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阴司有序,亡者上路!

第四百四十六章 阴司有序,亡者上路!

  刺激,

  是真的刺激,

  就像是小时候看那种“万花筒”似的,

  不过现在这种走街串巷一个人敲锣打鼓顺带扯线让客人贴着缝隙往里看表演的艺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不少90后可能都没见过。

  这次,

  差不多是相同的形式,

  但换成了渗人的恐怖模版。

  一,二,三,四……七个!

  安律师度过了一开始的感官刺激之后,还有闲心思数了数。

  七个女人被关在里头,身上和脸上都有点脏,但模样都还清秀,尤其是眼睛,都很明亮有神,且还在对着他微笑呢。

  很有礼貌的样子,

  哪怕是面对偷窥者,

  居然也和煦如风。

  的确,安律师是被吓了一跳,但你要他被吓得蹦跶起来“啊啊啊啊啊”地开始尖叫,也有点不切实际,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可能那么不堪。

  而且,一开始的震惊之后,接下来就平坦多了。

  甚至,

  安律师也抱以微笑做出了回应,

  嗯,

  大家都很有礼貌。

  “看见什么了?”

  旁边的周泽问道。

  安律师站直了身子,扭了扭脖子,把手电筒递给了周泽,示意周泽自己看看。

  周泽也没拒绝,弯下腰,把眼睛凑到小洞那边去,手电筒打开,向里照射。

  嘶…………

  周泽倒吸一口凉气,

  在他的视角里,

  有七个女人,

  正面对着他。

  但和之前整整齐齐对安律师微笑的神态不同的是,

  此时,

  在周泽的视角中,

  这七个女人做痴傻状,

  一个女的拿着布娃娃放在自己怀里,

  一个女的歪着脖子口水滴淌了出来,

  一个女的仰着头,咧着嘴在傻笑,

  一个女的趴在地上,脸朝着周泽“呵呵呵”,

  一个脚撑着墙壁还在倒立着,

  各色各异的模样,

  但都在看着周泽。

  很整齐,

  也的确很整齐,

  因为屋子里的女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没动,

  像是学校的学学生在拍毕业照一样。

  但这毕业照里的一个个痴傻模样,

  反而给人带来了更深层次的大恐怖!

  周泽站起了身子,看着安律师。

  “怎么样,还挺漂亮的。”

  安律师说道。

  “…………”周泽。

  你现在口味这么重了么?

  “她们像是幸存者。”安律师猜测道。

  “我怎么觉得像是受害者?”周泽反问道。

  因为看到的画面不同,所以得出的结论自然也就不同。

  “受害者?”安律师愣了一下,“不对啊……”

  和村子里其他人现在的吊死鬼样子比起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来,

  这小屋里的女人们也就是身上脏了点,但神智应该还算清醒的啊。

  “一群女的被锁在一个屋子里,怎么都像是被拐卖过来发疯了的女人。”

  周泽说道。

  “发疯?”

  安律师彻底迷茫了。

  “对啊,以前看过不少报道,哪怕是这些被拐卖来的女的已经被虐待得发疯了,但还是会被关起来,甚至,她们会被迫接受卖y甚至是还要继续帮忙生孩子传宗接代。”

  “等下,老板。”

  安律师打断了周泽的话,越听越不对劲啊,他从周泽手里拿过了手电筒,又弯下腰,对着小洞看过去。

  “嗡!”

  一声震颤传来,

  安律师马上一个侧身,

  一道蓝色的光束从小洞里穿透了出来。

  安律师被吓得直接出了一身冷汗,

  差一点点啊,

  自己的眼睛就没了啊。

  “哐当!哐当!哐当!”

  小屋的门开始被猛烈地撞击起来,

  门锁也在不停地摇晃,像是随时都可能破碎一样。

  “放我们出去!”

  “让我们出去!”

  “让我们出去啊啊啊!!!”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一阵阵哭泣哀求从小屋里传出,

  里面的女人歇斯底里地呐喊着。

  安律师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向了那把锁。

  不过,手还是停住了,看向了身边的周泽。

  “开不开门,老板?”

  到背锅的时候了,自然想到了领导。

  “不开也没有意义。”周泽看着安律师,“她们,一把铜锁而已,真的拦得住她们么?”

  说着,

  周泽亲自上前,

  用指甲掐断了铜锁。

  “砰!”

  铜锁断裂之后,

  大门直接坍塌了下来。

  七道蓝光从里头呼啸而出,将周泽二人围绕住。

  七个面容扭曲的女人看着这两个人,这些女人眼里,全是深刻地恨意,只有长久时间经历过折磨的人,才能在心底积攒出如此恐怖的恨意。

  周泽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同时还把自己刚刚掐断的铜锁丢在了地上。

  少顷,

  七道身影开始转身,渐渐远去,并没有对周泽二人发动攻击。

  “死了?”

  安律师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起身进了小屋子。

  小屋子一阵恶臭,

  那是排泄物积累出来的效果。

  而在屋子里,还有一具女人的尸体躺在那儿,应该是才死没多久。

  但屋子里之前可是出来了七个女人,尸体只有一个,

  是之前也被同样关在这里的女人么?

  因为被长时间关押在这里,所以哪怕是人死了,执念和怨念也都徘徊在这里不得出去?

  “如果刚才我们不开锁的话,她们的恨意就会顺延到我们身上了?”安律师看向身边的周泽。

  “差不多吧,这个村子变成这个样子,有一半的因素是因为这诡异的大雾,还有一半因素,应该是来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自于她们的复仇。

  她们应该是这些年被拐卖到这个村子里来的可怜女人,有的可能早就不在了。

  但借着这个机会,她们的亡灵得以归来,以复仇者的姿态,杀光了这个村子的所有人。

  而且是,

  鸡犬不留。”

  周泽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根烟,递给了安律师一根。

  “我们是外来人,她们是想杀我们的,但前提是,有个因果。

  如果我们愿意开锁救她们出来,这因果就不会落在我们头上,如果我们不愿意的话,就是见死不救,她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恨上我们。”

  “老板,我都没这么快想到这一层。”

  安律师笑了笑,把烟点燃,有些意外,这一次周泽的判断竟然比经验丰富的自己来得更早也更精确。

  “前阵子因为朱胜男的事儿,让我对这类人或者叫这类鬼的思维有了一些思考吧。”

  周泽耸了耸肩,抬起头,

  这大雾,

  怎么还不消散啊。

  对于这个被厉鬼害死的村子,

  周泽是没有什么同情心的,

  不是一个被拐卖来的女人,

  之前见了两个,刚才又见了七个,

  这么多被拐卖来的可怜女孩儿,要说这个村子里的人大部分不知情,可能么?

  或许,

  如果没有这一场大雾,没有这诡异的环境的话,

  很多可怜女人的泪就得白流了,

  因为这场大雾的关系,

  复仇,

  变得很干脆,也很酣畅淋漓。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只能说一报还一报吧。

  周泽觉得,哪怕是提前知道这件事,打电话通知张燕丰再让张燕丰通知警方的话,这件事也不会处理得这么痛快圆满。

  哦不,

  是事情不会沦落到这般残卷人寰的地步。

  对这种恶鬼复仇的行为,

  周老板还是会在情感态度上保持谴责的态度的,

  毕竟,法律外的惩罚,不可取。

  可惜了,

  这事儿不是发生在通城,

  可惜了,

  自己又来晚了很多步,

  没能赶得及去阻止拯救这里的村民,

  心里,

  还真是有些愧疚和不安呢。

  当然了,

  周老板是个比较看得开的人,

  安律师更是一个曾被“双规”的官员,

  让这俩男人有那种“替天行道”的正义感且付诸于行动,太难为人了。

  暂时,也不打算走了,外面反正也出不去,反正这些女人也不会再攻击自己,周泽和安律师干脆找了户人家,用人家的土灶炒了几个菜。

  因为是难兄难弟且孤悬在外的缘故,

  周老板很大方地拿出了彼岸花口服液分给了安律师,

  俩人就着从隔壁人家顺来的啤酒,

  一口酒,一口菜,倒也挺有滋味。

  等到傍晚的时候,在外面“玩儿”累了的人们又都回到各自家里,默默地“吊”了起来,恢复到了吊死的形态。

  周泽盛了几碗米饭,上面插着筷子,放在他们上吊的房间里,算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上供了。

  倒不是可怜和想祭奠他们,

  纯粹吃了人家的饭,顺带也跟着意思意思吧。

  酒足饭饱,偶尔窗户边和门口能够看见有女人怨毒的目光一闪即逝,

  周泽和安律师也都习惯了,

  一开始还有点紧张,

  但慢慢地见她们只是来看看,也不发动攻击,自然就无所谓了。

  男人嘛,

  看两眼都不会少块肉。

  只是,

  吃饭的问题倒是能靠彼岸花口服液解决,

  睡觉的问题怎么解决?

  周泽和安律师俩大男人抱在一起也起不到半个白莺莺的作用啊。

  坐在靠椅上,

  周泽忽然想莺莺了,

  是很想很想的那种。

  也不知道莺莺在这大雾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应该还好好的吧。

  至于老道,

  周泽似乎都忘了老道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安律师挨家挨户又找了几个手机出来,但手机都是没信号了,根本就用不了,除非玩儿手机里的单机游戏。

  “放弃吧,你见过有几个鬼片里手机是能正常使用的?”

  周泽安慰道。

  安律师点点头,走到了门口,哪怕入夜了,但大雾还是没散。

  但接下来,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啪”的脆响,

  很刺耳,

  像是震颤了整个村子。

  这是皮鞭的声音!

  “阴司有序,

  亡者上路喽!!!!!!!”

  一声悠扬的高喝传来。

  周泽和安律师迅速对视了一眼,

  都从彼此目光中看见了一抹震惊,

  妈的,

  在这个诡异大雾之下没有活人的村子里,

  竟然出现了鬼差?

  “到底怎么回事?”周泽起身,也走到了门口。

  这时,周泽看见这户人家的几口人竟然又脱离了“上吊”的姿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面和隔壁屋子,也有吊死的人走了出来,大家一起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路上,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着村口方向走去。

  “啪!”

  又是一声皮鞭的声响,

  “阴司有序,亡者上路喽!!!”

  “一个单位的,去不去打个招呼?”

  周泽问安律师,但他没动。

  “是啊,说不定对方看在一个单位的份儿上,人家还会送我们几个人头当绩点呢,顺带找辆车,把我们送出大山?

  再热情一点,请我们吃一顿,再送点土特产也说不定。

  要知道,我们阴司里的鬼差们,是最热情和最好客的。”

  安律师应和着,但他也没动。

  大家都清楚一件事,

  那就是在这个大雾笼罩的全村死尽的地方,

  居然还能出现引路鬼差,

  这得多不可思议啊,

  哦不,

  是得多敬业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