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咸鱼漂流记

第四百五十四章 咸鱼漂流记

  强烈的眩晕感袭来,带着一点点的头昏脑涨,还有些许恶心反胃的感觉;

  忽然间,

  仿佛天都亮了一样,视野里全是亮眼的白色。

  “呼………………”

  安律师猛地坐了起来,

  同时深吸一口气,

  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刚刚浮出水面,对空气有着强烈的贪婪。

  哪怕不是第一次从地狱到阳间了,但每次这种折返跑的过程,依旧很难习惯;

  难受,

  格外的难受。

  天是亮的,

  头顶上是一个用树枝和茅草堆起来的简易小棚子,

  安律师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坚硬的碎石上,

  怪不得自己后背这么酸疼,

  妈的,

  在这儿躺一晚说不定得留下关节炎的病根。

  再看了一眼身边,

  躺着的是周泽。

  周泽身下垫了一层草床,

  中间还有一床被褥,甚至还有枕头,甚至两侧还有几个热水袋!

  安律师抑郁了。

  这时,白莺莺恰好走了进来,一看安律师坐了起来,惊喜道:

  “安律师,你终于诈尸啦。”

  “…………”安律师。

  更抑郁了。

  “哟,老安醒了啊。”

  老道也走了进来,蹲下身,有些疑惑道:“怎么老板还没醒?”

  “是啊,安律师,为什么我们老板还没醒?”

  莺莺有些疑惑地看向安律师。

  “没醒,怎么可能啊,我们一起出…………”

  安律师忽然不说话了,

  “来,老板,看好我的动作,跟我学,先…………”

  然后,

  自己就还阳了?

  嘶!!!!

  安律师倒吸一口凉气,

  自己还没来得及教给老板定点还魂的方法!

  完了完了,

  这下子完了,

  老板肯定被随机分配了。

  “安律师,你快说呀,老板到底去哪里了?”

  莺莺有些着急地问道。

  如果老板醒了安律师死了,

  她都没现在这样着急。

  “这…………”安律师有些踌躇,但还是道:“老板,去外面溜达了。

  他说他整天待在书屋里闷坏了,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去体验一下道家所说的魂游天外。

  嗯,

  他去体验生活去了。”

  “怎么可能!”

  莺莺直接叫道:

  “老板他那么懒的一个人,

  怎么可能不回来抱着人家睡觉,

  而是跑去外面溜达?”

  “…………”安律师。

  是啊,

  这么懒的一个人,

  仓促间,

  自己这借口捏错了啊。

  “唉,别急别急,老板应该也还阳了,大概位置,可能就在这附近吧,我们找找看吧,把他灵魂引过来重新回归肉身就没什么问题了。”

  “在附近,附近哪里?我们马上去找!”

  老道做出了一副忠心耿耿的姿态。

  “贫道要去把老板的魂给喊回来。”

  “可能就在这山里,也可能在这个市里,或者在这个省里,放心,不会太大的范围的,应该就在华东地区吧。”

  刚走出小棚子准备出门给老板喊魂的老道身形直接一个趔趄,

  差点摔倒在地。

  范围不是很大,

  也就华东地区?

  莺莺这个时候忽然从地上捡起一条皮鞭,这条皮鞭安律师认得,是之前周泽捡起来的那个。

  “我们现在,先去找老板。”

  莺莺咬着牙说道,

  同时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律师,

  女僵尸知道这个时候没必要去内讧和追责,

  但这个眼神很明白,

  如果老板最后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她会和安律师拼命!

  安律师很想辩解一下,

  天知道这老板懒到作为鬼差连定点回魂的手印都不学,

  但一看莺莺此时的脸色,

  他知趣儿地闭嘴了,

  不能跟女人讲道理,

  尤其是气头上的女人。

  ………………

  当安律师“biu”的一下消失后,

  周泽的身体也在变淡,

  接下来是雾蒙蒙的视角,

  很多东西似乎都在被拉伸和延展,人的感官在此时不是失灵,而是完全颠倒,这比失灵更让你难受。

  有种晕车效果X100的感觉。

  周泽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结束的,

  当他清醒过来时,

  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寺庙的门口。

  近乎是本能的一股危机感袭来,周泽来不及观察四周的情况,但他清楚,自己必须离开这里。

  他开始奔跑,

  比起第一次死亡从地狱里出来时那种孤魂野鬼般的无助飘荡,

  至少现在的自己,

  哪怕是灵魂状态下还是能有意识奔跑起来了,不再是完全地迷迷糊糊。

  其实,周泽自己心里也清楚,世俗之中,真正有“灵”的宗教场所很少,无论是道观还是佛寺又或者是教堂,能起到克制邪祟作用的,完全是凤毛麟角。

  但周泽不敢赌这一把,万一自己运气差直接中彩了呢?

  这是一条马路,周泽沿着马路上不停地飘荡着,他在努力地寻找和探寻自己的方位,最终目的,还是找回自己的肉身。

  但这个难度有点大,

  毕竟周泽记得自己的肉身现在应该还在大山里,

  但自己现在明明是位于一个城市中。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哪里有个大山深处的样子?

  前面,

  出现了一个车队,车队开得很慢,机会和人在走的速度差不多,旁边还有不少人陪着车队一起虔诚地走着。

  周泽一开始没理会,他更多的还是注意着自己身边那两只聚集过来的黑毛野狗,这两条野狗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直对着自己叫着,而且还极为彪悍地主动跟着自己。

  家养的狗一般都很怂,哪怕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都不敢多哔哔。

  但野狗反正烂命一条,有点类似人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周泽一脚踹过去,

  他现在没有身体,但灵魂强度也不是普通的亡魂可以比拟的。

  一条黑狗倒栽葱似地翻滚了过去,没有外伤,但看起来萎靡了不少。

  领一条黑狗见状,也安分了一些,只敢站在原地对周泽叫唤,不敢再跟着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周老板叹了口气,准备过马路去对面看看,那里有一个书报亭,通过报纸或者报亭里贴着的游客导览地图应该能确认一下自己的位置。

  至于接下来到底该怎么飘荡,怎么联系上白莺莺,这就是后话了。

  纯粹灵魂状态下的周老板倒还真有点不适应,只能慢慢地摸索。

  唯一庆幸的是,

  他的灵魂虽然也在慢慢地消散之中,

  但如今自己的体量和昔日第一次死时的体量完全是天差地别,自己暂时不用担心“魂飞魄散”这种事。

  甚至,如果周泽愿意的话,可以分分钟就化作厉鬼。

  但化身厉鬼的代价太大了,周老板还想着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里去继续坐在书屋里过着晒太阳喝咖啡的日子呢。

  车队已经走近了,还是开得很慢很慢,几乎要阻塞了交通。

  周泽没当回事儿,

  直接从车队中间打算穿过去,

  反正自己是鬼,

  也不用看什么交通信号灯,

  无所畏惧。

  再者,

  这种可以自由穿行的感觉,还真的是挺新鲜的,像是到手了一个新游戏,总想着先爽几把。

  然而,

  当周泽穿过中间的面包车时,整个人忽然愣住了。

  他居然看见面包车里坐满了穿着袈裟的和尚,

  但这一车的和尚头顶都没有光,

  在鬼的眼里就是“人畜无害”的意思,

  算是吃干饭的类型。

  哪怕是这群和尚都看似很认真地在念诵着经文,其实也没半点杀伤力,莫说是对周泽这个级别的鬼魂了,就是对普通的亡魂也是半点效果没有。

  其中有一个比较肥硕的胖和尚也在念着经,周泽经过他身边时,

  发现他居然是滥竽充数地哼着“哆啦A梦”。

  别说,虽然它哼的是“如果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

  但夹杂在一众和尚的念经声里,

  竟然一点都不违和,

  而且是完美地融入其中。

  只是,

  接下来,

  让周泽瞬间头皮发麻的一幕就出现了。

  一群伪劣和尚围坐的车中央位置,放着一个玻璃柜,柜子里有一个木盒子。

  当周老板从面包车里穿过时,

  那盒子竟然自己弹开了,

  里头有些像是弹珠一样五颜六色的玩意儿忽然亮了光!

  这是普通人肉眼无法看见的佛光!

  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当即袭来,

  周泽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舍利子,

  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高僧舍利!

  自己点儿背到这种地步,横穿一下马路竟然碰巧撞上了运送舍利展览的车队。

  只是,

  现在后悔过马路不走人行道不看红绿灯已经来不及了。

  佛光轰至,

  隐约间还看见一个发着光的大和尚对自己怒目金刚相,

  周泽直接被炸飞出去,

  连带着周泽心底深处似乎也发出了一阵极为愤怒的咆哮。

  显然,

  周泽踩的这个雷,

  不光是炸到了自己,

  连带着还在安逸地消化上次食物的赢勾也受到了波及。

  周泽只感觉自己在疯狂地后退,

  耳朵边都是风吹的声音,

  像是战场上的一个士兵,被炸弹给炸到了天上。

  面包车里的和尚们也吓了一跳,他们没看见光,但玻璃柜里头锁着的舍利盒子忽然自己弹开还是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惊吓。

  难道是自己心不诚所以被高僧亡魂警告了?

  尤其是那个哼着哆啦A梦主题曲的胖和尚,

  脸直接被吓得惨白,

  双手双脚都开始了哆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