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章 四爷

第四百五十章 四爷

  “姑娘们,接客了。”

  老妪这声话喊得,

  让周老板有种自己现在仿佛不是在地狱而是在青楼的感觉,

  老太婆口口声声的贞节牌坊,

  但真情流露时,却依旧是“男盗女娼”的模样。

  当然,这会儿不是感慨的时间。

  因为下面的那一个个旗袍女已然临近,她们依旧走得很婀娜,仿佛世间最为的珍馐,带着让人无法挑剔的精致。

  不过,

  周泽可是记得这些女人体内,是有无数的毒虫正在攀爬,算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一类。

  “据说清朝年间一个女人为夫守节跳江自尽之后,亡魂来到地狱,当了鬼差,再加上她在阳间有当地人供奉的寺庙享受着香火,在之后得以一路晋升到了判官。

  据说,她会把自己经手之中的那些不守妇道的亡魂给拘禁起来,炼制成傀儡。

  不过后来她不知道什么原因,陨落了,但她当年留下来的傀儡倒是有一小部分则是保留了下来。

  这个老太婆,应该是当年那位女判官的婢女一类的角色。”

  安律师抓紧时间给周泽做了一下科普,

  他曾在阴司当差很久,不同于周泽这种外放的鬼差,他算是一直在中央工作,所以懂得八卦秘辛也就多了一些。

  旗袍女们已经将这里围成了一圈,至于那九个女鬼,则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倒是没有动惮。

  “老板,我们找个机会冲出去,只要离开这片区域,上了黄泉路,到时候她们也不敢这么放肆了,我们也能找机会还阳。”

  还阳是第一要素,

  一想到自己的肉身还停留在荒郊野外,

  无论是周泽还是安律师都有些焦急。

  要怪,只能怪那个该死的牌坊,怎么把众人就吸到了这里来。

  “咦……………………呀……………………”

  轻声的吟唱,

  像是婉转的黄梅小调,

  却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能力。

  安律师左手骨节流露出了粉色雾气,将自己笼罩,他没去帮周泽,因为他清楚,自家老板纵有千般不是,

  但他对于女色的抵抗力,

  是令人赞叹的!

  事实上,

  周泽也的确没被这些东西给蛊惑住,而是和安律师背靠背,向着一个方向开始慢慢地移动。

  只是,

  紧接着,

  这些女人的距离开始越来越近,

  像是编织出了一道网,

  将二人给笼罩了下去。

  “老板,我负责掩护,你负责冲!”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安律师直接喊道。

  话音刚落,

  安律师的白骨手直接横穿了过去,一时间,前方的几个旗袍女被直接击退,整个阵形也一下子变得松散了许多。

  周泽双手指甲长如镰刀,直接开始了冲锋。

  在这个时候,

  也顾不得去怜香惜玉了。

  一声声娇chuan传来,

  二人仿佛不是在拼杀,

  而是在脂粉堆里头打滚儿。

  且不知怎么的,无论二人怎么冲杀,似乎面前总有旗袍女在阻拦,冲杀了许久之后,依旧看不到边际。

  而另一端,那个拿着灯笼的老妪则是手掌在灯笼上轻轻抚摸着,刚刚因为收服九个女鬼而略显微弱的灯火正在慢慢地重新凝聚,

  显然,

  老妪的想法是让旗袍女们先拖住人,

  自己则是在旁边等大招的CD。

  “老板,你要控制住你自己啊!”

  安律师一边驱赶着面前的旗袍女一边还特意嘱咐周泽。

  他担心周泽直接开挂,让体内的那个意识苏醒;

  眼下只能算是小鱼小虾的磨难,

  一旦那位苏醒了,

  就是鲸吞般的海啸了。

  实际上,安律师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莫不说周泽自己也知道厉害,就说那位吧,在地狱里,哪怕周泽跪下来求他,他都不敢回应一句。

  上次奈何桥来人时就是这样,

  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地狱?

  而且,

  这货上次说吃撑了消食,现在到底有没消化好都难说。

  不过,再继续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等老妪那边CD结束,那鬼火一旦释放出来,滋味肯定很销魂。

  “出来!”

  周泽摊开手掌,

  一条黑色的长蛇飘逸而出。

  这是鬼玉的原型,一开始是娃娃脸,现在则是变成了长蛇的模样。

  对付灵魂体上,似乎这东西挺有用。

  果然,

  在出来之后,

  周泽明显地感知到这货的兴奋,

  像是一个老色鬼捡到了一张会钻石王卡雄纠纠气昂昂地开始品茶。

  一时间,

  它在旗袍女之间不停地穿梭着,时而吞噬着旗袍女眼耳口鼻处钻出来的毒虫,惬意得一塌糊涂。

  并且,

  原本黑色的它,

  竟然在几番穿梭之后,

  变成了粉红色。

  样子,

  竟然还有点可爱。

  周泽还真担心这货可能变不回去了,

  一想到以后自己掌心的纹身从黑蛇变成了粉红色的可爱蛇,

  心里就有股子不舒服的感觉。

  但它出现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旗袍女的速度一下子变慢了,原本密不透风的包围圈一下子变得稀薄了许多。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啊啊啊啊!!!!”

  一阵娇滴滴地尖叫声传来,

  旗袍女们的包围终于被安律师撕开了一道口子。

  “老板,走!”

  安律师一马当先,直接冲了出去。

  周泽也跟着跑了出去,同时召唤那条臭蛇回来。

  但臭蛇竟然传来了反抗的态度,

  显然,

  它还没在脂粉堆里享受过,

  只是在周泽极为严厉不走就捏断你根基的威胁下,

  它还是化作了一道粉色的光圈,没入了到了周泽掌心里。

  在奔跑的途中,

  周老板还特意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发现纹身真的变成粉色的了,

  心情忽然就不那么美丽了。

  而边上提着灯笼的老妪在看见安律师一招破开束缚之后,竟然陷入了短暂的停滞。

  “是阴司的巡检?”

  一时间,

  老太婆也有些犹豫了,

  虽说阴司不可能把控到整个地狱的方方面面,

  但阴司毕竟是阴司,

  巡检也不是鬼差那种基层公务员了。

  在自家主人已经陨落百年的情况下,

  一个阴司的巡检,

  她还真不敢往死里得罪。

  因为你往往得罪了一个,就能牵扯出一大堆,阴司官僚体系里的人情关系网,真的是无比的错综复杂。

  “不对,巡检在地狱居然没有官身,不穿官袍,锦衣夜行?”

  马上,

  老太婆就想到了不对劲之处,

  一个巡检大人,

  何必这般鬼鬼祟祟?

  又或者说,

  他的身份,

  根本就见不得光?

  老妪思索再三,本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别看她收服那九个亡魂时很是霸道,但那也得分分对象,该息事宁人时就得息事宁人。

  这里是地狱,

  死了可就没再来的机会了。

  只是,

  当她看见自己面前那一堆站得歪歪扭扭仿佛连妆容都破掉的旗袍女时,

  脸上却露出了极为愤怒的表情:

  ”该死,居然把傀儡身上的精气给吸走了,可恶,该死,该死!!!”

  失去了精气神的旗袍女,走起路来就像是干瘪的机器人,一点神韵都没有了。

  当下,

  老太婆从怀中取出了一枚蓝色的印信,直接将其捏碎,这有点相当于阴司的“击鼓喊冤”,印信会发送到附近的阴司官员手中,起到烽火台的作用。

  老妪相信安律师的身份八成有问题,

  且对方又偷走了自己傀儡身上的精气,

  那么,

  这件事就断然无法善了了!

  …………

  灵魂状态下再怎么奔跑也不会气喘吁吁,

  但疲惫感却不会少的,

  一开始周泽和安律师是一路狂奔,

  渐渐地,

  二人也不得不慢了下来。

  “老板,好在,好在这里距离黄泉路不远,等上了黄泉路,咱们就可以还阳了。”

  安律师鼓着劲儿。

  周泽点点头,继续跑着。

  这一次,周老板算是深度体验了一把地狱风光,比以前那种三过家门而不入要好多了,但留下的回忆却不是很美好。

  打定主意,

  下次绝不再继续跑地狱来闲逛了。

  前面,有一个破旧的亭子,亭子悬浮在一片杂草的上方。

  当经过这个亭子时,

  周泽忽然闭上眼动了动鼻子,问道:

  “老安,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老安也愣了一下,道:“嗯?酸酸的,还挺香。”

  “是酸菜的味道。”

  周泽肯定道。

  “酸菜啊,嗯,酸菜!!!”

  安律师整个人如遭电击,直接停了下来,看向那边的亭子。

  周泽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看向安律师。

  “既然来了,也就别躲躲藏藏了。”

  安律师脸色阴沉着喊道。

  亭子外面像是卸掉了一层帘幕,

  而后,

  原本空荡荡的亭子里,

  出现了一张桌子,

  几张椅子。

  一个头戴官帽腰系宽带脚踩青云靴的白净男子端坐桌旁,桌上放着一枚蓝色的印信。

  旁边有一个小火炉,

  火炉上放着一口小锅,

  一个侍女打扮的高挑女孩正蹲在旁边仔细观察着火候。

  这阵阵酸菜的香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

  侍女一边对着火炉扇着扇子一边不停擦拭着自己的口水,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随即,

  她似乎发现了氛围有点不对,

  扭头向亭子外看了看,

  当她看见周泽时,

  脸上瞬间露出了畏惧之色,

  马上站起身指着周泽喊道:

  “四爷,

  就是他,

  上次疯狂地插我,

  把人家插得现在走路都疼呢!”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