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周老板的SPA享受

第四百五十五章 周老板的SPA享受

  耳边,不停地传来“呼呼”的风声,像是不停地在倒灌着,只感觉自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你在哪儿和将去哪儿,其实都无法由你自己来确定。

  先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痛,

  仿佛自己的灵魂已经被撕裂了无数次,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程度的痛苦,普通人会直接昏厥过去,这是身体的一种自我防卫机制。

  但此时的周泽是亡魂状态,感知力比有身体时更加的敏感,所承受的痛苦,自然也就更大。

  就像是一个人脚底板的皮肤都和包皮一样敏感,

  而且还光着脚在走路一样。

  灵魂在飘荡着,而自己的意识也开始陷入了混乱。

  仿佛那个金光闪闪的和尚,仍然站在自己身边不停地重复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废话。

  明明是在城市里游荡着,

  但周泽的视线里,一会儿出现的是街道的模样,

  一会儿又出现的是书屋里的模样,

  周泽清楚,这是记忆和现实开始混淆的征兆,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弥留之际的表现,周泽上辈子见过太多太多的病人死亡。

  在很多情况下,再优秀的医生,其实也只能尽力而为。

  病人死前,不少人会出现幻觉,说一些胡话。

  以前周泽不懂,现在他了解了,是灵魂和肉身即将分别的征兆,一直束缚在体内的灵魂即将离开这个躯壳,所带来的不适应,还是会体现出来。

  而对于亡魂来说,这种情况则是灵魂即将崩溃的表现。

  如果肉身在这里的话,那个高僧舍利绝对不会给周泽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灵魂,太过于薄弱。

  道家典籍里记载过不少道家真人魂游天外的故事,实际上真正有本事做到这一点的道人,无非也就是让自己的灵魂出来散个步,距离至多从自家客厅到厕所;

  再远一点,就得做好自己弟子们以为自己这个师傅已经圆寂准备办葬礼的准备了。

  咕嘟…………

  溺水的声音,

  周泽还是在不停地走,不停地飘着,他依稀看见在前方是一片亮眼的灯火,下方,则是一个手术台,手术台两侧站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

  两边的仪器不时地发出属于自己的提示音,对于医生来说,这是最为动听美妙的音符。

  这一刻,周泽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等梦醒来,他还是那个通城最年轻且优秀的外科医生。

  然而,

  眼前的画面在下一刻彻底被撕裂,

  露出的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汪洋,

  汪洋里头有数不尽的恶鬼正在咆哮和嘶吼,

  一个男子坐在海边高耸的岩石上,

  光着上半身,

  像是在和谁说话,

  依稀听见他仿佛在说:

  “我赢勾一生行事,何需向他人解释?”

  周泽迷糊了,

  灵魂撕裂的痛苦正在不断地加剧,

  到这个时候,他甚至开始有些自暴自弃。

  不是说精神意志弱到了这般田地,而是这种痛苦和绝望已然超出了常人所能想象的界限。

  一条粉红色的长蛇忽然钻了出来,围绕着周泽,它身上释放出了淡淡的光泽,像是滋养着龟裂大地的溪流,让周泽一下子攥住了这一根忽然出现的救命稻草!

  还是,

  你有良心啊。

  不知道怎么的,周泽心里忽然涌现出一股感动。

  鬼玉是一个邪恶的东西,它的诞生就注定了它的性质。

  但就像是兵刃一样,它只是兵刃,区别在于它被握在哪个人手上,现在,他在自己手上,就变了啊。

  然而,

  就在此时,

  鬼玉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是被人攥住七寸的蛇,一下子失了方寸。

  “它…………想…………趁虚而入…………反噬…………你…………”

  “…………”周泽。

  忽然间,

  周泽觉得之前的那股子感动被喂了狗。

  “喂,你消食好了吧?”

  “托你的福…………上次吞下去的…………这次都吐出来了…………还…………还倒贴了不少…………”

  “否则…………否则你以为…………你还能活下来?”

  周泽忽然想笑,

  他知道在这个时候笑是不对的,

  但就是忍不住。

  “那你接管了吧,我感觉自己快要分崩离析了。”

  “你现在…………没肉身…………我没办法接管…………”

  “为什么?我让煞笔解开封印就是了。”

  “旱魃那个…………那个龟孙…………”

  “他一出…………还赤地千里…………”

  “没有肉身…………我接管你的灵魂…………场面…………会更大…………”

  “没事,你现在很虚,我相信不可能赤地千里的,至多把周边的野狗给吓跑。”

  “我气息一旦宣泄…………出去…………我们…………会死得更惨…………”

  “现在,不也是等死么?”

  “你赶紧找个…………找个可以附身的身体…………暂时稳定住…………稳定住灵魂…………我睡了…………”

  “你睡了?”

  “嗯…………累了…………”

  “你起来吧,我想睡了,来吧,不争了,我认输了,你来吧。”

  “安。”

  “…………”周泽。

  原本想要趁虚而入的鬼玉在被体内的赢勾掐了一下之后,变得安分多了,不敢再造次,而且它和周泽一损俱损,所以还得把之前刚刚从旗袍女身上吸收的精气无条件地对周泽进行反补。

  周泽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酒的人,很困,很想睡,迷迷糊糊地到处飘荡着,他不知道自己在飘向那里,也近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附身在一个人身上,和借尸还魂是两种不用的概念。

  一般的亡魂也就只能借尸还魂一次而已,例如八仙之中的铁拐李,他在肉身被毁后不得已之下进入了一个瘸子乞丐的体内,若是可以的话,他当然会再选择一个英俊潇洒一点的身体,但没得选择。

  但依附在一具身体上,相当于找到了一个暂时可以躲避风雨的破房子里,至少可以让自己安顿一下。

  飘着飘着,

  周泽冥冥之中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第一次死亡后从地狱出来经过徐乐的书店时感知到的那股子温暖的呼唤。

  踉踉跄跄地飘了过去,

  而后,

  躺了下来,

  一开始,

  有些干涩,也有些生硬,

  但自己稍微用力一下,

  终于进入了,

  呼,

  舒服了。

  ………………

  “哗啦啦,哗啦啦!”

  水声,

  蒸汽,

  周泽的视野里一片漆黑,

  难受还是很难受,但至少不再是之前那种迷迷糊糊随时都可能崩溃的状态了。

  对外界的感知,也变得清晰了不少。

  我这是上了谁的身?

  周泽心里想着。

  罢了,

  不管上了谁的身,自己趁着这个机会先歇一歇吧,

  大不了等过阵子自己找回了自己的肉身,再给这位来一点补偿。

  毕竟被鬼魂上身的人,他的身体会遭受到一些侵害,这个只能靠金钱来弥补了。

  水声,

  还有人在给自己按脚,

  嗯?

  不止一个,

  还有人给自己在按腿,

  还有人在给自己采耳,

  好几个技师一起在给自己服务啊,

  虽然不能睁开眼睛看,但知觉上却也能提供很多的讯息。

  我上身的这位老哥,

  可真会享受啊,

  去一个会所找这么多的技师。

  说实话,周老板这辈子还没正儿八经去会所消费过,不管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

  上辈子的自己没那个闲工夫,也没那个兴趣;

  这辈子的自己,

  嗯,

  会所里的技师无论哪方面服务都没自家的莺莺好和贴心,

  而且哪怕是制服的,

  还能比得过林医生的黑丝加白大褂?

  家花没有野花香,那是建立在家花不够漂亮温柔的基础上。

  但这时候,

  周老板是真的挺享受的,

  下了地狱一趟,又莫名其妙地被高僧舍利轰了一记,

  现在的他,正处于身心俱疲的时候,

  借着这个光享受一下全身SPA,倒也不错。

  一开始,

  有些期待,

  但最后则是长舒一口气,

  这位老哥做的是正常的按摩,

  没有特殊的项目,

  技师们都很规矩,一点都不挑逗你暗示你做大活儿,按摩得很本分。

  一个钟结束,

  周泽尝试去睁开眼睛,却没办法成功。

  因为只是附身,并不具备对这具身体真正的掌控权。

  算了,

  就先这样吧,

  自己还是先休息休息,等修养好了后再去想办法联系莺莺她们。

  鬼应该也可以打电话的吧?

  否则“半夜鬼来电”的故事是怎么出来的?

  spa结束,

  周泽感觉自己被推了出来,

  还有人给自己穿上衣服。

  服务这么周到的么?

  为什么以前没听安律师和老道说过会所服务这么好?

  周老板有种老实人第一次出去浪的感觉,

  满满的新世界的惊奇。

  就在这时,

  周老板听到身边有人在哭,

  同时还有人说话:

  “孙女士,我们殡仪馆的SPA遗体告别项目已经完成了,您看,还满意么?”

  “谢谢你,赵馆长。”

  “嗯,费用到时候会开出单子,这个不急,哀悼会上午已经开过了,吴先生的遗体也已经重新收整好了。

  下面,

  我们就进入火化的程序吧?”

  “好的,赵馆长。”

  “……………”周泽!

  ……………

  PS:在好几年前不少家殡仪馆就推出了这类遗体告别的服务项目了,叫“礼敬尊体”,所以不要有读者说龙瞎几把写了……

  另外,前不久有读者私聊龙,问关于“赌命”的剧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医院好像遇到了类似的事情,不过龙问过了,对方不想打码公开聊天记录,所以没办法发出来给大家看。

  现实,永远比更像是。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