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地狱之门!

第四百四十七章 地狱之门!

  自从大雾笼罩了这片山区之后,这里的一切就都发生了变化,甚至可以说是连鬼差在这里都得小心翼翼一些。

  详情可以参见周泽和安律师这两位,

  变得格外地低调。

  但就在这种大环境之下,竟然有鬼差在这里赶“业绩”。

  看着这间屋子里的上吊死的几口人已经走到了门外,向街面上汇聚而去,周泽思索了一下,建议道:

  “咱们也出去看看?”

  “中。”

  安律师点点头,深以为然。

  他也想见识见识到底是哪个单位的同行,这么有牌面。

  不过,就这样贸贸然出去不太合适。

  安律师从厨房里找了一根绳子过来,截成两段,一根系在了自己脖子上,另一根递给了周泽。

  “我们兜里有我特制的隐藏气息卡片,到时候再故意泄露出一些鬼气出来,应该不会被发现。”

  周泽伸手拽了一下安律师脖子上的绳子,道:

  “但人家的绳子是朝上的啊。”

  的确,

  那些村民都是上吊死的,哪怕从上吊状态中脱离出来,他们脖子上系着的绳子上端,也是高高的翘起,仿佛自己还在上吊一样。

  “这个好办。”

  安律师又从厨房里找了两根小树杈,用绳子裹起来,插在了自己脖子后面的衣领里头,看起来,就像是绳子竖起来一样。

  “这就可以了吧?”安律师笑道。

  “你真聪明伶俐。”

  就这样,

  周泽和安律师两个人吊着跟柴火棍也走了出去,汇入了村民潮之中后,二人都刻意地散发出了一些死气。

  他们本就是“鬼”,

  这时候,其实也不算是在假装,

  更像是在真情流露。

  这个村子,也就几百号人口,看似不多,但大家聚集在一起排个队,阵仗还是有的。

  周泽和安律师插队在了队伍中央,

  前面又是一道皮鞭响声,

  队伍开始默默地前进。

  大家都是浑浑噩噩的,

  亦步亦趋地往前走。

  这种感觉让周泽有些恍惚,

  仿佛自己不是在人间,

  而是在地狱的黄泉路上。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像了。

  安律师一直在左顾右盼,观察着什么,不过他模样上看起来,一脸的苍白,真的像那么一回事。

  周泽都在想了,

  如果剧组需要请专业死尸演员的话,

  选他去最合适了,

  不用化妆,

  完美融入。

  就这样,大家一路走出了村子。

  周泽看见那个拿着皮鞭的家伙在队伍的最前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像是赶尸人一样。

  因为对方没有往后走,所以自己二人暂时不会有暴露的可能,但同时也因此失去了观察那位同单位工作者的机会。

  大雾两侧,不停的有手挥舞出来,像是有一只只恶鬼在那里张牙舞爪,但因为皮鞭的克制,主动让出了一条道出来,不敢上来冒犯。

  皮鞭不时响一下,

  口号不时喊一下,

  队伍稳稳当当地前进,

  这不像是在赶尸,倒是有点在赶^(* ̄(oo) ̄)^。

  走得时间有点长了,

  周泽觉得自己脚有点酸,

  边上的安律师还是演技巅峰,

  完美地融入周围的环境。

  “喂,就这样傻乎乎跟着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周泽开口道。

  安律师没说话。

  “喂?”

  周泽又喊了一声。

  安律师还是不说话。

  周泽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安律师,发现安律师身体一歪,几乎要倒了下去。

  大惊之下,周泽马上伸手把安律师给搀扶起来,他要是倒下去,就露馅了。

  安律师还在机械地往前走着,

  周泽伸手在安律师腰部位置掐了一下,

  安律师眼睛一睁,

  倒吸一口凉气。

  “你睡着了?”周泽问道。

  “啊,嗯。”

  安律师扭了扭脖子,继续往前走着。

  “冥想还有这种效果?”

  “啊,嗯。”

  合着我在这里装样子一直往前走,你丫在睡觉?

  到底谁是老板?

  “冥想的能力,很奇妙的,你这种有女仆可以搂着睡觉的人,当然不懂。”

  安律师酸酸地说道。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皮,不知不觉间,队伍停了下来。

  “停了?”

  安律师小心翼翼地探头往外看去。

  “前面好像有个牌坊。”

  周泽也伸头向前面眺望了一下,

  的确,

  前面是有一个牌坊,

  牌坊的一半是黑色的一半是白色的,

  矗立在山路之中,不是很高,也就寻常农村人家大门的大小,但有一种古朴的气息流露了出来。

  “这不是地狱之门吧?”周泽问道。

  老安在这方面经验比他丰富得多,周泽其实连地狱的花心部分都没进入过。

  老安可是根正苗红的体制内的人。

  “鬼差手里的地狱之门钥匙,其实只是一个引子,更像是一个传送阵法,正儿八经地地狱之门,我敢打包票的说,连判官都不可能掌握。

  就是传说中的十殿阎罗,甚至是地藏王菩萨,也不可能掌握。”

  地狱之门,更像是一种抽象意义上的表达。

  传说中,它贯穿了人间和阴间,是两个界限之间沟通的桥梁,这种可以决定两个位面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被人力所掌握?

  如果谁掌握了它,不光光是掌握了进出通道这么简单,

  加上它的实际意义和影响,

  等于是真正掌握了生死的界限!

  “那这是什么东西?”周泽问道。

  “不知道啊,要知道的话我还会被这大雾困住么?”

  “你怎么这么没用。”

  “…………”安律师。

  前不久才说人家聪明伶俐的呐?

  那个穿黑衣服的同行放下了鞭子,对着那黑白二色的牌坊直接跪伏了下来,像是在高声吟唱着什么。

  “他在唱什么,好像是方言。”周泽问道。

  “不知道啊,鬼差的口音一般是根据其生前所在地的,也就这些年阳间的普通话普及了起来,但想要真正影响到阴间还需要一段时间。

  毕竟,现在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人还没到七老八十快死的时候,都还挺年轻的。”

  吟唱结束后,

  黑白二色的牌坊开始震动起来,

  紧接着,

  一道类似太极图的光幕在牌坊下面生成。

  那位黑色服装的鬼差重新站起来,捡起了皮鞭,用力地对着天上抽了一记,喝道:

  “上路喽!”

  一时间,

  队伍开始继续前进,

  前面的人已经走入了牌坊,

  直接消失不见,

  后面的人继续跟上去。

  整个场面,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像是大家排队去蹦极,而且还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措施。

  又有点像是排队上前去枪毙,总之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或许,

  这种危机感,

  是来自于未知吧。

  这些已经死去的村民还好,

  他们反正是没意识的存在,基本被那皮鞭给操控住了,但周泽和安律师可不是。

  牌坊后面到底是什么地方,

  进去之后是否还能出得来?

  一切都是未知数。

  也因此,

  原本排在队伍中间的二人,

  开始发扬“尊老爱幼女士优先”的精神,

  你先你先,

  你请你请,

  你来你来,

  我不急我不急。

  二人开始不停地往后退,

  到最后,

  已经退到了队伍的最末端。

  这种局面下,想再发扬风格也不可能了。

  摆在面前的,很快就只剩下两条路了。

  一条路,是闭着眼,往前走,

  既然新的风暴已经出现,又怎能停滞不前?

  一条路,是直接撕破脸,开干了!

  有生活和职场经验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

  同单位的员工,

  有时候比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的关系更为紧张。

  当然,

  两个选择,

  肯定是选择后者,

  第一条是直接被否决了。

  作为俩历经了人生风霜的油腻中年男,

  迎接未知和新的挑战,那是年轻人该干的事情,

  周老板和安律师俩人是不可能去找那份儿刺激的。

  吃瓜群众的基本素养就是我只负责吃瓜,

  绝不下场!

  正当前面就剩下十几个人了,周老板和安律师已经准备先发制人把那个黑色制服手持皮鞭的家伙给制住时,

  九道蓝色的影子忽然从大雾之中疾驰而来。

  是那九个女人的亡魂,

  带着极强的怨念!

  之前周泽碰到了两个,屋子里还有七个,加起来,就是九个了。

  手持皮鞭的男子猛地转身,

  周泽和安律师立马看向他,

  嗯,

  还是没看清楚他的脸,

  因为他带着一块黑色面具。

  “你们,也得进去,快点!!!”

  “啪!”

  皮鞭再度挥舞。

  九道亡魂脸上露出了痛苦挣扎之色,

  她们生前就是被逼迫着拐卖到了这里,

  现在又要被皮鞭逼迫着进入其他地方,

  这种烙印在灵魂深处的抵触让她们不会那么听话。

  再加上她们是造成这个村子“鸡犬不留”的罪魁祸首,

  造下如此多杀孽手上有这么多人命的厉鬼,是不同的,和普通的厉鬼相比就像是上过战场的百战老兵和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之间的区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九道凄厉的惨叫声汇聚成一道,

  而后,

  九道身影直接向那黑色衣服的男子冲来,

  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咦,

  要开打了么?

  周泽和安律师对视一眼,

  等着看好戏。

  但下一刻的情景,

  让周泽和安律师瞪大了眼睛,

  那个刚才还挥舞皮鞭不可一世的男子,

  在看见九道厉鬼直接向他冲来时,

  居然惊恐地喊了一声:

  “妈呀!!”

  而后,

  皮鞭丢在了地上,

  撒开腿,

  开始向大雾之中疯狂地逃跑,

  连头都不回一下,

  奔跑得那叫一个干脆,

  那叫一个利索,

  只留给在场其他人一个潇洒到不能再潇洒的背影……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