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二度烧烤体验

第四百五十六章 二度烧烤体验

  火化?

  火化?

  火化?

  如果不是现在附身状态下无法动弹的话,

  周老板估计真的会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

  合着自己上下辈子,就和火化如此有缘是吧?

  随机之下找个合适的身体暂时附身休息一下,

  刚做完人生第一次SPA还没享受完这余韵,

  就得被推进焚化炉?

  上一次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被抢救被移送被殓妆被哀悼被送入焚化炉的过程,

  几乎已经成了周泽的心魔了。

  那种体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惧,尤其是在自己被推进焚化炉的那一刹那,

  那种压抑,

  那种憋屈,

  足以让人崩溃!

  至今,

  都是周泽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好的,赵馆长,开始吧。”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伤心悲痛,

  应该是一个可怜的未亡人吧。

  感知到身下的担架车开始被推动起来,

  周泽真的很想笑哦,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自己体内的那位从“床上”拉起来,

  来,

  交给你了,

  你来活吧,

  让我结束吧,

  马上要被二度烧烤了,

  这日子真的有点过不下去了。

  要不咱俩换换?

  你出来活,我住进去,

  没事做还能冒个泡找你聊聊天装装逼?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自暴自弃是有的,但自暴自弃解决不了问题。

  周泽开始拼命地想要脱离这具身体,

  这间休息室我不待了还不成么?

  我换个地方待。

  或者,大不了再随机漂泊一会儿。

  旁边,开始放起了佛教音乐。

  显然,

  快要开始了。

  当感知到自己身下的担架车和焚化炉的传送带对接成功后,

  周泽几乎是拼了命地开始挣扎起来。

  他已经有借尸还魂的身体了,所以这具身体他没办法完全进入和操控,周泽记得翠花和一些厉鬼们倒是有法子可以操控一些身体的。

  但吃过猪肉的人很多,

  见过猪跑在塑胶赛道上跑的人不多啊。

  “咔嚓……”

  焚化炉的门被打开了。

  这等于是加重了对周泽的刺激,

  “哐当”一声,

  不是外面的声音,

  而是身体内发出的声响,

  像是在不经意间,

  周泽感知到自己的意识好像滑进去了。

  “手在动,手在动!”

  “快看,手在动!”

  “人没死,人没死!”

  外面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可能,

  对于殡仪馆里工作的员工来说,他们倒是听说过有人被送到殡仪馆火化时忽然苏醒的传闻,人其实没死的故事,

  但对于他们本人来说,

  这还是第一次碰见。

  “老公,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么!”

  未亡人扑到了周泽身上,

  开始哭喊起来。

  ………………

  人被从殡仪馆里转移了出来,

  周泽甚至可以感受到似乎连那种压抑的空气都变得欢快了许多。

  被抬上了一辆车,车子很快发动。

  周围的那种嘈杂环境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车里,

  加上自己的话可能也就三个人吧,这是周泽从脚步声上分辨出来的。

  似乎是自己触发了什么东西,

  导致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加大了一点点,

  但和自己原本的身体,

  哦不,

  是徐乐的身体还是不能比。

  “没死透?”

  前面开车的司机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会没死呢?”

  “…………”周泽。

  这话,

  听起来,

  怪怪的啊。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也很乱,我眼睁睁地看着他马上要被推进焚化炉了,我马上就可以得到解脱了,可以获得新的人生了。

  但就在被推进焚化炉时,

  他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

  王八蛋,

  为什么他还没死透!

  我当时真想推开工作人员,亲自把他给塞进焚化炉了烧掉!”

  “…………”周泽。

  周老板有点心疼被自己附身的这哥们儿,

  因为说刚刚那番话的不是别人,

  而是那个先前扑在身上惊呼“老公你还活着啊”看起来格外恩爱的未亡人。

  兄弟,

  你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老婆这么巴不得你去死?

  而且看那个司机说话的口吻,

  真的是爱是一道光,绿得你发慌。

  “管他到底死没死,我是不会把他送到医院去的,算了,我现在先把他给掐死了吧,不管他到底还活不活着,我给他确认个死法!”

  “不可以,不可以,你没看见后面跟着的车么,你家的亲戚都在后面跟着,他们要陪着一起去医院的!还有咱爸妈也收到消息了,本来他们不敢来参加自己儿子的葬礼的,现在听说你哥活过来了,已经出门往医院赶了!”

  附着在“老王隔壁”这位仁兄身上的周泽在心底忍不住地叹气,

  这故事,

  越来越精彩刺激了啊,

  你弟弟和你媳妇儿,

  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惜你现在挂了,否则我要把我最好的朋友介王轲绍给你认识认识。

  “但也不能去医院啊,我们对外说是心脏病突发,去医院万一检查出来是中毒了怎么办?”

  男子的声音变得十分紧张起来。

  “你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

  女人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都是你,是你让我喂他喝那个的,是你,都怪你!我早说这样不可以的,会出问题的!”

  女人开始分锅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有什么用,药是我拿的,人是你喂的,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男的倒是挺理智的。

  “你开慢一点,开慢一点,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对了,不要去一院,去三院,就是我以前在那里上班的那个医院。

  我打电话安排一下,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他死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你快点,确认他死了,赶紧确认,只要送到医院,确认他已经死了,医院不会做尸体解剖的,不会的。

  我来开车。”

  女人也冷静了下来,和男人换了驾驶位。

  这是一辆商务面包车,空间其实挺大的。

  男的这个时候则是走到了周泽身边,他先把自己的耳朵贴在了周泽胸口位置,他没听到心跳声,手也放在了周泽鼻尖,也没感知到呼吸。

  怎么看都是一个死人嘛!

  就在这时,

  男子的眼睛瞪住了,

  因为他看见自己哥哥的尸体右手中指慢慢地竖了起来!

  “凸”

  “啊啊啊!!!!!!!!!”

  男人尖叫了起来,

  没死,

  人真的没死,

  真的没死啊!!!

  哥哥真的还活着,

  还活着!

  “嫂子,爱媛,爱媛,他真的没死,我哥真的没死,他手指刚刚动了,还对我,对我…………”

  “那就弄死他啊!”

  女人尖叫道。

  不要怪这两个人现在这般慌乱无措,

  实在是这种哀悼会都开完了结果送到焚化炉前时人忽然“活了”的这件事,

  这个世界上经历过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而且,

  这人,

  还是他们害死的。

  哪怕是再冰冷的杀手,面对这个局面估计都会觉得手足无措吧,这两个人,

  不对,

  这一对狗男女的表现已经很棒了。

  “对,弄死他,弄死他!”

  男子下意识地伸手掐住了自己哥哥的脖子。

  周泽感知到自己脖子被勒住了,

  心里嘀咕道:

  “弟弟,我劝你善良。”

  女的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在往后看,马上骂道:

  “要送去医院了,你掐出痕迹来怎么办?你这不是故意留证据么!”

  一旦送去医院,哪怕人死了,但医生如果发现脖子上有勒痕的话肯定会怀疑的,只要做个简单的尸检,就能确定大概的死亡原因了。

  “对,对,不能掐出痕迹!”

  男子仓惶地左顾右盼,拿起座位上的一条毛巾,直接对着自己哥哥的鼻子和嘴那边捂了下去,他的双手压在上面,不敢太用力,但足以确保哥哥无法呼吸。

  “哥哥,你死啊,你快死啊!!!!!!

  弟弟求你了,你快死啊,快点死吧!!!!”

  男子喊道。

  窒息感传来,

  周泽觉得有些难受,

  但还没到那种难受得无法自已的程度。

  周泽明白,

  这具身体因为他的灵魂的加入,从完全死亡状态激发出了一点点的活性,但还是假死的状态,相当于“龟息功”的那种情况。

  而实际上,

  人类其实不光是靠口鼻去呼吸,全身上下的毛孔其实都可以呼吸,尤其是在身体还处于假死状态对氧气的消耗需求其实不大的时候,被捂住口鼻反倒是没太大的问题。

  大概一刻钟后,女人喊道:

  “前面就是医院了,死了没有?”

  后面的几辆亲戚的车跟得太紧,女人想故意慢下来都不可能,怕引起亲戚们的怀疑。

  “死了吧…………”

  男人也不敢太确定,

  他一路上都在拼命压着毛巾,就是一头大象,应该也被他给憋死了吧?

  他松开手,

  把毛巾取下来,

  还下意识地拿起毛巾擦了擦自己额角上的汗珠子,

  他流了太多的汗,

  一成是热出来的,

  九成是吓出来的。

  不过当他意识到拿的是什么毛巾后,

  马上把毛巾给丢了出去,

  用手使劲地擦了擦自己的脸,

  晦气晦气,

  真他妈晦气!

  只是,当他再看向躺在座椅上的哥哥时,

  令他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已经被自己捂了一路口鼻的哥哥,

  忽然睁开了右眼,

  还对他,

  眨了一下!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