”

  “先离开这个村子吧。”周泽说道。

  安律师点了点头。

  他们不是探险队,

  没有大冒险精神,

  确切地说,

  他们是两个被岁月侵蚀变得油腻的两个中年男子,

  没有绝对利益的事儿,

  真的懒得去做。

  安律师又去冰箱里取出了最后的几瓶冰阔乐,又找了一些吃的,拿着袋子装好,就和周泽一起出了门。

  村子里,

  还是那么的安静。

  大部分人都已经上吊死了,肯定很安静。

  但有了先前的经历,周泽和安律师自然不敢再放松警惕,那两个吊死的女孩,说不定正在哪个角落里盯着自己二人。

  不过,一直到二人走到了村口位置时,还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难不成是觉得我们俩是块难啃的骨头,所以他们也放弃了?”

  安律师说道。

  “这话听起来怎么都无法让人有种与有荣焉的意思。”

  话音刚落,

  周泽停下了脚步。

  村口的大雾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摇曳,而且,这些东西好像要从大雾之中跑出来一样。

  一只只各色不同的手已经脱离了大雾的束缚,开始对着前方的周泽等人不停地挥舞,带着一种极为强烈的渴望。

  而且,

  他们还在前进,

  且越来越多,

  终于,

  在村口位置停了下来。

  此时,

  呈现在周泽和安律师眼前的,

  是密密麻麻有三层楼高的各种双手,

  而且大雾之中一声声声嘶力竭地嘶吼,

  仿佛也已经透过大雾传递了出来。

  如果周泽和安律师此时还要硬着头皮出村子的话,

  估计前脚出村吼脚就得进入大雾之中这些双手的怀抱。

  这是幸福地二选一环节;

  周泽和安律师对视了一眼,

  二人都很默契地开始后退。

  的确,

  比起走出去被这无数只爪子上下其手的恐怖体验,

  好像还是刚才上吊的俩小姐姐更可爱一些。

  又走回了村子,

  只是,再回去时,

  二人忽然发现原本整个村子紧闭的屋门,

  在二人往回走时,

  竟然全都打开了。

  甚至,

  一些人家里头竟然还飘逸出了饭菜的香味,

  像是正在开饭。

  走着走着,

  终于在路上看见了人影,

  几个小孩凑在一起像是在玩弹珠,

  但他们的脖子上,还吊着一根绳子,

  绳子是往上的,

  看不见上端,

  这些孩子在玩弹珠时,虽然都是蹲在地上,但脸都是平齐的,头无法低垂下来,也因此,为了看地上的弹珠,他们都费力地拼命地向下看。

  整个场面,

  显得很滑稽,

  也很恐怖。

  有女人出来晒衣服了,

  有男人出来遛弯了,

  原本死气沉沉的村子,

  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

  但所有人脖子上都有一根绳子吊着,

  无论大家在做什么,

  脸都是平齐地位置。

  安律师从口袋里又取出了一瓶可乐,递给了周泽。

  两个男人像是在游乐园里参观鬼屋一样,

  一边走着一边看着。

  没有过多的交流,因为在这个时候太多的交流也没什么意义,大家都没有闲扯淡的心思,且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干架的准备。

  不过,好像这些村民都没有关注到走在街面上的周泽和安律师,大家都在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走着走着,

  周泽和安律师停下了脚步。

  因为每个地方的门都开着,甚至连窗子都是开着的,但这里,有一处门却是紧闭着的,而且,上头还上了锁。

  和周围“开门迎客”的架势相比,

  这里,

  实在是要刺眼就有多刺眼。

  周泽和安律师走了过去,这已经不能算是小屋子了,更像是农村的搭棚出来的厕所,又有点像是猪圈。

  门上的铁锁已经锈迹斑斑了,但下头有有一个很大的缝隙,小孩子也钻不进去的缝隙。

  周泽和安律师都没急着去打开这锁,

  在一个鬼村里,

  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还傻乎乎地打开,

  真的是作死呢。

  但好奇心还是有的。

  安律师看向周泽,意思是:你弯下腰看看里头?

  周泽看向安律师,意思是:我是老板,你看。

  安律师往后退了一步,举起手,

  很简单,

  石头剪子布吧。

  嗯,

  就这样,

  在这个阴气森森的鬼村里,

  两个大男人,

  很破坏氛围地真的开始了石头剪刀布。

  “剪刀!”

  “布!”

  安律师输了。

  深吸一口气,

  安律师弯下腰,

  把自己的脸凑到小洞那边,往里看着。

  但是里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安律师正准备起身,说他看不见什么,但马上,周泽递过来一个手电筒给他。

  “…………”安律师。

  这么贴心的么,

  还有,

  这手电筒是哪里来的?

  “在那户人家里顺来的。”周泽解释道。

  安律师很不情愿地又弯下腰,

  打开了手电筒,

  呼,

  清楚了啊,

  爽啊,

  太特么爽了!

  爽得安律师汗毛都立起来了!

  一张张女人的脸,

  居然整整齐齐地挨着门口,

  在安律师看着她们的同时,

  她们也在看着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