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还阳出错!

第四百五十三章 还阳出错!

  黄泉路,

  死者的归宿,

  阳间,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多少民间传说,对“黄泉路”进行了不知多少次的幻想和补充,衍生出了一段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小说影视剧里,妻子或者丈夫死了,不说一声“你在黄泉路上”等我,就觉得不够意思。

  实际上,

  真要上了黄泉路,

  管你生前爱得多么要死要活可歌可泣,

  走上这条路,

  就都变成,

  你谁谁谁谁啊?

  民间传说,奈何桥上有一个孟婆,喝了她的汤,可以忘记前世,去往新生。

  以前周老板没死之前就怀疑过,如果真有奈何桥的话,那孟婆不得累死啊;

  每天这么多人死,都要喝汤,估计孟婆一年到头其他事儿都没法干,除了熬汤还是在熬汤。

  现在倒是明白了,原来奈何桥,是一个地名,但也是一个势力的名字。

  孟婆可能不是一个一脸苍老拄着拐杖拿着破碗的老乞丐模样,

  可能还是一个身材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的靓丽女子。

  也是,

  都混到孟婆那个地步了,

  哪可能给孤魂野鬼素手调羹。

  黄泉路上,不管什么时候,人流量都很高,这才是真正的黄金商铺地位!

  永远不用担心没客人经过,

  永远不用担心客人会走到别的地方去,

  只可惜,

  这条路一直到奈何桥那端为止,

  中间的一切设施都是阴司官营的,

  其他势力在其他地方小角落里小打小闹阴司可能不会管,

  但如果把触手伸展到黄泉路上来,

  阴司肯定会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好在,

  这么多年来,

  也没谁头铁到会敢和阴司去硬刚。

  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武侠人士,一口一个“给朝廷当走狗,羞于与之为伍”,

  但也没见几个武侠人士直接冲皇宫里去杀皇帝的。

  上了黄泉路,安律师心里踏实多了。

  周泽没急着上去,而是看向了路旁的那个水潭。

  水潭里又积累起了水,还真的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水潭有时干涸有时饱满,有时有人有时又没人。

  周泽走了过去,站在了水潭边。

  潭水清澈,毕竟这里也没什么污染,也不可能有什么污染。

  弯下腰,

  等了一会儿,

  周泽本以为自己什么都不会看见,

  纯粹是故地重游来怀旧一下。

  但很快,

  自己下方的水面皱起了一层层的波纹。

  周泽目光一凝,双手的指甲已经慢慢长了出来。

  “老板,咋了?”

  安律师也凑了过来,

  他是想一刻不停地直接离开还阳,但偏偏老板想要玩一把小资的怀旧情调。

  没法子,自己也只能等着。

  好在黄泉路很长,除非真的是运气做大死碰巧有阴司的官差经过这里,否则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念至此,

  安律师向周围看了看,

  呼,

  还好老道不在这里,

  如果老道在这里的话,

  安律师是真的片刻都不敢耽搁的。

  水潭之中浮现出一张女人的脸,

  没有鼻子,

  没有嘴巴,

  没有耳朵,

  没有眼睛,

  是一张很纯澈的脸,

  不是因为什么都没有,

  而是因为给人的那种感觉,似乎和以前不同了。

  周泽其实一直不清楚无面女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蓉城那一晚的事情,除了少数几个当事人之外,没几个人真的清楚。

  头发,慢慢地披散开去,徜徉在了水面上,铺陈一面,看起来,带着一种浓郁的艺术气息。

  “嘿,这黄泉路边的鬼精居然还挺懂情调。”

  安律师对此倒是见怪不怪,

  地狱里奇怪的事儿多了去了,就是这黄泉路边上,每年都有不少因特殊原因诞生出来的东西。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儿,

  毕竟黄泉路上每天死气沉沉,是亡者的归途,很多阴邪之物就靠这个被催生了出来。

  只要它们不捣乱,阴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纯当是给路边免费种点盆栽了。

  早些年某位十殿阎王之一的存在,喜欢摆排场和阔气,每次出来巡视时,下面的人都得认真清道,同时还要打扫卫生。

  嗯,

  阳间阴间一个样,

  领导来视察,

  别的不敢说,

  大扫除那是必须的。

  安律师记得那会儿自己还不是巡检,只是一个鬼差,跟着同僚们在黄泉路两边清理了好久的这些东西,地狱可没有物种保护这种东西。

  好在那位爱摆排场的大人物后来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闭了死关,这黄泉路也就没人再清扫了,几十年过去了,路边又长出了不少“奇怪”的东西。

  无面女在看着周泽,

  周泽也在看着无面女,

  二人没有什么交流。

  其实,

  也早就物是人非了。

  当初的周泽死了第一次进地狱,碰见了无面女,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面女几乎就是周泽脑海中的梦魇。

  尤其是无面女变成林医生和自己在车里的那次,

  当真是无比刺激!

  不过现在,

  倒是可以坦然了。

  无面女默默地又沉入了水面,

  水潭上再度回归平静。

  周泽站起身,看了看安律师,道:

  “回去吧。”

  回去吧,

  还阳了。

  等回去了,洗个澡,然后搂着莺莺睡一觉。

  这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样子。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马蹄声。

  安律师马上按着周泽的肩膀,二人一起蹲在了水潭旁边的芦苇荡里。

  黄泉路上的亡魂们让开一条路,一群身穿着皂隶衣服的鬼差策马而过。

  “鬼差也骑马?”

  周泽有些诧异地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不是应该‘biubiubiu’的么?”

  “…………”安律师。

  等那群人过去了,

  安律师才开口解释道:

  “这个biubiubiu…………”

  我模仿这个做什么?

  “地狱很大的,去的话,谁都吃不消,而且这马不是阳间的马,它不吃草,吸收鬼气就能不停地跑。”

  “哦。”周泽点点头,“但总感觉有点low啊。”

  “这只是地狱普通鬼差的坐骑,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坐骑。

  其实,也还好吧,

  前阵子我在书店看了一个电视剧,

  大帝都是策马而来的,

  高呼一声:

  某某大帝,敢不敢下马与我一战!”

  “这么夸张的吗?”

  确认后面不会再有人来了,

  黄泉路也恢复正常了,

  二人这才从芦苇荡里走了出来,来到了黄泉路上。

  看着附近密密麻麻面无表情的“行尸走肉”们,周泽心里有了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其实,进了这里,上了路之后,根本不用到奈何桥,在这里时就已经忘却自我了。

  “老板,你以前来过地狱吧?”安律师问道。

  “嗯。”

  周泽点点头。

  “那我们回去吧,闭上眼,想象自己是在海底深处,准备上浮就好了。”

  安律师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周泽看见他的身形正在慢慢地升高。

  周泽也有样学样,

  慢慢地,

  他的身体也开始飘浮起来。

  才升高没多久,

  身上就开始笼罩起了白光。

  像是触碰到了一层隔膜。

  身形开始慢慢地变淡,像是要消散了一样。

  而这时,

  周泽看见自己前面不远处的安律师正在掐着手印。

  “这是做什么?”

  周泽喊道。

  安律师愣了一下,刚刚掐好手印的他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震惊地问道:

  “老板,你不知道指引还魂的手印?”

  “不知道啊。”

  “那你不是来过的么?”

  安律师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丰富了起来。

  “对啊,来过啊,第一次就是上了徐乐的身子,之后几次都是做梦时来的。”

  “什么!”安律师倒吸一口凉气,马上道:“做梦来的不算真的,其实只是自己的梦和地狱产生了一些联系,并不算灵魂真的来到这里了。所以梦醒了,你意识也就苏醒了。

  不对,不对,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该死,

  我还以为林可教过你这个的啊,完了,完了,大意了大意了。

  老板,你不会指引还魂的手印,就没办法离开地狱时准确回归到自己肉身上去了,很可能会和你第一次时一样,不知道飘荡到哪里成了孤魂野鬼!”

  “…………”周泽。

  这么恐怖的么!

  也怪不得那些恶鬼逃出来后,都是随机选择的合适的身体附身,甚至还有附身到老鼠身上的奇葩,因为他们离开地狱时肯定没有原本的肉身等着,也没有这个手印,所以只能随即飘荡出去。

  等到那时候,其实选择余地就很少了,纯粹看运气,而且阳气高的人,你上他的身可能还会被反噬伤了自己。

  “老板,跟我学,很好学的,你跟着我做,还有口诀,掐印时注入一点煞气就可以了。”

  安律师马上喊道。

  “呼…………”

  周泽长舒一口气,

  还可以临时抱佛脚,

  那就不慌了,

  还好还好。

  周泽双手交叉在了一起,

  准备跟着安律师的动作一起学一下。

  “看好了啊,老板。”

  “嗯,快点。”

  “嗯,看我动作,先这样…………”

  “biu!”

  时间到,

  安律师本就很淡的身体在下一刻直接消失,

  他还阳了!

  “…………”周泽!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