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姑娘们,接客啦!

第四百四十九章 姑娘们,接客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

  九个女鬼一起尖叫,

  让安律师的脸一下子绿了。

  这就相当于自己是小偷,偷偷摸摸地摸进一个大户人家准备偷点儿东西,自己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但同时你又带着一个美声合唱团!

  其实,也不能怪这九个女鬼忽然这般,来到地狱之后,她们本能地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她们是厉鬼,在地狱的规矩里,厉鬼是不能转生的,上不得奈何桥。

  所以,

  地狱,

  就是她们的终结。

  她们要么在地狱的荒芜之中流浪,要么就是被地狱的鬼差和巡检们抓住直接打散。

  就像是流水线和废品回收线的零部件,她们,属于两端都不需要的报废品。

  远处,

  在废墟的楼台中刚刚还在婀娜前行的旗袍女队伍一下子停了下来。

  女人们依伞而立,继续负责美丽,仿佛这一切,都和她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之前周泽第一次下地狱时,就遇到过她们,她们仅仅是在黄泉路上穿过,没有丝毫地停留,也没有丝毫地留念,

  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和现在几乎是一模一样。

  你可以说她们高冷,

  但同时,

  也可以认为她们是一种被割除了一切情感的傀儡。

  倒是队伍前面提着灯笼领路的老妪猛地抬起头,

  她张开了嘴,露出了一嘴的黑牙。

  “呵呵…………”

  阴冷的笑声从老妪口中传出,

  紧接着,

  老妪发出了一声厉喝:

  “真是污秽的气息,让人作呕!

  丢了名节贞操的女人,

  竟然还有脸舔着回地狱!

  怎么,

  还敢奢望往生?”

  老妪的身形开始不断地闪烁,

  每一次闪烁都意味着她的距离和这里拉近了很多,

  像是幻灯片里的角色,不停地转换。

  终于,

  她来到了这片瓦砾堆中。

  来到这里之后,老妪才发现这九个女人旁边,居然还有着两个男人。

  好在,这里是地狱,男欢女爱这种事在地狱是很少存在的,毕竟大家都没有肉身,缺少了最基本的作案工具。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一旦回到阳间有了肉身之后就开始疯狂地放飞自我,因为在阳间,才有真正的享受,而地狱,更像是和尚们所向往的那种无垢世界,大家都是“清心寡欲”。

  老妪的目光扫过了周泽和安律师,

  没太在意,

  地狱时不时都会有恶鬼逃出去,那种散落在各地的孤魂野鬼就更多了,

  这就像是阳间大城市里的盲流,或者叫流浪者,再光鲜靓丽的城市角落里,也免不得有这种人存在。

  实际上,周泽是有鬼差的身份的,但一来鬼差实在是阴司最底层公务员,没啥派头,也没啥特殊的,二来,阴司确实是阴间执法体系的代表,但在地狱之中,并不仅仅只有一个阴司。

  这老妪没能看出周泽的身份,也正常。

  就像是大领导出行,都是要禁路开道的,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

  至于基层小公务员,可能你在菜市场买菜时旁边和你一起争肘子的就是一个。

  老妪的注意力还是在这九个女鬼身上,

  她的脸上带着满满的嫌弃和鄙夷,

  是的,

  嫌弃和鄙夷!

  “身为女人,失了名节,要么就忠贞到底,为夫家传递香火,从一而中!

  要么就殉节而死,死得坦荡淡然!

  丢了名节,还怨恨不堪,造下杀戮,当真是令人不耻和蒙羞!”

  “…………”周泽。

  怎么感觉这位老太太的三观有点问题啊,

  封建余毒啊封建余毒啊。

  好在周老板没正义感爆棚中二到站出来对老太婆大喝一声:“你放屁!”

  只是默默地和安律师待在“墙角”画圈圈,

  就差默念: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九个女鬼脸上当即露出了愤怒之色,她们本就是再可怜不过的人,现在,更是被这老妪以这种方式去羞辱,更是怒气大增!

  这个地方,不是黄泉路,不是阴司的直接管辖范围,若是在其他的地方,她们以厉鬼的身份出现早就被镇压了,但在这里,她们还能愤怒,

  甚至,

  还能反击!

  厉鬼的反击方式很简单,

  看你不爽,

  就弄死你!

  她们身上本就沾染着人命,意识上也早就模糊了,只剩下了最为原始的本能!

  九个厉鬼一起扑向老妪,

  但老妪却岿然不动,

  当女鬼靠近她时,

  她手中的灯笼里忽然冒出了黑色的火焰,

  火焰一分为九,直接席卷到了九个女鬼的身上。

  一时间,九个女鬼都被禁锢在原地,承受着业火烧身的痛苦折磨。

  尖叫声此起彼伏,

  真的是让人听得揪心。

  “寡廉鲜耻,不守贞洁的女人,你们也算是来对地方了,这里,才算是你们该来的去处!”

  老妪手掌摊开,里面露出了一叠小巧的纸片,有点像是剪裁出来的小衣服样式。

  手掌一甩,

  纸片飘了出去,

  分别落在了九个女鬼身上,

  一时间,

  这九个女鬼都穿上了靓丽的旗袍。

  业火消散,

  穿上旗袍的女鬼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像是一只只提线木偶,乖巧得不能再乖巧。

  周老板心里暗暗咂舌,

  这老太婆三观确实是歪得厉害,

  但手段跟她三观一样,也是厉害得不行。

  这种收服厉鬼的手段,自己还是第一次所见,大有涨姿势的感觉。

  果然地狱还是太危险,里面的大佬太多,

  相较而言,

  还是阳间更舒服一些。

  九个女鬼并排站好,此时的她们,在神韵上已经和下方的旗袍女有七八分相似了。

  欠缺的可能是上妆和那一把桃花纸伞。

  老妪拍拍手,

  似乎是觉得心里舒服了,

  像是一个强迫症患者终于把不顺眼的东西变得顺眼了,自己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但下一刻,

  老妪忽然一扭头,

  看向了周泽和安律师。

  “也不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也是尔等蕞尔小鬼有资格涉足的么!”

  周泽和安律师二人心眼儿都提了起来,

  都能感应到对方的气机在此时凝聚了起来,

  这是准备干架了!

  “罢了罢了,老身又不是阴司的人,凭什么管阴司的闲事儿。”

  周泽和安律师的心又放了下去。

  阳间的鬼差来到了地狱,

  就像是地方派出所所长进京了一样。

  在地方上,你也是一个山大王,但一旦进了京,说句不好听的,店铺门牌砸下来,砸中十个人,可能里面就有好几个官儿和身份都比你高的人。

  似乎也是因此,京城从去年开始就拆了很多的牌子。

  总之,

  在地狱,

  能认怂就认怂。

  其实,这不是认怂不认怂的事情,如果周泽和安律师是其他身份,或者是普通的阴司差役的话,干架也就干架了。

  阴司虽然管不到这里,但名义上,阴司还是地狱的主管部门。

  但安律师是戴罪之身,一旦显露出气息被外界察觉,说不定马上就一大堆巡检甚至是判官就出现了。

  周泽就更夸张了,如果让体内的那位意识苏醒,指不定什么老妖怪忽然出关杀了过来要报当年之仇。

  但老妪接下来的话和动作,却让刚刚放下一颗心的二人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既然又多了几个姑娘,就得再来几个伺候的人,老身就收下你们了吧。

  在老身这里,

  至少可以让你们不至于被鬼差捉拿过去。”

  说罢,

  老妪手掌又一次摊开,

  这次,

  掌心里还是两个纸片。

  但周泽和安律师却直接看清楚了,

  蓝色的,

  戴着小高帽子,

  擦咧!

  这不是清朝太监的衣服么!

  “去!”

  老妪一挥手,两件衣服直接飞向了周泽和安律师。

  嗯,

  如果真的是地狱里四处逃窜的孤魂野鬼,

  估计也就认命了,

  甚至还甘之如饴,

  毕竟留在这里伺候着,不会有被城管当盲流抓走的危险。

  反正人都已经死了,还介意个什么劲儿?

  君不见古代多少为了吃一口米饭自己切了卵卵进宫的好儿郎么?

  但周泽和安律师不一样啊,

  他们在阳间还有肉身,还有身份,

  他们还有美好的生活在等着他们;

  哪怕是权宜之计也不可以,且不说看之前九女的表现,衣服穿上去后似乎有着灵魂控制的效果,哪怕是在自己灵魂深处留下一些阴影,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不可能的!

  试想一下,

  如果一个正常的男人,

  在自己灵魂,也就是在潜意识深处,认为自己是一个太监,

  这得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安律师先出手了,他的左手化作了白骨,直接撕碎了面前的一件衣服。

  周泽愣了一下,

  卧槽,

  你出手都出手了,

  为什么不直接撕掉两件?

  周泽的指甲也长了出来,

  撕碎了自己面前的那件衣服。

  既然都出手了,也就什么都不怕了,两个男人并排站在一起,

  如果气息泄露出去就泄漏出去吧,

  现在,

  只能祈祷这里不是阴司的管辖地,不会引起阴司其他大佬的注意。

  当然,

  这架,

  该干还是得干的,

  这是为了男人的尊严!

  见自己赏赐的衣服被撕碎了,

  老妪不怒反笑,

  道:

  “好,好得很,好得很。”

  说完,

  老妪后退一步,

  似乎她也看出来了这两个男人不是一般人,

  但她马上拍拍手喊道:

  “姑娘们,

  接客了!”

  本书来自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